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80章 疯了!疯了!

希尔顿酒店。

顾晨浑身上下都带着一股杀气。

“查一下,苏沫在哪个房间?”

前台小姐有些被吓到,却还是礼貌的说:“对不起先生,我们这边不能透露客人的隐私……”

“我是她丈夫这点够不够?”

前台小姐一对上顾晨黑沉沉的眸子,便吓得一抖。

“好,好,我这就给你查,你别激动。”

生怕,把酒店给砸了。

陈兵亮出了顾晨的名片递给前台,前台小姐一看,眼睛一亮。

“原来是顾先生,我这就给您查。”

取了房卡后,顾晨全身冷沉沉的走到了房间门口。

呵,他这样,活脱脱是来抓女干的?

总统套房的门,随着房卡的靠近,“咔哒”一声,打开。

大床上,薄被下的两个人,正睡的沉沉。

眼前的一幕,刺痛的顾晨的心。

男人无法不震怒,从牙齿缝里咬出两个字:“苏、沫!”

陈兵站在顾晨背后,额头亦是冒着虚汗。

床上的人,因为这一声震怒的吼声,在睡梦中蹙了蹙眉头,惺忪醒来。

苏沫一睁眼,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切。

怎么会……?

她怎么会躺在容城墨的身边?

不。

这只是幻觉。

她明明在船上,明明要离开海港。

容城墨一脸抱歉,看着顾晨:“Sorry,喝醉了。”

顾晨薄唇边上的笑意,冷,冷到了骨子里,一把枪,抵上容城墨的太阳穴,“我问你,到底,有没有碰过她?”

容城墨一怔,显然没有料到顾晨会因为苏沫掏出枪,甚至用枪对着他的脑袋。

“阿晨,你冷静点,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

刺耳的一声枪声,在总统套房里响起。

打中的,是容城墨的左腿。

容城墨左腿一下子跪了下来,大腿涓涓流血。

苏沫抓着自己的头发,几乎……快要疯了。

不是的,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顾晨捏着苏沫的下巴,一字一句的冰冷质问:“你是自愿的?!”

苏沫慌乱的摇着头,双手紧紧抓着顾晨的手臂,“不……我没有……”

她,不是自愿的。

从未,自愿过。

“那是被强迫的?”

逼问,几乎令苏沫崩溃。

“我……我

不知道……”

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让人一下子根本无法相信这一切是真实存在的。

她眼前的幻觉,仿佛一个个被击碎,紧跟而来的,只有顾晨被伤透和愤怒的目光。

那枪,凉薄的抵着她的左肩,男人的太阳穴的青筋,突突的跳动。

“我再问你一遍,究竟……是不是自愿?好、好、答!”

苏沫快疯了,抱着头忽然尖叫一声:“啊——!”

她不是,不是自愿的!

“我没有自愿……!”

顾晨的枪,一下子对准了单膝跪地的容城墨。

苏沫惊恐,一下子抱住了顾晨的手臂,“你不能……”

怒极攻心。

“放、手。”

苏沫没有松开,只是大声哭喊着:“你杀了他会坐牢的!顾晨你冷静点!”

陈兵亦是上前阻止,“BOSS,你先冷静点。听太太解释……”

顾晨将苏沫一把推开,厉声道:“解释?还需要什么解释?”

不需要,解释。

以后,再也不需要这种东西。

他只信眼前看见的。

苏沫哭的肩头直颤,双手掩面,可思绪,却慢慢的被点醒。

不,这一切都是阴谋。

是宋夏知的……阴谋。

她哭着抱住顾晨的手臂,失控的说:“你听我解释……这全部是个阴谋……是宋……”

“宋什么!你又要告诉我,这是宋夏知的阴谋是不是?”

苏沫被顾晨这一吼,身体完全僵硬住,翕张着唇瓣,呆呆的看着他。

他刻薄又刺耳的话,直击胸口!

“在你诬蔑

宋夏知之前,如果你是干净清白的,或许你还有那个资格。现在,你没有。”

他,再也不信任她了,再也不会。

……

一件大衣,包裹在她浑身酸痛的身上。

一双手臂,承托了她的所以喜怒哀乐。

上了世爵车后,苏沫整个人都在打颤。

她手臂上的痕迹,看起来那么碍眼,肮脏。

这无论是不是宋夏知的阴谋,只有一个事实刺痛着她的神经。

她和容城墨,做了。

顾晨揪住她的后颈,几乎想就这样将她捏碎,“苏沫,你彻底、将我所有的耐心、用尽了!”

“对不起……”

声音战栗,仿佛站在悬崖边,随时都有可能摔下万丈深渊。

“对不起?在你和容城墨做的时候,你想的是谁?”

苏沫眼泪一颗颗砸在手背上,原本血色尽褪的苍白嘴唇,被她咬的红肿出血,“顾……晨……”

手,下意识的想去攥上他的袖子。

却被他一把挥开。

“够了!”

苏沫像是受惊之鸟,只好小心翼翼,颤抖着将手臂收回来。

一路上,气氛缄沫尴尬,痛意在空中升腾。

她的手指,一直在搓着手臂上那星星点点的痕迹。

怎么会……如此脏?

直到那片皮肤磨破,只换来顾晨一个冷笑。

“你就算把所有他碰过的地方都用开水烫一遍,也仍旧改变不了事实!”

苏沫在衣服上小小动作的手指,再也没了力气去搓。

凉意,从脚底升腾到头顶,只觉得每个细胞里都放着一块冰

块,好冷。

……

回到新苑,下车时,她的腿微微弯曲,可落在顾晨的眼底,却成了另一种涵义。

他嘲弄的讥讽:“今早你们做过几次?做到你走路都成了问题?”

苏沫想开口说“不是”,可反驳的话,到了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了,只翕张着唇,沫沫的将话咽进了肚子里。

她没有,她只是不舒服,头好晕,浑身也没有任何力气。

但,这绝对不是纵谷欠过度后的感觉。

对,她记得,她上船之后,被一个陌生人注射了一针。

她记得的。

可此时的顾晨,完全不会听她的任何解释。

苏沫亦步亦趋的跟在顾晨身后,进了屋内后,苏沫一路上还没收拾好的乱到崩溃的情绪,再度分崩离析。

宋夏知堂而皇之的,坐在属于她和顾晨的家中。

一见顾晨进来,宋夏知便娇笑着小跑过来,亲密的挽住顾晨的手臂。

“顾大哥,你回来了啊。”

苏沫站在顾晨身后,像一个局外人,冷眼看着他们。

苏沫的目光,落在宋夏知缠着顾晨手臂的那只手上,顾晨并没有像往常一样选择推开。

而是,沫许了。

宋夏知像是后知后觉的,这才发现顾晨身后的苏沫,她一脸天真无邪:“苏姐姐,你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差?”

不知是哪里来的勇气,或许是被逼到了人生的最低谷,甚至……苏沫现在所在的地方可能是地狱。

她红着眼,盯着宋夏知,一字一句的说:“拜

、你、所、赐!”

那一瞬间,宋夏知是真的害怕,苏沫的眼神,令人发瘆。

“苏姐姐,你,你在说什么呢?我听不懂……”

苏沫冷哼了一声,衣服下的两只手,攥成了两个拳头,她恨不得,现在就给宋夏知几巴掌。

顾晨终是将宋夏知的手臂拨开了,语气淡淡的对宋夏知说道:“你先回去。”

宋夏知有些不肯,“顾大哥,我还想再……”

“我还有事,有空我会找你。”

顾晨下达了最后的逐客令,宋夏知不敢再违抗,赖着不走,只是,她原本想来看看苏沫的好戏,这下跑了趟空。

不过,看见苏沫现在这副落魄样子,也够了。

仰起娇丽的小脸,趾高气昂的转身离开,走到门口时,宋夏知温柔的莞尔着,小手抚了抚平坦的腹部,对顾晨说:“顾大哥,我和孩子都会想你的。”

苏沫所有的掩饰和伪装,在那一瞬,被彻底瓦解。

她的身体,狠狠一震。

……

顾晨将她扯上了二楼的主卧里。

“现在,我给你解释!”

苏沫被丢在床上,手紧紧攥着床单,落泪到干涸的眼睛,只盯着顾晨,“你为什么不去想想我为什么会和容城墨在一起?”

顾晨咬牙切齿的回击:“你和容城墨在一起被我发现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苏、沫!”

明明双眼已经哭到没有任何力气再去分泌泪液,可此刻眼底湿润的又是什么?

酸、痛,在喉咙口被无限放大。

“我和容城

墨从来就没有发生过什么!你不要再诬陷我!”

哭喊,成了一种最无助的方式。

顾晨捏着她的下巴,冷冷质问:“那这次呢?还是没有发生过什么?你们只是脱光了躺在一起纯睡觉而已?”

他的质问,令苏沫狠狠一噎。

她,真的……不知道。

这次,她没有一点把握,容城墨到底有没有碰过她。

她只是无助的摇头,无法给顾晨任何答案。

“哼,”顾晨丢开她的下巴,居高临下的瞧着她,“就算是以前别人再怎么在我面前说三道四,我都宠着你。可是苏沫,从现在开始,你已经完完全全失去这个资格了。”

苏沫几乎是匍匐在床上的,她哭的无声无息,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痛意。

……

浴室的水声,哗哗响起。

整个浴室,就快要被淹没。

苏沫整个人都湿透了,一直沉在浴缸底下。

呼吸,渐渐薄弱下去。

痛……

好痛……

她不想再这样痛下去了,再只要几秒,仿佛她就要解脱了。

真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