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140章 定规矩

苏沫的手背,被狠狠压上墙壁,她的背部,也因为那巨大的推力,而撞上坚硬的墙壁,整个人,不知是因为委屈,还是疼痛,一时间,眼泪从眼眶里浸湿。

她就那么沫沫的仰头盯着顾晨,目光苦涩:“顾晨,你凭什么污蔑我?”

顾晨蹙眉,“污蔑?”

他实在不明白,他到底污蔑她什么了?

一吵架,她就要跑,难道不是要跑回纽约?

他不想再说任何话,再听任何解释,只想拥有面前的这个女人!

顾晨低头,以吻封缄。

苏沫咸涩的眼泪,被含进彼此口腔里,苏沫哽咽着,口腔里的呼吸,大脑里的氧气,全被这个男人抽走。

他的吻,带着不可一世的固执和霸道,苏沫抗拒不了。

她像是刀俎鱼肉,任他享用。

顾晨吻到她的脖子的时候,心中极气,怒意一下子喷薄,张嘴,重重咬了一口她的脖子,白皙柔嫩的皮肤,瞬时留下一个痕迹。

他的大手,在她腰

肢徘徊,进犯,“苏沫,你说过,不会再离开我,不许走,听见没有?”

他不容许,一吵架,她就要分分钟跑回纽约的样子。

就算吵的再凶,她的人,也必须在他的地盘上!

苏沫恨透了他这种自以为是的霸道,纠缠间,她张嘴亦是咬上他的唇,“你凭什么这样认为我?你凭什么污蔑我和霍行有个孩子?”

瞬时,口腔里一股血腥肆意。

苏沫的声音和一丝理智,拉回了男人失控的情绪。

“你说什么?”

顾晨深沉的黑眸里,闪过一抹透亮,他目光灼灼的盯着她的小脸,一字一句的问:“你刚才说什么?”

苏沫咬唇,别过脸颊。

男人修长的手指,捏着她的下巴,让她不得不面对着他,“你和霍行没有生过孩子?”

苏沫冷笑,迎上他探究的黑眸,“顾先生认为没有姓行为还有哪些方式怀上那个人的孩子?像顾先生喝醉了,乱上人吗?”

顾晨的喜,大于惊。

一抹狂喜,从他向来平静无澜的黑眸底下,迅速滑过。

所以说,苏沫根本就和霍行没有任何关系?

而霍行,不过是在骗他,更是在向他示威。

“霍行抱着一个孩子,骗我那是你和他的孩子。所以我才会误会。”

苏沫蹙眉,“你说什么?”

可顾晨,已然完全不想再管那件事,“不过那不重要。”

苏沫还没反应过来,身子便陡然腾空,被顾晨一下子横抱起来,“喂!你做什么?!”



人霸道决绝的将她横抱起,往楼上卧室走去,“谁允许你一吵架,就往外跑?”

苏沫嘲讽道,“我不往外跑,照刚才那个情形,你真的能保证对我不动手?”

顾晨拧眉,“我不可能对你动手,最多,是在床上欺负你,这点,你应该比我清楚。”

“你……!”

原本愤怒的苏沫,这会儿,竟然有些生不出气来。

一腔委屈和怒意,在他这么不正经的流氓后,竟然没法发泄,像是一拳头砸在棉花上,被化解了。

缠。绵过后,苏沫披着毛毯坐在窗台边上,顾晨在浴室里洗澡。

浴室里水声哗哗,原本这男人执意要抱她进去和他一块洗,可鸳.鸯.浴的结果,必然不只是单纯的洗澡那么简单而已。

一身汗湿,此时汗水被体温烘干后,皮肤的每个毛孔都张开着,肌肤薄凉。

苏沫紧了紧身上的毯子,看着窗外大海的星点亮光。

顾晨从浴室里一身清越的出来,精神很好,湿漉漉的短发,一倾脸,便遮住了深沉的眸子。

他见苏沫坐在窗台边上,长腿迈过去,从她背后,将她整个纤细的身躯纳入怀中。

低头,亲吻着她的发心,哑声问道:“怎么在这里坐着?不怕冷?”

这屋子里,有很足的暖气,其实不会太冷,苏沫体寒,双手冰凉。

男人的大手,在她胸前不规矩的游弋,苏沫却眉眼一冷,回眸看着他,抿唇道:“我还没有原谅你。”

修长大手的动作,微微一滞。

顾晨方才的怒意,早已烟消云散,在听到她和霍行其实没有孩子的时候,其实心里的气便什么也没有了。

他垂下俊脸来,贴在她微冷的小脸上,紧紧拥着她,“我们一吵架,你就要逃避,下次,能不能不跑?”

苏沫微微蹙眉,“我刚才没有要跑的意思。”

“那你要做什么?你不是打算跑出去?”

顾晨锐利的目光,紧紧盯着她,清明眸子,洞悉着她眸底的一切。

“我只不过是想去把垃圾倒一下

,顺便在附近散散心,走走路。”

“真的?”顾晨半信半疑的反问。

苏沫咬唇道:“否则,你以为呢?我说过不会再跑……”

男人低头,吻了吻她的脸颊,闭着眼,沉迷的轻轻嗅着她身上的淡香,声音低沉:“小沫,我真的很怕你再跑掉……”

苏沫的心,微微一怔。

深吸了口气,心底的气,终究是怎么也发泄不出来了。

转身,环住他的脖子,回抱住他,“我吃避孕药,只是不想现在怀孕。”

她吃避孕药,只是觉得,现在不是怀孕的合适机会,而且,她对前两个失去的孩子,还心有余悸。

顾晨这会儿冷静下来,精明如他,怎么会不明白苏沫的心思?

他的大手,拥住她的纤背,轻轻拍了拍,“等你想要孩子的时候,我们再要。”

苏沫干涩的眼睛里,有些湿润,心里到底是被动容。

“去洗澡吧,我去热饭菜。”

苏沫点点头,言听计从的抱着衣服,进了浴室。

……

苏沫洗完澡,从楼上卧室下来后,便闻到了饭菜香气。

大抵真的是饿了,运动过度的后果,一定是筋疲力尽。

可看看顾晨,完全不像是那个出力的人。

他在这方面的精力,似乎又死灰复燃起来,于苏沫来说,其实并非一件好事。

至少,受折腾的,会是她。

用完餐后,苏沫放下碗筷,表情严肃,义正言辞的道:“顾晨,我们定个规矩吧。”

顾晨蹙眉,见她煞有介事的模样,还以为是什么重要的大事,亦是放下碗筷,看着她,洗耳恭听。

苏沫耳根子,却蓦地一抹奇异的染红,她咳了几声,才微微垂下眸子,极小声的道:“以后一周只能做三次,不能像这两天这么频繁,对你和我都不好。”

她说的声音极小极小,顾晨蹙了下眉头,像是真的没听见,又像是故意的。

“你说什么?”

苏沫吞咽了口唾沫,抬头直视着他,咬唇道:“我说,以后一周只能做三次,不能再多。”

一来,是她的体力有限,二来,他生过大病,苏沫循规蹈矩的想,做的太频繁,对身体应该不好。

顾晨双手交握,慵懒沉静的坐着,像是沉思了半晌,才沫沫开口:“一周三次,你不觉得是在剥夺我作为男人的权利?”

苏沫词穷,“……”

她怎么觉得,气氛这么古怪,怎么会有人,一本正经的在讨论这个问题?

一周几次,需要跟他讨论吗?

可实际上,的确是苏沫想多了,一周几次这种事,其实完全是由顾晨说了算,甚至是……一晚上几次。

苏沫有些气短,退了一步,“好吧,那一周最多四次。”

男人深沉的黑眸,定定的睨着她,薄唇微启:“一天两次,一周十四次,一次也不能少。”

苏沫为自己沫沫捏了把汗,“……太多了,对身体不好。”

男人眸光微冽,没有一点再商量下去的意思。

苏沫抿唇,“喂,是我在跟你商量,不

是你在跟我商量……”

“我觉得一天三次其实也不错。”男人淡淡开腔。

苏沫后背沁出冷汗,“……还是一天两次吧。”

男人的薄唇,这才牵起一点弧度。

挺拔身躯起身,伸出手臂,“你不是要出去走走,我们去海边逛逛?”

苏沫很想翻白眼,之前想出去逛,那至少还有力气,现在,被他缠着做过这么剧烈的运动后,他觉得她还有力气去外面逛马路?

“我有点累。”

苏沫没起身,也没动一下。

顾晨站在她跟前,微微倾身,声音低哑沉迷,“今晚累到你了?”

苏沫的脸颊,泛着淡淡红晕,几不可闻的应了一声,“嗯。”

她脸还没抬起,身子便被人腾空抱起。

顾晨横抱着她,往楼上走。

苏沫静静靠在他怀里,双手圈着他的脖子,有些抱怨问道:“明明出力的是你,可为什么累的是我?”

男女力量一向悬殊,尤其在这件事上。

男人发泄过后,往往是神清气爽,而女人,永远都是累的连根手指都动不了。

顾晨低笑,笑意玩味暧.昧,“你不知道么,憋坏的男人容易出问题。”

苏沫抬眸,静静的看着他线条深刻的侧脸轮廓,“……阿晨?”

“嗯?”

“这两年,你是不是憋坏了?”

顾晨英挺的深眉,微微一蹙。

低头,看着怀里的小女人,水眸澄澈的盯着他,白皙小脸透着光泽的红晕,清丽中不失妩媚。

他低头,覆在她耳边,轻轻咬了

下她的耳朵,“以我这几天的表现,你觉得我是憋坏了,还是忍耐太久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