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150章 阿晨,我们结婚吧

苏沫哑声哽咽,几乎说不出任何话来。

她放在膝盖上的手,被他握住,他的瞳孔透亮如星空,带着一抹奇特的魅力,“小沫,跟我来。”

苏沫只被他牵着手,只觉得安心无比。

他的步伐有些大,有些急,苏沫穿着高跟鞋,满眼里,只有他的存在,被他牵着奔跑,哪怕再费力,也仿佛不会摔倒。

直到走上大荧幕下,一片黑暗的电影院,陡然四射光线。

苏沫下意识的伸手,遮了遮眼睛。

灯光,亮如白昼。

此时,大荧幕上的图片已经放映的差不多,他们身处万众瞩目的地方。

苏沫还没适应过来,顾晨已经出乎意料的在这么多人的地方,这么多人的注视下,单膝跪下。

他微微笑着,捧着她的一只手,目光深邃专注,“我曾经错过你,欺负你,伤害你,重逢很难,相爱很难,可是我们还是相遇相爱了。苏沫,我爱你,曾经我也以为,这辈子我不会爱上任何人,可你改变了所有。我也不想再说任何动人华丽的词语,让我用剩下的所有生命,来照顾你,寵爱你,好吗?”

苏沫捂着嘴,泣不成声。

台下在座那么多人,都在见证他们的爱情和婚姻。

“答应他!答应他!”

声音此起彼伏。

苏沫哭的像个孩子,哽咽着道:“我如果不愿意……是不是就太不识趣了?”

顾晨淡笑,起身拥抱住她,在她耳边低喃着道:“顾太太,在这么多人面前哭,是不是有点丢面子?”

苏沫紧紧拥抱住他的背,却哭着笑着说:“你今天给了我这么多惊吓,回家我肯定找你算账。”

“床上算账的话,我不会拒绝。”

苏沫哭笑不得,攥着小拳头,捶了他一下,“会不会说话。”

这种时候,还说这种不正经的。

从电影院里出来,苏沫怀里一直捧着那盒爆米花。

顾晨挑眉,“怎么不吃?不喜欢吃?”

苏沫小脸上,还有淡淡的泪痕,她轻轻摇了摇头,“女孩子应该没有不爱吃爆米花的吧。”

她只是……有点舍不得吃而已。

顾晨搂着她,“快吃。”

苏沫看了一眼外面的雨,虽然下小了,可依旧淅淅沥沥的下着。

“我们现在要回家,外面还下雨了,怎么吃?”

顾晨看了看她的脚,走到电影院门口的时候,他忽然弯腰,“小沫,上来。”

苏沫微微一怔,“你确定要背我回家?”

她虽然不重,可这下雨天,倒也不是个很轻松的负担。

顾晨见她墨迹,伸手直接扣住她的腿弯,将她抱上背部。

一把伞,撑在他们头顶上方。

苏沫一手抱着爆米花,一手抱住他的脖子。

顾晨背过她的次数,每一次,她都记得。

苏沫只觉得所有磨难和弯路都走的值了,至少在这一刻,她有多感谢命运让他们再次重逢。

“阿晨,我们结婚吧。”

苏沫在他耳边,轻轻说了一句。

顾晨勾唇,却是在淅淅沥沥的雨声中,大声道:“啊?你说什么?我听不到!”

苏沫也放开了声音,在空旷的雨夜里,“我说我们结婚吧!”

结婚,这两个字,曾经对顾晨和苏沫来说,不过是一纸婚约。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结婚不仅仅是一个空洞的形式,还意味着,他们要手牵手相伴一辈子,到老。

到老……

这个词汇真美。

苏沫伏在他颈窝边,专注的盯着他的侧脸,认真的轻声问:“阿晨,我们会这样一辈子到老吗?”

顾晨顿住了步子,在雨夜中,牢牢背着他的妻子,坚定的道:“会,我们会这样一辈子,到老。”

苏沫更紧的抱住他的脖子,低低叹息了一声。

从前,她从不敢想象,到老这两个字,和他能一辈子在一起,是多么奢侈的一件事。

可是现在,她不敢做的梦,终于实现了。

“阿晨,曾经我在摩天轮上许的愿,好像真的有些灵验。”

顾晨自然不记得摩天轮了,“嗯?”

苏沫说:“曾经你带我去游乐场,摩天轮升到最高点的时候,你亲我了。如果在摩天轮的最高点,情侣接吻的话,会一辈子到老。”

顾晨却不在意,“不管是不是真的,你剩下的所有时光,都被我承包了。”

苏沫沫沫的注视着他,半晌,才莞尔着说道:“余生,请多指教。”

顾晨更紧的抱住她,在大雨夜中,像对刚谈恋爱的情侣,奔跑着

,呼喊着。

……

回到新苑别墅,两个人虽然打着伞,可却也湿的差不多了。

苏沫坐在沙发上,吃了几粒爆米花,手指却触碰到一张硬硬的卡片。

顾晨去浴室取毛巾了,苏沫微微蹙眉,将爆米花里的卡片取出来。

第一张卡片上,写着一个“你”。

苏沫忍着笑,傻瓜也知道,他应该是写了三张卡片分别埋在爆米花里,等着她摸到。

第二张,果然是一个“爱”字。

可找来找去,都没有找到第三张。

苏沫蹙眉,手指伸到爆米花的最底部,什么也没有。

难道是在路上跑的时候,卡片丢了?

顾晨拿着干毛巾出来,坐在她身边,帮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

苏沫郁闷,“明明还有一个‘我’字,可是怎么不见了?”

顾晨忽然扣住她的手,将她压在沙发上,“还有一个‘我’,你要不要?”

苏沫:“……”

他是故意没把“我”写进去?

就想着在这种事情上,占便宜?

“不要。不要不要……”

苏沫伸手推他,却被他擒住了手臂,“真不要?”

“不要不要……”

可某人的吻,却已经落了下来,他的声音很低,很哑,令人沉迷,“我要你,就够了。”

唇舌交缠间,苏沫抱住他的脖子,软软糯糯的小声开口:“阿晨,我们要个小猴子吧。”

顾晨一时半会儿,没有反应,“嗯?小猴子?”

有个小饭桶还不够?还要什么小猴子?添乱!

苏沫小脸鲜红,凑

到他耳边,声音轻轻的解释:“就是……要个宝宝。”

“……你的意思是,今晚可以不用做措施?”

男人的黑眸,怔怔盯着她的小脸,等着她点头。

苏沫在他那么深邃灼烫的注视下,轻轻应了一声,“嗯。”

随即,换来的是男人的狂喜和雀跃。

顾晨将她打横抱起,大步流星的往楼上走。

“今晚,我会让你如愿。”

——如愿,怀上孩子。

婚纱照是在第二天一早送过来的。

此时,海港在经过一夜大雨的洗礼后,整个城市崭新,空气清新,冬日暖阳干净。

那幅巨大的婚纱照,被挂在床头中央的位置。

苏沫看了许久,都没有移开目光。

顾晨用完早餐后,在楼下叫了她两声,却没有人应。等他上楼时,才发觉,苏沫站在床头目光怔怔,一直看着那幅中央的婚纱照。

顾晨迈开长腿,从背后抱住她的腰肢,在她耳鬓轻轻的吻着,“我去公司了。”

苏沫转眸,看着他说:“刚才医院的人打电话过来说,今天宋夏知从重症监护室转入普通病房了。”

顾晨点点头,“嗯,我已经知道了。警局那边似乎已经查到巷子口的人命案子与她有关。很可能今天会去医院录口供。”

“阿晨,我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宋夏知是要面子的人,这些事情如果一旦抖露出来,你说她会不会……?”

再像这次,跳楼自杀,只是这次,想必就不是从两三层上跳下去了,而是从高楼上。

苏沫纵使对宋夏知再恨,再厌恶,可在生死面前,那些又算的了什么?

顾晨拍了拍她的腰,低声宽慰道:“别担心,有我在。”

苏沫点点头,“你快去公司吧。”

……

医院,病房中。

宋夏知自从知道自己流产后,精神失常的很,她抱着肚子,一直在喃喃自语,好像真的有些疯了。

警察来医院调查时,向医生和护士问

起宋夏知的情况,医生和护士脸上都是无奈的表情。

病房里,宋夏知抱着被子,轻轻拍着,仿佛怀中真的抱了一个孩子一般,她低喃着道:“宝宝,我的宝宝……快睡。谁也不能把顾大哥抢走,只要你在,顾大哥就一定会要我的……”

她的意识有些低迷不清,两个便衣警察进去的时候,她对外界陌生人下意识反射性的一跳,瞪大杏眸凶巴巴的瞪着便衣警察。

“你们是谁?你们要做什么?你们是不是苏沫派来抢我的孩子的?你们休想得逞!我知道你们不仅要抢走我的孩子,还要抢走顾大哥!顾大哥是我的!孩子也是我的!你们休想抢走!你们让苏沫死了这条心!”

两个便衣警察互相对视一眼,将警察工作证掏出来。

“宋小姐,我们是警察,想来调查一下,一个月前,在巷子口发生的人命案子做个调查。希望你能配合。”

宋夏知紧紧抓着被子,她的杏眸忽然垂下,惊恐万分的道:“你们在说什么巷子口?什么人命?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们走!走!”

她的情绪很失控,警察却例行公事的道:“据我们调查所知,你和被害人,有不可见人的关系。你在两个月前,去了地下捐精私人会所,而这位被害男性,正是为你提供精子的人。希望你诚实回答我们的问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