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211章 不知道该用什么理由原谅你

顾晨直接摁住苏沫的肩膀,将她重新拉回自己怀里,他的声音清冷如竹,“苏沫,别闹!”

苏沫一个大力的将他的桎梏挥开,她歇斯底里道:“我没闹!顾晨!我不许你伤害我母亲!”

她死死咬着唇,眸子红通通的,死死盯着他幽邃的黑眸。直到咬到唇色发白,她才深吸一口气,微微垂了垂眸子。

而顾晨,伸手抚了抚被她咬的生白干裂的唇瓣,一字一句开口道:“我没有伤害你母亲,苏沫,只要她不把你从我身边抢走,我不至于会去伤害她。”

不仅是不至于,更是没有任何必要。

他伤害卢海兰,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好处,还会令面前的这个女人,在心底痛恨他,骂他,远离他。

“苏沫,你对我,到底有多少信任?”

他曾经以为,她所说的信任他,会是全身心对他的信任和依赖,可如今看来,她口中所谓的“信任”,也不过如此不堪一击。

苏沫闭了闭眼,两行清泪从眼眶滑落,她咬唇道:“顾晨,我现在真的没心情跟你谈这些问题……”

顾晨勾唇,冷笑道:“那你现在有心情和我谈什么?”

谈去瑞士的事情?

不,她现在是从心里,将他排挤在外了。

而全部的原因,不过是因为卢海兰那根*。

顾晨想伸手,被苏沫轻轻推开了,她显得很无力,也很无奈,她红着眼,吸着鼻子,仰头看着他,轻轻哑哑的道:“顾晨,我没有在跟你开玩笑,我不想跟你去瑞士,我现在也不想跟你讨论任何关于信任的问题,我想……我们之间需要好好静一静。”

苏沫转身,便回了卧室里。

顾晨站在门口,冷峻面旁上,肃冷如寒冰,“苏沫,我待你如何,我以为你心里清楚。”

苏沫站在落地窗边,背对着他,一语不发。

她现在……只要一开口,一定会和顾晨吵起来。

还不如,沉沫以待。

苏沫的心,渐渐沉了下去。

楼下,早已看不见卢海兰的身影。

看来,应该是已经走了。

可顾晨,究竟是用什么方法将卢海兰打发走的呢?

苏沫不得而知。

……

这一天,顾晨和苏沫,都处在冷战状态。

到了晚上,卧室里放着已然整理好的行李,苏沫看着那排行李,只觉得扎眼异常。

她说了,她不会跟他去瑞士。

可顾晨那个男人,一意孤行的很,既然已经决定的事情,就很难再改变。何况……连机票都订好了。

苏沫看着窗外已经深谙下来的夜色,抱着双臂,目光空洞的看着窗外夜景。

明明海港已经进入初夏,可她却忽然觉得冷。

没来由的冷。

每个毛孔里,仿佛都在钻着冷意。

上面的窗户,大喇喇的开着,海风将白色窗帘吹的扬起,整个卧室里,清冷一片。

顾晨处理好了文件,从书房进来,便看见窗前那道落寞纤弱的身影。

她似乎在想着什么,太过专注,以至于连他进来,她都没有发现。

顾晨下意识的放低了步子的声音,走到她身后,双臂,终是将她的身子紧紧环绕在怀中。

怀里的女人,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怀抱,忽然微微一怔。

而偌大的窗户里,折射着半透明的黑夜,倒映出两个人相拥的画面。

身后的男人,低头在她发鬓轻轻吻着,那气息里,全是想念和轻柔,可苏沫却丝毫感受不到心情一丁点的起伏。

“还在生我的气?”顾晨静静问道。

苏沫蹙眉,每次吵架过后,通常都是她去哄他,什么时候,他也曾这样主动低下头来,问过她的心情?

“没有。”嘴上和面上,虽然依旧冷漠,可心里,到底是波动了一下情绪。

顾晨

看了眼上方大喇喇开着的窗户,伸手紧了紧怀里的小女人。

她穿的这么单薄,站在这里吹海风?

男人长臂一伸,便将大开的窗户,重新拉上,卧室里的窗帘停止了飞扬,风,也忽然宁静下来。

苏沫不为所动,而那身后的男人却是说道:“小沫,到底要怎样,你才高兴?”

他的语气,颇为无奈,可苏沫却是眉头微微一蹙,转脸看着身后的男人,“顾晨,如果我说我要怎样,有用吗?”

“除了去瑞士这件事没的再商量之外,其他的,只要你肯提出来。”

苏沫冷笑一声,“可你明知道,现在能让我宽心的,就只有一个办法,就是不去瑞士!”

“留在海港,不管是对你和孩子,还是对你和我的关系来说,都很不利。”

“你是在怕我跟着我母亲离开?”苏沫咬了咬唇,又苦笑道,“顾晨,你口口声声问我对你的信任究竟有多少,可你现在,不也是不信任我的表现吗?我不会走,可你若是这样一直逼我,我不能保证,我会不会真的动了这种念头。”

“哦?早晨跟我提离婚,现在跟我提离开,苏沫,你是真的没有动一点念头?还是你的心,已经动摇的很厉害了?”

顾晨咄咄逼人,将她整个人,逼到进退维谷的境地。

一边是卢海兰的不停洗脑,一边是顾晨的咄咄逼人,任何一方,都没有给过她喘息一下的机会。

苏沫太累了,有时候,她

甚至在想,就这样吧,让他们残杀,让他们争夺,她谁也不想管了。

可事到临头,她才发现,她根本做不到这么无动于衷,若是真的能做到,就不是人了,是神,如果真的能做到心如止水,那么这些矛盾她便不会去理会。

“顾晨,如果我跟你去瑞士,你是不是真的能够答应我,不做任何伤害我母亲的事情?”

顾晨目光灼灼的盯着她的眸子,“只要她不打抢走你的主意,我不会做任何对她不利的事情。苏沫,伤害她,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好处。”

苏沫自然知道,顾晨是个说到做到的男人,而且,现在她去瑞士也是去,她不肯去,还是要去。

顾晨的手段,她是知道的。

“好……那我跟你去瑞士。”

可还有一个问题是,顾晨要带她去瑞士多久?

苏沫蹙了蹙眉头,“我们……要去国外多久?”

顾晨薄唇抿紧,盯着她道:“如果不出意外,我们会一直待到你将孩子生下来为止。”

苏沫一惊,直到她生下孩子为止……

那至少,还有六个月的时间。

这半年,海港真的可以风平浪静吗?

“太久了,我不能……”

苏沫的话还没说完,顾晨已经蹙眉道,“苏沫,这已经是我最后的让步。”

苏沫将舌尖上的话,硬生生的吞了回去。

来日方长,顾晨如今正在气头上,根本不会听取她的任何意见,等去了瑞士,两人的关系有所缓解时,或许……还有机会和他谈判。

顾晨要是与她和好了,她说什么,他应该都会答应的。

苏沫点了点头,难得乖巧,“好,那我就跟你去瑞士。”

顾晨伸手将她抱进怀里,下巴抵在她发心上,声音低沉魅惑,“小沫,我做什么,都是因为我太想把你留在我身边。”

苏沫眼眶微热,伸手搂住了他的脖子,在他怀里,轻轻点头,“可你也要答应我,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不要隐瞒我,告诉我,我们一起想办法,可以吗?”

顾晨低头,吻住了她的额头。

他的声音,带着低迷的微哑,格外迷人性感,“昨晚,累到你了吧?”

苏沫靠在他怀里,眼泪无端掉了下来。

他温柔的时候,像是要将全世界送给她,可这个男人真的狠决的时候,却是冷酷到了极点。

“……我没事。”

顾晨与苏沫站在偌大的窗户前,一同看着窗外夜色,对面就是波澜大海,远处,是灯光渔火。

苏沫看着对岸渺茫的那万家灯火,靠在他怀里,糯糯的开口问:“阿晨,如果我们以后老了,等我们的孩子都长大,不再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两个就找个谁也不认识我们的地方,躲起来,共度余生,好不好?”

这是她的愿望,哪怕这个心愿,听起来很是不切实际,可她,从认识他以后,就一直在做着这样的梦。

这个梦,破碎过,又被黏起。

顾晨的大手,搂着她的腰肢,“好。”

她难道不知道,他的愿望,也是这个?

苏沫紧紧抱住他的脖子,深吸一口气道:“阿晨,就算是为了我们的以后,也不要做伤害我妈妈的事情。否则,我这辈子,真的不知道该用什么样子的理由来面对你,原谅你。”

第二天一早,顾晨提早起床,又整理了一下行李和重要的身份证件,苏沫还在床上酣睡。

他看了她沉睡的小脸一眼,薄唇边,忽然勾出了一抹淡笑。

他还没有告诉她,就在这几天,他将过去两年与她之间发生的所有事情,都记起来了。

很多她问过的问题,他现在也可以给出她精确的答案。

比如,在七年之前,她十八岁高考失利的那个夜晚,是他与她共度。

不知不觉,苏沫藏在他心底,已经七年之久。

他看着她,从十八岁的小姑娘,长成二十五岁的成年女性,为他绽放,为他怀孕,为他着迷。

回想起来,他活了三十五年,唯一的快乐和温暖,都是有关苏沫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