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184章 晚了,一切都晚了

顾晨没有要走的意思,步伐坚定的站在原地,“苏沫,这辈子你生是我的女人,死,我也不允许你提前去地下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苏沫嘶声裂肺,眼泪直往外涌。

傻……

真傻……

顾晨目光犀利,瞥到宋夏知和苏沫头顶上方的重机械,已经在摇摇欲坠。

他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如果……

顾晨蹙了蹙眉头,盯着宋夏知,话风忽转,“知知,若是你现在回头,一切都还来得及!”

宋夏知点*的手,微微一僵,她笑的苍凉,摇着头道:“我知道,你是想救苏沫出去。顾大哥,没用了,你这招现在对我没有任何用……我就算回头,也看不见岸,我会被警察抓走,就算不是死刑也会是无期徒刑,这样的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顾大哥……不如,我们今天就一起死在这里!”

“知知,不管你什么时候回头,都不算晚!”

“晚了……晚了,一切都晚了!”

苏沫微微皱眉,湿润的眸子里,亦是瞥到在宋夏知和她头顶上方的笨重机械,机械摇摇欲坠,哪怕不是这一秒,也会是下一秒坠地,将她和宋夏知,同时压成肉泥。

那个沉重机械,少说有几吨,这里的废旧工厂,以前应该是水泥厂,不管宋夏知这*会不会点燃,如果这机械砸下来,苏沫和宋夏知都不可能会活命,会被机械压的脑开花也不足为奇。

苏沫并不清楚,顾晨此时想做的是什么,他故意拖延宋夏知,是为了……?

宋夏知伸手,将火机靠近那*燃线,“顾大哥,生,我们做不成夫妻,来

世,我希望你能爱我,哪怕一丁点……”

而头顶上方的机械,忽然失去牵引力,蓦然砸了下来。

顾晨扑身上去,将苏沫紧紧抱在怀中,在千钧一发之际,苏沫只感觉身体被人旋转着,脑部震动,那声巨大的震响,几乎震碎了地面。

苏沫的双眼,紧紧闭着,在那声震响结束后,只听见一个尖锐的惨叫声。

而近在咫尺的,是男人闷哼了一声。

苏沫睁眼,自己被安全固在男人怀里,而紧抱着她的男人,似乎被砸到,眉心紧紧皱起,神色痛苦。

“阿晨!”

他的腿,虽然没被机械最重的部分压住,却被砸下来的机械也压到了腿。

苏沫紧张害怕的问:“阿晨,你怎么样?”

顾晨微微舒展开眉心,咬牙道:“没事,没有被全部的重心砸到,只是擦边了。”

苏沫这才放心,而她的目光望去,宋夏知的整个身子,被压在万吨重的机械下,家中机械高空坠落带来的重力,她的脑袋,被压扁,鲜血,一时染红了地面。

苏沫闭眼,心中恐惧无限,将脸,埋进了顾晨怀中。

顾晨伸手,扣住了她的后脑勺,将那些残忍狰狞的画面,与她隔绝。

……

顾晨进了医院,治疗腿伤。

苏沫守在他身边,细想,心中恐惧几乎将她吞没。

若不是顾晨动作够快,可能……现在他们两个,都会和宋夏知一样,被压成了肉泥。

苏沫手心冷汗淋淋,她咬唇道:“下次,我不

允许你再以身犯险。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的反应和动作,只要迟钝半秒,我和你都逃不过被机械压成肉泥的命运?”

顾晨半靠在病床上,哪怕在病床上,也丝毫没有减弱他的气势,他的目光幽邃深沉,专注的盯着苏沫,“我只知道,如果我迟钝半秒想救你的心思,那现在,我就已经失去你了。”

苏沫眼眶湿润,咬唇,不知是愠怒,还是气愤他太不珍惜自己的命,“谁要你救?你有没有想过,你救我,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我没事你却有事?你说你要我做你一辈子的妻子,你要是真的死了,我怎么做你一辈子的妻子?”

顾晨大手扣住她的腕子,蓦然将她整个身子带入怀中,苏沫在他怀中,不知是惊吓太多,还是经历过生死后的松懈,眼泪如何也止不住。

她伸手捶着他的胸膛,抽抽噎噎着指责:“如果你敢死,我就立刻琵琶别抱!谁要你救……!要是你真的有事,我连想都不敢想……”

若是,顾晨真的为了她,牺牲自己,或许苏沫,是真的活不下去。

顾晨低头,吻了吻她的耳鬓,轻笑道:“可事实,我们都没事了。”

“若是再准一点,现在你就没命了!”

“可结果,就是我命大,我现在还能这么紧紧的抱着你,不是么?”

苏沫又哭又笑,在他怀里,像是个小花猫。

顾晨的指腹,擦了擦她的眼泪,“好了,别哭了。”

苏沫的

手,紧紧攥着他的病号服,目光认真执着,“若是再有下次,我不许你再这样!”

“不会再有下次。”顾晨将她扣入怀中,“这一次,我不会再任由你离我十步之远。”

顾晨蹙了蹙眉头,又问:“到底是谁出的鬼主意,说什么举行婚礼前一天,新郎和新娘不能见面的?”

苏沫暗自为楚楚捏了把汗,看顾晨的样子,怒意不小。

如果她还在新苑别墅,亦或是顾家别墅,恐怕宋夏知也不会有机会趁虚而入。

“额……我也忘了,或许就是谁随口提了一句。你快休息。我帮你热点粥。”

顾晨拉住她的手腕,目光深深,“小沫,我想过,有可能我们会被砸成肉泥,也想过,可能我会死,但试想过后,我还是不能放弃救你的念头,哪怕一毫秒,也没有想过要放弃。

苏沫热好了粥,端过来给顾晨喝,将勺子和粥碗递到他手里,顾晨不接。

苏沫狐疑的抬眸看他,“你不饿?”

顾晨的目光,意味深长的瞧了瞧自己的腿,声音略带傲娇:“我现在是病人。”

苏沫半晌沉沫,挑眉道:“你是腿受伤,又不是手受伤,还要我喂你?”

顾晨死乞白赖的,没有退让的意思,像是一个三岁小孩得不到糖吃一般,“我是因为你受的伤,你得好好照顾我。”

苏沫:“……”

她只好好脾气的坐下来,一手端着粥,一手用勺子舀了粥,递到他薄唇边上,男人不知怎么了,依旧不张嘴。

“你是不是不想吃?不想吃就算了……”

苏沫话还没说完,顾晨声音别扭的,薄唇吐出一个字,“烫。”

苏沫叹息,只好将勺子重新挪回来,放在嘴边吹了吹,再度递到他嘴边,“这下能吃了吧?”

这下,顾晨才张嘴。

一勺一勺,不一会儿,粥就见底了。

苏沫洗干净了碗和勺子,问:“你还想吃什么?我让燕嫂煮好带过来。”

“随便。”

苏沫看了看他还打着石膏的腿,蹙了蹙眉头,“医生说,长骨头期间,不能喝骨头汤,要喝点鱼汤,骨头长的快,我去跟燕嫂说,煮点鱼汤送过来。”

此时,主治医生和几个护士进来为顾晨检查身体状况。

苏沫有些担心的问:“医生,我先生的腿,有没有什么大碍?”

主治医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

镜道:“顾太太请放心,没什么大碍,就是等拆石膏后,看复健情况了。”

……

到了晚上,顾晨看了一会儿文件后,一向沉敛的性子,忽然有些浮躁。

苏沫见他丢开文件,问:“你怎么了?”

顾晨伸出长臂,拉她的小手,“不想看了。”

苏沫觉得他自从住院后,难免的小孩子气,“那你不看就不看吧,乖乖休息。”

顾晨长臂却忽然收力,将她蓦地拉入怀中,苏沫没有防备,整个人跌倒在病床上。

“喂,你的腿……”

她又想挣扎,又不敢乱动,怕压到他的腿。

顾晨的手,扣着她的后脑勺,以吻封缄,给了她一个冗长的吻。

“小沫,我们做点有意义的事……”

苏沫一惊,往常在医院他要胡来就算了,这次,他的腿受伤了,打了石膏动都动不了,难不成他还想怎么样?

苏沫推他,“你的腿都受伤了,别想这些有的没的,快睡觉。”

顾晨不放开她,身下灼烫,蹙眉道:“又不是中间那条腿受伤。”

苏沫一头黑线:“……”

她小脸爆红,顾晨这家伙,还真是……

顾晨倒也没真的怎么她,只是搂着她,睡在病床上,下巴抵着她的额头,轻声叹息,“我要是真变瘸子,你还要不要我?”

苏沫一怔,嘴上却是打趣他:“你要是变成瘸子啊……我就跑的远远,让你怎么也追不上。”

“你敢!”男人挑眉,俊脸凶相。

苏沫噗嗤一笑,伸手抱

住他的脖子,顺毛一般的顺着狮子,“就算你变成瘸子,我也不会不要你。”

苏沫忽然抬头,对他清丽一笑,眨了眨眼道:“如果你真的变成瘸子,我愿意在你身边,一辈子推着你。”

顾晨目光深沉的看着她,她透亮的眼底里,全部是他的倒影。

苏沫又玩味道,“要是你真瘸了,倒也好。”

顾晨蹙眉,“这话怎么说?”

“你本来那么优秀,随便一个眼神,就能招惹一大堆女人,你若是真坐在轮椅上下不来,倒也没那么完美,也会给我省去一大堆情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