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153章 失,失忆?

她愣愣的看着他,眨动了一下纤细的眼睫毛,“顾晨?”

她的样子看上去很糊涂,皮肤呈现单薄的白,她伸手揪住了他的衣袖,晃了晃,“你是我什么人?我……我又是谁?”

顾晨眸底风波暗涌,“我是你丈夫,你不记得了?你是顾太太。”

可随即又恢复平静无澜,伸手抚了抚她的脸,动作亲昵,苏沫明显不适应。

可苏沫却没有逃开,顾晨因为受到鼓动,眼底神采奕奕,放柔了声音道:“沫沫,你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

苏沫喃喃着“顾太太”这个称呼,有些失神。

顾晨灼灼的目光,审视着她苍白毫无血色的小脸。

她……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

……

医生很快就到了,做了一些检查以后,说身体已经没什么大碍,只需要静养即可。

顾晨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帮她拉好被子,“我出去一下。”

苏沫点头,可在他转身以后,又忽地勾住他的手指,顾晨回头,唇角笑意丛生。

她像是不安一般的嘱咐:“那你……要快点回来。我有点怕。”

刹那,顾晨觉得,整个世界都亮了。

顾晨安抚好苏沫后,从病房出来,去了主治医师的办公室。

苏沫忽然忘记所有事情,失去记忆,让顾晨有些措手不及。

甚至,顾晨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

“顾太太的脑部CT显示,并没有任何问题,我们猜测,很有可能是受到了巨大的刺激,导致了暂时性的遗忘。不过,顾先生放心,这种暂时性失忆不可能持续太久,等顾太太的精神恢复正常,记忆就会自动恢复。顾太太应该只是受到太大的惊吓了。”

顾晨微微蹙眉,忽然开口问道:“有没有可能,她在撒谎?”

主治医师微微一怔,没有听明白,“顾先生的意思是……?”

顾晨眸子里,闪过一抹透亮玩味的光,“可能我太太在跟我闹着玩。”

说罢,便走出了办公室,留下一头雾水的主治医师。

……

顾晨重新回到病房时,苏沫正乖乖巧巧的躺在病床上休息。

顾晨回来的时候,苏沫水眸里,明显滑过一道光亮,可很快,便被掩饰下去。

苏沫咬唇问:“我什么时候能恢复记忆?”

顾晨微微勾唇,审度着她的清透目光,一字一句

道:“医生说,很有可能永远都恢复不了了。”

苏沫蹙了蹙眉头,顾晨迈开长腿,坐到她身边,伸手,握住她冰凉苍白的小手,“不过那又怎么样?只要你在我身边,这次,就当做报复我曾经忘记你的代价。”

“你曾经,也忘记过我?”

病床上的小女人,瞪大眼眸,失神的望着她。

顾晨微微颔首,“是,我永远都不可能再记起我们过去的事情,有可能正是因为这样,你才心有不甘,这次你忘记我,恐怕是上天也觉得对你不公平,这次,换我来尝一尝被人忘记的滋味。”

苏沫眨了眨水眸,纤长睫毛,微微颤动着,垂眸低低呢喃一声:“你也知道,被人忘记的滋味不好受……”

她的声音很小很小,可顾晨还是精准的捕捉到了。

他却故意问:“沫沫,你刚才说什么?”

“没什么,我肚子有点饿了。”

“我让陈助理去给你买吃的了,等一等。”

苏沫点头,将被他握在掌心的小手,抽了出来。

显然,这个“失去记忆”的沫沫,对他有点见外。

顾晨微微失笑,并不恼怒,而是伸出大手,在她长发上顺了顺,“不管你要忘记我多久,我都会在你身边陪着你。”

苏沫怔怔望着他幽邃的黑眸,半晌,像是心虚一般,垂下了眸子,浓密蜷曲的睫毛,遮掩了瞳孔里的视线。

陈兵很快将吃的买回来了,皮蛋瘦肉粥。

顾晨耐心的,一勺一勺喂给她吃。

苏沫拧了拧眉头,抿着小嘴,看着他递过来的一勺粥,并没有要开口吃下去的意思。

“怎么了?”

苏沫这才缓缓开口:“我又不是手受伤,不用你喂。”

顾晨浅笑,盯着她,笑的耐人寻味。

有哪个失忆的患者,在连不记得都不记得自己是谁的情况,像她这般,安然自若,她甚至,连自己怎么住院受伤的都不好奇。

她……真的失忆了?将他忘记?

鬼信。

顾晨纵容着她,将勺子和粥碗全部递给她,“那沫沫自己吃。”

苏沫接过,由于喝了太多的海水,肠胃很是不适,在喝了没几口,便呛着了。

顾晨一边轻拍着她的背,一边话音寵溺的道:“慢点吃。”

等苏沫小口小口的吃完皮蛋瘦肉粥后,索性躺了下来,背对着他,只说了句:“我困了,要睡了!”

顾晨没有拒绝,反而将她的被子掖好,“睡吧,我就在这里陪着你。”

可她哪里睡的着,一闭上眼,那奔腾的刺骨海水,便疯了一般的席卷而来,仿佛一个噩梦,只要一闭上眼睛,便会做。

她紧紧闭着眼睛,面色痛苦,小手紧紧揪着被子,有些挣扎。

一只大手,握住她攥成拳头的小手,一点点舒缓着,他的声音低哑富有磁性,带着魔力的安全感,“睡不着?害怕?”

苏沫终究是败下阵来,瓮声瓮气,好不情愿的应了一声,“嗯,有点怕。”

经历过这么大的惊吓,哪怕是个男人,一时半会儿恐怕也缓和不过来。

何况,是她一个单薄的小女人。

顾晨捏了捏她软软的手指,俊脸轻轻覆上去,轻轻低哑道:“那老公陪你睡,好不好?”

苏沫苍白的小脸上,一丝红晕,陡然爬上。

有些不适应顾晨这样宠小孩的方式来宠她。

他的俊脸,有些邋遢,下巴冒出青青的胡渣,黑眸里,遍布着红血丝,她知道,他一定担心了整整一天,恐怕到了现在,仍旧心有余悸。

苏沫的心,微微一动,再也没了任何拒绝的理由,她红着耳根,轻轻软软的“哦”了一声,并没有拒绝。

顾晨眉眼都含着笑意,脱了皮鞋就躺上去,将苏沫紧紧抱在怀里,轻轻拍着,他的喉结方好抵着苏沫的额头,苏沫有些慌,伸手在他胸膛推了下,小声道:“你别用那里抵着我额头……”

顾晨这才发觉,却是发笑的不离开,反而得寸进尺:“沫沫不喜欢老公的喉结吗?”

苏沫:“……”

“沫沫,亲亲老公这里。”

苏沫抿着唇,有些不高兴了。

她有些怀疑,这个男人是将计就计,现在,到底是谁在耍谁玩?

顾晨再接再厉,“我在这里守了你大半夜,哎,顾太太这么不热情。”

说的垂头丧气,很是无辜可怜。

苏沫下意识里,心疼了一下,在经历过这么大的变故和生死后,她其实根本没有什么抵抗力,和他亲密。

此时,她还恍恍惚惚的,怀疑自己是否还活着,周身海水的刺骨,似乎还在。

她的手掌心按住他的肩膀,飞快的在他性.感的喉结上啄了下。

只蜻蜓点水的一下,却让顾晨轻易动了情,原本只是想逗逗她而已,可没想到,理智很快的分崩离析。

换来的是,顾晨更深的吻,舌头勾进她口腔里,与她的缠.绵起舞,苏沫大病未愈,一个绵长的深吻后,气息紊乱。

顾晨眯着狭长的眸子,显得餍足,“今天先放过你,等你身体恢复,好好伺候老公。”

苏沫觉得,这个男人有些无赖。

她低头喃喃着:“真不明白怎么嫁给你这样的人。”

顾晨眯了眯狭长的眸子,心里却滑过一丝甜蜜,用鼻尖蹭着她的,玩笑道:“上了贼船,没有后悔的机会。”

苏沫微凉的发丝枕在他臂膀上,顾晨太渴望她了,那种失去剥离的感觉,哪怕此时此刻紧紧与她相拥,也难以排泄。他解开了衬衫的纽扣,让她的发丝贴着他的胸膛,如此,似乎彼此有了些相连的地方。

她睡觉的时候,脚趾头喜欢贴着他的小腿,仿佛有了一丝牵连,也会安全很多。

苏沫在他怀里,被他的体温包围,他似乎将她周身刺骨的海水全部击退,像一个骑士,护她周全。

苏沫在他怀里,弯了弯唇,睡的酣甜。

宋夏知的尸体迟迟未打捞到,第二天一早,警局的人来找顾晨时,苏沫正靠在他怀里熟睡。

顾晨轻轻的将怀中的小女人,从手臂上挪下去,动作轻巧起身,他帮她掖好了被子,轻手轻脚的下了床。

到了病房外面,一个便衣警察过来通知顾晨。

“顾先生……”

那便衣警察一时没注意声音,带着一贯的洪亮声音。

顾晨食指抵在薄唇边,轻轻“嘘”了一声,深沉幽邃目光看了一眼病房里。

那便衣警察很快反应过来,顾先生是怕他的声音,叨扰到病房里正在休息的顾太太。

很快的,便衣警察便放低了声音,“顾先生,罪犯宋夏知的生死尚未得知,可根据我们的判断,当时车祸发生时,罪犯身处驾驶室位置,所以在面包车撞入大海中后,存活的几率很小很小。哪怕是顾太太,也算是幸运的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