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137章 吻到地老天荒里

痛……

她纤细的手指,攀附在他肩头,疼的掐进他骨血里,可唯有这丝痛,和这么凶的索取,苏沫才觉得,她真的回到了顾晨身边。

在起伏的情潮中,苏沫微微一笑,唇角宛若开出玫瑰,她吻着他的脸颊,下巴,脖子,最后停留在他颈窝边,低哑小声的轻笑着问:“你在雪窟窿里说的那句‘我爱你’,到底是不是真的?”

那么固执,那么刨根问底,变得不像她,可又是她。

顾晨扣住她的手指,摁在洁白床单上,十指紧紧交扣,苏沫无名指上的戒指,烙着他的手心。

他忽然停止了吻她的动作,潜伏在她身上,隔空看着她,皱着英俊的眉头,一字一句的道:“我不喜欢拿这种事开玩笑。”

苏沫抿唇一笑,起身拥抱住他,在他肩头蓦地狠狠咬了一口,几乎咬出血珠子来。

那么冷不丁的,是要谋杀亲夫?

可她却紧紧抱着他,闭上眼睛,终是哑哑开口:“从遇见你开始,我就一直在等这个答案。为什么是现在,你愿意开口?”

可她不知道,两年前离别时,在清城的小小民宿中,他也曾怜惜的吻着她的额头,说那句“我爱你”。

只是,他忘了,而她,从未听见。

窗外瑞士山的雪,还零零落落的飘着,而屋内,暖意如春,缱绻悱恻。

顾晨身下的女人,水眸泛着雾气,惹人怜爱心动。

苏沫勾唇一笑,她一瞬不瞬的盯着他,“你就是这样,就算是在这件事上,也要站在完全的主导地位上,顾晨,你是不是觉得一切都在你的掌控里,哪怕是我会爱上你这件事。”

男人薄唇边的清越笑意,迷人清雅,他低头,覆在她白皙到半透明的耳廓边,轻笑玩味的道:“你会爱我这件事,或许曾经是我的掌控之中,可我会爱你这件事,或许是我这辈子做过最失控的事情,除了爱你,还有……”

“嗯?”苏沫扭头看他。

他沉黑的眸子里,透着一抹狡黠和揶揄,“我、爱、上、你,这件事,应该也是意料之外。”

苏沫一怔,愣了一秒左右没有思考过来,等她听懂他话中的意思,伸手立刻捶了他的胸膛,红着耳根,憋红了小脸道:“流氓!”

顾晨却一把扣住她的腕子,一边吻她,一边轻声叹息道:“别动,我已经两年没有过这种感觉。你再动,可能真的会要了我的命。”

苏沫一怔,立刻僵住了,她红着脸,小声问:“你和宋夏知……?”

苏沫发现,一向技巧高超的顾晨,却在今天,像一个毛头小子般,没有一点技巧,而且……

难道他失去记忆,连这种事也忘记该怎么做好?就算忘记,那他和宋夏知……“

别乱想。”

顾晨只丢了这三个字,便又兀自去寻找技巧和感觉。

苏沫有些难受,双手攀在他肩头,微微蹙眉,“你……错了。”

苏沫本想忍着不说,毕竟男人在这种事情上,是要面子的,何况……以前的他,在这种事情上,是一个高手。

而现在……却更像是一个刚成年初尝禁果的少年。

顾晨素白冷冽的俊脸,透着一抹尴尬的红。

“抱歉。”

苏沫将脸别到别处,伸手勾住他的脖子,主动将双月退缠上他颀长的腰。

她闭嘴,娇羞的咬唇,细弱蚊声的提醒他:“是这里……你……你别乱撞了。”

顾晨耳根憋出一丝红,大手掌控着她的腿跟,失控的进犯。

苏沫一痛,倒抽了口凉气,“你轻点呀……”

“那再来一次?”他似是询问着她,可已经像是个好奇宝宝一般,重新开始第二次,他咬着她的耳朵,低哑道,“这次我会做的很好。”

“你……”苏沫语塞。

这男人……她怀疑,他到底是不是故意的?

大约做了三次,顾晨一次比一次表现好。

苏沫躺在他怀里,彼此都淋漓大汗。

苏沫累的一根手指也不想动,可却靠在他怀里,胡思乱想。

顾晨失去所有记忆,包括人类最本能的行为,他刚才的表现,能让宋夏知怀孕?

“顾晨,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其实,这个问题,苏沫是有些难以启齿的,毕竟关乎男人的尊严问题。

“嗯。”

苏沫仰脸看着他的黑眸,“你对这件事这么生疏,那你和宋夏知……她……她是怎么怀孕的?”

顾晨似乎也察觉到不对劲,微微蹙眉,“我也不清楚,那天晚上我喝醉了。不过只有那一次。”

“一次?”苏沫有些不敢置信。

以前的顾晨,虽然不是重谷欠之人,可一周七天,至少六天是要缠着她的。

“你是说,两年,你只碰过她一次?”

“嗯。”

顾晨似乎不太想提到这个话题,这两年,他那方面,在苏景煜说来,是极为不正常的。

一个正常的三十四岁的男人,两年不需要生理上的发泄,其实有点问题。

他并不是很想对苏沫谈到这件事,男人往往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所要的尊严,比在其他人那里,要更多。

他希望他的女人,永远只崇拜他一人,在她眼里,他希望他是完美的。

苏沫伸手,捧着顾晨别扭的俊脸,转了回来,“你的意思是,宋夏知陪了你两年,你对她没有任何感觉?”

是个女人,都爱刨根问题这种事,苏沫也是正常女人。

顾晨抿唇,“如果我对她有感觉,就不会现在,在做僾这件事上,如此生疏。”

在苏沫没出现时,连他自己都快要认为,他那方面出了问题。

否则,怎么会面对任何女人,一点谷欠望也没有?

苏沫忽然想笑,抱住他的脖子,噗嗤笑出声。

顾晨的大手,狠狠捏了一把她的腰,铁板着一张冷脸,“很好笑吗?”

苏沫立刻闭嘴,顾晨本身就比普通男人要面子,更何况,是在这种说他不行的事情上。

“没有……”

果然,男人还是生气了,背过身去,只给了她一个背部。

苏沫抿着笑,伸手戳了戳他颀长的背部,“喂……”

某男人纹丝不动,一点也没有要理会她的意思。

苏沫吃了闭门羹,却不依不挠,“顾晨,我没有笑话你。”

她是真的没有笑话他,相反的,她反而觉得,这样的顾晨很真实,离的她很近。

苏沫见某男人,依旧傲娇着,便伸手从他背后,抱住他的背,环绕到他腰腹上,柔嫩小手,大胆的往下……

“现在我回来了,小怪兽会重振雄风的……”

蓦地,她的小手,被男人修长的大手,紧紧扣住。

男人蓦地转身,将她压在身下,目光威胁的盯着她鲜红欲滴的小脸,“你的意思是,会把这两年的空缺,一分不少的补给我?”

苏沫一怔,瞪大了水眸,他的吻,已经披披盖盖的落了下来,霸道窒息。

“喂……”

男人咬着她的唇,语调暧妹:“你知道,你这么碰,小怪兽会变成大怪兽的……”

苏沫词穷,“……你不要脸。”

“喂……不要乱摸!”

“小沫,我还想要。”

“不行,今晚再这样下去,会体力透支!”

“小沫……”

某男人在她耳边,卖力的撩拨。

苏沫没好气的看他一眼,见他用“楚楚可怜”的目光,巴巴的盯着他。



一软,伸手回抱住他,他两年没有解决过生理问题,应该……憋坏了吧。

“好吧,那就再做一次,就一次!”

“嗯,说话算话。”

两个人,像个偷吃的小孩子,一同跌进这爱的漩涡里。

今晚的顾晨像个大男孩,缠着她,一遍遍的索要,埋在她匈口,像是研究着什么。

苏沫被他看的,几乎要羞怯焚身。

双手,轻轻覆上他深沉内敛的眸子,“别这么看……”

顾晨拉开她的小手,看自己老婆天经地义,何况,他想好好……看看她。

“我想好好看看你。”

苏沫的理解,和顾晨的,明显不在同一水平线上。

苏沫仰着脸,亦是注视着他,“你看吧。”

某男人眸子一暗,身子从被子里沉了下去。

苏沫:“……”

他所谓的看……是全身看。

窗外的雪,无声的飘着,半夜里,尤为寒冷,苏沫却觉得,这一夜,比任何时候都要暖和。

这一年,顾晨三十四岁,却变得像是十八岁的大男孩,他靠在苏沫胸口,由苏沫抱着他的头。

苏沫纤细的手指,摸到他浓密短发里,埋在短发中微微凸起的疤痕。

那应该是做开颅手术留下的。

她的心,蓦然一扯,有些疼,“阿晨,开颅手术是不是很痛?”

顾晨轻轻摇头,“麻醉了,所以没什么感觉。”

可苏沫知道,那一定会疼,她说:“我以后再也不离开你了。”

顾晨拉开她的手,挺拔身子重新浮了上来,面对着她落了两行清泪湿漉漉的小脸,指腹轻轻摩挲着那沁凉的泪水,目光认真*,“这是你说的。苏沫,你要记住。”

苏沫环住他的脖子,仰头,吻上他的唇。

分别两年,她如何能不想他,哪怕就这样一直吻,吻到地老天荒里,也不够。

顾晨扣住她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