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198章 顾晨他不是外人

“容城墨,你想要的,我已经给

你了,你还想要怎样才肯放过我母亲?”

“苏沫,有一件事,大概你到现在都没有搞清楚,不是我不肯放过你母亲,是你母亲,一直在要求跟我合作。你母亲对我来说,一文不值,倒是你,如果你愿意跟我合作,必然抽走了顾晨的一根肋骨。怎么样,有没有兴趣,报这个杀父之仇?”

苏沫咬出两个字,“疯子!”

她挂掉电话,心头剧烈跳动着。

容城墨像是魔鬼,她已经被他缠上一般。

她的目光,落在那病房门口,顾晨已经离开,看不见他的身影。

想必……是被她气坏了。

苏沫深深叹息一声,小手抚上腹部,微微垂眸,喃喃自语道:“宝宝,你说妈妈该怎么办?”

卢海兰对顾氏的敌意很大,一时半会儿,想让卢海兰对顾氏消除敌意,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很有可能,这辈子都没办法消除了。

只是,若是卢海兰,真的和顾氏作对,和容城墨联手打击顾氏,那么……她又该帮谁?

袖手旁观,她做不到。

很快的,苏沫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号码。

苏沫接起,听到卢海兰的声音。

“潇潇,我是妈妈。”

“妈……”

卢海兰欲言又止,“你……你怎么样?”

她指的是,苏沫的孩子。

苏沫想起在茶社,卢海兰不愿伸手救她和孩子的事情,心里难免有些怅然若失,她咬唇道:“你是想让我和孩子有事,还是没事?”

卢海

兰又急急地解释道:“潇潇,妈妈当然不希望你有事!只是……”

“只是你不希望我生下顾晨的孩子,对吗?”苏沫截断卢海兰的话,冷笑着问。

“顾氏对你爸爸所做的事情,我这辈子都忘不了,潇潇,对不起,妈妈真的不希望你和顾晨在一起,更不希望,你为顾晨生下这两个孩子。”

苏沫勾了勾唇,眼眶里,蓄满了晶莹的泪珠,她笑着道:“可是妈,你知道我为了怀上这两个孩子,有多困难吗?我失去过孩子,医生说我这辈子可能再也没有办法怀孕,可是我好不容易怀上这两个孩子,你却要我不要他们。妈,不管是出于什么方面,我都做不到。哪怕我不爱顾晨,我也做不到打掉这两个孩子。你也是妈妈,你在怀我和我哥的时候,你应该也知道这种心情。何况,我跟你一样,那么深爱自己的丈夫。”

卢海兰深吸一口气,道:“潇潇,你父亲爱我,我也爱你父亲。可是你和顾晨不一样!他不过是在利用你!他不爱你!”

苏沫咬唇,“不管他爱不爱我,可我都爱上他了,妈……对不起,我不能失去他,我也不能失去这两个孩子。”

“潇潇,你是铁了心的,要和那个男人在一起,是吗?”

苏沫从牙缝里,只咬出一个字,“……是。”

病房外,顾晨一直守在门口。

他心情浮躁,去门口抽了根烟,折回来的时候,却听见病房里,

苏沫对卢海兰所说的话。

她所说的,一字一句,都落进了他耳朵里,他心里。

顾晨冰封的心,微微化开。

她说,不能失去他,也不能失去孩子。

……

顾晨推门进来的时候,苏沫已经结束了和卢海兰的电话,侧着身子,躺在床上,想心事。

听到推门声的时候,微微一怔,回眸时,眼底里有些许期待。

而在看见来人是心里所想之人时,眼底的期待,很快被掩盖下来。

她微微敛下水眸,浓密睫毛,覆盖下来,掩去了眼底的心事。

顾晨沉步走来,声音低哑沉迷,“你刚才说的,我都听见了。”

苏沫先是没有反应过来,蹙了蹙眉头,抬眸凝视他。

当她的水眸,撞入他深沉黑眸时,她陡然一怔。

原来,刚才她对卢海兰所说的那些,他都听见了……

耳根,蓦然浮现一抹烫热的红。

顾晨走到病床前,没有多话,只是吩咐:“快睡吧,我在这里守着你。”

苏沫躺下后,目光清泠的注视着他,小手忽然抓住他骨节分明的大手,“你不走了?”

“我一直都没走。只是被你弄的心情太乱,去外面抽了支烟。”

苏沫凑近,果然闻到他身上的烟草气息,混着一股冷琥珀香气,是她所熟悉的气息。

而她的手,一直握着他的大手,没有松开。

顾晨反扣住她的小手,目光深深的盯着她道:“不管以后会发生什么,我们都要一起面对。不要再对我有所隐瞒。



她知不知道,今天她被送到医院来时,真是吓坏他了。

他浑身一身冷汗,想了很多种后果,好的,不好的,最坏的,就是这两个孩子保不住。

可顾晨发觉,只要一想到如果这两个孩子保不住,他的心,几乎无法呼吸。

因为他和苏沫都很清楚的明白,这两个孩子如果保不住,那么他们此生,将无法再拥有孩子。

苏沫一直凝视着他清冷的面庞,忽然,小嘴一扁,咬着小嘴,隐忍的哭了起来。

顾晨猝不及防,吓了一跳,“怎么忽然哭了?”

苏沫靠在枕头上,红着眼说:“如果今天真的保不住这两个孩子,我这辈子恐怕都没脸再见你了。”

男人一怔,随即,却是伸手,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子,目光微暖,“你也知道。”

“阿晨,对不起……”

顾晨抱住她,让她靠在他怀里,低头一边吻着她的发顶,一边哑声道:“你今天,吓坏我了。”

苏沫埋进他怀里,眼泪浸湿了他的衬衫,靠的这么近,闻到他身上有清浅的汗味。

此时,四月,纵使海港入夏再快,再热,这个时候,也不至于出汗,纵使出汗,也不应该能闻到汗味才对。

苏沫的身子,在他怀里,僵硬了一下。

想必……他是急坏了。

她在他怀里,抬起小脸,张嘴,在他脖子上,轻轻咬了下,声音含糊道:“这两个孩子,我一定会生下来的。”

像是一种承诺一般,哪怕苏沫的承诺,

那么苍白无力,顾晨的心,还是选择相信。

苏沫颤了颤睫毛,开口道:“你快去洗澡休息吧。”

他风尘仆仆担心了一整天,此时身上带着汗味,却还一直在她身边照顾她,顾晨原本就是个有洁癖的男人,能不顾及这些,还守在她身边,苏沫一想到这些,心倏然疼了下。

顾晨勾唇,深邃目光落在她紧紧抓着他手的小手上,“你这么紧紧抓着我的手,我怎么去洗澡?”

苏沫小脸一红,连忙松开了手,男人却忽然倾覆在她身子上方,目光幽邃动容,仿佛他的眼中,只看得见她一人。

他低低开口道:“小沫,别再质疑我对你的感情。我对你,从来不是利用。如果我利用你,我就不会让你怀孕。”

苏沫点点头,推了推他的胸膛,“你快去洗澡吧。”

……

顾晨洗完澡出来,一身清朗的从浴室出来。

他穿着一套居家的棉质睡衣睡裤,看起来,比平日犀利冷峻的他,要更加亲近柔软一些。

他坐在她病床边,守着她,“快睡吧。”

苏沫抓着他的大手,闭上了眼。

顾晨就那么静静的看着他的女人,他和苏沫的感情,来之不易,若是因为卢海兰的出现,重蹈覆辙两年前的悲剧,而他却不能阻止,那么,将会永远的失去苏沫。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劝说卢海兰,可卢海兰对顾氏敌意太大,她无论如何,也不会同意苏沫跟他在一起,更不会放弃复

仇。

卢海兰宁愿舍弃苏沫肚子里的孩子,也不愿放弃复仇。

可见,执念到底有多深。

苏沫住院的第二天,卢海兰便带着一个果篮来看苏沫。

此时,顾晨正在病房内看文件,苏沫偶尔和顾晨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卢海兰敲病房门进来的时候,顾晨和苏沫皆是一怔。

苏沫脸色微微泛白,“妈……”

顾晨起身,礼貌性的向卢海兰点了个头。

不过,后者并没有买账,而是目光冰冷的,狠狠睇了顾晨一眼。

“妈,你怎么来了?”

卢海兰走近病床,将果篮放下,在苏沫身边坐下,拉着苏沫的手说:“妈是担心你,所以就来看看。潇潇,你没有为昨天的事情,还在生妈妈的气吧?”

苏沫咬唇,看了一眼身边的顾晨,轻轻摇了摇头。

“妈,我没事了。医生说,只是受了点惊吓而已。”

“那就好。”

卢海兰又看了眼病房中的顾晨,嘴巴苛刻,却是对苏沫道:“潇潇,我不想见到这个人,我们母女两谈心,一个外人在,我心里不舒服。”

苏沫一怔,“妈,顾晨他不是外人。”

“他们家,害的你爸爸死的那么惨,不仅是外人,还是仇人!”

苏沫还想开口解释什么,可顾晨已经淡淡开腔:“小沫,你陪你母亲聊一会儿吧,我先回公司。”

苏沫想开口叫住顾晨,却被卢海兰的手,狠狠摁住她的手。

“潇潇!”

苏沫只好闭嘴,只看着那道挺拔的身影,孤傲落寞的离去。

病房里,只剩下苏沫和卢海兰两个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