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107章 她和他没离婚?

就算过了两年,她爱的,仍旧不是他。

霍行从来没有追究过,两年前在她心里划下那么伤的伤痕的人,究竟是谁,可他知道,苏沫是个固执的

人,她很难接受新的人和事,她喜欢旧东西,旧……人。

苏沫一路跑回别墅,屋子里,黑暗暗的,忽然被点亮。

她吓了一跳。

却被风澈抱了个满怀。

“潇潇,生日快乐!”

她心里乱的很,因为惊吓和慌张,一下子哭了出来。

风澈倒是被她吓了一跳,原本想给她惊喜,可却没想到,惊吓到她了。

连忙擦着她的眼泪,“胆子这么小,这么一下就吓哭了?哥错了,不该吓唬你。快,擦擦眼泪,过来吃蛋糕!”

苏沫咬唇,红着眼睛,被风澈拉过去吃蛋糕。

风澈用手指揩了奶油,往苏沫脸颊上一抹。

可她却不为所动,一副心不在焉,六神无主的模样。

“怎么了?今天霍行欺负你了?你告诉哥,哥给你报仇去!”

苏沫抬起红通通的眼睛,哑声道:“霍行向我求婚了。”

风澈一怔,随即笑开,“这是好事儿啊!”

苏沫看着风澈,咽了口唾沫,问:“哥,你知道今天霍行会跟我求婚,对吗?”

“我只是告诉他,今天是你的生日,可以抓住这个特殊的日子。不过看样子,某人求婚失败了?”

苏沫看着蛋糕上摆着二十四岁的蜡烛,烛火摇曳,倒影进她的眼底。

“是我不好,我没有做好准备。”

风澈低低叹息着,大手摸着她的小脑袋,“哥知道,一时半会儿,你没办法接受霍行的求婚。霍行是个好男人,哥把你交给他,我很放心。不过……潇潇,哥也知道,有时候缘分这个东西,无法强人所难。你遵从自己的心意就好,其他的一切,都交给我来处理。”

苏沫微微垂眸,苦笑道:“已经过去两年了,我还在奢望什么呢。”

风澈揉了揉她的发丝,温声道:“哥去问了下你的心理医生,他说,解铃还需系铃人,要彻底治愈你的病情,谁都帮不了你,只有你自己。潇潇,如果你实在没有放下,就回国看看吧。当做是散心,看看苏伯,看看老同学,看看海港。跟过去的自己,做个真正的告别。哥也很想一辈子保护你,可如果你不从自己的龟壳里勇敢的爬出来,你永远都会害怕受伤,害怕去爱。或许,能做到真正的告别和放手,才能接受新的生活和人生。”

苏沫眼泪掉了下来,看着风澈,像个孩子一般问:“哥,你真的赞同我回国吗?”

“如果回国可以打开你的心结,为什么不?潇潇,你还年轻,有什么不能放下的?”

苏沫咬唇,“我需要考虑考虑。”

对苏沫来说,回国,需要何等的勇气。

“你好好想想吧,不管怎么样,哥都希望你能过的幸福。”

风澈走后,苏沫一个人坐在羊羔地毯上,一整夜未眠。

这两年,她一直在逃避过去的回忆,逃避和顾晨有关的一切,可有关于他的新闻、报纸、杂志,她却像个小偷一般,偷偷的剪了下来,珍藏起来。

不敢看,又想回忆。

不敢想,又想怀念。

或许爱一个人,本来就是矛盾的,在两种情绪之间拉扯,让她又疼又苦。

回国……

她打开手机,按下了一串哪怕已经删除,却烂记于心的手机号码,不知道今晚到底拥有了什么勇气,她竟然就这么拨了出去。

可手机里,却传来一声冰冷的女声:“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苏沫抱紧自己,将脸埋进膝盖里。

是啊,两年了,什么都会变。

号码会变,感情会变,人……也会变。

恐怕,他如今此刻正软香在怀,对于那段失败的感情和婚姻,独独守护着的,抱的紧紧怎么也不肯撒手的,不过是她一个人而已。

她还在固执什么,还在坚持什么?

霍行的电话,打了进来。

苏沫接起,抱歉的说:“今晚的事情,真的对不起。”

霍行没有怪罪她的意思,反而鼓励她说:“沫,回国看看吧,你的郁结在那里,就算我再怎么帮你疗伤也没有任何意义,回国去解开你的心结吧。”

“霍行,谢谢你。”

与霍行通话后,苏沫打了个电话给风澈。

她只说了一句:“哥,帮我订下周回国的机票吧。这周,我需要把工作交接一下。”

风澈一直是个会提前为她安排好一切的好哥哥,“放心吧,你安心回国吧,回国后,会有人去接你,还有你的工作,在国内一样不会落下。我已经为你安排好一切,潇潇,你只要好好的解开心结,就是对哥最好的感谢。”

海港,顾家别墅。

顾晨吃完早餐去公司后,家中除了佣人,只剩下宋夏知和顾如卿两个人。

兰嫂正在收拾餐桌,顾如卿坐在沙发上,一边喝着早咖,一边翻阅着财经杂志。

“妈,我想跟你商量件事。”

宋夏知走到顾如卿跟前,唯唯诺诺的说道。

这两年,宋夏知的表现,她都看在眼里,可不知是不是因为当初她对苏沫做的那些过分的事情,让顾如卿,就是无法接受她。

苏沫失去的两个孩子,都跟她有关。

“现在阿北不在家了,你也不用叫我妈,我也不是你妈。”

宋夏知咬唇,手心攥紧,“我……我想跟顾大哥登记结婚。”

顾如卿挑眉,像是听见了什么新鲜事,将手里的财经杂志丢在一边,“你想跟阿北登记结婚的目的是什么?”

顾如卿问的太过直接,宋夏知只觉得屈辱难堪,“妈,我不懂你是什么意思。我无名无份跟在顾大哥身边两年,我没有抱怨过一句,我只是想要个能跟他合法在一起的身份,这有错吗?”

顾如卿冷笑,“既然你态度这么强硬,那我也不会给你留什么情面。你不要以为,我真的不知道你在打什么算盘,宋夏知,如果你敢动顾氏,就等着收拾包袱从顾家滚蛋吧!”

“妈……你为什么总是这样误解我?”

顾如卿起身,没有给她任何的好脸色,“如果你真的想要顾氏的股份,就给顾晨生个孩子下来吧。等你生下孩子,我会给你一笔补偿,到时候孩子留下,你离开顾家吧。”

宋夏知如遭电击,“我为什么要离开顾家?当初您说过,只要我一心一意的陪在顾大哥身边,您就不会赶我走的!”

“你自己做的事情,你自己清楚。别怪我没提醒你,容家和顾家是竞争对手,如果你真的拿了股份,卖给容家,到时候,我不会饶了你。”

宋夏知狠狠一怔,顾如卿……怎么会知道这些事?

难道,两年前的事情,顾如卿全都知道?

她不由后怕起来,如果,顾如卿知道,她为了怀上孩子,去找地下捐米青……

她狠狠打了个冷颤。

顾如卿恐怕永远没有可能会接受她了,她只有一条出路,怀上孩子,只要顾大哥护着她们母子,就算是顾如卿,也没有办法赶走她!

律师事务所。

宋夏知想咨询一下结婚登记的事情,便直接来了一家律师事务所询问。

“宋小姐,如果您想和男方登记结婚,必须要与男方一同去民政局登记才可以的。”

“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事情,而且男方同意与我结婚,为什么无法登记?”

律师一脸愁苦,“这……宋小姐,您别为难我了。”

宋夏知将顾晨的身份证,放在律师面前,“我有他的身份证,这样也没法登记吗?”

律师实在为难,如果不是看在这个宋小姐财大气粗的份上,真的不想接这个麻烦活儿。

“那您拿着他的身份证和户口本找一个和您男朋友相似的男士去民政局登记看看。只要有户口本和身份证,应该问题不大。我帮您查查看吧。”

律师在键盘上飞快的敲出一串,蹙了蹙眉头道:“宋小姐,您要结婚的这个男士,是个已婚人士啊。”

宋夏知不解:“怎么会?他两年前已经离婚了。”

“没有啊,我民政局工作的朋友发来的信息上,这位顾先生,并没有离婚啊。”

宋夏知小脸一白,“你说什么?!”

两年前,顾大哥……没和苏沫离婚?!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苏沫为什么也一口咬定他们离婚了?难道……顾大哥伪造了离婚协议和离婚证?

可是顾大哥为什么要那么做?

海港机场。

苏沫经过十三个小时的飞机旅途,下机的时候,有些疲惫。

到了出口处,风澈说,会有个叫老胡的朋友在出口等着接机。

苏沫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个海港陌生号码。

“喂,你是风澈的妹妹苏沫吧,我是老胡,我在出口等你呢,你在哪儿呢?”

老胡一口的海港口音,让苏沫一下子亲近起来。

上了老胡的车后,老胡很健谈,一路给她介绍着近两年来,海港的变化。

匆匆从车窗滑过的风景,与两年前相比,变大的确很大。

“你是风澈的妹妹,回了国,也就是我老胡的妹妹,你有什么事,给我打个电话,随叫随到!”

苏沫莞尔,“胡大哥,我哥应该把我在国内的公司地址都告诉你了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