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192章 顾晨是她杀父仇人?

从来,都没有听苏沫,提起过亲生母亲的事情,今天,不仅情绪这么异常,连说的话,都有些奇怪。

“没有,我只是,忽然想我妈了。”

顾晨笑了笑,“以后,有我疼你。”

苏沫与他的手,十指相扣。

面上,对他弯了弯唇角,可心里,却是五味陈杂。

脑海里,回想的也一直是在咖啡厅里,容城墨所说的一切。

杀父仇人……

如果她的母亲真的还在世上,并且和容城墨联手,难道,是为了报复顾晨?

苏沫这么一想,只觉得后怕。

“阿晨,最近你小心点。”

苏沫刚说完,也觉得自己这话说的太过唐突,顾晨亦是好笑,“你今天,怎么竟说傻话?”

“我就是怕你……”

“怕我什么?”

苏沫弯了弯唇角,“没什么,我看你最近和容城墨合作,怕你被他骗了。”

“放心,他是老奸巨猾,可你老公,也不好惹。”

苏沫怔怔的看着男人的俊脸,若是容城墨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那么要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和顾晨作对,她又该帮哪一边?

……

回了新苑别墅,顾晨在厨房里煮午餐,苏沫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思绪还一直停留在上午的事情上。

她看了看手机,心中到底是放不下,给容城墨发了个短信。

“到底要怎么样,你才肯安排我和我母亲见面?”

苏沫发送成功后,就将短信删除了。

在事情没有水落石出之前,她暂时,不想让顾晨察觉到。

……

吃过午饭后,顾晨还要去公司处理工作。

临走时,苏沫心不在焉的。

顾晨伸手拉了她入怀,“怎么今天一天都不对劲?”

苏沫怔怔的,心思有些游移,“我可能外出了一趟,有点儿累。你快去上班吧,我待会就去楼上休息一会儿。”

“好。”

顾晨和苏沫告别后,出了屋子里,上了车后,给陈兵打了个电话。

目光凌厉生冷,对着电话那头说:“查一下今天上午太太和什么人见面了。”

陈兵:“是,BOSS。”

……

等顾晨到了公司,陈兵推门进

来。

顾晨坐在黑色大班椅上,气质冷冽,“查出什么了吗?”

陈兵点点头,“上午,太太出门,和容城墨在人民公园的一家咖啡厅见面了。但具体容城墨跟太太说了什么,查不到。”

容城墨……?

顾晨深眉蹙起,他记得,小沫甚至让他提防过容城墨,她对容城墨的态度,显而易见,非常不待见,可为什么,私下里,还要和容城墨见面?更甚至,她瞒着他,偷偷和容城墨见面?

这其中,到底有什么蹊跷?

“继续查。”

陈兵点头,“是,BOSS。只是……”

“只是什么?”顾晨黑眸冷沉,盯着陈兵。

“太太为人谦和,很容易被容城墨欺骗,两年前,您跟太太分开,有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容城墨挑拨离间。”

顾晨抿唇,下颚弧度绷的有些紧,“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盯紧容城墨那边,一有什么动静,随时告诉我。”

“好的。”

顾晨实在想不出,苏沫和容城墨见面,到底是为了什么?

而上午,苏沫又很奇怪的问他关于她亲生母亲的事情,可苏沫的母亲,不是早就过世?

“对了,把太太亲生父母的身世调查一下,发到我邮箱。”

陈兵微微蹙眉,愣住。

顾晨挑眉问:“有什么问题吗?”

“BOSS,两年前,你就让我调查过,只是你动过手术,忘了而已,我现在就把资料取过来给你。”

顾晨点点头。

直到拿到资料,顾晨才震惊



原来,苏沫的父亲风同益,是在多年前顾氏那项“盛世”豆腐渣工程中,高空作业不慎身亡,而她的母亲卢海兰,也在生下苏沫后,殉情了。

可以说,虽然当年那项豆腐渣工程,是他的父亲许薄云和母亲顾如卿所做,可如今,他算是苏沫的半个杀父仇人。

陈兵站在一边,道:“其实两年前,BOSS你赶走太太,一方面是因为怕自己时日不多,另一方面,就是觉得亏欠。若是当初你没有生病,或许BOSS你会把太太牢牢拴在身边,用尽一切补偿她。”

顾晨蹙眉,“这些事情,太太都知道吗?”

“目前来看,太太对这一切都不知晓,可就是不知道,容城墨是否已经查到一切,并且昨天告诉了太太。但是太太的哥哥风澈,和太太的养父苏启生,应该都知道这件事,只是,没有告诉过太太。恐怕,是希望她不要有那么多压力。”

顾晨的长指,摁了摁眉骨,看着手里这份资料,微微叹息一声,“你先下去吧。”

“好。”

陈兵离开后,顾晨仰头靠在黑色大班椅上,久久出神。

顾氏的一念之间,苏沫的一生顾瑟。

难道,这就是上天的安排?

顾家一手毁了她曾经该拥有的一切,又将她亲手送到他身边,上天恐怕也看不过去了吧。

所以,才将她送到他身边,让他用尽一切,去补偿她。

顾晨拿起桌上的手机,打了一通电话给苏沫。

那头

的人,很久才接起。

等到电话接通,那头的人,声音带着满满的睡意,很明显,恐怕是真的在楼上卧室睡午觉。

顾晨面色柔和下来,“在睡觉?”

苏沫嘟囔了一声,“嗯。”

大概是睡觉的缘故,这小女人对他爱理不理的。

顾晨在电话这头,沉沫了许久,半晌,才轻轻唤她一声:“小沫。”

“嗯?”

“你好好休息,乖乖的,等我回来。”

苏沫似乎弯了弯唇角,在电话里,几不可闻的笑了一声,“好。晚上回来,给我们的孩子,讲安徒生童话。”

顾晨的心,震动了下,薄唇只吐出一个字,“好。”

顾家欠给苏沫的,他会加倍的,偿还给她。

苏沫是他的结发妻子,不管他们之间,到底隔着怎样的深仇大恨,他都不会再选择放手。

挂掉电话后,顾晨又拨出一个电话,给容城墨。

电话接通后,容城墨在电话里,笑道:“哟,稀客。今天顾总怎么有空给我这个人打电话了?”

顾晨冷笑道:“别在苏沫头上打主意,否则,我不会放过你。”

容城墨不以为然道:“为什么顾总会觉得,是我在打顾太太的主意?那顾总有没有想过,若是顾太太,主动找我的呢?”

“容城墨,休想挑拨离间!”

“若是你们之间,我能做到挑拨离间,那么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你不够信任苏沫,亦或是,苏沫不够信任你。不是么,顾总?”

顾晨直接挂掉了电

话。

而心中,放心不下的,始终是苏沫。

其实,他也不能确定,苏沫如果真的得知这些事的真相,到底会不会恨他?

但,他唯一清楚的是,不管苏沫再怎么恨他,他都不会放手。

……

顾晨下午处理了公事后,很早的便回了新苑别墅。

屋子里,静静的,苏沫还没醒。

夕阳下的新苑别墅,一片安详。

而卧室里的女人,睡的酣甜。

顾晨回到新苑别墅后,径直上了楼。

卧室里的女人,睡的小脸微红,小脸在被子上,压出了几条褶皱。

顾晨走到床边坐下,忍不住逗弄了她一下,长指捏了捏她的小脸,睡梦里的小女人,婴宁一声,睁开惺忪的眸子,迷糊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你回来了?”

顾晨伸手,点了点她的小鼻子,“睡多久了?”

苏沫睡的脑子沉沉的,醒来后,怅然了许久,才清醒过来。

她微微叹息一声,像是睡累了一般,“睡了好久,才你回公司后,我就一直在睡,睡到现在。”

顾晨抱她起来,长臂扣着她的身子,哑声在她耳鬓道:“睡这么久,带你下去走走?”

苏沫全身虚软无力,确实缺乏运动,点了点头,“好啊。刚好散散步。”

午后的阳光,面朝大海,海面上仿佛闪烁着,星光灿烂。

苏沫一直心不在焉的,顾晨牵着她的手,忽然扭头,目光深深的看着她,问:“小沫,你觉得容城墨这个人怎么样?”

苏沫一怔,没想到顾晨会忽然问她这个问题,她蹙了蹙眉头,“容城墨?狡猾,奸诈。”

顾晨眯眼,黑眸中散发着试探的光芒,他勾唇笑了笑。

苏沫想起上午的事情,小手忽然下意识的勾了一下顾晨的大手。

男人感受到后,顿下步子,回眸看她。

“怎么了?”

苏沫微微咬唇,蹙眉看他,“阿晨,如果有一天,我们变成敌人,会怎么样?”

顾晨

俊脸冷峻,他的目光幽凉深邃的注视着她,半晌,才微微失笑着开口:“为什么会这么假设?”

他挺拔清峻的身躯,走到她跟前,目光沉沉的锁着她的小脸。

“我今天看了一本小说,上面说,男主角……是女主角的杀父仇人。”

顾晨的目光,一直专注的凝视着她,不曾移开半分,他的声音甚至很淡,没有任何起伏和波澜,“那这个男主角真够倒霉的。”

苏沫惊讶抬眸,“为什么你觉得是男主角倒霉?既然这个男主角是女主角的杀父仇人,女主角又爱上男主角,女主角的心里挣扎,应该很纠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