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106章 属于宋夏知的婚戒

断断续续的申吟声,令她感到羞辱,可唇间,却克制不住的溢出。

她所做的这一切,都只是为了能跟顾大哥永远在一起而已。

她没有错。

从诊所出来时,宋夏知两腿虚软。

她靠在垃圾桶边,吐了很久。

恶心……

连她自己都觉得恶心。

凭什么,苏沫一出现,就抢走她的全部?

不,她牺牲了这么多,绝对不能让苏沫,再次抢走她的一切。

顾氏国际,总裁办公室。

顾晨揉着太阳穴,努力回想着昨晚的画面,可被酒精麻痹的神经,却没有一点清醒的思绪,脑海中空白一片。

分明这是件好事,可不知为何,心底竟然有点空落落的失落感。

但作为一个男人,作为一个丈夫,这些都是他应该承担的责任。

拨了一个电话给宋夏知——

“喂,知知。”

那头的宋夏知,一接到顾晨的电话,有些紧张和无措,“顾大哥……”

“你不是一直想约会?今晚我没什么事,你想看电影还是吃饭?”

宋夏知捂着嘴,微微哽咽,她忍着哭声,不想让顾晨听见,“好,只要能跟顾大哥约会,做什么都可以。”

就算无聊的一起待着,她也愿意。

心头的委屈和屈辱,还有面对顾晨时的愧疚,她开始后悔,是不是自己走错了一步棋?

顾晨心思敏锐,他蹙了蹙眉头问:“怎么哭了?”

她摇了摇头,“没有,我就是高兴。”

这两年,他很少关心她,虽然表面上是夫妻关系,可他的心思,一直都放在工作上,连她的喜好和兴趣,通通不知。

“今晚我回家接你。”

宋夏知用力点了点头,她咬着唇,在他挂电话之际,忽然叫了他一声:“顾大哥……”

“嗯?还有什么事?”

“我……我爱你。”

握着手机的顾晨,修长手指微微一怔,目光深沉,淡淡开腔:“嗯,知道了。”

挂掉电话后,他靠在黑色大班椅

上,深深的呼了一口气。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自己的妻子说“我爱你”这三个字的时候,他竟然会觉得有负担。

从一开始,顾晨就觉得他们之间有哪里不对劲。

可按照顾如卿和宋夏知的说法,他和宋夏知是自由恋爱结婚的,按理说,是有爱情的。

难道……真的只是因为手术后,他完全将她忘记的缘故?

陈兵推门进来,手里拿了一只精致的卡地亚纸袋,“BOSS,您吩咐买的东西买到了。”

顾晨接过纸袋,从纸袋里取出一个丝绒高雅的方形小盒子,打开,里面是枚女戒。

“订一下今晚八点西西里餐厅的位置,两位。”

陈兵了然,“BOSS今晚是和太太出去约会吗?”

顾晨微微挑眉,看着手中的钻戒,声音清淡如常,“这两年她为我付出了不少,从前是我太忽略她了,应该要补偿她的。”

陈兵一时觉得恍若隔世,或许,永远不告诉BOSS关于苏沫的存在,让BOSS忘记过去所有的事情,重新开始,也不是一件坏事。

宋夏知,他不敢肯定她有多好,可陈兵知道,她对BOSS是真心的。

“BOSS,你真的不在乎以前发生的事情了吗?”

顾晨抬眸,目光锐利,“景煜提起我的过去,现在你也提,我的过去,到底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他的过去,还缺了谁?

陈兵抿唇,隐瞒道:“不,不是……我只是想问BOSS,对过去和宋小姐发生的情谊都不关心了吗?”

“不过是情侣之间的一些小事,打打闹闹,知不知道都无关大雅吧。”

陈兵低眸,点头,“也是。”

下班后,顾晨开车回了别墅,接了宋夏知到西西里酒店。

宋夏知身穿一条典雅甜美的连衣裙,挽着顾晨的手臂,进了西西里餐厅。

餐厅里安静幽宁,优雅的小提琴声,在耳边舒缓的轻轻环绕着。

两人对桌而坐。

顾晨将菜单推到宋夏知面前,“想吃什么?”

她甜笑着低头,点了好几个菜,都是顾晨平时常吃的。

“可以点你自己喜欢的。”

她却摇着头笑道:“顾大哥喜欢的,我也喜欢。”

顾晨幽邃的目光,落在她的无名指上,那枚不合尺寸的戒指,她一戴就戴了两年,始终没有摘下来过。

“知知,其实你有时候真的不必勉强自己。你是我的妻子没错,可是不需要什么都委曲求全。”

宋夏知又惊又喜的看着顾晨,她眼睛里一片湿润,心情雀跃道:“顾大哥你知道吗?当从你嘴里,开始第一次承认我是你的妻子的时候,我好开心……”

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不管是两年前,还是两年后,她从来就不是他真正的合法妻子。

顾晨忘记了过去,并不知情,可是她知道,他们从始至终,都没有办理过结婚证。

顾晨从口袋里,取出卡地亚的丝绒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枚崭新的钻戒。

他拉过她的右手,将原本戴在无名指上的女戒,摘了下来。

“既然尺寸不合适,就不要勉强自己戴着了。”

宋夏知一手捂着嘴,感动的簌簌落下眼泪。

顾晨将丝绒盒里的卡地亚钻戒,取出,戴上她无名指。

她的目光,在整个晚餐,就没离开过无名指上的婚戒。

这是顾大哥,送给她的婚戒……

不再是苏沫的。

她终于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婚戒。

喜极而泣。

顾晨将最初的那枚女戒,攥在了手心里,不知为何,明明只是枚普通戒指而已,他看着这枚戒指,却有些触景生悲。

或许是在感触,他和她之间的感情,就像这枚戒指,回不到过去了吧。

他将戒指,重新放回了裤兜里。

一整晚,宋夏知都很开心。

她靠在顾晨怀里,无比满足。

她静静的闭上了眼睛,双手环住了顾晨的脖子,轻轻开口道:“顾大哥,不管我做什么,都是因为爱你。我爱你,我不想跟你分开。”

哪怕眼睛紧闭,眼眶中的眼泪,却依旧奔腾涌出。

如果时间可以倒退,她一定不会做出那种草率的决定,可是……回不去了。

走错一步,步步错,她只有硬着头皮,将这个谎话,圆到底。

而顾晨,心思却飘飞的很远,他脑海中,莫名的浮现另一张面孔,很模糊,他看不清。

但,他很想抓住她。

纽约,人民广场。

苏沫好不容易圆满完成人生中的第一次服装设计展,全身绷紧的神经,一下

子放松下来。

她重重呼了口气,“终于结束了。”

霍行牵着她的手,两人漫步在夜色中的人民广场上,来来往往,有不少游客和当地居民。

“沫。”

苏沫停下步子,转眸回头看着他,“对了,你不是说有惊喜给我?该不会又是什么项链儿首饰吧?我说霍行啊,从我们交往开始,你大大小小的礼物送了我一抽屉了,要是有一天,咱两分手,我不会占你便宜的,我会原封不动的还给你的。”

“我不要我们分手。”

苏沫一怔,她不过是开个玩笑,可霍行却忽然认真起来,他的目光,那么专注执着。

“我开玩笑的。”

霍行攥住她的右手,忽然单膝跪下,“苏沫,我们结婚吧。”

苏沫脑子一懵,傻了眼,翕张着唇,呆呆的看着单膝跪地的霍行,足足有两秒。

来来往往的华人和老外,纷纷将目光投射过来。

苏沫立刻弯腰去拉他,“喂,霍行!你开玩笑开的也太大了!快起来,别人都在看着我们呢!”

霍行非但没起来,还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紫色高雅的丝绒心形盒子,苏沫不是傻子,当她看见盒子的时候,大概就猜到了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

她的心跳,紧张的要从嗓子眼蹦出来,可那不是因为激动兴奋的心跳加速,而是害怕和畏惧。

“霍行……”

霍行取出盒子里的钻戒,牵着她的右手,单膝跪地,仰着俊脸,目光深情真切的看着已然呆

住的她,“苏沫小姐,你愿意接受霍行先生的求婚吗?”

苏沫目光发直空洞,直到无名指上,冰凉的温度,狠狠烫了一下她的心。

她伸开的手指,忽然攥成一个拳头,那戒指往无名指下滑的动作,陡然一滞。

“霍、霍行……我,我还没有准备好。”

霍行没有起身,却是一字一句的认真问:“你是没有准备好接受我这个人,还是没有准备好和我结婚这件事?”

苏沫捂着嘴,“霍行,对不起……”

“沫,你知道,我想听到的那三个字不是对不起。”

——而是,我愿意。

“我……”苏沫如鲠在喉,她呆呆的看着跪在地上的霍行,所有话,都哽在了喉咙口。

霍行无奈的苦笑道:“就算你今天不接受我的求婚,也没关系。我有勇气向你求婚,就已经做好了一切被你拒绝的打算。苏沫,不管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接受我,我会一直等,等到你开口说愿意的时候。”

苏沫心思很乱,像是一团被揪乱的毛线,“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她将手,抽离了他的掌心,转身,快步离开。

霍行一个人跪在纽约人来人往的大街上,看着苏沫离开的身影,目光落寞。

就算过了两年,她还是没有忘记心里的那个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