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151章 宋夏知疯了

宋夏知抱着头,只觉得头痛欲裂,要炸开一般。

不,那个肮脏的男人跟她没有半点关系!他们在胡说什么!

宋夏知目光发指的指着警察,“你们根本就不是警察!你们是苏沫派来挑拨离间的!苏沫想污蔑我!她想把我从顾大哥身边赶走!我告诉你们,休想!休想!”

宋夏知抄起一边的水杯,往警察身上蓦地砸去。

护士闻声赶到,劝阻警察道:“同志,病人现在的情绪实在激动,不适合录口供,你们过几天再来吧!”

警察见宋夏知的情绪,的确太过激动,想必也根本问不出什么来,只好退步。

因为现在根本没有证据,指向凶手就是宋夏知,所以警察并没有拘留宋夏知的权利。

“护士,麻烦你这几天,多注意一下她。”

护士点点头,“这位小姐刚失去孩子,情绪非常激动,等她过几天情绪好转,医院会联系你们的,我们会安排病人配合你们做调查的。”

“好的,谢谢。”

而病床上的宋夏知,蓬头垢面下的猩红眼睛,盯着那两个警察,脸色苍白泛青。

她什么都没有了,没有孩子,没有顾大哥……

她要逃跑!

如果再不逃跑,这些警察一定会将她抓入狱,那到时候,她该怎么办?

……

新苑别墅。

苏沫打算做了午饭,送去顾氏,这几天,她在家按照食谱,苦练厨艺,对于做中国菜,终于又有了点手艺。

她刚要切菜时,刀刃一时不小心滑到了手指,霎时,竟然没有出血,直到放在桌上的手机响起

来,她的手指才冒出一大颗血珠子。

苏沫蹙了蹙眉头,伤口有点深。

一边允在嘴里,一边去接电话。

来电显示,是风澈。

“哥,你怎么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

这个时候,美国应该是深夜。

风澈笑笑,“你和顾晨在一起的事情,连知会都不知会我一声,我只好主动打电话给你,问问情况。”

“你不是都已经和顾晨通过电话?哥,我和顾晨在一起……”

苏沫微微沉吟着,风澈却笑着接话道:“不管你跟谁在一起,我这个做哥的,只要你能开心,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只要,顾晨能给你幸福。”

“哥,一直以来,我都很感谢你。不管是两年前,还是现在,如果不是你,我可能早就坚持不下去了。”

“潇潇,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我今天打电话给你,是想告诉你一些事情。”

苏沫微微蹙眉,“嗯?什么事情?”

“其实两年前,你刚到纽约没多久,顾晨便跟来了,只是他一直在你身后默默跟着你,没有露面,一直跟到别墅下面,他让我好好照顾你。其实那时候我很想告诉你,可你那会儿情绪太低落,根本没从那段阴影里走出来,我怕你知道后,又会和顾晨纠缠不清,被伤害的更深。可如今细细想来,后来我才知道,他原来是生病了才不得不和你离婚。”

苏沫深吸一口气,眼前婆娑,只觉得不敢置信,“你是说,我刚到纽约的时候,顾晨去找过我?”

“是,他跟了你一天。只是没有露面。”

苏沫的眼泪,掉了下来。

所以说,那时候在州立大学走廊里,看见的那个身穿格子衬衫,戴着黑色棒头帽,身形极像他的男人,不是她的幻觉和错觉,分明……就是他?

他是料准了,她不会想到他会穿的那么休闲随意,所以才会打扮成那样,一直跟着她?

那天的情形,她还记得清清楚楚,她一直觉得那天有人跟着她,可那时,她只以为是自己太孤单,太低落才会出现的幻觉。

如果那时,她知道他来纽约找过她,并且见面了,那么,他们还会不会错过这两年?

苏沫挂掉电话后,握着手机,站在流理台面前,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顾晨什么都不记得了,可他曾经做过的事情,却真真切切的发生过。

苏沫看着通讯录里,顾晨的手机号,深吸一口气,调整好心情后,拨打了过去。

那头,很快被接听。

“阿晨……”

“嗯?饭做好了?”

苏沫抿唇,“还没,我待会做好饭菜再送过去。我……”

“嗯?什么?”

苏沫终究没再说出口,如果现在忘记曾经一切的顾晨,知道两年前自己去找过她,除了惋惜又能是什么?

不如,就当做不知道吧。

“没什么,我就是忽然有点想你。”

“待会就能见到我,我马上去开会,先不聊。”

苏沫点点头,“好。”

苏沫捂着嘴,平复了许久的心情,才恢复过来。

……

医院病房里的宋夏知,换下病号服后,打了一个电话给苏画。

“我要你帮我最后一件事!”

电话那头的苏画冷笑道:“宋小姐,你我是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帮你?”

宋夏知现在完全不得势,苏画根本不想和她扯上半点关系。

可宋夏知,却是一无所有,背水一战,她勾唇阴冷笑道:“苏画,你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你别忘了,两年前你派人去撞苏沫的事情,我这里还有证据。我现在已经一无所有,你知道,光脚的不会怕穿鞋的,我已经不想活了,拉你下水,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苏画精致的眉头,狠狠一蹙:“宋夏知,我警告你,最好不要乱来!”

“那苏大明星,你究竟,愿不愿意帮我?一夜成名到一夜落魄,你知道很容易的。”

苏画难免心慌,这个宋夏知和平时的宋夏知,完全不同,像是真的疯了一般不要命,她咬唇道:“你究竟要我帮你什么?”

“现在立刻帮我雇一个人,将苏沫绑到我这里来,我会把地址发给你。”

“你想做什么?”

宋夏知冷哼一声,“我想做什么你不用管,你只要按照我的吩咐去做,我不会拉你心情,我也没心情和你纠缠!”

宋夏知挂掉电话后,换上平时的衣服,戴着一顶白色鸭舌帽,从病房里快速离开了。

既然注定她守不住顾大哥,既然她会惨白,就是死,她也

要拉着苏沫下水!

顾大哥不属于她,也不可能会属于苏沫!

……

苏沫拎着保温饭盒,刚到顾氏大楼下面,正准备进楼,忽然被人从背后用一条手帕捂住了嘴唇和鼻子,一个呛人的气息进入鼻腔,她只觉得眼前一晕,手中饭盒和手机滑落在地,被一个面容模糊的男人,快速拉上一辆车。

苏沫醒来的时候,浑身酸痛,脑袋也昏沉沉的,她睁开沉重的眼皮时,双手双脚都被麻绳牢牢束缚着,动弹不得。

而她身处的地方,是一个破旧不堪正在江道上飞驰的面包车。

苏沫心中一惊,下意识的就想找身上的手机,可她恍惚的记得,手机和饭盒,早已在顾氏大楼的楼底下,被这个人绑架的时候,全部掉落在地了。

她正恐慌无助中,前面开车的人,戴着白色的鸭舌帽,从脏兮兮模糊的后视镜里,冷笑着看了她一眼。

“怎么,想找人求救?”

苏沫一听到这个熟悉的女声,太阳穴骤然一跳。

宋夏知……?

“你为什么要绑架我?你想做什么!”

宋夏知摘下头上的帽子,露出疯狂狰狞的冷笑来,“我能做什么?我身上有人命案子,顾大哥也不会再要我,孩子没了,顾大哥没了,我全部的人生都没了!”

苏沫蹙眉,一边试图解开捆在双手间的麻绳,一边与宋夏知周旋:“这些都是你自己作的,没有逼你这样做!你有这样的下场,完全是你自己害的!早知现在,何必当初?”

“苏沫!你闭嘴!这个世界上最没有资格教训我的就是你!”宋夏知嘶声竭力的大吼着,“如果不是你!顾大哥根本不可能离开我!我失去孩子,失去顾大哥,失去全部的人生,都是拜你所赐!我得不到的东西,你也休想得到!”

苏沫心头狠狠一跳,宋夏知明显失去控制力和理智了,待会,她可能会做出更疯狂的事情来。

“宋夏知,你究竟想怎么样?只要你现在停车,我会和顾晨商量,找一个最好的律师替你打官司,就算不能免除坐牢,至少不是死刑!”

苏沫现在唯一的出路,就是与她谈判,拖延危机来临前的时间,等着顾晨来救她。

她不能死,如果她死了,她和阿晨刚刚久别重逢,她不想死,他们说好的,要一直一直到老……

“你以为我会信你?”宋夏知冷哼着道,“全世界最想让我死的人,就是你!你会叫顾大哥帮我?苏沫,我不会这么傻上当受骗!”

“那你究竟想怎么样?你绑了我,对你完全没有好处!”

宋夏知的笑意,忽然阴森下来,她说的很轻很淡,却字字句句砸在苏沫心头,“你以为呢,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我根本没打算再活下去,我现在不过是想找个垫背的,苏沫,我得不到的,你这辈子,也绝对不要想得到!”

苏沫心跳,蓦地漏了一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