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138章 她不想离开他

“你知道,再吻下去的话,会一发不可收拾。”

苏沫蜷曲的睫毛上,沾着晶莹的泪花,泛着雾气的清澈眸子,微微一笑,“那就不要收拾了……”

夜色沉沉,相爱的人,拥抱在一起,温暖了整个寒冷的夜色。

……

第二天一早,苏沫早早的起床了,收拾了她和顾晨的衣服。

小小的病床上,顾晨还躺着,继续睡。

苏沫闷声一笑,只觉得好笑,总算在有一件事上,顾晨出力比她多。

可以前的顾晨呐,像个战神,在这种事情上,只会越战越勇,哪里会像现在,像个初尝情事的大男孩一样。

苏沫只觉得心动异常,趴在床边,枕着手背,静静的看着他。

他的睫毛,根根分明,不比她的短。

“阿晨。”

她轻轻唤他,病床上的男人,睡的沉,没有动静。

想来也是,他风尘仆仆的从海港赶到瑞士,连一个倒时差的觉也没睡过,便和她一起掉进雪坑里。

怎么会不累?

苏沫伸手,覆上他的手背,轻轻晃了晃,“阿晨,起床了。”

顾晨眸子惺忪,一向冷冽寒肃的气质,却在这个

早晨,变得慵懒柔和。

“再睡会儿……”

说罢,便伸手将半蹲在病床的苏沫,一把带上了床上,紧紧扣在怀里,俊脸埋在她颈窝里,轻轻低喃一声:“陪我再睡会儿。”

苏沫早已没了睡意,她睁眼把玩着他修长的白皙手指,“可我已经退掉病房了,再过一会儿,护士和清洁工应该就要来打扫了。”

“跟我回海港?”他问。

他虽然还困着,思维也不是很清晰,却是问出了这个问题。

苏沫点点头,“这次,我不想逃避了,我会跟你一起面对这件事。”

就算是给她,给他们,一次机会也好。

——她不想离开他。

顾晨光着上半身,半是慵懒,半是性感的躺在病床上,拥抱着怀里的苏沫。

清晨,软香在怀,顾晨的情绪又被勾起。

他低头,翻过苏沫的身子,就要吻她,却被她一下子捂住了薄唇。

苏沫冲他眨眨眼,难得有一丝俏皮的撒娇:“喂,待会护士和清洁工进来,看见我们这样,该怎么想?不许胡来。”

顾晨微微叹息着,黑眸灼烫的盯着她的小脸,“那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起床穿衣服啊。”

经过昨天晚上后,苏沫真觉得,顾晨是精虫上脑了!

不过……空缺了两年情事的男人,苏沫不敢往深处想,如果昨晚他们不是在诊所里,顾晨是不是反应还要大?更甚至,更加不知节制。

顾晨像是个得不到糖吃,失落的小孩子,他微微垂了垂透亮的眸子,“你就不能体谅一下,一个饿了两年的男人生理需求?”

苏沫“扑哧”一声,轻笑出声,像是哄三岁小孩一般的,伸手抱抱他,“乖。”

两个人的性格,原本一个冷,一个沫,现在倒好,此时窗外阳光明媚,照耀着整个雪白的瑞士山,一如他们心底那片的阴暗,被彻底照亮。

顾晨不情不愿的起了身,光着精瘦有型的上身肌理,却怎么也不动手穿衣服。

诊所设施简陋,暖气并不是很足,苏沫拿了件白衬衫往他怀里一丢,“你赶紧把衣服穿上吧,免得着凉。”

苏沫正准备在病房里,四处看

看有没有什么遗落下的东西,手腕却被床上的男人,一下子扣住,蓦地扣进怀里。

她没有防备,一下子跌入他结实精瘦的胸膛里。

“喂,干什么?”

顾晨的下巴,靠在她头顶上,轻嗅着她发丝里的星点馨香,修长手指,捏着她柔软的葱白手指,吻着她的发心,哑声道:“作为顾太太,是不是该帮顾先生穿衬衫?”

苏沫一怔,抬眸不可思议的盯着他幽邃的眸子。

“干吗这样看着我?”

“你……你是不是想起什么了?”

两年前,无数次,他将她从被窝里拉起来,打着瞌睡,帮他穿衬衫。

苏沫期待又惊喜的看着他的黑眸,可无奈,她是真的想多了,顾晨完全没有恢复记忆的可能。

男人的大手,抚了抚她的发丝,“我以前,也让你帮我穿过衬衫?”

“是啊。”

苏沫拿起一边的白衬衫,抖了抖,顾晨第二天穿的衬衫,她都会在前一晚熨烫好,可现在,诊所里并没有熨斗,所以也只能将就着穿上在行李箱里压的泛皱的并不算挺阔的白衬衫。

她纤细的手指,仔细的一颗颗扭着白衬衫的纽扣。

苏沫盯着那一排扣子,失笑道:“以前你很粗暴,我还没醒的时候,你就把我从被窝里拉出来,帮你扣纽扣。大概你是故意的,不欺负我,你就心里不舒服。”

扣到最后一个纽扣的时候,苏沫的手刚要离开,便被他一把握住。

顾晨将她抱进怀里,“

小沫,因为我,你患上抑郁症这件事……”

他的话还没说完,苏沫被轻轻捂住了他的唇。

“看你以后的表现,我再决定原不原谅你。”

顾晨眉眼一笑,多日来的阴沉,终是烟消云散。

他拿开她的小手,攥在掌心里,轻轻揉捏着,彼此额头相抵,他一本正经的调侃道:“若是日后的表现依旧像昨晚那样鲁莽,是不是就不原谅了?”

苏沫脸色微红,“谁跟你说那方面……?”

这个男人,不正经的时候,尤其的不正经!

男人的大手,忽然落在她双月退间,苏沫一惊,低呼出声,“喂……!”

“还疼吗?”

听到这句问候时,苏沫骤然紧张的心,才轻轻放下。

还以为,他又要乱来。

她轻轻摇摇头,“有点像第一次,不过……”

苏沫伸手,从衬衫摆,小手溜了进去,摸到他左上腹的疤痕,轻轻笑道:“我以前真傻,一直不信六年前的那个人会是你。”

六年前,她十八岁,那个夺走她第一次的男人,除了是他,还能是谁?

同样的地方,同样的疤痕,而且,曾经顾晨在顾如卿面前亲口承诺过,只是……

那时或许他是真的不爱她,怕因为这个而甩不掉她这个麻烦,所以才矢口否认,那个夺去她第一次的,不是他吧。

顾晨握住她乱动的小手,眸色一暗,“不过什么?”

她知道,她再这样乱摸下去的后果是什么?

苏沫微微一笑,客观评价道:

“你的技术比起两年前,或者是六年前,实在是差的太多。”

顾晨蹙眉,像个孩子一样,追根刨底的问:“你是说我现在不行?”

苏沫抿唇,忍着笑意,从他身边逃开,收拾着行李箱,“我可没说你不行。”

只是,昨晚,他真的是空有冲动和谷欠望,全然没有技巧,连……进去,都找了半天……

顾晨从病床上起身下来,他走到她身后,搂住她的腰,低头覆在她耳边,咬了下她的耳垂,声音魅惑低哑的问道:“你在嫌弃我没有技巧?”

虽然疑问,可苏沫却听出了质问的味道,颇有一番威胁,而那搁置在腰间的大手,已经在不紧不慢的摩挲着。

顾晨也会有一天被人质疑“技巧”不行?苏沫想想,都想笑。

苏沫转过身来,莞尔的看着他,安慰他说:“……顾先生虽然失去这方面的行为记忆,但是从昨晚的表现来看,贵在领悟力超群。”

好在,最后一句“贵在领悟力超群”,拯救了整个局面。

顾晨显然是受用的,他握着苏沫的腰,将她的身子,更加摁进怀里,他清晨下裑的热度,一下子透过衣料传来。

苏沫小脸一热,顾晨却是眉眼深沉认真,他一字一句的像是在说什么重要的大事,弄的很是尴尬。

“下次,我可以让你感觉舒服。”

怎么会有人,将这种事情说的这么一本正经,这样严肃?

像是在执行任务之前的承诺一般。

此时,

病房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

苏沫轻轻推开他,应该是护士和清洁工进来收拾病房了。

“我们走吧。”

……

一路上,苏沫说了很多他们以前的事情给顾晨听。

两人之间的关系,总算缓和。

经过昨晚,苏沫像是对顾晨打开了心结。

坐上飞机后,苏沫就靠在顾晨肩头,看着舱外的蓝天白云,淡声道:“如果两年前我知道你给我的是假的离婚证书,我一定不会那么轻易的离开你。”

他不知道,其实她越是说要离开他的时候,就越是需要他的时候。

过去的她,对他给予她的感情,有太多太多的不确定,她不确定他是否爱她。

苏沫挽住他的胳膊,紧紧抱住,可是现在,她真的累了,想靠在他肩头,一辈子再也不离开。

飞机穿过白云蓝天,在历经十多个小时后,降落在海港的土地上。

苏沫挽着顾晨的手臂,两人亲密的从飞机上下来。

陈兵早已在机场等候,见到顾晨和苏沫交握的双手时,欣慰一笑。

“真好,又看见BOSS和太太在一起了。”

上了车后,陈兵发现有点尴尬,他并不是很清楚,现在要开去哪里,是顾家别墅……还是公司?亦或是新苑的别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