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209章 毫无商量的余地

“可对我来说,这样就够了。”

苏沫闭了闭眼睛,“对不起,我不能跟你去。”

更没有办法和立场,和他逃离这片地带。

顾晨手臂收了收,大掌,轻轻落在她小腹上,抚摸着他们的孩子,声音淡淡的,却是透着股命令式的狠决,“小沫,这由不得你。”

苏沫狠狠一怔,“难不成,你还想把我绑过去?”

“若是你真的不配合,这也不是一条不可行的方法。”

别再

逼他,他真的找不出什么更好的方式,去挽留住她罢了。

卢海兰的出现,给了他很大的危机,若是真的因为卢海兰,让他失去苏沫和孩子,那么,他宁愿对她狠一点,也不愿再承受一次,失去她的痛苦。

他们没有下一个两年再去分别,更加分别不起。

顾晨想要的,不过是身边这个女人,能安安稳稳的陪他到日暮白头。

难道,看似这么简单的事情,就真的有这么难办?

哪怕苏沫觉得他冷血无情,哪怕她觉得他真的对她母亲不怀好意也好,这个坏人,他是当定了,只要……不要再失去她,一切都好。

这一夜,漫长的仿佛是一个世纪。

苏沫浑身汗湿在他怀里,她在他睡着时,伸手偷偷描绘着他深刻的五官。

她爱这个男人,可是,她也无法不管卢海兰。

她靠在他怀里,无声的流泪,自喃自语着他的名字:“阿晨……”

伸手,紧紧抱住了他的脖子。

他们早已经历过多的别离,甚至是生与死,苏沫以为,这辈子再也不会离开他第二次,可是现实的突变,却一次又一次,将她从他身边推远。

哪怕,她还怀着他的孩子,可似乎,他们的心,已经越来越远了。

有太多的世事,阻隔着他们的感情,哪怕披荆斩棘,也伤痕累累。

苏沫不想再去思考那些,靠在他怀里,终于睡着。

……

第二天一早,卢海兰的电话便打了进来。

苏沫昨晚睡的太晚,

没有听见手机响声,倒是顾晨,一早便起来,看着她震动的手机来电显示,蹙了蹙眉头,拿到卧室外面,斜倚着雕花栏杆,接了起来。

他没有率先开口,那头的声音,倒是有几分急迫。

卢海兰问:“潇潇,昨晚你回去,顾晨没对你怎么样吧?”

顾晨抿着薄唇,尚未开口。

“潇潇,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是不是顾晨对你做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我早就说过,那个男人对你别有用心!不过,你也不用害怕,妈妈现在就去接你!离开那个男人,你只会过的更好!”

顾晨握着手机,挺拔身影立成一道完美雕塑,他淡淡开腔,镇定的对着电话那头道:“卢女士,苏沫是我的妻子,更是我孩子的母亲,我还不至于冷血无情到那个地步。不过我对你表明什么我对苏沫的心迹,想必你也是听不进的。不过,想要将苏沫从我身边带走这件事,第一,要问我同不同意,第二,看你有没有本事将苏沫从我身边带走。”

顾晨的口气,并不算强势,却透着股决绝和冷意。

他对卢海兰,没必要再客气下去,既然卢海兰已经勾结了容城墨污蔑他,如果他再不做出任何回击,想必只会将苏沫越推越远。

只要能将苏沫留在身边,他什么代价都愿意付出。

哪怕苏沫再恨他,也没有关系。

只要……她在他身边,就好。

电话那头的卢海兰一惊,显然没料到接

电话的人,会是顾晨,语气立刻强势冷硬起来,“顾晨,你的意思是,我的女儿,我还带不走咯?”

“你要带走苏沫这件事,哪怕苏沫同意,也要问我同不同意!”

他的女人,得问过他的意见,才能离开他!

“哼,你们顾家,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顾晨冷唇相讥,“若是卢女士觉得用情太深不是好东西的话,那我真的不算是一个好人,实话告诉你,我对苏沫花了太多的心思和感情,我不可能让你将她从我身边带走!”

不、可、能!

任何人,都休想将苏沫从他身边抢走!

卢海兰冷笑道:“你留住我女儿的空壳有什么用?若是她的心不在你这儿,你再怎么留住她,也无济于事!我劝你,最好放了我女儿,我女儿是不会跟她的杀父仇人在一起的!”

顾晨勾了勾削薄的唇角,“能留住苏沫的人,这点,就够了。”

至于她的心,来日方长,他总会有机会和时间去弥补那块创伤。

可若是连人都留不住,还能留住什么心?

顾晨说完最后一句,直接挂了电话,没有再打算和卢海兰再说什么。

他看着通讯记录,删掉了早晨卢海兰的那一条通话,握着手机,重新进了卧室。

苏沫还在床上酣睡,她看起来很累,他许久没碰过她,昨晚缠着她做了一次,恐怕累到她了。

大手,抚了抚她的发丝。

……

苏沫醒来的时候,顾晨已经不在身边了。

她以为

,他已经去公司了。

去浴室洗漱好后,苏沫直接赤着脚下了楼。

她一下楼,便看见客厅里,坐着的男人,正在慢条斯理的用着早餐,看着时下最新的财经杂志。

苏沫蹙了蹙眉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顾晨。

昨晚,他们没有真的吵架,却是真的冷战了。

是比吵架更加凶的,冷战。

而且,这件事,不是小事,是迟早会横亘在他们之间的选择,甚至是抉择问题。

苏沫一时站在楼梯上,想的入神了,忘记了下楼。

而坐在客厅里的男人,已经抬眸,看见她后,从位置上起身,迈开长腿,朝她走来。

男人在看见她赤着脚,光着白嫩嫩的脚丫子时,蹙了蹙眉头,“怎么光着脚?”

苏沫一怔,思绪被拉扯回来,她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脚,道:“我刚才有些热,就没想穿拖鞋。”

海港的天气,即将进入初夏,的确,有些热了。

顾晨眉头蹙的更深了,走到她跟前,弯腰将她打横抱起,步伐沉稳的抱着她,到了餐桌边。

“你现在有了身孕,就算是夏天,也要注意。万一着凉,对你和孩子都不利。”

苏沫抱着他的脖子,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他,她有时候,真的觉得,顾晨是个完美老公,疼她的时候,将全世界都捧到她面前,任由她去挑选。仿佛哪怕她要天上的星星,他也会摘下来送给她。

可这个男人,当他狠决的时候,你哪怕再怎么求他,他

都不会心软的改变主意。

他就是这样霸道的、决绝的、冷漠又矛盾的对她温柔着,主宰着她的全世界。

比如她怀孕后,有顾晨在的地方,她的双脚,落地的时间都很少,不是被顾晨抱着走,就是托着走。

那种方式的寵爱,哪里是对孕妇的关心和寵爱,更是宠着孩子一般的疼爱。

苏沫真怕,以后若是真的与他分开,这种漫无边际的寵爱,恐怕……她再也遇不到第二个人能给她了吧。

顾晨将她抱到餐桌边的椅子上坐下,蹙着深眉,冷冷吩咐,“乖乖坐在这儿,我去热早餐。”

苏沫没说话,倒也没真的听话的坐在位置上。

顾晨进了厨房后,在热早餐,蓦地,被身后一双纤细柔软的手臂抱住了腰。

苏沫的小脸,贴在他背部,软软糯糯的,像是有些无奈,“阿晨,我们不要去欧洲了,好吗?”

就算要去,也不是现在,现在是个非常时期,她怎么可能放得下一切,躲在他怀里,说走就走,就什么也不顾了?

顾晨没有答应,将热好的早餐,从微波炉里端出来,他的声音,毫无情绪,“国内的事情对你来说太累了,对你的心情有很大影响,为了你和孩子的安全,我必须陪你去国外度产假。”

“阿晨……”

她还想再开口说些什么,去阻止这件事。

可顾晨已经又开口,“何况,最近我也需要去欧洲出差,那边有很多事情需要我去处理,你不

是一直想度蜜月?这次,我好好陪你,嗯?”

苏沫感觉不到一点开心,“阿晨,你明知道……”

“好了,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男人一向霸道,他若是真的做了什么决定,苏沫根本没法阻止和改变。

苏沫坐在客厅餐桌边,心不在焉的用着早餐。

而顾晨,已经用完早餐,站在落地窗边,握着手机,打了一个电话给赵谦。

“帮我订两张明天飞瑞士的机票。”

苏沫心里一怔,瑞士……

他们明天就要飞瑞士?

苏沫还以为,顾晨就算说要去欧洲,也没有那么快,可是现在,突然就要订明天的机票起飞,苏沫一点准备都没有。

顾晨挂掉电话后,步伐沉稳的走到她身后,长臂环抱住她的身子,哑声开口道:“明天我们就去瑞士,这样,你就可以安心养胎了。”

苏沫蹙眉,心中的一团火,终于压制不住的发泄出来,“顾晨,你到底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顾晨眸子黑沉下来,像是一个深邃的沼泽地,苏沫沦陷在那幽邃眼窝里,仿佛越陷越深,直到再也没办法自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