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109章 她,认识他吗?

“顾大哥,我今晚订了江南一品居的位置。”

男人修长的手指,轻轻按揉着太阳穴,漫不经心的回答:“嗯,陈兵已经告诉我了。”

“顾大哥,我知道你很喜欢吃一品居的东西,所以……就擅自主张的订了位置,你……不会怪我吧?”

“不会。”

宋夏知觉得,这些日子,她和顾大哥的距离,渐渐拉近了。

顾大哥……好像已经开始慢慢接受她了。

等她怀上孩子……顾大哥一定会爱上她,离不开她的。

此刻,她又觉得,当初走的那步险棋,是值得的。

只要她不说,就不会有人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哪怕顾大哥和苏沫暂时还有婚姻关系,也没有关系,苏沫不会再回来了,婚姻关系也不过是层纸糊的外套而已,有它固然好,可没有,她也不在意,只要能和顾大哥在一起,顾大哥永远爱护她和孩子,就足够了……

晚上八点,江南一品居。

楚楚一见到苏沫,就坐看右看,“美利坚的水土这么养人呀!沫沫你怎么又长漂亮了!”

苏沫捏捏她的小脸,“你最近薯片儿吃多了吧,发福了!”

楚楚往苏沫怀里一蹭,“我不管,今晚我要吃垮你!想当初你走的那么突然,一失踪就是两年!你说你怎么这么坏呢!”

苏沫按着楚楚的肩膀,落座。

“当初我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还能出现在你面前,我已经花了很大勇气了。”

楚楚自然明白,当初苏沫被那个负心汉伤的有多厉害,“沫沫,我说句你不爱听的啊,那个顾晨当初伤害你这么深,现在凭什么和个没事人一样好好的当着他的CEO,过的那么没心没肺?”

苏沫的脸色一僵,她的心头微微一跳,勾唇苦笑道:“或许一直都是我一个人的独角戏吧。”

“可他就算不爱你,也不能这么伤害你之后还一点表示也没有吧!”

苏沫轻轻摇摇头,唇边笑意苦涩,“他给了分手费的,五百万。我该知足了。”

江南一品居是开放式餐厅,没有独立包间,来来往往的顾客,从门口到落座,一清二楚都可以看见。

苏沫低头正准备点菜时,忽然听见一声熟悉又刺耳的女声。

“顾大哥,我订了那个位置,我们过去吧。”

苏沫浑身僵硬,所有的动作都停滞住了。

她脸色苍白如纸,抬头间,便看见了手挽手进了一品居的一男一女。

顾晨和宋夏知往这边走来,苏沫心中一慌,手边的水杯陡然被打落到地上,碎了一地的玻璃碴,水渍溅在苏沫裤脚上。

服务生听见响声后,匆匆赶来。

“小姐,发生什么事情了?”

苏沫的心跳仿佛要跳出嗓子眼一般,她吞吐着连话都说不出口。

服务生担忧的问:“小姐,你没烫伤吧?”

“我没事。”

而顾晨和宋夏知的目光,也齐齐看过来。

宋夏知对上苏沫的目光那一刻,脸色的苍白程度不亚于苏沫。

她翕张着唇,眼底的惊愕,惊恐,有过之而无不及。

苏沫……她,回来了。

顾晨心思敏锐,很快感觉到身边的宋夏知肢体僵硬了片刻,低头温声询问:“怎么了?”

宋夏知连忙转过身子去,捂着胸口说:“我忽然觉得很闷,顾大哥,我们能不能换个地方吃?”

顾晨心思细腻,怎么会没发现宋夏知的不对劲,深沉幽邃的目光,波澜不惊的落在不远处的苏沫身上。

恰巧,她也在注视着他。

而那一瞬间的四目相对,苏沫的全世界仿佛都安静下来了,眼里,全部都是这个男人。

可他的目光,那么平静,那么寡漠,仿佛一个陌生人一般,打量着她。

而他的眼底深处,没有半点波澜。

或许是顾晨真的太高明,连伪装,都那么不着痕迹,在他深邃的眼底,她找不到一丝一毫伪装的痕迹。

苏沫终是低下了头,重新坐回了位置上,攥着被烫伤的手,紧紧。

楚楚气的火冒三丈,一个劲的要找顾晨理论,却被苏沫一把拉住。

“楚楚,不要去!”

“为什么?那对狗男女竟然装的和不认识你一样!凭什么?!”

苏沫咬唇,恳求道:“算是我求你,给我留点尊严……”

宋夏知挽着顾晨离开的时候,顾晨忍不住又回头看了苏沫一眼。

这个女人,有些眼熟。

只是,一时半会儿,他没有想起在哪里见过。

可为什么,明明只是陌生人,她看他的目光,却那么悲怆……还带着一点点的很难察觉的眷恋?

她,认识他吗?

宋夏知见到苏沫的反应很大,上了车后,她的手,甚至一直在发抖。

顾晨不知道她怎么了,握住她放在腿面上的手,蹙眉问:“怎么了?生病了?”

她摇摇头,佯装镇定道:“我,我可能是有些着凉了。顾大哥,我们回家吧。我忽然不舒服。”

顾晨点头,发动了汽车。

世爵汇入车流,顾晨开口问道:“刚才在餐厅打碎玻璃杯的那位小姐,你们认识?”

宋夏知心头狠狠一惊,紧张的揪着裙摆,小心翼翼的抬眸问:“顾大哥,你怎么会这么问?”

“我觉得你反应很大。而且,我也觉得那位小姐有点眼熟。”

顾晨说的云淡风轻,宋夏知心头却像是点燃了一颗*

,在未知的某一瞬间,便会爆炸一般。

脑海里,一片空白,只剩下唯一一个念头——

苏沫,她回来了,回来了……

她会抢走顾大哥,会抢走现在属于她宋夏知的一切。

“怎么可能,我不认识她,顾大哥,你想多了。”

顾晨微微颔首,“是吗?我还以为你们认识。”

“顾大哥,你为什么会这么觉得?”

顾晨玩味的淡笑一声,“或许真的是我想多了,她看我的眼神,有些怪。不像是个完全陌生人的目光。”

宋夏知靠在副驾驶上,目光深情专注的看着男人的侧颜,“或许是顾大哥长的太帅了,就算是陌生的姑娘,也会想多看你几眼。”

顾晨笑了笑,没再说话。

一路,缄沫。

而江南一品居这边,一顿好好的叙旧晚餐,因为顾晨和宋夏知的忽然出现,吃的沉闷无比。

苏沫一整晚,都心不在焉。

楚楚边吃边骂,“沫沫,要是我是你,我早就冲上去给顾晨几个响亮的巴掌了!他以前那么伤害你,现在遇见你,一句招呼都不打!还和你的情敌那么亲密的出现在你面前!你说他到底是不是故意的?”

苏沫端起桌上的小酒杯,一饮而尽,将酒杯重重落在桌上,“就算你打了又怎么样?我和他都已经离婚了,他就算过来打招呼,能和我说什么?说,苏沫,好久不见?没有任何意义,还不如就这样,当做不认识。”

她更怕的,是顾晨拉着宋夏知

的手,言笑晏晏的向她介绍——

“苏沫,这是我的妻子,宋夏知。”

顾太太……

曾经,是属于她的。

苏沫又喝下一杯白酒,不知是辣的,还是别的原因,她的眼睛里,慢慢浸湿了。

烈酒下肚,烧的五脏六腑都像着了火。

可她还是冷。

如今,站在他身边的,是另一个女人,不是她,不是她了……

他看起来,比两年前更加的沉稳,整个人的气质也更加沉着,唯一不变的是,他看向一个人时,目光那么寡漠,寡漠的不带一丝情绪。

或许,比起顾晨来,她永远也做不到这点。

装作,不认识,那么平静无澜,需要多少年的道行?

苏沫喝醉了。

楚楚将她送到提前预定好的酒店,她躺在酒店洁白的大床上,难受至极,哭的双肩颤抖如振翅谷欠飞的蝴蝶翅膀。

“顾晨……”

苏沫抓住了一只手,她苦笑着说:“我看见宋夏知无名指上的婚戒了……”

楚楚又气又心疼,反手握着苏沫的手,抱着苏沫安慰道:“以后咱们不提这两个人了!别哭了啊,沫沫!”

苏沫不知是真的醉了,还是想醉,她静静淌着眼泪,目光空洞的看着半空,一字一顿的像是告诉楚楚,又像是告诫自己,“他们结婚了……”

顾晨和宋夏知结婚了。

对了,两年前,宋夏知就怀孕了,如果没出任何问题,顺利的话,他们的孩子,应该已经一岁多了。

孩子……

她的孩子呢?

“楚楚……我真的好难受……”

心里的痛,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淡化。

她练就了再多的坚韧,在见到顾晨的这一晚,全部分崩离析了。

顾家别墅。

宋夏知从一品居回来后,身体就一直不舒服,她早早的躺在床上休息了。

书房里,顾晨处理完了公事后,站在落地窗前,忽然想起今晚在一品居里摔碎玻璃杯的那个女人。

右手,抄进口袋里,摸到一枚钻戒。

那是最初的那枚戒指。

他指腹细细摩挲着,不知为何,对这枚戒指的感情,像是倾注了很久一般,即使为宋夏知挑选了新的戒指,他却仍旧保留着这枚戒指。

它真正的主人,到底是谁呢?

真的是宋夏知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