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111章 苏沫,我要一个真相!

“苏先生,你到底想说什么?”

“苏沫,你是个好姑娘,这一点,我和阿晨都明白。两年前,的确是阿晨辜负了你,他很后悔,可是现在既然一切都过去了,你也没必要揪着他的错,不放过他,不是吗?如果你回来,是为了和阿晨重修旧好,我不反对……”

“苏先生!”苏沫立刻打断了他的话,“你想多了。我早就不爱他了,我已经结婚了。”

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情,苏沫撒了这句谎,或许是为了让苏景煜放心,又或许……是为了让自己死心。

她心底深处明白,其实……在苏景煜说出那几个字眼的时候,重修于好,她到底有多心动。

苏景煜听到这个消息,明显也是一愣,他抿了抿薄唇道:“既然是这样,那你应该也会答应和我演这场戏。”

苏沫蹙眉,不解的抬头看着苏景煜。

“你想怎么样?”

“承认你认识我们,但是,就说你的朋友喝醉了,打错了人。说你……是我前女友。这是让阿晨消除疑惑最快的方法。苏沫,你应该知道阿晨的个性的,你现在出现了,还在他心里引起了这么大的一个轩然大波,他一定会追查到底。这件事,只要他追查下去,相信很快就会知道,你是他前妻的身份。其实你们两个已经不可能在一起了,为什么还要让彼此过的更苦?不如就当做不认识,你说呢?”

苏沫竟然神差鬼使的点头了,“……我答应你。”



景煜和苏沫是一前一后进的包间。

回来后,苏沫直接坐在了苏景煜座位的旁边,她垂着眼眸,蜷曲睫毛,掩饰了眸底所有的情绪,“顾先生,对不起,我朋友喝醉酒了,她打错人了。我是苏景煜的前女友,两年前,我险些成为他结婚证上的另一半,但……因为一些特殊原因,我们分手了。我朋友以为是他辜负了我,所以再见到的时候,会这么激动的想替我出头……”

顾晨目光无澜的审度着对面的苏沫,他目光沉静,犀利如刀,看着她微微垂下的小脸,声线低沉寡冷,“继续编,你和景煜联合起来,就是为了编故事给我听?苏小姐,景煜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你要配合他这样费尽心机的编故事?”

苏沫放在腿面上的手,揪的紧紧,她一字一句说:“信不信由你。”

苏景煜蹙眉,“阿晨……”

顾晨一记冷眼瞪过去,“你闭嘴!”

苏沫死死咬着唇,她忽然站起身子来,理直气壮的盯着苏景煜和顾晨道:“苏景煜,既然你朋友不信,我朋友甩耳光也甩了,你们想怎么报仇?如果是想还那一巴掌,那就扇我一巴掌好了。两清。我实在没有空,陪你们在这里解释这个解释那个。信不信由你们!”

苏沫说完,便起身拎着包包便要走出包间。

顾晨迅速起身,大步流星的追上来,一把扣住了她纤细柔弱的腕子。

“苏沫,我们恋爱过,对不

对?”

他的目光,那么深沉专注,苏沫抬头望向他时,里面像是有个小小漩涡,几乎将她吸进去,万劫不复。

苏沫的眼泪,从眼眶慢慢滑落,一字一句,声音铿锵的否认:“顾先生,我们认识,但从来没有恋爱过。”

手腕,从微凉掌心中抽离,落荒而逃。

顾晨站在门口,久久都没动。

他没有回身,而是看着苏沫逃离的身影,冷声问:“景煜,你所说的,关于我重要的过去,就是苏沫,对吗?”

虽然他在苏景煜这个问题,可很明显,顾晨已经认定了这个事实。

苏景煜不知到底该不该向他坦白,“阿晨,苏沫……”

苏沫几乎溃不成军,她像是一场还未战斗便已经败北的逃兵,从茶社中落荒而逃。

她跑的很快,用力全身力气在跑。

那颗如死水一般的心,在遇见顾晨之后,重新死灰复燃起来。

为什么……

为什么上天还要安排他们再次见面?

为什么,要这样面对面的彼此伤害?

苏沫慢慢蹲下身子,痛哭起来。

顾晨长腿阔步的追了出来,看见茫茫夜色中,单薄纤弱的姑娘蹲在地上,无助的抱紧了自己失声痛哭。

他那颗平静许久的心,竟然在今晚,有些紧张。

男人迈开被质地上乘的黑色西裤包裹的长腿,他站定在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苏沫。

“为什么不敢承认?你和景煜,究竟隐瞒了我什么?”

苏沫一听到顾晨熟悉的男声,立刻起身,拔腿就要逃开。

却被男人的一只大手,强势的扣住了手腕,顺势拉进怀中,被紧紧桎梏住。

“苏沫,我要一个真相!”

她在他怀里,拼命挣扎着,双手捶打着他的肩头,“我没什么要跟你说的!顾先生,哪怕我是苏景煜的前女友,你也不该对我这样,不是吗?!请你自重!”

顾晨没有松开半点,反而更加将她紧紧箍在怀里,“自重?就算我是一个已婚之夫也有权力弄清楚关于自己过去的感情!”

他的声音,严厉肃冷,带着苏沫醉熟悉的一贯强势和霸道。

没错,这才是顾晨,除了冷漠和寡淡,还有不容抗拒的

强势。

这个男人,曾经给了她全世界,却一手将那个幻影琼楼毁灭,他给予了她全世界最好的,也馈赠给她所有生命中最坏的回忆。

苏沫吞咽着干涩的喉咙口,仿佛在吞咽着玻璃碎片。

“你松手!顾晨!你放开我!”

顾晨是个同样固执的人,他和苏沫在一起的时候,不管对与错,永远只有苏沫先低头。

“苏沫,今晚你不解释清楚,休想离开!”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都那么不在意过去,却在今晚,该死的在意。

苏沫溃不成军,抽噎的泣不成声,她红着一双水眸,双手抓着他的手臂,求他:“顾晨……我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我求你……放过我……”

顾晨更加确定,苏沫和他之间的关系了。

指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捏住了她的下巴,“已经没有任何关系?那以前,我们究竟是什么关系?”

苏沫将目光,移向别处,在谎言中继续圆谎,“两年前,我们是男女朋友关系。”

男人修长有力的长腿,逼近她,目光深沉逼仄,锐利如鹰的审视着她:“因为我的病,所以你离开我了?”

苏沫心里漏了一拍,他的病……?

她不知道,她完全不知情。

可是,她联想起苏景煜在洗手间对她说的那些话,不难猜出,顾晨得的,一定是很严重的病。

否则,他怎么会无缘无故失去三十二年所有的记忆?

难道……是脑

癌吗?

她怔怔的看着他,顾晨的目光咄咄逼人,他的手指,狠狠收紧,再一次逼问:“回答我!是不是因为我得了脑癌,所以你才离开我?”

苏沫仰头定定的看着他,这张脸庞,每到夜深人静时,就会在她眼前、脑海里、心里,百转千回。

像是一场无声的拉锯战,只有他喊停的权利,她从来都是被动的那一个。

冰凉眼泪,滑进发鬓,苏沫微微翕张着唇,吐出一个坚定的字眼:“是!”

就当做,是她辜负了他,或许……他就不会再纠缠。

直到这一刻,她才发现,原来爱一个人,是无法忘记的。她那么深刻热烈的爱过他,如同最醇厚的白兰地,烈酒穿肠,灼烧的她体无完肤。

她宁愿,他对她恨一点,也不愿……因为过去的那些伤害,让他纠缠和愧疚半分。

苏沫,就是这样爱着一个人,那么炙热,炙热的仿佛下一秒就会*。

在爱上顾晨这件事上,她永远学不会的就是适可而止,两年前的她,对这场独角戏飞蛾扑火,两年后,仍旧如此。

“顾晨,我们结束了,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志向,当初你得了脑癌,我不可能在一个朝不保夕的人身边的。就算……是我对不起你。”

顾晨紧紧抓着她手臂的手,落寞的渐渐松开了力道。

他削薄的唇角,抿的很深,在苏沫转身离开时,他冷声开口道:“你住哪,我送你回去。”

这么晚,这里根

本打不到车。

苏沫微微仰头,倔强的不想让眼泪落下来,她的唇角,甚至还保持着一抹得体的莞尔笑意,“不用了,我离这里很近,走回去就好。”

顾晨将手重新抄进西装裤兜里,目光转瞬平静无澜,他将情绪掩藏的不动声色,“上车吧,我还有些事情想问你。”

他的口气很淡,却透着一股不容抗拒。

苏沫很累,她实在不想再跟他争辩抵抗了,听话的上了车。

只是,她下意识的走到副驾驶前,准备拉开车门时,才陡然发现,副驾驶的位置,已经不属于她了。

她收回手,紧紧攥住手指,埋头进了后座的位置。

顾晨极强的观察力,自然发现了这一幕。

他还是不信,他们的关系,只有普通男女朋友的那种关系而已。

如果普通到不值一提,为什么所有人都在隐瞒苏沫的存在?

而苏沫,也在努力克制着什么,她还是不想说出实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