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122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顾晨抚着她乱糟糟的发丝,沉声安慰:“我不会走,我就在这儿。”

他从未想过,宋夏知对他的爱,如此深重。

可越是深重,他就越觉得罪孽,他心底,没有她,这是个无法改变的事实。

如果人能够控制七情六欲,也能控制

住自己爱谁,不爱谁,就不会走那么多弯路了。

宋夏知哭的像个泪人,她很怕,很怕那个梦是真的。

那么真实的包围着她,恐惧,绝望,令她崩溃至极。

“顾大哥,我爱你,我比苏姐姐更爱你,苏姐姐会离开你……可是我永远都不会!”

顾晨拍了拍她惊吓的颤抖背部,“好,我知道了,别怕。”

一夜,睡的极为不安……

到了第二天,苏沫正在JK上班,可一整天都坐立不安的。

只不过晚上有个慈善晚宴而已,那那个慈善晚宴,顾晨很巧的也在,她为什么要不安成这样?

霍行的短信,她一条都没回。

不知不觉,到了下班时间,五点。

设计部的几个参与顾氏设计稿的设计师,正打算一同拼车去酒店参加慈善晚宴。

“Jolin,我们一起走吧,先去挑礼服,然后再去参加晚宴!”

苏沫跟着公司设计部的三个设计师,一同出了公司,去高定店里挑礼服。

三个女人一台戏,加上苏沫,就是四个。

四个女人同坐在一辆车上,苏沫靠着窗,静静的听着她们讨论着高档护肤品、新季打折的名牌包包、高跟鞋……晚礼服。

其中,也不知道是谁最初挑起了话题。

“对了,我们四个,有谁没结婚的?”

苏沫还沉陷在自己的思绪中,没想到会被点名。

同事A戳了戳苏沫的胳膊,“Jolin,你在想什么呢?你不是没结婚吗?”

正在开车的同事B,已经结婚生子,笑道:“Jolin,我老公的一个远房弟弟,也一直没找女朋友,在海港有大House,有豪车,年薪百万,条件不错,你要是觉得可以,约出去试试看?”

坐在副驾驶上的同事C嘲笑B:“你也太不懂Jolin的行情了,Jolin没结婚,那是条件太好,没想好嫁给什么样的男人呢。”

苏沫啼笑皆非,“哪有的事情。”

同事C又道:“Jolin,我前几天都看见了,你男朋友开着一辆黑色卡宴来接你吃午餐,而且那长相,随便抛个媚眼,就能电倒一片少女!Jolin,你也别挑剔啦,遇到条件这么好,又对你这么绅士关心的,直接嫁了得了!小心被别人抢走!”

苏沫抿唇,淡笑,“我应该再过不久就结婚了,到时候你们都来。”

“真的假的呀?这么突然?Jolin,你无名指上的是他给你的婚戒吗?”

同事C忽然转身,握住她的手,打量着她无名指上的钻戒。

苏沫一怔,无名指上,戴的还是顾晨送给她的婚戒。

昨晚洗澡时,她又用肥皂泡抹了几次,依旧摘不下来。

同事C对时尚抓的很紧,眼睛很毒,凡是杂志上出现过的珠宝首饰包包衣服,她仿佛都可以过目不忘。

“奇怪,Jolin,你男朋友不是最近给你求婚的吗?怎么这枚戒指,是两年前杂志上的一款?漂亮是漂亮,不过款式是两年前的啦。”

苏沫微怔,收回手,垂下眸子,掩下眸底的情绪,“我们一起去看戒指,就看中了这一款。”

“我也发现了,Jolin喜欢有年代的东西,你的设计图里,也是一些比较有年代感的元素,我就喜欢当季的。”

苏沫勾唇,苦涩的笑了笑,“喜新厌旧是人之常情。我是太傻了,才会对旧东西恋恋不忘,人要朝前看。”

她也希望,自己能够接受新事物,接受新人。

可偏偏,她喜欢旧的。

不一会儿,便到了高定店里。

希思黎高定,是海港一家最为出名的高定店面。

两年前,苏沫因为一条旗袍,在这家高定店里,和苏画大打出手,最后,旗袍也被撕毁了。

没想到,过去了这么久的事情,她还是记得这么清楚。

苦笑一声,跟着同事一起进了希思黎。

三个同事都跑去

了洋装专区看礼服,苏沫偏偏走到旗袍区。

她伸手刚想取看上的那件旗袍看,导购便走来,礼貌的夸奖道:“这位小姐真有眼光,这条旗袍很衬人的肤色很身材,您穿上一定很好看。您可以去试衣间试试。”

苏沫点头,刚想拿进试衣间去试穿。

她却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顾大哥,我们去旗袍那边看看吧。”

苏沫的手指,微微僵硬。

宋夏知……

她一抬头,便看见宋夏知挽着顾晨的手臂,巧笑倩目的款款朝这边走来。

对方,也注意到了她。

宋夏知眼底,先是一抹厌恶,随即又掩饰的天衣无缝,“苏姐姐,你也在看旗袍?没想到……这么巧。”

宋夏知挽着顾晨的手臂,莲步走来,目光落在苏沫手里的那件旗袍上,仰着小脸,指着苏沫手里的旗袍,对顾晨笑道:“顾大哥,我也想要和苏姐姐同一个款式的旗袍。我觉得那件最合我的眼缘了。”

苏沫微微避开顾晨灼灼的目光,将脸颊别向了别处。

导购有些尴尬,抱歉的道:“这位小姐,这条旗袍是限量款,只有一条……要不,您再看看别的款式?我们这里,也有其他不错的款式……”

导购的话还没说完,宋夏知盯着苏沫,一字一句的道:“我就看上苏姐姐手里的那条了。”

顾晨微微拧眉,“知知,不许胡闹!”

宋夏知委屈,“顾大哥,我没有胡闹……”

苏沫冷笑着微微勾唇,落落大方的道:“既然顾太太喜欢这条旗袍,那就让给你好了。”

“苏姐姐,你不要见怪,我是真的一眼就喜欢上这条旗袍了。”

顾晨已经忍不下去,薄唇抿起,愠怒道:“凡事都有先来后到,这条旗袍,是苏沫先看中的,知知,你去挑别的。”

宋夏知还没来不及抱怨情绪,却听见苏沫平静的声音,不带一丝情绪的说道:“顾先生不必这么讲规矩,毕竟顾太太也不在乎先来后到。衣服是这样,男人也是这样,总是挑上别人先喜欢上的。”

苏沫冷笑的时候,一双澄澈水眸会变得妩媚,她直勾勾的盯着一边心虚的宋夏知。

宋夏知咬唇,“苏姐姐,你有话直说,不必拐弯抹角的骂我!”

“你既然喜欢对号入座,那我也没什么好解释。”

苏沫将手里的旗袍,丢进宋夏知怀里,“旗袍让给你好了。”

苏沫抬着下巴,昂首挺胸的离开时,她又低头,覆到宋夏知耳边,用只有她们两个听到的声音低语了一声:“我用过的男人,你也在用,宋夏知,你怎么这么贱?”

气的宋夏知,当场脸色又红又白。

苏沫妖娆的笑着,转身去了洋装礼服区域。

两年前,宋夏知所做的每一件伤害她和她的孩子的事情,她都清楚的记得。她不是圣母,让她释怀对宋夏知的恨意,根本不可能!

不过是过过嘴瘾,如果苏沫真的想对付宋夏知,就不只是这样了。

巨大的镜子中,苏沫看见了那张苍白,毫无生气的脸。

过了两年,她怎么会越来越不认识自己?

她变得沉闷,寡言,开始郁郁不欢。

旗袍区的宋夏知,得到了苏沫看中的旗袍,却选择不要了,又重新挑了一件别的款式进了试衣间。

顾晨在外面等候,目光却一直在搜寻着苏沫的身影。

在巨大的试衣镜里,从反射中,他看见苏沫拿着一件礼服正准备进试衣间。

他从沙发上起身,阔步走去,一条长腿,抵住了试衣间的门。

苏沫愤怒,“怎么,顾先生带着太太过来挑礼服,现在拦着我的试衣间门,又算是怎么回事?”

顾晨整个人,挤了进去。

试衣间的门,陡然被关上。

狭窄的小小空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一对一。

苏沫开始觉得,周围的空气都被抽干,连呼吸都是困难的。

她却佯装镇定,冷冷笑道:“顾先生,你究竟想怎么样?你就不怕被你的太太看见,我们在一个小试衣间里,她会怎么联想?”

“我为知知刚才的行为,向你道歉。”

“你是你,她是她,我不接受你的道歉!”

苏沫胸口的那团火,燃烧的越发旺盛,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其实盛怒,只是因为从顾晨口中,将他和宋夏知的关系描述的那么亲密而已。

男人挺拔的身躯,压迫性的逼近,他的目光,咄咄逼人,修长漂亮的大手,握住她的手,十指相扣在墙壁上,他的呼吸

,离她只有0.01毫米,灼烫的呼吸,几乎要烧的她体无完肤。

“苏沫,我再最后问你一遍,你是不是真的对我没有任何感觉了?”

“是。”她抬头,无所畏惧的对上他幽凉深邃的瞳孔,“我就算对你有感觉,那又怎么样?你别忘了,你不仅有妻子了,还有孩子了。”

“如果你对我有感觉,我们离开这里,谁也找不到我们。”

他的目光,那么认真专注。

苏沫一时晃神,像是回到了两年前的那个夜晚,在清城的小民宿里,他紧紧抱着她,问她,要不要跟他私奔,去一个谁也找不到他们的地方。

当时的她,拒绝了,现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