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210章 软禁

“我就是太过考虑你的感受,才会这么犹豫不决的任由你误会我,对我产生隔阂,苏沫,接下来的日子,我不会有机会让你对我有任何的误会。”

苏沫苦笑一声,挣扎开他的环抱,“在这件事上,我不可能一直躲在你怀里,顾晨,我知道你一向霸道,可这么大的事情,你能不能跟我商量一下?”

“商量什么?商量哪天起飞?还是商量要不要去?”顾晨冷声道,“我的意见永远是立刻去,你的呢,永远都是这段时间不要去。还需要商量什么?商量,是最没有效率的事情。”

苏沫咬唇,捂了捂嘴,她深深叹息一声,无力与他反驳和狡辩,她笑了笑,“我想要的,不想要的,你都要塞给我,顾晨,你能不能不要再这么霸道下去了。”

苏沫说完,便丧气的转身,上了楼。

顾晨站在原地,黑眸沉沉的落在那抹娇小的身影上。

若是不极端,不霸道,不决绝,怎么留得住她?

她无法理解他心中的不安,就像她无法理解他的霸道和决绝。

……

苏沫上了楼后,只觉得心烦意乱。

明天就去瑞士,这就意味着,她很快就要跟卢海兰失去联系。

到了瑞士,顾晨一定会变着法的没收她的通讯工具,不会让她知道一点国内的消息。

苏沫焦虑起来。

若是这个期间,顾晨,亦或是卢海兰出了任何事情,她都一点不清楚。

她该怎么办……?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觉得心里一团乱麻。

桌边的手机,响了起来。

苏沫一看来电显示,是卢海兰,连忙接起。

“喂,妈。”

卢海兰有些焦急,“潇潇,早晨你怎么不接电话?竟然是顾晨接的电话!”

苏沫一怔,顾晨接了她的电话,却没有告诉她?

“哦,妈,我昨晚睡的比较晚,早晨多睡了会儿,可能阿晨帮我接了,忘记告诉我了。”

“是吗?潇潇,你可不要骗妈妈呀!那个顾晨,到底有没有对你做什么?”

苏沫咬唇道:“妈,阿晨没对我做什么,你不要担心。”

“真的?”卢海兰有

些疑惑,又道,“妈不信,我现在就去找你,潇潇,不要再在顾晨身边了,妈今天就把你从他身边带走。”

“妈!”苏沫一惊,“我没事,你不要过来了。”

如果卢海兰现在过来,不仅带不走她,反而会让顾晨觉得她真的想离开他,不仅没有解决事情,还会越闹越厉害。

而且,从早晨,顾晨接了卢海兰的电话,却故意没有告诉她这件事上来看,顾晨并不想让她跟卢海兰有过多的联系。

苏沫抿了抿唇,道:“妈,明天……明天我就要去瑞士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这段时间,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什么?!你要去瑞士?潇潇,你老实跟我说,是不是顾晨逼着你去瑞士?这个时候,他要带你去瑞士,明摆着要让你永远见不到我!若是你走了,妈妈以后再也见不到你该怎么办?”

卢海兰说的苏沫心惊胆战的,顾晨总不至于会残酷到这个地步吧?

会在他们离开海港去瑞士后,派人对付卢海兰?

苏沫至今也弄不清楚,那次在咖啡厅的幕后主使,究竟是不是顾晨。

可若不是他,又会是谁呢?

苏沫能想到的,也就只是顾晨。

“妈,阿晨不会对你怎么样的。你好好照顾自己,好不好?”

“潇潇,妈不会让你离开我的!”

苏沫还想再说什么,那头的电话便已经挂掉了。

刚挂掉电话,门外的顾晨,刚好推门进来。

见苏沫站在窗户边

,刚打完电话,眸子,沉了沉。

苏沫心中的气,还没消退,又是一件事,令她对他有意见。

她握着手机,质问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早晨我妈打电话来过?”

顾晨没有一丝的亏心,反而坦荡荡的道:“你母亲能找你,无非是在你耳边说我的不好,给你洗脑,让你离开我,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苏沫一怔,“你……!”

顾晨自然,是不会怕卢海兰,更不会害怕苏沫的。

可苏沫,却心里有道坎,“顾晨,如果……我是说如果……”

“如果什么?”男人的声音,冷沉了几分。

苏沫抿唇,轻轻叹息一声,道:“如果实在不行,我们……就离婚吧。”

那轻飘飘的几个字,重重刺进顾晨的心窝里。

男人深眉蹙起,冷笑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苏沫心头一跳,她知道,她踩到了顾晨心中最最重要的那颗*,随时都有可能会爆炸。

她垂着眸,抿唇,没有再开口说什么。

而顾晨,却已经走近她,语气淡然,口气中却透着抹难以察觉的狠决,他的大手,轻柔的抚了抚她的发鬓,“离婚这两个字,我以后不想再听见,嗯?”

什么都可以闹,但就是……不可以再提“离婚”这两个字。

苏沫身子微震,她不敢抬眸,看他幽凉的眸子。

“我……阿晨……”

“小沫。”男人伸手,忽然握住她纤细的腰肢,将她带进怀里,亲昵的搂着,额头

抵着她的额头,轻轻低喃道,“这种话,以后嘴上不可以说,这种想法,以后心里,也不许有。”

苏沫蹙了蹙眉头,男人身上散发的冷意和戾气,实在太重,她丝毫不敢忤逆他。

她咬唇,低垂着眸子,点了点头。

呵,离婚,没有他的同意,她休想离婚这件事!

……

顾晨今天一天,都没有去公司,而是在家,陪着她。

甚至,开始收拾明天登机的行李。

苏沫被他抱着,坐到柔软的大床边,看着他整理行李和包裹。

苏沫变着法的柔声问:“阿晨,你不是说,我现在有身孕了吗?坐飞机……真的合适吗?”

顾晨笑的温风和煦,看不出一点冷意,却是有种令人畏惧的意味,“没关系,你现在的身体状况,坐飞机绝对不会有问题。”

苏沫伸手,抚了抚小腹,心中杂乱的事情,一大堆。

快吃午饭的时候,楼下忽然一阵熟悉的声音。

“顾晨!你给我出来!你想把我女儿拐跑到什么地方去?!你给我出来!”

苏沫一怔,“是我妈。”

苏沫下了床,跑到窗户边一看,院子门口,果然是卢海兰在对着里面大喊。

顾晨放下行李,走到苏沫身边,不急不慌的道:“你就在这里,我去处理。”

苏沫自然不放心,“不,我要跟你一起下去。”

“听话。”顾晨将她抱到大床上,抚了抚她的发丝,唇角勾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你难不成还怕我把你母亲

吃了?”

“我……”苏沫攥住他的手。

“乖乖在这里。”

顾晨安抚好她后,直接出了卧室,却在关上卧室门时,将卧室门,在外面又锁了一道。

苏沫在顾晨离开后,立刻下了床,她跑到门口,准备打开门下楼,可却忽然发现,门打不开了。

她用尽推拉了好几下,都没有将门打开。

怎么回事……?

难道,是阿晨把门从外面锁起来了?

苏沫拍打着门,“开门!”

可这道卧室里的隔音效果实在太好,无论她如何大喊大叫,仿佛都无法将声音传到外面去。

“顾晨,开门!”她歇斯底里的大叫着。

可却完全没有任何人来为她开门。

她不知道,楼下的卢海兰和顾晨到底怎么样了,会不会吵起来,更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大打出手。

若是顾晨真的会对卢海兰怎么样,她这辈子,也不会原谅他……

苏沫无力的靠在门板后,身子慢慢滑落下来,瘫坐在地毯上。

她看着这个封闭的屋子,顾晨真的将她像个小动物一般禁锢了,没有他的允许,她哪里也去不了,只能在他怀里,和他的身后。

难道,她连自己的一点选择也不可以有吗?

卢海兰是她的母亲,她做不到不担心,不闻不问。

苏沫抱着膝盖,将脸深深的埋了下去,低低的哭出了声音。

……

而客厅里,顾晨沉静的坐在沙发上,面对胡搅蛮缠的卢海兰,没有一丝慌张。

卢海兰一进来,便大声嚷嚷

着,“姓顾的!你究竟把我的女儿藏到什么地方去了?!你把我女儿交出来!”

顾晨微微一笑,“卢女士,苏沫是我的妻子,她在我身边,怎么能算是藏起来?倒是你这个做母亲的,这样冒冒失失的来这里,苏沫现在怀有身孕,需要静心养胎,其他的事情,也不方便让她知道。”

苏沫坐在地毯上,失魂落魄的,她听不见楼下客厅究竟发生了什么,也不知晓卢海兰和顾晨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是,顾晨再上来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

那沉稳熟悉的脚步声走近了,苏沫一个激灵,一个骨碌爬起来。

顾晨将门打开,苏沫急切的拍打着门板,“顾晨,你快给我开门!开门!”

他就算是她的丈夫,凭什么可以做这种软禁她的事情?

他没有权利将她禁锢在这间小小的屋子里!

顾晨打开门后,苏沫想冲出去,却被顾晨的大手,一下子扣住了腕子。

“干什么去?!”男人蹙着眉头,冷声质问。

苏沫咬唇愤愤道:“我要见我妈妈!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