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136章 不许再提离婚这两个字!

“不要什么?”

他眉眼分明在笑,却是冷笑,比这瑞士山的白雪还要冷沉。

“不要这样漠视我说的话。我说离婚,也是经过深思熟虑想过很久的,并不是随便说说的。请你正视这个问题。”

他好笑的哼出一声,“我漠视你?苏沫,到底是谁漠视谁?我记得我昨晚和你说过,以后不要再提那两个字,现在呢,是不是你又在说?”

“……你能不能尊重我的想法?”

窗外雪上的雪,映衬的整个病房内都尤为通亮。

顾晨和苏沫闹完别扭后,沉着脸色,阔步出了病房。

苏沫一人坐在病床上,两人之间原本缓和的气氛,再度变得僵硬。

苏沫捂了捂脸,深深叹息一声。

而站在病房外的顾晨,从未离开,他蹙着眉头,站在小小的诊所楼道里,身长玉立的靠着白色墙壁,蹙着眉头,抽着烟。

偶尔来往的护士,好心提醒道:“先生,这里明令禁烟,请熄烟。”

顾晨心头一阵烦躁,将那猩红色的烟头,在指尖悄然捻灭。

大拇指和食指,被烫的微黑。

口袋里的手机,忽然震动了起来,来电显示,陈兵。

“喂,什么事情?”

那头的陈兵,回答道:“BOSS,宋夏知小姐一直在问你的行程,她说好几天没见到你了,而且打电话一直打不通。”

“我来瑞士这件事,暂时不要跟别人提起。就说我出差了,过段时间会回去。”

他吩咐完后,挂掉电话,站在病房后的苏沫,怔怔的看着他的侧影。

只觉得有些好笑。

明明,现在在他结婚证上的,光明正大的顾太太,还是她,可她却要被他藏起来,像是一个见不得人的第三者。

苏沫咬了咬唇,本想出来叫他进去,可终究是转身,回了病房。

……

海港,顾家别墅。

这几天,宋夏知一直心神不宁。

她一直在打顾大哥的手机,可一直是无人接听或是关机。

赵助理说顾大哥

去出差了,可如果是正常出差,为什么不接她的电话?

像是在回避什么。

难道……顾大哥去纽约找苏沫了?他们两个现在在一起?

只要一想到顾晨有可能会和苏沫在一起,她便心绪不宁。

只要苏沫在顾大哥的结婚证上一天,她就没有办法安心。

她低头,看着尚未显露的平坦小腹,双手缓缓抚了上去,这个孩子,是她唯一的,最后的筹码!

她发了一条短信给顾晨,语气甚是温柔,仿佛一个给出差在外的丈夫,提醒他注意身体的好妻子一般。

“顾大哥,就算工作再忙,也不要忘了吃饭,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了,你还有我和宝宝。”

她知道,顾晨不是一个忘恩负义之人,她照顾了他两年的恩情,他决然不会忘记。

远在瑞士山下小诊所的顾晨,口袋里安静的手机,再次震动了一下,他掏出手机,蹙眉盯着那亮起的屏幕上的短信,没有细看,随手锁定了手机。

指尖被烟蒂烫黑的指腹,有一点点火辣辣的疼,他将手机重新塞回大衣口袋里,进了病房。

病床上的苏沫,安安静静的,手里拿着一本瑞士时尚杂志,也不知道是从病房哪个角落里翻出来的,杂志有点皱巴巴的,她却看的认真。

实际上,却在顾晨进了病房后,心不在焉,眼前的杂志,上面花式的英文,她根本看不进去。

可她偏偏装的那么无动于衷。

顾晨一身黑色大衣,带着白雪

冷冽的肃杀,整个人气质沉敛冷静。

他长腿迈进病房的时候,灼灼目光,一直盯着垂着小脸的苏沫,她的脸色因为虚弱有些苍白,憔悴。

直到顾晨走到病床跟前,身影笔挺的居高临下的注视着她,冷冷开腔:“苏沫,跟我回国,一切交给我。”

苏沫猛然将手里的时尚杂志,“啪”一声,大力合上,心头隐隐的怒意,向上直冲,她抬眸冷笑的看着他,“跟你回国,你来解决一切?你所谓的解决方式是什么?逃避你即将要成为一个未出世的孩子的准父亲的事实?”

“苏沫!”他狠狠斥了她一声。

“其实我们的事情很好解决,要么,跟我离婚,你继续和宋夏知还有她的孩子在一起,要么……”苏沫冷哼一声,“不过,不管是为了顾家继承人子嗣的问题,还是别的,只要是个聪明人,你跟宋夏知在一起,显然要比和我在一起,来的划算的多。”

苏沫此话一说出口,顾晨额头青筋爆出,怒意勃勃,修长大手扣住她纤细的手腕,几乎要捏碎!

“苏沫,你没良心!”

昨晚,他们在雪窟窿里共度生死,此时,却从她嘴里说出这样冷漠无情的话,她到底……有没有心?

苏沫妩媚一笑,盯着他深沉怒意的黑眸,一字一句道:“你错了,我就是太有心了,所以才奉劝你,和我离婚。”

他一直都在逃避宋夏知的电话,难道不是因为觉得和她在一起,就是做贼心虚?

“不许再提‘离、婚’这两个字!”

苏沫挣扎着手腕,可他扣的太紧,以至于,怎么用力,也无法挣开束缚。

苏沫怒极,彼此都是气急攻心,她歇斯底里的冲他吼了一声:“和我在一起的事情,你为什么不敢告诉宋夏知?难道你不是做贼心虚?顾晨!你口口声声说不许我提离婚的事情!可你做的每件事,一直偏向的都是宋夏知!”

哪怕,此时此刻,她依旧是他结婚证上的另一半。

顾晨一怔,深沉目光滞住,灼灼的盯着她。

她气的不轻,穿着宽大条纹的病号服,也能看得出,起伏的胸口。

半晌,彼此就那么安静对峙了几秒,忽然,顾晨淡笑出一声,目光却是逼仄,不允许她再逃避半分,扣着她的手腕,将她一把拽进怀里,“所以,你是吃醋?”

苏沫蹙眉,轻易被撩动的心湖,像是被人窥探到了隐私,耳根泛着一抹红,脸色却是平静无澜,咬唇硬气的道:“我只不过是受不了,明明第三者是她,我却更像是破坏别人婚姻的狐媚子而已。”

她一字一句,很是针对宋夏知。

苏沫是个好脾气的姑娘,可对宋夏知,那个女人,破坏了她的爱情,她的婚姻,甚至害她曾经流产,她不会白莲花圣母到那个地步,做到还能不恨。

顾晨抱住她,她实在有些轻了,不费力气的便将她抱到了大腿上,她就坐在他修长的腿面和

膝盖上,在他怀里。

有两年,他们没有这样亲密过,起初,苏沫是不适应的,她眼神一抖,下意识的往病房的门快速扫了一眼,还好,是关着的。

顾晨靠近了她,将脸埋进她脖颈里,轻轻叹息着道:“我知道,你不服气,可宋夏知毕竟照顾了我两年,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回国后,接下来的事情,我有分寸。苏沫,你该信我。”

苏沫冷笑,“你有把握,宋夏知离了你能活?你有把握,她不会拿肚子里的那个孩子要挟你?你又有把握,我对她,和对她肚子里的孩子,完全没有芥蒂?”

他太自信了,自信的以为,她对他的爱,是可以包容一切的。

可是在爱情里,纵使再多包容,可只要是爱,就容不得杂质。

顾晨的目光深深,几乎灼痛了苏沫。

他的大手,一寸寸脱离了她的身子,指尖温度变得薄凉,他的目光更是深凉如水,“我从来没有后悔做过的任何事,唯独在放你走的事情,一直在后悔里。我时常会想,如果我没有放走你,是不是就不会造成今天的局面,苏沫,我不想和你再错过一次。”

他的声音,薄凉寡淡,却带着一丝铿锵有力。

苏沫的心,愣了愣,咬了咬唇,紧紧蹙着眉头。

两个人仿佛同时深陷在沼泽地里,越是挣扎,就越陷越深。

顾晨起身,苏沫深吸一口气,伸手猛然拉住他的手臂。

也不知是从哪里来的力气

,她竟然一下子,将他拽到了病床上,两人都有些没有防备,摔倒在病床上。

苏沫的水眸,怔怔的盯着他深沉的黑眸,蓦然伸手勾住他的脖子,不知是抱怨,还是太过无奈的妥协,“顾晨,你这个混蛋!”

她仰头,勾住他的脖子,吻上了他的薄唇。

顾晨有一瞬的怔忪,却在反应过来后,大手灼烫微颤的熨上她的纤腰,她的脊背。

男人,反客为主。

这个吻,炙热的仿佛带着沉淀了两年的思念,将彼此燃烧殆尽。

病房的门,是锁着的。

苏沫不想再骗自己,她想念这个男人,他的怀抱,他的吻,都曾是她唯一的皈依。

“小沫……”

他吻着她的耳鬓,低唤出一声,声音沙哑动人。

苏沫浑身狠狠一抖,这是两年后,他第一次叫她“小沫”,苏沫微微闭上眼,眼角沁凉的眼泪,滑入发鬓中。

她伸手,更紧的圈住他的脖子。

他要的那么急迫,不带一丝技巧,却仿佛宽慰了两人彼此的渴望,这思念,那么重,那么深,一同撞进她身体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