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206章 容城墨,你放尊重点!

咖啡厅里,原本安静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慌乱不安。

苏沫连忙进去,这些黑衣人,难道都是劫杀母亲和容城墨的吗?

苏沫跑了过去,那几个黑衣人已经在开枪,枪声,刺耳,咖啡厅的玻璃,也一下子被打碎。

一声声尖叫声,刺进苏沫耳膜中。

“妈!”

那把黑色手枪,隔空指着卢海兰。

苏沫跑过来,身子挡在卢海兰身前。

“砰——”

刺耳的一声枪声,苏沫紧紧闭着双眼,除了恐惧之外,却没有感觉到,子弹穿透身体传来的痛楚。

她的浑身,都在冒着冷汗,她缓缓睁开眼睛时,卢海兰的手,正紧紧抱着她。

而挡在她面前的,是一个挺拔熟悉的身影。

容城墨……

苏沫不可置信的盯着他,他竟然,为她挡了这一枪。

他的左肩,被刺穿,绽开一朵红色的曼陀罗。

血迹,正在快速蔓延,浸透他的衣衫。

苏沫足足怔愣了有三秒钟,直到她反应过来后,才尖叫一声:“容城墨!”

容城墨捂着左肩伤口,看着那群肇事者,发现已经袭击到目标后,早已匆匆逃离。

苏沫想追出去,却被容城墨一把扣住腕子,“你想干什么?找死吗?”

苏沫咬唇,“他们到底是谁?!”

容城墨咬牙切齿道:“难道你还没发现吗?他们的目标,从来不是你,而是我和你母亲。甚至,他们的真正的目标,也不在我,而是你母亲。”

卢海兰紧紧抓住苏沫的手,“潇潇,你难道还没看出来吗?是顾晨啊,顾晨想置我于死地!”

苏沫深吸一口气,忍着眼中酸楚道:“妈,现在事情还没有水落石出,我不相信是阿晨派人做的!现在最重要的,是送容城墨去医院。”

“不必,我受伤若是被人知道,一定会引起媒体的注意。苏沫,你会开车吧?”

苏沫怔了一下,随即点点头。

“送我回家!”

容城墨的伤,是为她受的。

苏沫这个时候,也无法拒绝容城墨的恳求。

……

直到苏沫和卢海兰扶着容城墨上了车后,苏沫一边开车,一边问躺在后座的容城墨,“容城墨,你怎么样?还撑得住吗?”

他这样,确定不需要去医院治疗吗?

容城墨咬咬牙,大手捂着左肩,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还死不了。”

他甚至,镇定的打电话,似乎在通知私底下很熟的家庭医生,让他们赶去他家,为他做手术。

苏沫忍不住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躺在后座上的男人,他的左肩失血过多,唇色泛白,肩头似乎炸开了一个窟窿般,鲜红血液,一直往外直涌。

苏沫蹙眉,紧张道:“容城墨,你确定你能坚持的住?”

若是实在不行,就在就近医院治疗。

容城墨勾唇,冲她冷笑一声,“专心开你的车!你再不速度点,我可能真的会死!”

他的伤势,他自然清楚。

何况,那些枪手,是他雇来的,若是这场戏,不演的逼真一点,苏沫怎么会信?

但现在,他有十足的把握,苏沫已经相信,是有人真的想来加害卢海兰,并且,对方有百分之八九十的可能性,会是她的丈夫,顾晨!

容城墨躺在后座,半晌,勾出一个诡谲冷笑。

顾晨,终究会有一天,败在他手里。

这一切,不过是时间问题。

先掌控顾晨的致命点,那么接下来的事情,都不会太难……

而顾晨的致命点,不过是现在这个正在担心他会不会死的女人。

……

很快,到了容城墨的私人别墅。

已经有好几个训练有素的私人医生,早已做好准备,只要等容城墨一到,便立刻做手术。

苏沫和卢海兰,坐在客厅里,等着结果。

容城墨的伤,是为苏沫受的,苏沫心里,难免会过意不去。

卢海兰坐在沙发上,握着苏沫的手,语重心长的道:“潇潇,这下你总该相信,不是我和容总在自导自演了吧?潇潇,是真的有人,想置我于死地,而且,这个人,你心里也很清楚,究竟是谁。”

苏沫手指冰凉,她的目光放空,“妈,让我静一静。”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容总今天为你挡了一颗子弹,你的确……该好好感谢人家。”

苏沫咬唇,“我知道。”

她不想欠容城墨的人情,也不会欠容城墨的人情。

她的脑子很乱,难道……派人去杀害母亲和容城墨的,真的是顾晨?

若是在咖啡厅,容城墨没有为她挡那颗子弹,很有可能,现在是一伤三命。

苏沫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小腹。

心脏,无端紧张起来。

她看了一眼紧闭着的卧室门,医生正在里面给容城墨取子弹。

容城墨……应该不会有事吧?

那一枪,没有打在心脏要害,虽说打的只是肩膀,可这个天大的人情,苏沫却是怎么也还不清了。

除非,给她一次机会,也救容城墨一命。

苏沫不知等了多久,卧室的门,终于被打开。

苏沫一个激灵,从沙发上站起来。

她看着那几个身穿白袍的医生,从卧室里走出来。

卢海兰提醒她,“潇潇,我们去看看容总怎么样了。”

苏沫确实也害怕,若是容城墨因为她,搭上一条性命……

哪怕之前,她再怎么讨厌这个男人,可在生死面前,容城墨毕竟没有犹豫的,为他挡了一颗子弹。

于情于理,苏沫都该感激他。

苏沫走进了卧室,她看见,大床上的男人,有些憔悴苍白。

其实,她没有见过这样虚弱的容城墨。

在她的印象中,容城墨像是一只胜券在握,躲在背后操控的狮子,他张牙舞爪,似乎没有人可以伤害到他,只有和他实力相当的厉害角色,才可以伤到他。

可他如今,就真的那么虚弱苍白的躺在苏沫面前,苏沫反而有些不适应这样弱势的容城墨。

她走了过去。

容城墨的左肩,子弹已经取了出来,只是上衣的衣服还没穿上,光着上身,他身上,甚至还沾染着狰狞的血迹。

苏沫抿了

抿唇,垂眸道:“今天的事情,我要谢谢你。”

床上的容城墨,虚弱无力,连声音都有些苍哑,“你要感谢我什么?感谢我为你挡下这颗子弹?”

苏沫没有反驳,默认了。

“我会还你这个人情的。”

容城墨好笑道:“还?你要怎么还我这个人情?也为我挡一颗子弹?”

“你……!”

“怎么,我说的不对吗?这种生与死的人情,你还不清!你这样的小身板,挨一颗子弹,恐怕就不会像我现在,还能好好说话了。何况,你肚子里的孩子,允许你这么做吗?”

苏沫咬唇,“容城墨,我的确不会为你挡子弹,就算你刚才救了我,再发生第二次这种事,我依旧不会为你挡子弹。我不想骗你。”

容城墨于苏沫来说,可以说是一个毫无感情的人,不仅如此,苏沫还恨他。

所以,就算容城墨救了她,她也不会以同样的方式来回报他,以她对他的情绪,还做不到这种地步。

容城墨轻哼一声,“你没有必要说的这么清楚直白,我不是傻子,我心里清楚的很。能让你挡子弹的人,除了你的亲人外,就只剩下那个叫做顾晨的男人。”

苏沫将目光,别向别处,“既然你没事,那我就先走了,今天的事情,谢谢你。”

“我是为你受的伤,就算你不会以同样的方式来回报我,可至少……要意思意思,照顾我一下吧?”

苏沫咬唇,他提出的要求,也的确不过分。

“你有这么多佣人,我看,就不需要我照顾了吧!”

容城墨邪魅一笑,伸手,扣住她纤细的腕子,“那些佣人,怎么能和你比?”

“你放手!”苏沫挣扎出被他握住的手腕,蹙眉道,“容城墨,你放尊重点!”

“苏沫,我的伤是为你受的!你怎么也该留下来照顾我不是?”

容城墨邪魅勾唇,男人哪怕受伤,手腕的力道也比苏沫大的多,他一个用力,扯着苏沫纤细的腕子,将她直直拉入自己怀中。

苏沫被人一下子拉入一个陌生怀抱中,她有些失惊的挣扎,手掌,在胡乱挣扎中,不小心按到了容城墨受伤的左肩。

男人疼的倒抽一口凉气,闷哼一声,随即蹙眉道:“女人,你这是想谋害你的救命恩人?!”

苏沫小脸红烫,一边道歉,一边挣扎着起身,“不好意思……”

可,若不是他胡搅蛮缠,她也不会跌进他怀里,更加不会因为挣扎触碰了他的伤口。

苏沫抿着小嘴,垂着眸子,冷声道:“容城墨,我不会比那些专业的医师团队照顾的更好,这次你帮我挡了一颗子弹的人情,我会牢牢记在心里,谢谢你。”

容城墨靠在大床上,琥珀色瞳仁,牢牢盯着她微冷的小脸,嗤笑道:“谢谢?我这个人,可不接受口头上虚伪的谢谢表达,如果你真的要谢谢我,就用实际行动表达。”

苏沫小脸涨红,抬眸瞪着他,偏偏无话可说:“你……!”

这个男人,虽然说的流氓直白了些,可他的确说的没错,口头上的谢谢,没有任何意义。

可她,不可能在他身边照顾他,更不可能因为他为她挡了一枪,就随便跟他合作,背叛顾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