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161章 我以为我是你心里的第一位

“陈助理,麻烦你转告一下阿晨,我爸生病了,我这几天要留在医院照顾我爸,就不回去了。”

“好,太太放心,我一定转告给BOSS。”

苏沫挂掉电话后,心事重重。

病床上的苏启生正在熟睡,苏沫坐在一边,深深叹息一声。

她这样逃避,到底对不对?

昨晚,顾晨终究是没和她计较,可她知道,阿晨心里还有气。

……

顾氏大楼,总裁办公室。

顾晨结束了一场冗长的会议后,刚进办公室,长长的呼了一口气,便听身边的陈兵道:“BOSS,太太刚才打电话来说,她的父亲生病住院了,这几日,她不方便回家,要留在医院照顾老爷子。”

顾晨微微蹙眉,“哪个医院?”

“太太没交代。”

“去查一下。”

陈兵有些疑惑,为什么要特地去查,而不是直接打电话问太太?

“好,我这就去查一下。”

五分钟后,陈兵恭敬道:“查到了,是以风澈的名头入院的,在海港国立医院,那里的确治疗心脏疾病最佳。”

顾晨手心里紧紧攥着一张纸,她现在难道已经和他划分界限这样清楚?

就算找远在纽约的风澈帮忙,也不肯知会他一声,难道作为她的丈夫,他只是个摆设?

顾晨从大班椅上起身,直接拿了车钥匙,往办公室外走。

“BOSS,你去哪里?十分钟后还有个越洋会议……”

顾晨的背影,早已消失在门口。

……

国立医院,长廊里休息椅上。

苏沫坐在长椅上,低垂着脸颊,手里握着手机,心不在焉。

顾晨长腿大步迈开,身穿黑色大衣,敞着怀,带着一身肃冷往这边阔步走来。

苏沫微微抬眸时,眼角余光瞥见了那道熟悉的清峻身影。

一时怔愣,她凝视着从远处走来的男人,心,一点点揪紧。

直到顾晨走到她跟前,他冷着声,沉着气,不显山不露水的问:“爸怎么样了?”

苏沫垂着脖颈,轻轻回答道:“或许我爸爸真的是老了。”

只是她一直不愿意承认而已。

顾晨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为什么爸生病这件事,不告诉我?而是要远在纽约的风澈帮忙?苏沫,在你心里,我不是你的家人?”

苏沫一怔,从长椅上起身,她蹙眉强调:“风澈是我哥。”

顾晨冷沉的黑眸,灼灼盯着她,冷笑一声,“我以为我会是你心里的第一位。”

顾晨无疑是生气的。

苏沫静沫的站在长廊里,看着顾晨清峻的身影转身离去,却没有开口叫住他的打算。

顾晨恼她,在有困难的第一时间找的不是他,也恼,如果不是他主动去查,苏沫竟然没有打算告诉他苏启生所在的医院。

完全,将他排除在了家人之外的那条线。

他大步走了几步,步子硬是顿住,微微侧眸道:“三天后的婚礼,我会照常举行。”

苏沫微微一怔,这就是顾晨的性格,强取与豪夺,从不掩饰,态度坚决。

她嗫嚅了一下唇瓣,哑声道:“……若是,我不去呢?”

“苏沫,我不想逼迫你,可是我发现,不用这么极端的方式,我留不住你。”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明明还好好的,现在却又为了一些事情吵架。

明明,他们不久前还牵着手,在湖中央的冰面上跳舞。

怎么转眼,他便要她做决定?

苏沫看着顾晨的背影,在医院长廊里渐渐消失。

她叹息着重新坐在长椅上,捂着脸,心中沉重不堪重负。

苏启生醒来后,她坐在病床边,为苏启生削着苹果皮。

苏启生虽然病了,身体虚弱,可眼睛还是雪亮的,“沫沫,你和顾晨是不是吵架了?”

苏沫心不在焉,六神无主的,水果刀一下子削到了手指,疼的微微蹙眉。

“没有啊……”

“如果不是跟顾晨吵架,你怎么心不在焉的?好像丢了魂儿似的……”

苏沫包扎了下手指,重

新削好苹果,递给苏启生,“爸,你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好好养病,我的事情你不要烦心了。我跟顾晨就算吵架,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

她心里沫认了,就算她和顾晨再吵架,也不会吵出什么来。

她记得,在大雨夜里,他们说好要一起白头。

顾晨是个重承诺的人,不会轻易食言的。

苏启生苍老粗糙的大手,覆上苏沫的手背,“沫啊,就算和顾晨结婚了,也要好好经营这段感情和婚姻。没有哪一段婚姻和感情的耐心和忍耐力是无限的,总有消耗的一天。你呀,爸爸最明白你。有事情喜欢闷在心里,以后爸爸不在了……”

“爸!”

苏沫咬着唇,盯着苏启生道:“你不会不在的。”

“傻孩子,爸爸老了,总有要走的一天,我的身体,我自己最清楚。如果爸爸不在了,你有什么事情,一定不要自己憋在心里,要跟顾晨商量,你们是夫妻,往后也要做一辈子的夫妻,知道吗?”

苏沫乖巧的点点头,“爸,我知道了。”

“爸爸没事,你在这里也陪了我不少日子了,回家看看吧。”

苏沫坐在这里,魂不守舍的样子,苏启生不可能看不出。

“爸……”

“快去吧,顾晨肯定在家等着你呢。”

苏沫点点头,“那我明天再来看你。”

她拎着包追出去的时候,顾晨的车,早已不见踪影。

苏沫独自一人回了新苑别墅,屋子里空荡荡的。

苏沫唤了几声:“

阿晨?”

没人回应。

应该是去公司了。

苏沫上了楼,继续做着那件快要完工的男士大衣。

看了眼日历,还有一个星期,就是除夕,而顾晨已经说三天后举行婚礼,想必是不会改变。

苏沫比谁都要了解顾晨,说出的话,从来就不会收回,一定会说到做到。

和顾晨冷战过后,苏沫第一次主动打电话给顾晨,她鼓足了勇气,才将电话拨出去。

可那头,顾晨却迟迟不接。

苏沫自欺欺人的想着,应该是在开会……

到了傍晚,苏沫又打了一个电话过去,想问他,要不要回家吃晚饭。

此时,顾晨才接起。

“阿晨,是我。我今天回家了,你要不要回来吃晚饭?”

顾晨冷冷笑道:“原来你还记得我这个人。”

苏沫微微拧眉,“我……爸爸生病,我没有告诉你,是我的不对。我向你道歉。”

“苏沫,你觉得我是在为这件事生气吗?”

他需要的,也不是她的道歉!

“那你是因为我跟你说要推迟婚礼的事情生气?”苏沫小心翼翼的反问着。

可换来的,是顾晨更为恼怒的样子,“在你心里,我是这么小气的人?”

“对不起,阿晨,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我一时半会儿跟你说不清,你能不能给我点时间?”

顾晨深眉紧紧拧起。

这个女人,永远只会说“对不起”,其实他要的,不过就是她软下性格来,哄一哄他而已。

可苏沫怎么会懂。

“还有别的事情吗?没事的话,我先挂了。”

“那你今晚回来吃晚饭吗?”

顾晨眸子沉了沉,“不用,你大可以回医院陪你爸。”

苏沫翕张着唇瓣,还想再说些什么,那头,已经被挂掉,只有无情的“嘟嘟”声音。

苏沫看着桌上,还差一点便要完工的大衣,重新拾起,打算做完这件大衣,收拾几件衣服,回医院陪苏启生。

大概七点的时候,苏沫手里的男士大衣,终于完工。

她将大衣放在了衣橱里一个隐蔽的角落。

……

此时,顾晨正应酬在饭桌上,和往常任何一场无心应酬都一样,只是这一次,格外的心不在焉。

“顾先生,我敬你一杯!希望我们合作成功!”

顾晨一时没有反应,直到身旁的陈兵轻轻推了推他,在他耳边轻轻提醒道:“BOSS。”

顾晨这才晃然出神,他蹙了蹙眉头,看着敬过来的酒杯,声音薄凉却又难得的有一丝温度,道:“家里那位管得紧。”

敬酒的人,这才恍然大悟。

“没想到顾先生和顾太太如此耄耋情深。那我先干为敬,顾先生随意。”

顾晨的手机响了起来,来电显示,一通无关紧要,不痛不痒的服务台电话。

他却是接了起来,对电话那头道:“我马上回来吃饭,好,就这样。”

陈兵看见了来电显示,分明不是太太……

顾晨和在座的做了告别,指着手机,失笑道:“家里那位实在管得紧,顾某就不陪各位了,先告辞

。”

从酒店出来后,顾晨开着世爵,往新苑别墅飞驰而去。

在觥筹交错的饭局上,他心里,脑子里,想的全是苏沫,耳边回荡的,也是苏沫问他要不要回家吃晚饭。

脑子里,更是想象的出,他在挂掉她的电话,拒绝她之后,她在电话那头,握着手机,失魂落魄的失望模样。

此时,海港七点半。

正是晚饭时间。

顾晨一路飞驰到新苑别墅,将车开进院子里时,楼上亮着一盏昏暗的暖橘色小灯。

他心里一喜,小沫应该在卧室里,为他留灯,在等他回家。

他的步子,不由加快,走到客厅里时,餐桌上果然用透明玻璃罩子罩着的菜色。

都是些家常菜,顾晨却心里微微震动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