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112章 羞辱,不遗余力

顾晨一边开车,从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淡淡开腔:“你住哪里?”

苏沫报了酒店的地址,便将目光看向了夜色深浓的窗外。

“你才回海港?”

苏景煜那无意识的一句“苏沫回来了”,精明如顾晨,怎么会联想不到,她肯定是从外地或是国外刚回海港?

苏沫微微垂下眸子,目光焦距在腿面上的攥紧的手指上,“是。”

顾晨平静的问:“这两年,你究竟去哪里了?”

“纽约,我在纽约。”

“当初你离开我,

是因为我的脑癌复发,你害怕和一个朝不保夕的人在一起?”

苏沫的指尖,用力掐进掌心中,疼的麻木,“是,我们只是普通男女关系,我为什么要守在一个一脚已经跨进地狱的人身边?我还很年轻,我没有必要为了你,将我的整个青春和人生都搭进去。”

顾晨冷笑一声,“你说的很对,我没有权利强留你在我身边,毕竟当时的我,快死了。”

苏沫能听得出他讽刺的口气,她微微咬唇,始终没有抬眸看他,“顾晨,我承认当初我对不起你,在你最困难的时候离开你。现在,你有了新的伴侣和家庭,所以,我希望我们好聚好散。”

顾晨一手操控方向盘,一手从裤兜里取出那枚钻戒,举在苏沫眼前,一字一句的冷然问道:“这枚戒指,是你的?”

苏沫眼底闪过一丝惊愕,两年过去了,这枚戒指,还好好的被他保存着?

可……她不能承认。

普通情侣之间,不会有这样贵重的婚戒。

“这不是我的,在我之前,你还有别的女朋友。我在你这里,也不过是最最普通的那一个。”

“那你为什么一直躲着我?难道就因为当年抛弃了我,对我心存愧疚?”

苏沫咬唇,“或许是吧。”

“你的朋友,为什么说是我辜负了你?苏沫,你还有什么事情,隐瞒着我?”

“楚楚她不了解情况,喝醉了酒,胡说八道而已。”

一个个谎言,她那么努力的圆

着,却害怕一个细微的小动作,便会被他立刻看穿。

苏沫这才发现,说谎,需要很大的勇气和完美的演技。

接下来,顾晨似乎放过了她,他只开着车,没再问她别的事情。

深夜,车流极少,一路上畅通无阻,黑色世爵如猎豹,在公路上飞驰。

到达目的地,苏沫下了车,“谢谢。”

顾晨也跟随着她一起下了车,“我还有件事问你。”

苏沫回眸,眼前却忽然被笼罩一个挺拔的黑影,男人的大手,掌控着她的腰肢和手臂,将她固定在车身和那熟悉的胸膛之间。

他低头,薄唇,落在她嘴唇上,近乎攻城略地式的撕咬和亲吻。

苏沫一瞬间,怔忪。

她浑身僵硬,水眸瞪大,目光失去了所有焦距。

唇上的温度,明明那么凉,却带着火一般的强势。

直到无名指上一凉,苏沫才陡然缓神,一把将面前的男人推开。

而她的无名指上,那枚钻戒,已然滑入手指,牢牢套住。

顾晨目光灼灼的盯着她,肯定道:“这枚戒指,是你的。你和我之间,也绝对不止是普通情侣那种关系。苏沫,你可以否认,不过我有能力去搞清楚这一切。”

苏沫捂着火辣辣的嘴唇,心头,几乎快要窒息。

她大脑里的氧气,肺里的氧气,像是被他全部抽干。

他冷哼了一声,锃亮皮鞋靠近一步,居高临下的瞧着她红肿的唇瓣,“刚才,我吻你的时候,你很怀念吧?”

羞辱,不遗余力。

苏沫推开他,快步往酒店里走。

顾晨盯着那纤弱背影,冷笑着道:“苏沫,我不会就这样轻易放过你。”

既然过去已经出现在他面前,他没有道理不去弄清楚。

回了顾家别墅后,楼上的卧室,还亮着一盏灯。

宋夏知还在等着他。

顾晨的步伐,有些沉重,一如他的心情。

他推开卧室门,便看见靠在床头等他等到睡着的女人。

在他最困难的时候,她仍旧守在他身边,手把手的教他绑鞋带这种小事。

顾晨对宋夏知,哪怕没有爱,也有很多很多感激。

大手,轻轻抚上她的发丝,却将她弄醒。

宋夏知顺势握住他的手,贴在脸颊旁,“顾大哥,你回来了啊。”

顾晨不动声色的收回手,转身扯开领带,没有一丝情绪的问:“苏沫是我的前女友,你为什么隐瞒我?”

半靠在床头的宋夏知,小脸苍白如纸,她吃惊的盯着顾晨。

顾大哥已经完全知道苏沫的存在,以及……他们的过去了?

不,如果顾大哥全部都知晓的话,就不会说苏沫是他的前女友。

宋夏知拉住顾晨的手,跪在床上,目光哀痛的看着他:“对不起,顾大哥,我不想让你想起那些伤心难过的事情。苏沫回来,当我们在江南一品居遇见她的时候,我是真的没有做好思想准备,我以为她去了纽约,就再也不会回来了……可是,她又回来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告诉顾大哥,你和她的过去……”

顾晨松开脖子上的领带,侧身俯视着拉住他的手的宋夏知,目光微冷,“当初,真的是因为我得了不治之症,苏沫抛弃了我?”

宋夏知心头一跳,她愣了半晌,终是开口道:“是……”

撒了一个谎,就要用无数的谎言去填满。

如果她真的说出两年前顾大哥和苏沫之间的感情,或许明天,又或许现在,顾大哥就会丢下她,去找苏沫。

她花了那么多力气,那么多精力,用陪伴终于打动了他,不能苏沫一回来,就抢走她的一切。

不可以!

顾晨几不可闻的叹息了一声,反手握住她柔弱的小手,像是终于相信一般,薄唇微微抿着,“睡吧。”

“顾大哥,你洗澡吗?我去帮你放水。”

顾晨将她重新按回床上,“我冲个凉就好了。你先睡吧。”

宋夏知是

个异常合格的顾太太,她会安静的陪在他身边,会为他做好一切小事,也会为他放好洗澡水。

可即使做的再多,也只是个合格的顾太太而已,而不是他所爱的。

可就算苏沫回来了,顾晨也没有打算抛弃宋夏知,与苏沫重新在一起。

对于宋夏知的感情,既简单又复杂,简单的是,他对她的喜欢和寵爱,从来都不是爱情,复杂的是,他对她的情绪里,夹杂了太多的感激。

她是顾太太,所以顾晨不至于为了一个前女友,抛弃妻子。

苏沫,苏沫……

在他过去的三十二年生命中,这个叫苏沫的女人,究竟充当着一个怎样的身份?

心底的谜团和狐疑,越滚越大,像是一个雪球,随时可能炸开。

浴室外的宋夏知,心神不宁。

苏沫回来了,她不能坐以待毙。

如果苏沫这次回来,是为了抢走顾大哥,万一将过去的事情,全部抖露出来,顾大哥知道他们没有真的结婚登记的话,那这两年来,她所有的努力都是白费……

她靠在床头,沉思了许久许久。

浴室门,蓦然被打开。

宋夏知立刻扬起唇角甜美的笑意,“顾大哥。”

顾晨的情绪和脸色,一贯如常。

等他睡尚床后,宋夏知忽然伸手抱住他,将脸埋在他怀里,低低的开口:“顾大哥,你……会不会因为苏沫回来了,想跟她……?”

宋夏知的话还没问完,便被顾晨打断了,他的声音冷沉,“我不

至于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前女友抛弃妻子。”

她闭了闭眼,因为他的这句承诺,而感到心安。

手臂,更加抱紧了他的腰身。

她微微抬眸看着他,或许,她现在肚子里就有个孩子了。

只要有了孩子,顾大哥就不可能被苏沫抢走。

“顾大哥……我爱你。”

宋夏知曾无数次向他说“我爱你”这三个字,可顾晨从未回应过,最多也只是“我知道了”,这样的回答。

可今晚,顾晨却沉沫许久,拥住她,在她额头轻轻落下了一个晚安吻,“睡吧,不要胡思乱想。”

如果苏沫真的只是他过去一个普通的前女友,那还有什么理由,让苏沫破坏和打扰他现在的生活?

希尔顿酒店,套房内。

苏沫洗过澡,发丝湿润,发梢甚至还滴着水珠,她失怔的坐在床边,脑海中,回忆的一直是今晚顾晨质问她的事情。

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还赫然在她手指上。

那么牢牢的套着她的手指,奇怪的是,戴进去后,怎么也拔不下来了。

洗澡时,她打了肥皂泡沫,怎么也滑不下来,手指被磨的通红破皮,还是纹丝不动的套在她手指上。

她细细摩挲着戒指,上面镶嵌的钻石依旧锃亮闪耀。

她不知道顾晨的来意究竟是什么,把这枚戒指还给她的意思又是什么。

就算撇开过去所有发生的事情,他现在有宋夏知,而她,也有了霍行。

他们两个,注定是两条水平线,不可能

再有任何交集。

苏沫的心,很慌。

她忽然拿起手机,主动打了一个电话霍行。

那边的霍行,很快接起电话。

甚至有一抹惊喜,她忽然的主动,让霍行受宠若惊。

她鲜少主动给他打电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