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195章 出卖,心痛

“怎么站在这里?”

苏沫目光深深的凝视着他的黑眸,“我想站在这里,静静的看你一会儿。因为怕打扰到你的工作,所以就没进去。”

顾晨微微失笑,看了眼她的肚子,“你怀孕了,不要太累。”

“我不累。”

苏沫蹙了蹙眉头,却到底是没进书房,她转身准备回房,“我先回房间了。”

身后的男人,拉住她纤细的腕子,“既然这么想看着我工作,那就来书房陪我。”

苏沫心头一跳,转身道:“我又帮不上你工作上的事情,有我在,只会让你分心。”

“你一个人在别处,我才会分心。”

顾晨拉着她的小手,进了书房。

苏沫跟着顾晨进了书房,宽大的花梨木书桌上,正放着《东方游乐场》的标书。

苏沫坐在顾晨身边,随手翻了翻资料。

顾晨看了她一眼,笑了笑道:“若是你觉得无聊,可以帮我把这些资料整理整理。”

苏沫的手指一僵,他就不怕……她看见了标书底价,会泄露出去?

苏沫收回手,“你工作上的事情,我不想参与。”

男人回眸,目光幽邃的凝视着她的小脸,“这些资料,都不是机密,就算是机密,被你看见,也无妨。”

苏沫目光怔愣,咬唇看着顾晨,“阿晨……”

“嗯?”

“这个《东方游乐场》的项目,是不是对顾氏来说,是很重要的一个项目投资?”

“这是今年,顾氏最大的盈利项目。也是今年顾氏向规划局争取到最大的项目。不过有容氏竞争,容氏在规划局那边的人脉关系,也不比顾氏的少,所以,最终要看标书和底价。在商言商,谁能用最小的投资成本将盈利最大化,自然就是谁的。”

苏沫抿了抿唇,小手攀上他的手臂,“你肯定能拿到这个项目的。”

顾晨勾唇,笑了笑。

苏沫伸手,一边帮他整理资料,心却有些动摇,她有些心不在焉的。

心里想的,一直是卢海兰的事情。

还有,容城墨那如魔咒一般在耳边回荡的声音——

“你别忘了,你母亲,还在我手上。”

背叛顾晨……

这件事,对苏沫来说,太难了。

这个项目丢失,可能对顾晨来说,不过是个金钱数字的损失而已,可真正伤害的,是彼此的感情。

如果她真的做出了决定,不是失去顾晨,就是失去卢海兰。

“小沫?”

苏沫从思绪中,一惊。

顾晨拿开她手里整理的文件,轻笑道:“最近你一直心不在焉,如果实在没有心情,就先去休息吧。”

“阿晨,我最近……”

“嗯?你最近怎么样?”

“我最近一直都很怕,很怕有一天,我们会变

成敌人,也很怕,你真的会将我当做敌人。”

顾晨将身边的小女人,捞进怀里,让她坐在他腿上,他哑声低低道:“怎么会?”

他的薄唇,落在她发鬓上,苏沫抱着他的脖子,埋进他胸膛里。

苏沫闭上眼睛,静静问:“阿晨,你说这世界上,夫妻之间会有背叛吗?”

“当然有。有身体背叛,有精神背叛。除了爱之外,最多的就是背叛。”

苏沫抱着他脖子的小手,打成一个结,她喃喃着问:“那我们呢?”

“我们?”顾晨的大手,在她腰间轻轻抚着,一直抚到她小腹上。

她为他怀孕了,这是他顾晨深爱的女人。

纵使她背叛他,她辜负他所有的深爱,可他,依旧不想放开她。

顾晨低头,咬着她的唇瓣,一字一句的道:“无论你是否背叛我,小沫,我能肯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我永远不会背叛你。”

苏沫红了红眼,在他怀里,像个小孩一样,浸湿了双眼。

她抱着他的脖子,说:“阿晨,你亲亲我。”

薄凉的唇,却格外的火热,烫在她皮肤上,裹着火一般的,炙热。

苏沫几不可闻的哽咽了一声,在那最后冗长的吻里,几乎将自己溺毙。

她只听见,自己哑哑的一句告白。

“阿晨……我爱你。”

尽管苏沫的“我爱你”这三个字,究竟有多苍白无力,可听在顾晨耳朵里,都是那样美妙动听。

顾晨丢下了工作,抱着他怀里柔软的女人,起身出了书房。

……

苏沫怀孕将近三个月了,医生说,挺过前三个月,胎儿就会稳定些,不会那么容易导致流产。

顾晨依旧尽心尽力的照顾着她,不让她受到一丁点的伤害,甚至,压抑着自己的生理谷欠望,一直在将就着苏沫的身体情况。

吻到最后,没有一次是真正碰过她的。

这一晚,顾晨搂着她,睡的很沉。

而苏沫,一直靠在顾晨怀里,迟迟没有睡着。

她睁眼,看着窗外的黑夜,久久失眠。

耳边,都是容城墨魔鬼一般的声音,脑海里,全是顾晨那张办公桌上的标书。

她轻轻晃了晃抱着自己的男人的长臂,“阿晨?”

抱着她的男人,没有反应。

苏沫又问了一声,“阿晨,你睡了吗?”

身后的顾晨,仍旧没有反应。

苏沫轻轻拿开他抱着她的手臂,轻手轻脚的下了床,小心翼翼的迈着步子,走出了卧室。

她站在卧室门口,停顿了许久,看着卧室的大床上睡着的男人,心头一阵痛意。

——阿晨,对不起。

在卢海兰的安危,和顾晨的感情的之间,她必须做出一个决定。

苏沫咬唇,忍着眼中的酸楚,终是转身,进了书房。

而卧室里,床上原本闭着眼的男人,黑眸幽然睁开。

他目光幽冷的,落在那道被打开的卧室门上。

她还是……选择了卢海兰。

在卢海兰和他之间,她选择了前者。

哪怕,她现在肚子里,怀着他的两个孩子。

血缘,是割不断的。但,她肚子里那两个孩子,和他的血缘呢?

苏沫重新打印了一份标书,将偷出来的标书,放进了储物间里,而另一份,则是依旧放在了书桌原处。

她做完这一系列的事情后,她以为她会慌张,会恐惧,可她做的好像顺风顺水,没有受到一点阻碍。

她有想过,万一中途顾晨醒来,发现她在偷他的标书,结果会是怎样?

他会不会扇她一个响亮的巴掌,骂她贱人。

她的心头,狠狠一颤。

重新回到卧室的时候,大床上的男人,依旧睡的安详,似乎没有听到一点动静。

苏沫浑身冰凉,重新躺回床上,钻进了男人温暖的怀里。

她身上的温度,似乎一下子弄醒了男人,男人蹙了蹙眉头,却是没睁眼,只是下意识的,伸出长臂,将她重新捞进了怀里。

苏沫在黑暗中,水眸湿漉漉的盯着他沉睡的俊脸,心头如针扎一般刺痛。

仰起下巴,将唇,吻上了他微凉的薄唇。

而男人,似乎被她惊醒了,微微咬了咬她的唇瓣,哑哑低唤了她一声,“小沫……”

苏沫被顾晨抱在怀里,这一晚,一分钟也没睡过,她的脑子异常清晰,只感受着他的体温,像是在这一晚,想将他对她的全部温柔,都享受完一般。

她不敢睡,怕这一觉醒来后,世界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原本相爱的,已经背叛对方;原本寵爱的,会变的薄凉。

……

夜色,褪去

后,黎明的光芒,落满了整面偌大的落地窗。

苏沫一如往常,陪着顾晨吃完早餐后,送顾晨出门。

顾晨似乎也完全对她没有戒心,没有发现,标书已经被人动过。

在顾晨出门后,苏沫站在落地窗前,打了个电话给容城墨。

她微微苍白的面容,带着一抹憔悴和冷意。

电话接通后,她对电话那头的容城墨,声音沉冷道:“标书已经拿到了,请你现在放了我母亲。”

容城墨的声音悠闲慵懒,“苏沫,你急什么?下午三点,净心亭见面,我带上你母亲,你带上我想要的。我们……好好谈谈合作。”

苏沫咬唇,蹙眉道:“标书我已经拿到,你还想怎么样?”

要她跟容城墨合作,这是不可能的!

容城墨失笑道:“别这么急着否认,到时候,说不定你会巴不得跟我合作呢?苏沫,我们一起联手,肯定能扳倒顾晨。他曾经做过那么多伤害你的事情,你难道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吗?”

苏沫冷笑道:“他所做的那些伤害我的事情,又是拜谁所赐?若不是你联合宋夏知和苏画,两年前,顾晨怎么会误会我?又怎么会伤害我?容城墨,我真正恨的,是你!”

“很好,就是要有这股恨意,才能干出一番大事来。下午三点,净心亭不见不散。”

苏沫挂掉电话后,全身像是虚脱了力气一般,她深深了呼吸一声,望着落地窗外的柔和阳光,她心里,却是潮湿一片。

她偷了顾晨的标书,就已经迈出了背叛顾晨的第一步……

她没有回头路可走,如今,只有劝说母亲,不要跟容城墨合作,才能全身而退。

……

顾氏大楼,总裁办公室。

顾晨坐在黑色大班椅上,冷峻俊脸看不出一丝情绪,他吩咐赵谦:“十分钟后,召开《东方游乐场》竞标会议。”

陈兵点头,“是,我这就吩咐下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