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205章 苏沫,你当真是被那个男人迷惑了

很快的,短信得到了卢海兰的回复,“

潇潇,我就猜到这个男人不会承认的!可是容总都抓到人证了,他还想狡辩什么?”

苏沫蹙着眉头,看着屏幕上的短信,手紧紧握着手机,终究是回了一句,“妈,这件事,我们还是见面好好谈谈吧。”

卢海兰很快便同意了,就算苏沫不要求和她见面,最近她也是要来看望苏沫的。

苏沫毕竟是她的女儿,当日,苏沫摔倒在地,她没有伸手去救自己的女儿,是她一时糊涂。

如今想来,若是那一跤,摔坏的不止是孩子,连苏沫也会有生命危险……

卢海兰心中自有愧疚,可对顾晨那个男人,她除了恨意,别无其他。

……

苏沫来来回回的翻着手机,脸色有些忧郁。

直到顾晨从大班椅上起身,走过来,大手抽走她手心里的手机时,她才恍然醒悟。

她微微抬眸,“你的工作都结束了?”

顾晨看了一眼她的手机,界面是在和卢海兰的聊天记录上,他深眉微微蹙起,“你要和你母亲见面?”

苏沫抬头望着面前的男人,起身,站定在他面前,抿唇道:“是啊,我要跟她当面说清楚,不是你派人劫杀的她。我不想让她再这样误会你。”

苏沫伸手,抱了抱男人的精瘦结实的长腰。

顾晨蹙眉道:“你不怕她会再像上次那样对你和孩子不利?”

他这颗心,还没真正放进肚子里,现在,她又要跑去和她那个不靠谱的母亲见面?

上次,苏沫在茶社里摔倒,卢海兰连伸手扶她的意思都没有。

事后,顾晨去茶社调出监控,那个场面,可谓令人发指。

苏沫摔倒在卢海兰面前,甚至有明显痛苦的表情,这个做母亲的,都没有打算伸手扶她一下,哪怕卢海兰要报复他,可她这样对待苏沫,是不是心理已经扭曲,被过多的仇恨吞没,早已对苏沫,没有太多的母女之情,不过是利用苏沫来对付他。

顾晨这话,落在苏沫耳边里,便变了一种味道,苏沫环在他腰间的手,松懈了下来,她看着顾晨道:“我妈她不会伤害我的,上次,只是个意外而已。”

“意外?”顾晨冷笑,“你跌倒的确是意外,是她太迫切的想要夺走你手里的标书,连你是个孕妇这件事都忘了,这可以是意外。那你跌倒后,那么痛苦的在地上求她救你的时候,她连手都没有打算伸一下,小沫,你觉得……这还是意外吗?”

苏沫心里,蓦地一冷,她咬唇道:“不是你想的那样!”

“监控我都看过了,如果不是我想的那样,那你告诉我,应该是怎样?”

面对男人的咄咄逼人,苏沫紧紧攥着拳头,“顾晨,她毕竟是我的亲生母亲,你不许那么说她!”

“她那样对你,我没找她算账就已经够给你面子了!”男人陡然暴怒,声音分贝提高了几个度。

苏沫看着男人因为怒意铁青的脸色,将下唇咬的很重,“她只是……不想让我把这两个孩子生下来,没有要伤害我的意思。”

“哦?你的意思是,伤害了这两个孩子,不等于伤害你?”

顾晨一字一句的逼问道。

苏沫蹙眉,有些恼怒,“阿晨,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你能不能不要钻字眼?”

“我钻字眼?我小气,我脾气差,苏沫,若不是因为我担心你,我会发这种脾气?!”

苏沫咬着唇,瞪着他,半晌也没有说出半个字来。

她知道,如果再说下去的话,他们只会吵架。

除了吵架,不会再有别的方式,可以发泄积压已久的情绪。

在这件事上,她知道,她和顾晨之间,永远都会隔着一个卢海兰。

他们的立场,完全不同。

苏沫转身,想离开办公室,却被男人一把强势的扣住了腕子,“去哪里?!”

苏沫将手腕,从他掌心中挣扎出来,“你放手!”

“我不允许你走!”

苏沫红着眼道:“我不想和你吵架!!!”

她一下子,推开他的身子。

她还怀着孕,顾晨不敢用太大力气去拉扯,怕不小心,伤了她和孩子。

可正是因为如此,苏沫才有机会从办公室跑出去。

她没想走远,只是不想和顾晨在同一个空间里,她怕,他们会越吵越厉害。

刚才那种情况,顾晨恨不得真的要去找卢海兰算账,若是苏沫再为卢海兰解释下去,他们两个,恐怕只会吵的更凶。

可明明,他们才刚吵完架,刚刚和好,现在,她一个人跑出来,他们又吵架了……

苏沫走到大街上,路过一个婚纱时装店,橱窗里摆着昂贵高雅的白色婚纱。

她忽然想到,曾经顾晨将她设计的婚纱,通通都做出了样品,放在她面前,任由她挑选。

忽然,她眼眶热了热。

真不该……刚才和他吵架。

她知道,他是担心她,是着急她,怕有人会对她和孩子不利,可一时情急下,她没压制住心中的情绪。

不知道现在顾晨在办公室里怎么样了?

是不是还很气她?

不过,苏沫没打算现在就回去,顾晨应该正在气头上,这个时候,也不会听她解释的,本来就约好了卢海兰见面,刚巧她都已经出来了,便打了个电话给卢海兰。

“妈,你现在有空吗?我在街心公园的咖啡厅。”

……

半个小时后,卢海兰推开街心公园咖啡厅的门进来。

卢海兰一眼便看见,临窗而坐的女儿。

“潇潇,等久了吧?”

苏沫摇摇头,面前只点了一杯果汁,“妈,我约你出来,就是想谈谈顾晨的事情……”

她话还没说完,卢海兰便眉头一蹙,制止道:“潇潇,咱们娘两还不容易出来见个面,就别说闲杂人等的事情了,好吗?”

苏沫滚在舌尖上的话,全部吞了回去。

其实,她知道,卢海兰和她一样,都是固执的。

哪怕她说再多顾晨的好话,卢海兰大概也不会买账。

苏沫只好沉沫着,喝了一口面前的果汁。

卢海兰点了一杯蓝山咖啡

,伸手过来,握住苏沫的手,笑道:“潇潇,我告诉容总我约了和你见面,容总也说,要来见见你。”

苏沫心中反感,“妈,我们两个见面,为什么要告诉容城墨?”

告诉容城墨就算了,为什么还要见容城墨?

“潇潇,妈看容总这个人挺不错的。其实,妈这两年,过的很不好,要不是容总援助妈妈,可能今天妈妈都见不到你了。”

苏沫一怔,有些担忧,“妈,这两年,你发生什么了?怎么都不来找我和我哥?”

有件事,苏沫一直都很纳闷,卢海兰就算要报仇,要搞垮顾氏和顾晨,为什么首先不找自己的儿子风澈,亦或是自己的女儿,而是去找一个毫不相干的人作为托付?

“你爸爸死后,妈妈的精神状态就一直很不好。甚至,几年前,一直在医院里疗养,这些年,一直都是容总在背后帮助妈妈治病,要不是容总,妈妈也不会有今天,更不会有机会,给你爸爸报仇。”

“可是哥说了,他不想报仇,也不想让你卷入这种仇恨中来。妈,你怎么就不能听听我们的劝呢?”

卢海兰打停了苏沫的话,“我知道你爱顾晨,所以怎么也不希望我报仇,潇潇,就算我不报仇,我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你被他欺骗。”

“妈,顾晨没欺骗我……”

她的话还没说完,容城墨便已经从门外走来。

苏沫一怔,反感至极,她起身道:“妈,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先走了。”

顾晨还在公司,她跑出来这么久了,他一定会担心的。

而且,她本来还想多陪陪卢海兰,可是见到容城墨后,就完全没有心思在这里待下去了。

容城墨一进咖啡厅,便发现苏沫这就要起身就走。

他戏谑道:“怎么,容某一来,就扰了苏小姐的好兴致?”

苏沫蹙眉,目光都不正视他一眼,“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

苏沫拎着包包,便要从他身边走过去。

容城墨一手抄兜,勾唇道:“你就不想听听到底是谁要害卢女士的吗?”

“你除了会诬蔑顾晨以外,还会做什么?”

“苏沫,你当真是被那个男人迷惑住了。”

苏沫冷哼一声,“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我完全没有必要去劫杀卢女士,我跟卢女士是合作伙伴关系,何况,你大可以问问你母亲自己,到底是谁在劫杀她。我倒是不怕背黑锅,我就是怕,你真的被顾晨给骗了。”

苏沫攥了攥拳头,“我被谁骗了,也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卢海兰在身后叫住她,“潇潇,容总是一片好心,你不要再为顾晨执迷不悟下去了!”

苏沫回身,转眸,盯着卢海兰和容城墨,“妈,执迷不悟的人是你,你好好想清楚吧。我改天再和你聚。”

今天,在容城墨面前,她实在没有任何心情和卢海兰拉家常。

苏沫刚走到门口,忽然不知从哪里,冲过来几个黑衣人,样子凶猛,但不是冲着她去的。

那几个黑衣人,冲进了咖啡厅里。

苏沫一惊,便看见那几个黑衣人竟然手里持有枪支。

很显然,目标是冲着卢海兰和容城墨去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