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142章 不情之请

苏沫横了他一眼,她体力的确是不好,可也不至于这么差。

“还不都是你?”

如果昨晚,他但凡肯放过她一点,她至于会累成这样?

顾晨只觉得有些无辜,薄唇贴上她的耳朵,揶揄道:“昨晚是谁非要在上面?”

苏沫小脸一红,吞吐着道:“那是因为你平时太霸道了,连这种事也习惯

主动别人,所以我想让你尝尝被别人主导的滋味是什么!”

顾晨点点头,笑意耐人寻味,睨着她,好笑道:“嗯,结果是我很销魂,你体力透支。”

苏沫:“……”

这男人,说话就不会含蓄点?

直白到这个地步,比往日,更加有过之而无不及。

苏沫白了他一眼,懒得再理会他,目光一转,忽然看见不远处沙滩的大树下,有一条小狗。

“阿晨,你看,那里有条小狗。”

两人走到大树下时,那条小狗目光怯怯的看着他们,发出呜呜的声音。

“估计是走丢了。”

黑黑的一条小狗,浑身脏兮兮的,目光可怜,苏沫很想领回去养。

可又怕,这条小黑狗在这里等待它的主人回来找它。

顾晨问:“你想养宠物?”

苏沫摇摇头,“只是觉得它可怜。”

大冬天里,孤零零的躲在这里,没来由的,苏沫想起自己刚去纽约的时候,也是这样孤零零的,异常无助。

顾晨看了眼苏沫,走上前去,忽然弯腰将那条小黑狗抱了过来。

“你干什么?”

顾晨这人有洁癖,苏沫记得的,这条小黑狗这么脏,他也能抱的下去?

“既然遇见了,那就带回家养这吧。”

顾晨怀中的小黑狗,甚至还汪汪叫了几声。

苏沫担心这小黑狗怕生,会咬顾晨,“算了吧,或许它的主人会回来找它的。”

“如果它的主人会回来找它,它就不会这么脏兮兮的了。而且这附近,没有人

家,应该只是条没有主人的流浪狗罢了。”

苏沫没再说什么,跟着顾晨回别墅。

顾晨抱着小黑狗到了别墅门口的时候,裤兜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苏沫将小黑狗从他怀里抱走,“我来抱,你接电话吧。”

顾晨站在一边接电话,苏沫蹲下身子,将小黑狗放在地上,逗着它玩耍。

“好,我知道了,我马上过来。”

苏沫只见顾晨挂完电话的脸色,有些冷清,“怎么了,公司出什么事情了?”

顾晨的目光定定的注视着她,“不是公司,是知知。”

苏沫一怔,“她怎么了?”

“忽然肚子痛,我现在过去看看。”

苏沫起身,伸手拉住他的手,“喂,我跟你一起去吧。”

顾晨蹙了蹙眉头,终究答应了。

该来的,总会来,该要面对的,一分也不会少。

……

到了医院里,顾晨和苏沫匆匆赶到。

到了指定病房,医生正在给宋夏知做常规检查。

病房里,还有顾如卿。

当顾晨带着苏沫进病房的时候,所有目光都落在了苏沫身上。

苏沫微微一怔,却终是莞尔,对顾如卿打招呼,可开口,却终究不知道是该继续叫“妈”,还是叫“伯母”。

她明明是顾如卿的媳妇……

苏沫抬眸,看了看身边的顾晨,他的大手,还紧紧握着她的,就算是为了顾晨,为了他们能够重新在一起,苏沫也该开这个口。

“妈。”

一声轻飘飘的妈,却让整个病房的气氛变得诡谲。

病床上的宋夏知,脸色一白。

苏沫知道,她和顾大哥还没有离婚的事情了?而且,看他们紧握的双手,这是已经和好的意思了?

那她呢,现在又算什么?

顾如卿在看见苏沫的那瞬间,并非不激动,可现在,宋夏知肚子里怀着顾家的骨肉,她蹙了蹙眉头,只是淡淡应了一声,终归将天平,偏向了宋夏知这一方。

苏沫也并不在意顾如卿的冷漠,只是坚定的站在顾晨身边,没有要退步的意思。

宋夏知躺在病床上,不知是因为肚子疼,还是因为顾晨和苏沫紧紧相握的手,脸色苍白如纸。

她眼底滑过一抹慌张和心虚,却很快被掩盖下,牵着唇角苦涩的笑意,柔笑着看着顾晨,“顾大哥,你来了。”

宋夏知尽量去忽视苏沫的存在,可苏沫如影随形的跟在顾晨身边。

甚至,连顾晨上前想过来看看她时,他的目光也下意识的询问了一下身边的苏沫。

苏沫松开手,像是首肯一般,顾晨这才走到宋夏知面前。

“感觉怎么样?”

宋夏知咬唇,满心的苦涩,却不能发作,只好强笑着道:“今早不小心摔了一跤,有些阵痛,不过医生说,只要好好休养,就没什么大碍。”

如果说,不是她在家里假摔了一次,将这件事闹到顾晨耳朵里,是不是顾大哥到现在也守在苏沫身边,根本不会来看她一眼?

“那就好,你好好休息吧。”

顾晨没有再打算打扰的意思,宋夏知却蓦地握住了他垂在修长笔直的腿边的手,她垂着苍白脸颊,哀求道:“顾大哥,你别走。我……我和宝宝,都需要你。”

她抬起水光忽闪的眸子,可怜兮兮的看着顾晨。

顾晨微微蹙眉,本想拨开她的手。

身后的苏沫,却大度的发话:“阿晨,我忽然想到,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顾晨眉头蹙的更深,转身便道:“我送你。”

苏沫摇头,用同情的眼光看了一眼病床上的宋夏知

,“不用了。”

见顾晨脸色冷肃,很是不悦,苏沫又莞尔走来,伸手在他眉心抚了一下,“新苑没人,我怕小黑会跑丢。你处理完这里的事情,给我打电话。”

苏沫表现的,很是大气,像是一个正妻,面对小三时的大度从容。

也好在,她说了这句话后,像是给了顾晨一个解释,顾晨的脸色才微微缓和过来。

苏沫知道,他不喜欢她不明就里的逃避。

可她,并没有在逃避,只是在给他空间和时间,妥善处理好宋夏知的这件事。

既然她回到他身边,就会选择纵身一跃,信任他。

病床上的宋夏知,紧紧握着顾晨的手,眼底却闪过一丝愤怒和恨意,苏沫凭什么用那种同情的目光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就算苏沫还是顾晨结婚证上的另一半,可是她现在肚子里,怀的可是顾家的继承人!

“顾大哥,今天我很害怕,还以为……会失去这个孩子。”

她拉着顾晨的大手,到了小腹上,面容惨淡,犹是一番可怜。

苏沫转身走到病房门口的时候,脚步因为那声“孩子”微微一顿。

顾如卿起身,叫住了正要离开的苏沫。

“苏沫,等一等。我有话跟你说。”

“妈。”顾晨蹙眉阻止,很明显的不想让顾如卿和苏沫单独接触。

顾如卿微微一笑,“你看你担心的样子,我又不是洪水猛兽,不会吞了苏沫。何况,看来你是真的将过去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了,我

和苏沫的关系,和亲生母女一样,苏沫,你说是不是?”

苏沫站在门口,淡淡一笑,没有多余的话,只是给了顾晨一个目光,叫他放心。

……

苏沫跟着顾如卿从病房出来后,顾如卿脸上的笑意,便褪的一干二净,保养极好的面容上,比起两年前,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只是眼神中,更加沧桑忧郁。

顾如卿满脸愁容,她看了眼苏沫,叹息道:“如果当初不是阿晨的这个病复发,或许你们不会走到这个地步,可是命运由不得人。苏沫,是我们顾家对不起你。”

苏沫只淡笑一声,唇角牵着微微的苦涩,“当初阿晨对我没有什么感情,其实也谈不上什么对不起。都是我心甘情愿的,现在,我回来了,我能跟他重新在一起,而且也确定了他对我的感情,这就足够了。”

爱情,本来就是一件千回百转的事情,哪怕绕过再多的弯路,结果是好的,便是好的。

谁说只要过程,结果并不重要?这个结果,对苏沫来说,意义非凡。

如果下半辈子,不能和顾晨在一起,那么苏沫也不敢想象,自己和别的男人生活在一起的画面。

爱情很简单,它只能让你心里容纳下一个人。

顾如卿苦笑,伸手握住了她的手,眼神沫沫的看着苏沫,“苏沫,我……我有个不情之请。”

“我知道您想说什么,宋夏知现在怀孕了,您想要这个孩子,对吗?”

“是,顾家好不容易有这个子嗣,我……”

苏沫打断顾如卿的话,语气坚定道:“可是伯母,我不想再让阿晨失望了,也不想再让他等待了。”

这一声“伯母”,显然,苏沫不想接受顾如卿的请求。

顾如卿只点点头,也不再说什么,“那你能答应我,就算你和阿晨在一起,也让宋夏知生下这个孩子吗?我知道,宋夏知能不能生下这个孩子的决定权,在你手里。”

苏沫苦笑,“伯母,您怎么会觉得,宋夏知能否生下这个孩子的决定权,在我手里呢?阿晨是个成年人,而且他考虑的一定会比我周到。如果这个孩子真的是阿晨的,我也没有权利让宋夏知打掉,毕竟,阿晨生病的那两年,是宋夏知手把手的教会他重新站起来的。我没有权利去剥夺她爱阿晨的自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