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157章 他很难怀孕?

苏沫起身,站在窗口边,看见庭院中楼下的黑色世爵亮起了大灯,等汽车熄灭后,里面的人很快出来。

直到顾晨进了屋子里,苏沫这才从床边走回来。

楼梯是木质的,传来一阵步伐声,与平时的稳健稍有不同,这次,明显有些虚浮。

应酬上,想必难免喝酒了。

等顾晨开门进了卧室里,苏沫正亮起一盏小台灯,灯光是暖橙色的,显得格外温暖。

他脸色微醺,可极是愉悦,大概是看见她之后,冷硬的薄唇边才微微牵起。

苏沫站在床边,目光注视着他,他脚步虽然虚浮,却大步走来,一把将她抱进怀里,吻,披披盖盖的就吻了下来。

带着一股微醺的酒气和微呛的烟气,苏沫微微推开他,双臂抱着他的脖子,目光直直的盯着他问道:“你喝酒了?”

“应酬,实在推不掉,便喝了两杯。”

苏沫微微抿着唇,食指抵在他薄唇上,“你要不要去冲澡,我去帮你准备衣服。”

顾晨握住她的手,放在唇边吻了吻,声音暗哑沉迷,带着一股磁性和性感,“陪我说说话。”

这男人虽然喝了一点酒,却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力气和清明。

苏沫被他一下子就抱进怀里,坐在他大腿上,橙黄色的柔和灯光里,四目相对,目光如水。

顾晨的唇,若有似无的落在她脸颊上,苏沫有些躲避。

顾晨闷笑,“嫌弃我?”

“快去洗澡,一身酒气和烟气。”

苏沫从他

身上跳下来,正打算帮他去拿睡衣,却被他扣住腕子,重新又拽回怀中,紧紧由后抱住。

他的下巴,重重的压在她肩头,轻轻低语道:“小沫,现在我就算应酬回来,心都是满满的。”

顾晨很少对她吐露心声,大约是男人的通病。可男人在喝醉酒后,最会交心。

大概顾晨也是这类,平时冷冰冰,若是喝醉,如今苏沫在他身边,想必也会像现在,拉住她,和她絮叨很久。

苏沫微微发怔,有些不解,小手攀上他扣在她腰间的大手,微微侧眸,问道:“怎么会这样说?”

“以前应酬晚了,喝醉酒,只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可现在你为我留灯,我很满足。”

苏沫淡笑,“以后你应酬,我都会给你留灯。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嗯?什么?”

“只许象征性的喝几杯,不许喝多。你做过大手术,胃又不太好,喝酒抽烟,还是尽量避开吧。”

顾晨轻松的点点头,“嗯,我答应。”

“你喝醉了?”

“我醉了?”顾晨将她纤瘦的身子扳过来,面对着他,“我没醉,我还可以吻你,要你……”

说着,薄唇便要落下来。

苏沫一把捂住他的薄唇,“嗳,你要趁着醉胡来?不许乱来。”

顾晨倒也没真的乱来,拿开她的手,轻轻笑道:“现在我们决定要孩子了,所以,我不会在喝了酒以后要你。”

提到孩子的事情,苏沫又想起今天的乌龙事件,一时发怔。

“阿晨……”

“嗯?”

苏沫微微抬眸,对上他沉黑的眸子,“今天的事情,真的很抱歉,让你失望了。”

顾晨轻笑,修长指腹,轻轻刮着她的小脸,“胡说什么?该是我道歉,让你失落了。女人怀不上孩子,该是男人的问题。”

苏沫知道,他在安慰她,可连这种事都要自责的话,他是不是……将她宠的太过了些?

“你这么宠我,小心被别人说成是妻管严。”

顾晨的额头,抵着她的,在她唇上轻轻啄了下,“我宠的,谁敢说半个不是?”

苏沫抱住他的脖子,“阿晨,我们的婚礼……”

“除夕之前办,小沫,其他事情我都能由着你,可唯独这件,我等不及了。”

苏沫眼眶微热,他怎么就这么迫不及待。

即使,她亦是一样,满心的都想要嫁给他……

“阿晨,我可能……”

“在这件事上,别再说半个不,否则我会生气,嗯?”

他捏了捏她腰间的嫩肉,亲昵吩咐:“我去冲澡,帮我拿睡衣,去吧。”

苏沫这才点点头。

顾晨进了浴室后,苏沫将睡衣递给了他,见他一向素白的俊脸上,有些微红,怕他喝多了,会睡在浴室里,于是,便问:“要我帮你搓背吗?”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苏沫这一次,显得格外大方,并不会太过害羞。

顾晨坐在浴缸里,苏沫帮他搓着背捏着肩膀。

“小沫,蜜月想去哪里?”

苏沫愣了下,连婚礼都还没办,这男人却已经在想蜜月的事情了。

“你确定你真的有时间陪我去度蜜月?我的工作可以随时带着做,可是你那么多重要会议,真的能陪我十天半个月的?”

顾晨微微扭头,盯着她的小脸道:“这次蜜月,我没打算十天半个月。”

“那是三五天?那你还问我去哪里?三五天不是只能在国内转悠了?不过我们国内的大好河山也多的是……”

“不,我打算,三个月。”

苏沫有些不信,“……你真的有那个美国时间?”

顾晨目光灼灼,“就算是挤,也得挤出这个时间来。最重要的,是你。”

苏沫微微抿唇,一边帮他擦背,一边兀自呢喃着:“其实,我们可以延迟婚礼,等你忙过去再说。”

她帮他搓背的手,蓦然被他捉住,“小沫,我不想委屈你。”

“我没有委屈,其实婚礼只不过是个形式……”

顾晨目光烫热,像是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将她拆卸入腹一般,他的大掌,扣着她的后脑勺,精准的攫住她的两片唇瓣,两个人,隔着浴缸,如火如荼的热吻。

苏沫口中的呼吸,被他掏干,这个吻,几乎是窒息的。

浴室里,难免又是一番亲热。

等从浴室里出来时,已经是深夜十一点。

苏沫躺在顾晨胸膛里,闭着眼,轻轻问道:“阿晨,你喜欢孩子吗?”

“不喜欢。”顾晨回答的果决快速。

苏沫一愣,睁开水眸,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真的不喜欢?”

顾晨的唇压在她额头上,含糊的说了句:“喜欢你生的,不过,如果只有我们两个人,也不错。”

苏沫知道,顾晨喜欢孩子,没有谁,真的不喜欢孩子,“那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女孩吧?像你一点,乖巧些,但是不要像你那么倔。”

苏沫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胸膛,“我哪里倔了?”

“有时候。”

苏沫牵了牵唇角,“可还不是倔不过你。”

顾晨闷笑,“更不要像我这么倔。”

……

第二天一早,顾晨吃了早餐去公司,苏沫将他送到门口,被他索要一个早安吻,已经是常态。

苏沫送走他之后,又睡了一个回笼觉,昨晚,她一直在想孩子的事情,没睡好。

下午,她预约了一个专家门诊。

临走时,看了一眼桌上放着那男士大衣的设计图,心情不由轻松起来。

不知道,若是顾晨看见这件大衣的成品,会不会高兴。

……

到了医院里,苏沫做了一系列的精密检查,拿到报告时,她进了专家的办公室。

那医生,虽然年纪不大,可已经被称为是专家,并且,是这个医院最年轻的副院长级别专家。

苏沫的心,不由悬起来。

“苏小姐,冒昧问一句,您以前是不是做过人流?”

苏沫被戳到痛处,脸色微微发白,“是,我……流产过两次。”

医生蹙了蹙眉头,“看您的*图和输卵管,可能有些受创,不太适合以后再怀孕,而且,恐怕也比较难怀孕。不过,还是存在个别特例的。”

苏沫如遭晴天霹雳,“你……你说什么?”

那医生似乎看出自己说话严重了,这才微微一笑,安慰她道:“不过苏小姐也不必太过担忧和伤心,现在的医学这么发达,说不定努努力,还是能怀上孕的。”

苏沫的一颗心,凉的透彻,她怔怔的问:“医生,我怀孕的几率,到底有多大?”

医生的神情严肃起来,他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这个……不太好说。”

“那你的预估呢?”

“……百分之十左右吧。”

“那我就算怀孕,能保住孩子的几率呢?”

“苏小姐,您不要太过担忧了……”

苏沫却固执,咬唇问:“我能承受的住,你告诉我吧,早一点接受事实,总比被蒙在鼓里傻傻的好。”

“苏小姐,其实像您这种情况,作为医生,不建议您怀孕,因为您怀孕的风险比较大,就算怀上,也不建议生下来。万一有个意外,不说孩子保不住,就是大人,也会生死一线。因为前两次的流产,都对您的*和输卵管,造成了严重的损伤。”

……

苏沫一言不发的从医院里走出来,她沉沫着,脸色平静,却苍白如纸。

医生的话,仿佛魔咒,一直在她耳边环绕……

怀不上孩子,不建议怀孕。

所以说,她现在连一个女人,最基本的生育功能都可能没有,这样的她,要怎么给顾晨生儿育女?

苏沫哽咽了一声,双手捂住了嘴,闷声哭了出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