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204章 为顾晨辩解

苏沫张嘴,狠狠咬了他一口,男人没有防备,闷哼一声,松开了她的小嘴。

彼此口腔里,都弥漫着一种血腥。

顾晨冷笑道:“这么狠心?”

苏沫压着好多话,憋在胸口,上不来,下不去,难受极了。

咬他的薄唇时,像是找到了一个发泄的出口一般。

苏沫抿着小嘴,小脸又红又白,她深呼吸一下,道:“你为什么昨晚不去医院找我?”

其实,她更想问的是,他昨晚,到底人在哪里,和谁在一起,做了什么。

但她一问出口,精明如顾晨,黑眸中泛着一丝狡猾和算计,他的长臂,圈住了她的腰肢,“你吃醋了?”

“我没有……!”

“小沫,你想问的是,我昨晚在哪里,和谁在一起,又做了什么?”

“你!”苏沫一时被他噎住,咬唇道,“既然你知道我要问什么,那还兜什么圈子?”

顾晨盯着她被他吻的嫣红的唇瓣,一字一句道:“昨晚,我在这间办公室里,熬夜看了一晚上文件。”

苏沫一怔,下意识的抬眸看他的俊脸,果然,他的眼睛下方,有浅浅的青色。

果真,倒是熬夜了。

但到底是熬夜干什么的,这可就说不准了。

苏沫咬牙,讽刺道:“顾总可真是‘日’理万机呀!”

那个“日”理万机的“日”字,咬的格外重。

本来两人都在怒头上,心中也都还有疙瘩没有解开,可没来由的,顾晨却被她这副吃醋的小模样,一下子给逗笑了。

修长手指,落在她小鼻子上,轻轻刮了下,他的声音,性.感魅惑,低哑好听的,滚落在她耳畔,气息暧昧的往她耳朵里吹着气,“我是想‘日’理万机,可昨晚,没有合适的对象让我‘日’理万机。”

苏沫气噎,小脸涨红,鼓着小嘴道:“你的意思是,要是有合适的,你就‘日’理万机上了是吧?”

“是,我是想……‘日’、你、万机。”

他一字一句,说的格外清晰。

苏沫再听不懂,就白活了二十五年了。

她被他禁锢着身子,整个人,都被他圈在他怀里。

“你混蛋!”

小拳头,砸在他肩头。

顾晨一把握住她的小手,长腿朝前迈了一步,一条长腿,挤进她的双。腿。之间,紧紧贴着她的。

“苏沫,你对我的信任,太低了!”

苏沫的心,一下子又冷了下来,“刚才,那个女助理的胸,都垂到你手臂上了,你怎么不让开?”

是她对他的信任度太低?

他恐怕真的不知道,女人在这种事上,完全是零容忍吧?

顾晨一怔,继而失笑,目光中却是有一抹了然,“原来在生这个气。”

苏沫小脸鼓鼓的,很明显的,气还没消。

顾晨抱着她,坐到了沙发上。

男人的一只大手,搂着她的身子,另一只,轻轻抚着她的小腹,叹息道:“都快三个月了,怎么还不显肚子?”

苏沫拿开他的大手,“你不要转移话

题,我们刚才的事情,还没有说清楚!”

“你还想要我怎么解释?”

“你昨晚为什么不去看我?我昨晚一个人在医院,胡思乱想了半夜。”

顾晨抵着她的额头,轻轻叹息道:“我为什么要把你一个人丢在医院?小沫,你就不觉得,昨天你实在太令我失望了吗?”

苏沫咬唇,她知道,昨天卢海兰的事情,她的确是怀疑他了。

她伸手,抱住了他的脖子,“我妈的事情,我的确不该怪你,但是,我妈的事情,我真的到现在也没有弄明白,阿晨,这件事你说不是你做的,我相信。可是,我还是不相信,我妈会自己设计这个陷阱,去污蔑你。她是生我的人,阿晨,你能体会我的感受吗?”

亲生母亲,哪怕再有不对的地方,苏沫也有一种信任她的感觉,这种信任,与生俱来,大概这就是血缘的奇妙吧。

顾晨不想在这个时候,再谈什么卢海兰,卢海兰是他和苏沫之间的禁忌,现在根本谈不得。

“昨晚,我太气了,就在办公室工作了一宿。”

苏沫伸手,抚了抚他眼睛下方的青色,“你早晨,怎么会回新苑做早餐?”

顾晨捉住她的小手,在掌心中揉了揉,“我对你的口味比阿姨清楚,你最近都没有好好吃饭,为了你跟孩子考虑,以后还是我来做饭给你吃。”

苏沫心中一暖,抱着他的脖子,靠进他怀里。

顾晨问:“午餐有没有好好吃?”

苏沫一被问道这个,立刻心虚了起来,“实在没有什么心情,就随便吃了几口,就来你这里了。”

不说午餐还好,一说午餐,苏沫觉得有些头晕。

顾晨蹙眉,声音严厉道:“任性!”

苏沫搂着他的脖子,难得撒娇的晃了晃他的脖子,“那我们现在吃,好不好?”

想必,他也没怎么好好吃午餐吧?

顾晨打电话,叫陈兵去订一品居订了一些主食和副食回来。

满桌子的小菜和小吃,还有糕点,看的苏沫食指大动。

两人一起吃了不少。

苏沫手里,拿着一块桂花糕,小口小口的吃着。

可手腕间,忽然一股力道,将她的手腕带了过去,她手上吃了一半的桂花糕,便进了男人的嘴里。

那手指上,还有他薄唇的温度。

苏沫耳根烫热。

顾晨垂眸盯着她,“今早我在洗澡,女助理帮我接了电话。”

“哦。”苏沫垂着小脸,轻轻应了一声。

顾晨又道:“我就是想看看你对我的信任度到底有多少,果然,还是在我意料之中,急不可耐的找上来了。”

苏沫抿唇,刚抬头想反驳什么,唇瓣,便被这个男人,一下子堵住。

她被他,轻轻压在沙发上。

男人的大手,在她光滑的裸露的肌肤上,点着一簇簇火苗,撩拨着她。

苏沫有些意乱情迷,慌乱中,制止住他的大手,“阿晨,不要……”

顾晨吻着她的小脸,低低哑哑的开口:“我不动你,就摸一摸。”

苏沫被这话,撩拨的小脸爆红。

顾晨不是个会为了自己的*,会舍得伤害她和孩子的男人。

这一点,苏沫深知。

苏沫想起,自从她怀孕后,甚至,自从他因为腿部受伤住院后,紧跟着她又怀上双胞胎,他便再也没舍得碰过她。

因为,医生说她体质太弱,再加上之前两次流产,很容易保不住孩子。

所以,顾晨一直不敢胡来。

算一算,顾晨将近有四个月没碰过她了。

就算真的熬不住的时候,他也是不进行到最后一步,然后抓着她的手解决。

亦或是,去浴室冲冷水澡。

苏沫想到这些,一下子动容,伸手,抱住了他的脖子,不再拒绝。

她贴近他怀里,小声道:“其实,可以轻轻的欺负的……”

她的声音,太弱太弱,弱到他根本以为是幻听。

顾晨蹙眉,心中激起一阵喜色,“小沫,你刚才说什么?”

苏沫不愿再说第二遍,羞的,将爆红小脸埋进他怀里。

她的声音,瓮声瓮气道:“我什么也没说……”

刚才那么羞人的话,肯定不是她说的。

顾晨淡笑,将怀里缩成一团的小女人,重新抱到大腿上,他安抚着她,黑眸闪着邪魅的光,“知道你想要,不过现在你和孩子的安危最重要。等过了第五个月,身体稳定后,我会满足你。”

苏沫羞的,小脸滴血。

“谁、谁想要……?你不许胡说!”

她只是怕他,憋太久,憋坏身子,倒是被他,倒打一耙!

顾晨到底是忍住了,没有动她。

而他所说的,摸一摸,也真的只是摸一摸。

顾晨抵着她的额头,叹息着道,“小沫,相信我,嗯?”

哪怕他们之间,还有卢海兰的阻隔,可只要彼此足够信任和相爱,就一定能度过这个难关的,是不是?

苏沫点点下巴。

顾晨坐在办公室里的工作,苏沫便坐在沙发上看着杂志,等着他一同下班。

只是,虽然两个人关系有所缓和,但根本矛盾和问题,其实都没有解决。

顾晨没有说,不介意卢海兰的事情,只是暂且的,彼此都没有谈起这个话题罢了。

苏沫咬唇,拿着一旁的手机,看了眼通讯录里的电话号码。

她翻到卢海兰的电话号码上,思来想去,决定还是要跟卢海兰把这件事情说清楚,不能让卢海兰再这样平白无故的误会顾晨下去。

就算卢海兰最后没办法和顾晨互相释怀,可这些事情,是她必须做的,并且,苏沫的最终心愿,自然也是让卢海兰放下一切仇恨,不再对顾晨和顾氏有任何报仇的心思。

她踌躇了许久,才发出去这样一条短信。

“妈,你昨天跟我说顾晨派人劫杀你的事情,这其中肯定有很大的误会。我问过顾晨了,我敢保证,劫杀你的人,一定不是顾晨。我也知道妈对他和顾氏都有偏见,可是妈,你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总是戴着有色.眼镜看顾晨?顾晨不是那种做了却不敢承认的人,他若是说没做,就一定没做。妈,我相信他。”

苏沫发完信息后,深吸了一口气,她知道,卢海兰一定会回复她,甚至,会直接打一通电话过来给她洗脑。

可是该说的,该为顾晨辩解的,她依旧要去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