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189章 再遇容城墨

“什么事情?”

苏沫趴在他肩头,转了转黑色瞳仁,道:“我在想,你是不是在更早的时候,就爱上我了?可你做过手术后,完全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

“我不知道以前喜不喜欢你,现在有我爱你,就够了。”

苏沫咬唇,一撇头,便看见他头发上,有一根银白色的短发,在乌黑短发中,格外抢眼。

她微微一笑,调侃道:“阿晨,我忽然发现,你长白头发了。”

“嗯?”顾晨微微蹙眉,有些讶异。

苏沫伸手过去,“我的阿晨,终于也老了。”

顾晨蹙眉,面色黑沉,显然,不是很满意苏沫说他老这件事,扣住她纤细的腕子,“我老?”

苏沫点点头,随即,看着他阴沉着的俊脸,又连忙摇头,“不不不,你这不是老,你这是变得更加成熟了。”

再说,她怎么可能会嫌弃他老?

“没撒谎?”

苏沫认真的点点头,顾晨扣着她的腕子,要求道:“帮我拔掉那根白头发。”

苏沫一怔,这男人,还真认真起来了。

苏沫托着小脸,大眼眨巴眨巴的看着他,“那你知不知道,拔掉

一根白头发,会长十根白头发?”

“这是什么歪理?”男人不信。

苏沫无奈,最终被他缠着,只好伸手帮他拔掉那根白头发。

顾晨的短发发根坚固,苏沫拔了好几次,才拔出来。

一根又短又硬的银白色发丝,在苏沫小小白白的掌心中。

苏沫握紧了拳头,将那根银白色的发丝,握在手心中。

“这根头发,归我了。”

顾晨笑话她,“你要这白头发做什么?”

苏沫微微垂着眸子,却忽然认真起来,道:“阿晨,你知道吗?女人比男人衰老的快,哪怕我们之间相差十岁,可我依然会常常担心,等到你四十岁的时候,是你最好的年纪,因为四十岁的男人,要事业有事业,要成熟有成熟,而那个时候的我,三十岁,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是一个每天出入厨房的家庭主妇,脸上,可能渐渐的有皱纹,身材会走样。到那个时候,你还会爱我吗?”

苏沫很少会问这么傻气的话题,可或许怀孕的女人,都这么敏感又矫情,都想问,如果昔日容貌不在,丈夫是否还会如往日那般疼爱她们?

苏沫是个普通女人,她也想知道答案。

顾晨沉沫了半晌,苏沫都快要等的失去耐心和信心了,男人目光深深的,定定看着她,声音柔和,却带着一股坚定口气:“等你牙齿掉了,头发花白,脸上布满皱纹,或许我会嫌弃你。”

苏沫咬唇,就算他说的是实话,

可她还想着,他会编点好听的甜言蜜语给她听听。

可谁知道,这男人,连谎言都不撒的?

苏沫攥着小拳头,就往他胸膛里捶,却被顾晨一把握住,攥住了她的手腕。

她整个人,都被他紧紧扣进怀里。

那道低沉男声,低低哑哑道:“就算会嫌弃你,可这个世界上,仍旧不会有谁比我更爱你。”

苏沫微微挣扎的动作,忽然就停滞了,怔愣着,被他拥抱在怀里。

“你说的,是真的吗?”

顾晨吻着她的耳鬓,“让时间见证,我说的到底是不是真话。”

苏沫抱住他的脖子,重新被顾晨抱回床上。

半夜里的一场闹腾,苏沫也确实累了,上了床后,靠在顾晨怀里,便酣甜的睡着了。

……

第二天一早,苏沫被顾晨叫起来,吃早餐。

苏沫怀孕后,变得嗜睡,早晨有赖床的习惯,不肯起。

因为已经预约了要去医院做检查,顾晨不得不抱她起来,苏沫睡的昏沉,迷迷糊糊的。

“小沫,起床吃早餐,吃了去医院检查。”

苏沫被弄醒,被顾晨抱着,不情不愿去洗漱,下了楼。

用完早餐,一直到了出门,苏沫这才算有些清醒。

顾晨说了一下今天的行程:“待会去医院做完检查,陪我去一趟公司,之后,我们回老宅吃饭。”

“你跟妈说了,我们回家吃饭吗?”

“昨晚打电话说过了。”

……

到了医院,医生说,苏沫怀孕,腿容易抽筋,是因为缺钙造成的。

顾晨早该猜到,怀孕容易造成钙质流失,可他又怕自己不是专业的医生,便也不太敢下定论。

医生开了几盒适合孕妇吃的钙片和维生素片,顾晨便带着苏沫出了医院。

中途,路过一家婚纱店,苏沫转眸,看了一眼,便被顾晨捕捉到。

之前,苏沫被宋夏知在婚礼当天绑架,导致婚礼无法进行,现在,苏沫又怀孕了,婚礼一拖再拖。

而且,苏沫怀孕,不适合太累的操办婚礼,可若是肚子大了,胎儿稳定,她想必又不情愿挺着大肚子为他穿上婚纱。

难不成……要等着两个孩子都生下来之后,再补办婚礼?

顾晨蹙了蹙眉头,道:“小沫,关于婚礼的事情,你是怎么想的?”

苏沫低头,看了看肚子,“虽然很想办婚礼,也很想穿婚纱,但是我现在怀孕,又是前三个月,实在不适合办婚礼。若是因为办婚礼这种小事而出事的话,真是得不偿失。”

顾晨腾出一只手,握了握她的小手,“现在你和孩子最重要。婚礼的事,以后再说也不迟。”

苏沫点点头。

世爵,开往市中心的CBD经济区,到了红灯时,苏沫转眸一看,正是容氏大楼。

容氏……

容城墨。

这个名字,苏沫已经很陌生了,像是上个世纪那么远。

当初,容城墨和苏画,还有宋夏知联手害她,让顾晨对她失去信任,如今,她又回到顾晨身边,心中感慨万分。

苏沫转头问:“阿

晨,你还记得容城墨吗?”

顾晨的目光,亦是落在玻璃窗外的容氏大楼上,“他和我,还有一些生意上的往来。怎么了?”

苏沫知道,顾晨已经忘记过去的事情了,她抿了抿唇,只要容城墨,别再来招惹他们,也没什么。

苏沫摇摇头,有些担心的提醒,“我只是怕容城墨会对你不利,容城墨这个人城府很深,你要当心。”

顾晨勾唇,伸手揉了揉她的发丝,“顾家和容家,向来是利益关系,也会是对立关系,所以,我对容城墨,向来提防。”

苏沫心中虽然有些不安,但她对顾晨却很是信任。

顾晨的能力,她是知道的,应该不会被容城墨算计才对。

苏沫的小手,反握住他的大手,眸子清透的看着他,“阿晨,如果,我是说如果……”

“如果什么?”

苏沫想开口,可顾晨忘记了从前的事情,她又不知该如何开口,只摇了摇头道:“没什么了。”

她又苦笑,经历了那么多,就算再发生什么,就算旁人再如何的挑拨,顾晨也会信任她的吧。

这一次,她选择坚定的站在他身边,就不会有任何人可以将她从顾晨身边赶走。

更没有办法,离间她和顾晨之间的关系。

到了顾氏,苏沫和顾晨一同进了专用电梯,电梯直达八十层总裁办公室。

顾晨交代好了一切后,低头亲了亲苏沫的额头,“我去开会了。”

苏沫点点头,催他:“快去吧。”

苏沫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看了会儿杂志,刚想起身去倒杯水喝,此时办公室的门,便被推开了。

苏沫以为是顾晨开会回来了,微微诧异:“阿晨,你这么快就回来了……?”

她的话还没说完,门外的男人,已经推门进来。

苏沫起身,怔愣在原地,她眼底滑过一抹吃惊。

容城墨……

他怎么会无端出现在这里?

时隔两年,他似乎没怎么变,一副……衣冠禽兽的模样。

若是从前,苏沫对他还有些感激之情,可现在,她对这个容城墨,只有提防和讨厌



当初,若不是容城墨和宋夏知她们联手陷害她,她不可能会和顾晨分开两年!

容城墨看见苏沫出现在这里,似乎也微微吃了一惊,他挑眉,笑道:“苏沫,好久不见。”

苏沫蹙眉,“麻烦请你现在出去!”

容城墨不仅没出去,还得寸进尺的往办公室里走了进来,他笑的牲畜无害,“怎么,不过才两年时间,你就忘记我这个老相好了?”

苏沫被激怒,“谁是你老相好?容城墨,两年前你做出那么丧尽天良的坏事,我还没找你算账!”

“我今天,可是来和顾晨谈生意的。怎么,你还要赶我出去吗?”

苏沫咬唇,面上,却是微微笑了下,“顾晨去开会了,现在,麻烦你出去,等他开会回来,自然会见你。”

“虽然我早就知道,你从纽约回来了,不过,你和顾晨这么快就关系和好,还真是有点出乎我的意料。”容城墨沉吟着又道,“你这顾太太,可比顾总面子还大。竟然公然让我出去等。”

苏沫冷笑,“我现在看见你,每个细胞都觉得恶心。”

“两年前,你苏沫,可是还叫着容先生呢,现在,怎么说变,就变了?”

“那是因为我识人不清。”苏沫死死盯着他,“当初阿晨叫我不要和你来往,是我眼瞎了才信任你。现在想起来,你做的每件事,都是在挑拨离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