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155章 我要你,好好活着

可顾晨,倒也不会对她真的怎么样,她经历过这么大的惊吓,身上的皮外伤也不少,这个时候,她才不过休养几天,他又怎么舍得,真的动她?

他勾了勾薄唇,终是放开她,“如果想看我,想摸我,就光明正大的。我喜欢你看我,摸我。”

苏沫翕张着微白的唇瓣,“……”

这男人说话,就不会含蓄一些?

什么叫,喜欢她看他,还……摸他?

谁要看他,摸他?!

苏沫气呼呼的将身子转过去,不打算再理会他,可这男人,此时像是橡皮糖一般,黏的紧紧,从身后将她一把抱住,紧紧扣在怀里。

他的呼吸,他的声音,亲密的落在她耳鬓,低低呢喃着,不管此刻,他说了什么,听在苏沫耳朵里,都像是情话,绵绵情意,心湖撩动,暖心至极。

“沫沫,我从未经历过那种胆战心惊的害怕,若是你真的不幸走了,我恐怕,真的会束手无策。你若是离开,我可以将你追回来,你若是撒气,我可以哄你,

可若是你死了,我独独,没有办法。”

苏沫眼眶微微湿润,她吸了吸鼻子,纤细手指,一下一下把玩着他的修长,骨节分明好看的长指,她轻轻眨了眨眼眸,笑了笑道:“若是我真的死了,连个尸体也没找到,阿晨,你会怎么样?”

女人都爱听情话,爱听所爱之人所说的情话,苏沫亦是如此。

哪怕那不是真话,也想听。

顾晨沉默了许久,他的唇,落在她耳畔,窸窸窣窣的吻着,竟是轻轻回了一声,“我不知道。殉情么?好像有些傻了。”

一句轻飘飘的“我不知道”,玩笑话,苏沫听在耳朵里,竟觉得比任何情话都要耐听。

顾晨的长臂,紧紧拥着她的身子,不知过了多久,连苏沫都快忘记刚才的话题,却听他暗哑沉迷的声线,在她耳鬓低了又低,道:“或许我真的会殉情。”

苏沫身子狠狠一颤,回身,紧紧抱住他的脖子。

“傻气。”

这不是顾晨的风格,更不像是他在商场上雷厉风行不择手段的风格。

这样一个男人,为了她,也会选择如此傻气的方式去表达爱,他对全天下的人,或许都不好,在全天下人眼里,或许也没那么好。

可在苏沫眼里,这份爱,却美好的让她再也无法放手。

“阿晨,若是有一天,我真死了,我也不要你死。我要你……好好活着。”

顾晨轻轻的笑,只说了三个字,“我也是。”

彼此心意,无需用再多

言语,却已经心照不宣。

苏沫抱着他的脖子,抬头,吻上他的薄唇。

“掉入海里的那一霎那,我很害怕,我答应过你的,要和你白头到老,可那时,我却以为,我就要食言了。很奇怪,掉进海里的时候,我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怎么自救,而是下意识的在想,若是我死了,日后你身旁,会站着怎样的女人。”

“那你想象出没有?”顾晨揶揄她。

苏沫弯弯唇角,“或许比我更好看,更优秀,更体贴,更温柔。可那都不是我,我发现,我真的没那么大度,想到这件事,我不会欣慰,而是不甘心。所以,才在那么大的事故里,我还能侥幸活下来。我在海水里泡了那么久没有被冻死,也没有被淹死,或许是真的因为那些不甘心。”

她不甘心,让别的女人取代她,成为站在他身旁的女人。

顾晨伸手,点了点她的小鼻子,“我还以为,你可以大度到将我拱手让给别人。”

“嘴上那么说,可心里又是一个想法。你难道还不了解女人?”

苏沫抿唇笑了笑。

顾晨这才缓缓开口问道:“不装失忆了?不和我玩失忆游戏了?”

他透亮如星辰的眸子,静静注视着她,苏沫摇摇头,像是无奈一般,“不玩儿了,你太精明,没什么意思。”

“我可以笨一点,可我到底是高估自己的耐心和克制力,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等你出院,给你一个婚礼。”

这一次,他要给她一个名正言顺,和光明正大。

苏沫吻上他的薄唇,“从前觉得你太冰冷,嘴巴太刻薄,可现在,为什么说起情话来,眼皮都不眨一下。阿晨,你学坏了。”

顾晨浅笑,薄唇压下去,“喜欢吗?还有更坏的……”

原本冰冷冷的医院里,却显得朝气,暖意四射。

苏沫在医院休养的这段时间,顾晨的寸步不离,羡煞他人,虐死一大波单身狗。

半个月后,苏沫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也不需要再挂水,在医院整天闲着不能动,再加上,她在医院,顾晨就肯定会在医院陪着她。

他又要办公,又要照顾她,晚上还只能和她挤在医院的病床上,如此半个月,她倒是被他养胖了不少,可他却瘦了不少。

既然不是什么大问题,倒不如,回家养病。

这样,他也落得轻松。

顾晨去给苏沫办出院手续时,年轻的女护士,进来给苏沫做最后一次体温和常规检查。

女护士打趣道:“顾太太,您这就出院啦?真的不在医院再待待?”

苏沫一时没有理解,好笑不解的道:“医院有什么好待的?谁不喜欢出院?”

“要是我,有顾先生这么体贴的照顾着,我宁愿一辈子在病床上躺着,多好呀。顾先生体贴,对别人正眼都不瞧一下,可满眼里呀,都是你。关键还这么帅,要是我,我就赖在医院个把月,多多享受这份温柔。”

苏沫嗤笑,心情愉悦,“那你就找个这样的老公。”

“哎呀,瞧你说的多容易,像是顾先生条件这么好,又这么爱老婆,会疼老婆的老公,这年头,就是提着灯笼也找不到的呀!”

苏沫点点头,亦是赞同。

护士八卦起来,“见你们这样,顾太太,你和顾先生应该结婚很久了吧?”

苏沫一愣,虽说结婚已经三年多,可中间分开的两年,却是空白。

她淡淡笑了笑,没有刻意回避,只诚然说道:“是啊,结婚三年多了,过了这个年,就四年了。不过我和他,中间分开过两年时间。”

“你们还分开过两年呀?吵架了吗?”

苏沫摇摇头,“不是吵架,因为一些不可抗力因素,分开了。不过后来,我又回来,才发现,是真的离不开他。所以,如果真的喜欢一个人,爱一个人,就不要轻易分开。就算后来你们再好,也会可惜那空白的时间,不和他在一起的时间,你都会觉得是在浪费生命。”

那小护士满眼冒心,“听你这么说,那顾先生真是深情,就算你离开他两年,他还在等你呢,真是难得。”

“是啊。”

虽然过了两年时间,可她一回头,原来他还在等待。

在爱情里,最美好的不就是这样?

“那你们有孩子了吗?”

提到孩子,苏沫的神色有些暗淡下去,“还没有。”

“那你们条件这么好,赶快生几个孩子,那样感情会更好。”

此时,顾晨已经拿着一些退院单子,从长廊外走来,他走到门口时,苏沫冲护士微微一笑,回答了一句:“正准备。”

临走时,小护士神神秘秘的祝福她,“那祝你们早生贵子咯!”

等小护士走后,顾晨也从门口进来,见她如此高兴,精神极好,便搂了她问:“在和护士说什么?这么开心?”

苏沫没回答,而是说:“手续都办好了?那我们回家吧。”

顾晨照顾她多日,还要料理公司的事务,眼底布满红血丝,看上去有些疲累。

苏沫挽着他的手臂,一边往医院外走,一边说:“回家该轮到我照顾你了。”

上了黑色的迈巴赫后,苏沫一直挽着顾晨的手臂,她靠在他肩头道:“阿晨,谢谢你。”

谢谢他,还在原地等她。

谢谢他,有生之年,还能遇见他,这么好的他。

哪怕曾经创伤满目,可谁说结果不重要,这个结果,于顾晨和苏沫来说,太重要了。

顾晨低了低下巴,薄唇吻着她的额头,哑声道:“如果真的想谢谢这么多天的照顾,那就给我生个孩子。”

苏沫笑话他,“果然商人无利不往,连这种谢谢都不接受假客套。”

“那你愿不愿意,实际偿还给我?”

苏沫抬眸,水眸对上他的,半晌,才坚定的吐出一个字,“还!”

顾晨眉眼生笑,仿佛冰寒料峭化开,一时暖意生起,他覆到她耳边,低低开口:“那就回家,陪我造孩子吧。”

“在那之前,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

顾晨微微蹙眉,“嗯?”

还有什么事情,比造孩子更重要?

苏沫的小手,轻轻覆上他布满红血色的眼眸,“那就是回家好好休息。”

苏沫出院后,一直和顾晨住在新苑别墅。

苏沫也曾想过要回顾家别墅,让顾晨带着自己,去看看顾如卿,可到底是没说出口。

苏沫身体康复好的差不多了,一日三餐都由她做,顾晨偶尔想在厨房打个下手,都被苏沫推出厨房。

每天,吃过晚饭,两人手牵手,带着小饭桶,在新苑别墅外的荒郊公路上散步,吹着迎面而来的海风,冬日里,哪怕再寒冷,都觉得心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