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110章 不愉快的相遇

顾晨忽然开始质疑,他从手术后,一直都没有刻意追问过以前的那些事,理所当然的将宋夏知当做了自己的妻子,可他忽然发现,虽说理论上,宋夏知应该是他最亲密的人,可在他脑海里,他对她的印象,除了一片空白外,没有任何。

他的心,一直是空的。

他也一直以为,这是因为丢失了三十二年记忆的缘故。

他微微苦笑,记得他对景煜说过,过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可回忆起来,却有些无力苍白。

不记得过去,现在又该如何继续?

这两年,除了工作上,他没有一丝一毫的混乱外,其实他的生活,一片凌乱。

一直乱着,乱着,便习惯了这样的乱。

书桌上,摆放着几张设计稿。

他拿在手里,仔细的看了看,这些设计稿,如果是别人送的,那么这个设计人又是谁?

为什么要送他这些设计稿?

他给苏景煜打了一个电话,“喂,景煜。明天晚上,我们见一面吧。”

那头的苏景煜,有些受宠若惊,“大忙人竟然会主动找我见面?真是难得啊!”

“我有事想问你。”

“那老地方见吧。”

顾晨挂了电话后,目光又落在那些设计稿上,不知为何,直觉告诉他,这些设计稿,和他的过去紧密相连,既然这些设计稿的主人不是宋夏知,那还会是谁?

第二天一早,苏沫便被楚楚的催命连环call给吵醒了。

“沫沫,今晚来魅色酒吧呗,我最近喜欢上一个人!”

苏沫头疼,揉着太阳穴问:“你喜欢一个人,为什么要去酒吧?”

她昨晚难得喝了一次酒,如果今晚再去酒吧,难免会碰一些酒。

饶了她吧。

“我喜欢的那个帅哥,在魅色酒吧做调酒师啊!”

苏沫想拒绝,“不行啊,我下周一入职就要定稿的。”

“你还是不是我的好姐妹?下周一才定稿呢,还有周六周末呢!你来嘛!”

“好吧,不过今晚最后一次,过了今晚,我就不能再陪你疯了,我要工作了。”

“好吧好吧!”

苏沫吃过早餐后,打开电脑,看了一下电子合同的要求。

稍微构思了一下设计稿,脑子里却乱哄哄的一片,全是昨晚和顾晨重逢的画面。

她直接将笔记本合上,闭眼休息。

她早该知道的,一遇到他,她就会乱了所有节奏和分寸。

如果有一天,她可以平静的,微笑着跟他打招呼,那么,那一天,她也就真的不在乎他了。

她闭了闭眼,放在手边的手机震动起来。

来电显示,霍行。

正好,她也想纾解一下压力。

接了霍行的电话后,霍行开口便问:“回国的感觉怎么样?”

苏沫苦笑一声,“不怎么样,你是我哥派来的间谍?”

霍行失笑,“我妈最近收养了一个孩子,每天都在催我结婚生孩子,让她早日抱上孙子。”

“伯母收养了一个孩子?”

“嗯,现在孩子在我身边,跑到我公司来,一直叫我爸爸,弄的我头都大了。”

苏沫噗嗤笑出声,“你好福气。”

“沫。”

“嗯?”

“如果你也在,他肯定叫你妈妈。”

苏沫握着手机,怔愣了好久:“……我没意见做那孩子的干妈啊。”

晚上七点左右,苏沫到了魅色酒吧。

她很少来这种地方,不管是在当初在海港还是后来在纽约。

纽约整条整条的都是这种酒吧,灯红酒绿,一到夜晚,最是令人迷失心智。

苏沫在声色犬马的酒吧里,找了半天楚楚,直到楚楚打电话进来,她才看见她所在的位置。

楚楚正花痴的趴在一条很长的吧台上,点了一杯又一杯的鸡尾酒,酒精的作用,令她眼角眯起,微微上扬着。

苏沫扶着她便要离开,“楚楚,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家。”

她一个女孩子,在酒吧喝醉,要不是她及时赶到,她真的不敢想象会不会出什么事情。

楚楚甩开她的手臂,“我不走,我还要点帅哥的鸡尾酒。”

苏沫对那调酒师说了句“抱歉”,便强行拉着楚楚要离开。

可楚楚喝的实在有些醉,再加上她赖着不肯走,很难扶出去。

“我不走!沫沫,你别扶我,我没醉!”

苏沫被楚楚一把推开,她没有防备,险些跌倒,这人喝醉酒,甩起酒疯来,力气真大。

“你还要喝?你已经醉了。”

楚楚抿着小嘴,一个劲的说她没醉。

苏沫见她这个样子,根本没办法出去,只好扶着她到了另一边吧台上。

只不过,已经不允许她再喝酒了。

楚楚趴在吧台上,醉眼迷蒙,她忽然指着不远处的一个男人,打了个饱嗝,笑眯眯的对苏沫说:“沫沫,那……不是顾晨吗?”

苏沫脸色一白,

顺着楚楚手指的方向,那男人,一张俊脸沉陷在半明半暗,可就算只是凭借一个随意的侧脸轮廓,苏沫也能准确无误的认出这个男人来。

他们曾经同床共枕一年,他情动时,会吻遍她的全身,最后亲昵的覆在她耳边,用低沉性感的男声喊着她的名字。

她怎么会认不出?

楚楚跳下座位,摇摇晃晃的这就要朝顾晨这边走来,苏沫想伸手拉住她阻拦她,可楚楚借着酒劲,冲到顾晨身边,也不知是哪股勇气,她用力果断的甩了顾晨一个巴掌。

苏沫站在一边,愣了有足足三秒,也没回过神来。

顾晨正在和苏景煜谈事情,他根本没有想到,会忽然被人甩嘴巴子这种事,他目光冷冽的盯着喝醉的楚楚。

“小姐,你打错人了吧?”

顾晨是个气场很冷的人,楚楚敢甩他嘴巴子,绝对只是一时脑热的事情。

她的酒劲还没退下来,借势帮苏沫报仇:“我、我……我没打错人!我就是要帮苏沫报仇!”

苏景煜一怔,看向苏沫时,还以为自己认错人了,喃喃了一声,“苏沫回来了……”

“你认识她们?”

顾晨深沉肃冷的目光,朝苏沫这边看来。

苏沫不说二话的拉着楚楚就要跑,“楚楚,我们走。”

“站住。”

他被人无缘无故的甩了一巴掌,不能不弄清状况。

苏沫转身,强笑着问道:“顾先生还有什么指教?是打算告我们,还是怎么样?”

顾晨目光

转为疑惑,他蹙了蹙眉头,目光犀利的紧紧审视着她,“你认识我?”

楚楚气炸了,闹着酒气道:“顾晨你玩儿失忆?你别装!你会不认识苏沫?!”

苏沫咬唇,紧紧拉住楚楚的手,忍着眼里的酸楚道:“楚楚,你别说了。”

既然他要装作不认识她,那么就这样好了。

说穿,也没什么意思,不是吗?

苏沫的情绪就快要控制不住了,她已经顾不上楚楚,转身就要跑,可她的腕子,却被一只微凉的大手,紧紧攥在了手心里。

“苏沫!”

那一声苏沫,令她心跳漏了一拍,她转眸看向他,苦笑着道:“顾先生现在终于认识我了,是吗?”

顾晨蹙眉,扣住她的腕子说:“我不明白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我是见过你,不过是在报纸和一品居。Jolin沫,是吗?”

呵。

苏沫拨开他的桎梏,眼泪终是止不住的往下啪嗒啪嗒直掉,重重落在他的手背上,碎成一片。

“你放开我。”

顾晨心底的疑问越来越大,他将苏沫的手腕收的更紧:“两年前我是不是认识你?”

苏沫彻底失控,她仰头歇斯底里的冲他尖叫:“你放开我!”

她红着一双眼,像是被关在笼子里受伤的小困兽。

苏景煜从座位上起身,过来圆场,“阿晨,你先放开苏沫吧,这里面有误会,这里不方便说话,我们换个地方吧。”

顾晨这才微微放松手上力道,苏沫顺势将手腕从他手

里迅速抽离。

她胸口剧烈起伏着,心跳快的像是随时能蹦出来。

紧张,抑郁,快要发狂……

她知道,她的病,在碰见他之后,又要发作了。

苏景煜想的很是周到,派人先送楚楚回家了。

而苏沫跟着他们,到了一家安静的茶社里。

苏沫实在快要忍不住了,她忽然起身,脸色苍白毫无血色:“我去趟洗手间。”

在苏沫出了包间后,苏景煜不动声色的说:“阿晨,我去看看茶上来了没。”

苏景煜出了包间后,往洗手间大步走来。

苏沫正在洗脸,水龙头里哗哗的放着冷水,她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心头的紧张一点都没消失。

苏景煜靠在墙壁上,声音淡淡道:“苏沫,或许你不记得我了,我是阿晨的好兄弟,苏景煜。”

苏景煜伸手,苏沫却冷冷的看了一眼他伸出的手。

他并没有为此觉得尴尬,而是笑了一声道:“我知道你今晚不是故意出现在阿晨面前的。我也知道,你可能并不想让阿晨打扰你现在的生活。苏沫,阿晨他现在已经完全失去两年前的所有记忆了,他对你没有一点印象,你不能怪他。”

苏沫的呼吸,仿佛被狠狠扼住,像是在茫茫大海里,她没有一点氧气,快要窒息。

其实比起之前的相遇,冲击力更大的,是苏景煜的那句,顾晨已经完全不记得她了。

苏沫佯装镇定,她不想问这些,忘记……其实也很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