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194章 艰难的选择

苏沫深深吸了口气,她微微闭上眼,眼泪从眼眶滑落,“就算你是我母亲,我也不会让你伤害顾晨。”

“潇潇!你是我的孩子,就算不为了我,难道你也不想想你死去的父亲到底有多惨吗?”

苏沫红着眼,握着手机,微微垂下眸子,视线落在小腹上,声音轻轻哑哑的,对电话那头道:“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样做,可能会拆散的,是一家四口?”

卢海兰在电话那头,微微一愣,“一家四口?潇,潇潇……你、你怀孕了?”

苏沫勾唇,苦笑了一声,“我好不容易怀孕了,而且是对双胞胎。我求你,不要跟容城墨合作,爸爸就算在天上,也不会希望你为他这样报仇。”

为什么连风澈和她都明白的道理,卢海兰却迟迟不清醒?

或许……正是因为,风同益是卢海兰此生所有的依赖和精神寄托。

父亲死了,卢海兰所有的精神都被抽干,形同行尸走肉。

她唯一的心愿,恐怕便是为风同益报仇了。

卢海兰在电话那头,沉沫了许久,直到苏沫快要挂电话的时候,她才幽幽开口道:“潇潇,对不起,妈妈已经没有回头路可以走了。”

卢海兰说完这句话后,便将手机重新交给了容城墨。

容城墨勾唇道:“苏沫,考虑考虑吧,和我合作,扳倒顾氏,为你父亲报仇。你再爱顾晨,也大不过‘杀父仇人’这四个字。你父亲泉下有知,若是知道你每晚都躺在‘杀父仇人’的枕边,他老人家,会怎么想?”

苏沫歇斯底里,“你闭嘴!”

“OK,好好考虑。”

容城墨丢下意味深长的四个字,便冷笑着,挂了电话。

苏沫放在耳边的手机,渐渐从手中滑落。

她抱着头,无助的坐在床边,失声痛哭。

而那魔咒一般的“杀父仇人”四个字,如同紧箍咒一般,念的她头疼欲裂。

眼前,渐渐模糊了视线,一片荒芜茫然。

她的手,落在小腹上,那里,有她和阿晨的孩子。

这两个孩子,到底有多来之不易,只有苏沫和顾晨清楚。

如果……

如果她要站在卢海兰那一边,就等同于,放弃了这两个孩子,若是放弃这两个孩子,那么以后,她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站在顾晨身边,再也没有机会,为他生儿育女。

内心的挣扎和纠结,仿佛撕裂一般的疼痛。

苏沫快要疯了,这种感觉,像是要将她的人,硬生生的撕成两半。

手机,再度响起。

是容城墨的一条短信。

苏沫视线朦胧的看了一眼,上面的短信,却刺眼至极。

“若是你打算与我合作,三天后,将东方游乐场的标书给我偷出来。”

苏沫回了三个字,“你休想!”

标书,意味着公司竞争的底价,若是一旦被敌手公司偷去,得知信息,不仅会失去此次生意的机会,还会导致公司机密泄露,会造成一些安全隐患。

苏沫不会那么做,她不会背叛顾晨。

哪怕她要帮助卢海兰,也绝对不会去背叛顾晨。

容城墨却又干脆利落的回了一条短信回来,“你别忘了,你的母亲,还在我手上。”

苏沫的心,狠狠一跳。

容城墨这个人,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他有多心狠手辣,可见一斑。

想要捏死一个毫无背景的卢海兰,无疑太轻松了。

卢海兰和容城墨的合作,很显然,只会被动的被摆布。

而容城墨找卢海兰合作,其实真正目标在她,希望利用卢海兰来牵制她,让她在顾晨身边做他的眼线。

苏沫咬牙切齿的回了一条短信过去,“若是你敢对我母亲有半分伤害,我保证,你不仅拿不到标书,还会惹来祸端!”

容城墨:“这就对了,乖乖跟我合作,我不会对你母亲怎么样,我也没兴趣对她怎么样。”

苏沫将手机丢到一边,整个人都快虚脱。

……

顾氏大楼,总裁办公室。

赵谦夹着文件进来,见BOSS神色略微疲惫的靠

在黑色大班椅上,微微蹙眉。

“BOSS,你怎么了?”

顾晨微微睁开黑眸,语气幽幽道:“太太最近情绪很古怪,我怀疑跟容城墨有关。那边有什么消息?”

“只查到一些蛛丝马迹,应该跟太太的母亲有关。”

顾晨微微颔首,“我也猜到了。小沫的母亲,大概是回来报仇了。”

赵谦一惊,有些担忧道:“若是太太的母亲,真的在容城墨手里,那该怎么办?”

顾晨黑眸中,闪过一抹暗色,“该来的总会来,若是小沫真的站在她母亲那一边,那也是顾氏罪有应得。”

赵谦心底一震。

顾晨对苏沫的爱,是深沉而不见底的。

就连这个时候,他还是时时刻刻在为苏沫打算,甚至,大有些,哪怕为苏沫身败名裂,哪怕为苏沫散尽家财,也在所不惜的意思。

“BOSS,如果太太真的和容城墨合作,您打算怎么办?”

顾晨深深长叹一声,目光却是微微一凛,“将计就计。”

若是苏沫真的和容城墨合作,他不可能坐视不理。

苏沫和容城墨合作,只会吃不了兜着走。

所以最好的办法,便是将计就计。

顾晨的心中,仍旧有一丝迟疑,将计就计固然是最好的办法,可是……

将计就计,也会伤了彼此的心。

他更在想,他的小沫,到底会不会真的背叛他?

……

下班后,顾晨从公司回到新苑别墅。

苏沫正在厨房煮饭。

顾晨进了家门,见厨房里那抹

身影在忙碌,不由蹙眉。

他大步走过去,拧眉道:“我不是说过,不许你进厨房?”

苏沫笑笑,“我好久没进厨房煮饭了,难得煮一次,也没关系的。”

“你出去,我来弄。”

苏沫固执,“我好久没给你做饭了,就让我做一次,没关系的。”

顾晨微微蹙眉,到底是寵她,妥协。

虽然妥协了,倒也没真的袖手旁观,而是给苏沫打着下手。

他看了眼苏沫的小脸,忽然抿唇道:“小沫,就算我们变成敌人,我也不会不要你。”

苏沫微微一怔,手臂僵硬了下,她扭头,牵强的笑着看他,“你怎么……会忽然说这个?”

“你之前不是问我的吗?”

苏沫咬唇,垂下眸子轻轻的道:“我就是随便开开玩笑而已。”

“我没有开玩笑,我是认真的。”

苏沫回眸,目光深深的盯着他的黑眸。

顾晨笑了笑,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发什么愣?不是说要做饭给我吃,快点做吧。”

苏沫这才反应过来,轻轻的“哦”了一声。

顾晨像是无意间提起一般,道:“最近顾氏在和容氏竞争一项游乐场竞标,容氏的底价可能比顾氏压的更低。这个游乐场项目,会是今年顾氏最大的项目,所以最近会有点忙,不能天天陪你了。”

苏沫心头一跳,顾晨现在所说的游乐场项目,可能就是容城墨所说的“东方游乐场”。

“你平时从来不和我说工作上的事情,今天怎么

忽然跟我说这个?”

顾晨目光深深的盯着她,忽然伸手抱住她,大手,落在她小腹上,轻轻哑哑的道:“我怕最近会冷落你和孩子。”

苏沫怔忪了下,失笑,“吃完饭,你就去忙你的事情吧。我和孩子,才不会怕被你冷落。”

吃完晚饭后,顾晨抱着苏沫厮磨缠.绵了一会儿,便被苏沫推着去了楼上书房办工作去了。

苏沫看着男人离开的背影,心头微微一沉。

顾晨所说的大型游乐场项目,应该就是容城墨所说的“东方游乐场”项目。

纠结,挣扎……都不足以表达她现在的心情。

一面是容城墨手里的被牵制的母亲,一面是她两个孩子的父亲,手心手背,都是肉。

若是,她选择了救卢海兰,那么背叛过顾晨后,很有可能,不管是这段婚姻,还是这段感情,都会一去不复返。

若是,她选择了顾晨,那么容城墨那么丧心病狂心狠毒辣的人,极有可能对母亲不利。

卢海兰重新又回来了,这件事,本来应该是高兴的事情,可苏沫却没想到,是在这种复杂的情况下,母女两二十五年来,第一次相认。

苏沫深吸了口气,容城墨给了她三天时间,让她考虑,若是三天后,容城墨没有拿到他想要的,那她母亲的性命……

种种不好的后果,都在苏沫脑海里,一闪而过。

她很怕。

不管是失去顾晨,还是失去卢海兰,那个后果,都不是她所能承受的。

苏沫看了看楼上,鼓起勇气,抬步上楼。

书房门,没有彻底合上,张开一条小缝。

苏沫站在门外,目光凝视着书房内认真工作的男人,心下,泥泞一片。

她不知道在书房外待了多久,直到书房内的男人,也察觉到了动静。

顾晨

转眸,看向书房外。

一抹娇小纤细的女人身影,目光呆呆的,站在门外,发愣,不知道在想什么。

顾晨起身,大步走去,推开书房门。

站在门外的苏沫,这才回过神来。

她抿了抿小嘴,抬起小脸仰头看他,轻轻唤了他一声,“阿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