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79章 结束了,苏沫

宋夏知心一狠,硬着头皮给苏画打了一个电话。

“现在有个机会,可以一次击倒苏沫,将她从顾太太的位置上拉下来。”

苏画在电话里娇笑着,“我也正好有个计划需要你配合。不过,我这个计划,不仅可以将苏沫从顾太太的位置上拉下来,说不定……还可以让她永远消失。”

女人原本柔和的声音一下子变得狠戾。

这头的宋夏知也狠狠震了一下,“你想怎么做?”

“你先说吧,说不定我们这个计划可以综合一下。”

……

虽然顾晨和苏沫的关系再度破裂,破裂到了一个完全没有办法修复的地步。

可顾晨仍旧选择将苏沫送出国读研。

可苏沫,并不打算继续这样的“寄人篱下”。

她需要自由,没有顾晨束缚的自由。

顾晨仿佛一个专制的大家长,将英国某所高校的offer丢在苏沫面前,声音不可一世的孤傲:“收拾一下,明早就起飞。”

苏沫的眸子,在那烫金的高贵的紫色offer上,淡淡扫了一眼。

“我知道了。”

她起身,直接上了楼。

收拾行李的时候,宋夏知发来了一条简讯。

【明早我会拖住顾大哥,到时候新苑后院会有人接应你。】

苏沫勾唇,嘲弄的笑了下。

果然,最希望让她离开顾晨身边的,还是宋夏知。所以,宋夏知一定会抓住这次机会,让她离顾晨越远越好。

只是,苏沫没有料准的是,女人的心,会那么狠。

……

苏沫一边收拾行李,一边回想着和顾晨过往的点点滴滴。

没想到,才一年的时间,连合同上的两年时间都未到期,她却要离开了。

明明早有准备,此刻却还是无端的伤感。

忽然想起,如果她走了,苏生怎么办?

是她不孝。

拿起放在一边羊毛地毯上的手机,给苏生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苏生的声音好像更老了,苏沫不由得喉咙口有些哽咽。

“爸,你最近还好吗?”

可苏生天性乐观,嘴上怎么都是让苏沫不要操心的话,“我吃药控制,没什么大碍,你最近和顾晨过的怎么样?你们两个没吵架吧?沫沫啊,有时候在婚姻里也需要忍让和包容,别钻进牛角尖里,知道了吗?”

“爸,我知道了。”

苏生点点头,与苏沫拉了一会儿家常,有些困了,“沫沫啊,还有什么和爸爸说?爸爸有些困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苏沫笑笑,“没有了,爸,你去休息吧。”

“嗳,有事给爸打电话。”

就在苏生要挂电话的那一刻,苏沫忽然叫住苏生:“爸!”

“嗯?怎么了?”

电话这头,苏沫的眼泪缓缓落下来,她轻轻摇头,“没什么,就是想叫叫你。”

“好了,快去休息吧。”

苏沫等苏生挂了电话后,这才收了线。

【对不起,爸,我要走了,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

窗外的大雨,没有停歇的意思,雨声剧烈,一直敲击着窗户。

……

半夜睡的

迷迷糊糊,苏沫清醒过来,知道顾晨可能再过一会儿就会被宋夏知叫走。

她双手缠住了他的脖子,仰头忽然吻住了沉睡的男人。

昏暗的光线里,顾晨被她吻醒了。

黑眸定睛一看,怀里的女人眼角带泪。

“小沫。”

一声近乎低沉沙哑的呼唤,苏沫的背部狠狠僵硬了一下。

她脸上带着两行清泪,却咬着唇,怎么也不说话。

只是再度覆上来吻他时,却男人一手掌控住了纤腰,往身下一带,又被他主导了。

苏沫有些失控,被他一边吻,一边哭着骂他:“你就有这么喜欢掌控别人?在你三十多年里的生活里,一直掌控不觉得很累……?”

就连在做这种事上面,也一直一手主导。

顾晨被她骂的莫名其妙,又忍俊不禁,低头在她肩头轻轻咬了一口,重新覆到她嘴唇上,低低开口:“你不喜欢现在的主导?或是你主动?我没有任何意见。”

苏沫憋红了脸,却是忽然伸手将他推到床上,姿势一下子变化。

现在是女上男下。

顾晨闷笑了一声,由着那只软嫩的小手去解他的衣裳。

只是,半夜突然而来的情潮,令顾晨没有看懂她眸底那抹难过。

但是很快,被情谷欠燃烧殆尽的彼此,显然已经没有太多的思考力去想其他,只是在这沉沦里,一直沉沦下去。

……

凌晨五点,两场激烈的欢僾结束,顾晨和苏沫皆是大汗淋漓的躺在大床上,刚要重新入睡,顾晨的手机响起。

那边的声音和情况都很急。

苏沫微微闭上眼,大约知道是什么事情了。

而顾晨,一定会去。

有那么一瞬间,苏沫想拉住他的衣袖,告诉他都是骗人的,不想让他去宋夏知身边,可是,她忍住了。

她扮演着一个不闻不问,体贴温柔的好妻子形象,甚至在顾晨出门时,还微笑着说了声“开车小心”。

等顾晨走后,苏沫就再也没有睡着。

起了床,开始将护照和身份证全部装进登机箱里。

洗漱完毕后,苏沫连早餐都没吃,就直接拎着登机箱从客厅离开。

兰嫂瞧见了,一愣,问道:“太太,你这是去哪里?”

苏沫笑笑,从善如流:“先生没告诉你我今天要去英国?”

兰嫂顿了下,这才反应过来,“先生是吩咐过。可是……先生不送太太去机场吗?”

“不,等会儿陈助理就会来接我去公司,到时我再跟他一起走。”

兰嫂没有听出什么破绽,便没有阻拦。

苏沫托着登机箱,转身,如蒙大赦,步伐快速的往后院走。

那辆黑色的汽车,也刚到。

里面的司机摇下窗户,“是苏小姐?宋夏知小姐让我来接你的。”

苏沫点点头,拉开车门便坐了进去。

宋夏知的短信又发了过来。

【现在司机会带你去码头,乘飞机乘火车都会有身份证实名登记,坐船没有,我要你永远离开顾晨身边,让顾晨永远找不到你。】

苏沫没有再回复,只

是心里想着,这次,宋夏知是真的在“帮她”,连实名登记的事情,都全部为她想好了。

外面的天色,微微泛亮,露出白色的肚脐。

苏沫看向车窗外的风景,心底生出一抹荒凉感。

即使窗外,正春色正浓,百花齐放。

结束了,苏沫。

对顾晨说过那么多次的“再见”,这次离开没有说一声“再见”,可是真正的爱要离开时,是从来不说“再见”的。

……

半个小时后,汽车抵达海港最大的码头。

司机将船票交给了苏沫,苏沫托着行李箱下车后,便快速上了船。

船上很空,几乎没人,苏沫找到自己的位置,刚想坐下来,胳膊一痛,便被一只针管刺中。

头晕,眼涨,几秒之后便倒了下来。

……

总统套房里。

容城墨手中摇晃着顶级的红酒,手下已经将苏沫送过来。

目光望去,大床上的苏沫,睡得安稳。

容城墨看了一眼腕表,再过不久,她就会“醒来”。

……

而另一边,医院里。

宋夏知的情况稳定后,顾晨正准备离开。

打给兰嫂,准备让兰嫂叫苏沫起床。

“兰嫂,叫太太起床吧,我马上回来。”

“先生,太太一早就去公司找你了啊,你们没见到面吗?”

顾晨握着手机,一听就发觉不对劲,眉头深深蹙起。

直接挂掉电话。

病床上的宋夏知,见顾晨脸色沉郁,担心的问:“顾大哥,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顾晨抿唇,却是只字未提此事,

“没什么。”

“真的吗?我看你脸色很差啊。”

“如果你没什么大碍,我先走了。”

宋夏知听话的点点头,“顾大哥一路小心。”

这一仗,她无论如何也要打赢。

等顾晨走后,宋夏知打了一个电话给苏画。

“事情进展的怎么样了?”

“一切顺利。只欠东风。”

宋夏知笑了笑,“你放心吧,顾大哥一定会找到酒店去的。新苑的后院装有摄像头,我派去的车肯定被拍到了,顾大哥一定会看监控,到时候司机一定会把他带到酒店。”

“漂亮。”

……

猎豹一般的黑色世爵奔跑在公路上。

顾晨回到新苑后,大步流星的往屋内走。

男人身上的肃杀,如厉风。

“太太什么时候走的?”

兰嫂站在一边,声音都开始有些打哆嗦:“差不多先生出门后,没过多久,太太就拎着行李箱出门了。”

顾晨的拳头,越攥越紧,“没有我的允许,谁准她出门?”

“可,可是太太说是要去公司找先生,然后和先生一起去机场,我没多想……”

顾晨已经不听接下去的解释,而是直接阔步进了监控室。

监控里,很明显的,苏沫从后院上了一辆黑色的大众牌汽车。

车牌号,很清楚。

顾晨给陈兵直接打了一个电话:“查一个车牌号。”

……

五分钟后,陈兵将苏沫的行踪发到了顾晨手机上。

顾晨抿唇,盯着手机上的地址,心中莫名的有些发慌。

他从未,这样替苏沫

担忧过。

苏沫,最好别让他,失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