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78章 野种?

或许是他生活在这个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圈子里太久,当第一眼看见那么清透的一双水眸时,有些许的心动。

而让顾晨更加不确定的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就开始习惯,无论在什么样的场合,将自己的目光投注在她身上。

不知为何,他现在越看苏沫,越觉得她好看。

低头,在她额头上轻轻吻了下。

小心翼翼的将手臂从她后脑勺抽离出来,目光有些眷恋的从她小脸上挪开,起床去洗漱。

……

顾晨下楼后,兰嫂正在炖鸡汤。

鸡汤香味很浓,弥漫了整个客厅。

兰嫂见顾晨下楼,笑着道:“先生,我正煮枸杞乌鸡汤呢,很快就好了,您要不要喝一碗再去上班?”

顾晨点点头,没有拒绝。

今天,他不太想很早就出门。

兰嫂忍不住多嘴:“最近我看太太经常吃什么维生素C

片,而且经常不舒服,我想着,是不是太太最近太累了,身体有些变差,就想着给她多煮点有营养的东西吃。”

顾晨蹙眉,“VC片?”

“是啊,太太还让我不要多嘴,说是怕先生你担心。”

精明如顾晨,不可能察觉不到这里面的不对劲,“你看见过太太吃的VC片长什么样?”

兰嫂点点头,“见过,白色小药片,和避孕药一个样子,起初我还以为太太瞒着先生您吃避孕药呢。现在看来,是太太身体不舒服,想吃点维生素补充能量和营养。是我误会太太了……”

兰嫂后面的话,顾晨已经没有继续听下去了,他的脸色从平和到阴郁,渐渐沉了下去。

“太太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吃的?”

兰嫂想了想,回答道:“也不久,大概就在前两天开始的。”

兰嫂从厨房盛了鸡汤端出来,却见顾晨已经上了楼。

“先生,您不喝鸡汤了?”

顾晨一个字也没回答,往二楼主卧大步流星的走去。

兰嫂还没弄明白先生怎么情绪变化的这么快,还以为是自己哪里语言不得体,惹到了先生。

……

卧室里,苏沫刚睡醒,水眸惺忪。

顾晨开门进来,她下意识的翻了个身,便看见他那张沉冷的俊脸。

一大早上,心情就不好?

苏沫也懒得去理会,撑了个懒腰,下床穿拖鞋准备去洗漱。

走过顾晨身边时,被顾晨一把拉住了腕子。

“你干什么?”

顾晨阴沉着俊脸,

目光深凉的盯着她:“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关于你和兰嫂所说的‘VC片’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沫蹙眉,心底一怔,没想到,兰嫂还是没把住嘴,说了出来。

苏沫心一横,既然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够糟糕了,再糟糕一点又能怎么样,她冷着脸,平静的回答:“没什么好解释的。”

顾晨手上的力道,越发用力,几乎将苏沫纤细的腕子要捏碎。

苏沫仰着脖子,与他对峙,“顾晨,你大早上的想发火别冲着我发,我没做错什么。”

顾晨拎着她的腕子,黑眸底下装着盛怒:“是啊,你没做错什么,你只不过是瞒着我吃避、孕、药。”

虽然苏沫已经本着鱼死网破的态度,可当顾晨这样怒意勃发时,她心底还是恐慌的。

这个男人真的在发脾气时,没有人不怕。

“我吃避孕药有什么错?我们关系都这样了,你还想让我怎么样?为你怀上孩子吗?顾晨,你别再自欺欺人了,我们回不去了!”

苏沫大吼了一声。

“你以为我真治不了你?”

他的眸底现出了一抹阴冷的情绪,苏沫惊恐,脚步下意识的往后退了退,“你想怎么样?”

男人的长腿逼近她,直到她退到床边,再无路可退。

“当初为了一个野种你和我犟,现在,你宁愿吃避孕药伤害自己的身体都不愿怀上我的孩子,是吗?!”

苏沫被这句话震的,支离破碎。

她傻笑着看着这个男人,眼底闪烁着晶莹的泪光,“野种?”

他说他和她的孩子,是野种?

“苏沫,那个耻辱我永远忘不了。”

顾晨冰冷的眸子,只冷冷的看着她,一字一句的道。

苏沫笑了笑,几近嗤笑:“是啊,我也忘不掉。”

那个孩子,永远会横亘在他们之间,成为永远的抹灭不掉的痛。

“既然你爱我,那么我问你,和不爱的生孩子,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男人的长指,狠狠捏住了她的下巴。

苏沫仿佛不会哭了,只傻傻的笑着,“一直都是你在质问我,从以前到现在,我问过所有关于宋夏知的问题,你从未正面回答过我。现在,我只想问一个问题,那就是,你到底爱不爱宋夏知?”

虽然,她问过很多次这个问题,可是顾晨从没有给过她一个正面的,真正的答案。

“我说过了,我从不爱宋夏知。”

苏沫苦笑了下,“那我也请问顾先生,和不爱的人做僾生孩子是种什么样的感觉?”

顾晨额头的青筋,跳了跳。

她知道宋夏知有了他的孩子?

长指上的力道,逐渐退下。

顾晨的黑眸,深深的盯着她,而苏沫也无所谓的开口道:“你也没比我好到哪里去。既然我们在这场婚姻里都在自欺欺人,伪装着假象,那为什么……不彻底分来?你快活,我也会轻松。”

“所以,你现在要因为宋夏知肚子里的孩子,和我离婚?”

苏沫叹息一声,“就算没有宋夏

知肚子里的孩子,我也会和你离婚的,顾先生。”

“我会处理好她肚子里的孩子。”

苏沫摇摇头,“这和我没什么关系。”

……

这一夜,苏沫看着顾晨甩门离开。

而他开着世爵,再也没回头。

或许,这次是真的能离了。

所有的一切,都摊牌了。

她怀过容城墨的“孩子”,而现在,宋夏知又真的为他怀上一个孩子,或许,顾晨和宋夏知才是真正的一对。

……

雷雨天,大雨瓢泼,闪电刺眼。

半山别墅里,当宋夏知接到顾晨的来电时,沉重的心情一下子雀跃了起来。

“顾大哥?”

顾晨靠在公司的真皮大班椅上,声音冷静从容,透着一抹极度的疏离:“为什么把你怀孕的事情特地告诉苏沫?”

宋夏知被这么一问,一下子就愣住了。

“顾大哥……”

顾晨的情绪异常暴躁,不耐,此刻,他很浮躁。

“我现在只想听见答案。”

宋夏知一怔,咬着小嘴,只好慢吞吞的小声说:“顾大哥,我爱你,我想和你在一起……”

又是爱。

“凭什么你觉得你爱我,就可以去伤害苏沫?”

顾晨冷冷的抛下这一句,便挂掉了电话。

手机,被随意丢在办公桌上。

他靠在大班椅上,仰着头,显得很疲惫。

过了半晌后,手机再度响起。

是金医生。

顾晨只觉得烦爆了,直接将手机关机。

别再……来烦他。

脑袋嗡嗡作响,疼的仿佛要爆炸。

他从抽屉里拿了一瓶止疼

片,从里面倒出一颗直接吞下。

长指,按着酸痛的太阳穴,再度睁眼时,眼前出现了一些幻觉。

甩甩头,眼前又什么都没有了。

旧病,复发。

……

这一晚,苏沫坐在羊毛地毯上,下定了决定,拨打出去一个电话。

外面的大雨,在她心里一直没有停止,几乎要冲毁整个宇宙洪荒。

电话拨通,她对那头的人平静的说道:“宋夏知,你不是喜欢顾晨吗?我知道你一直梦寐以求的都想和他在一起,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

“我凭什么信你?我告诉你,我怀孕的事情,我本来以为,按照你的性格,是不可能和我顾大哥说的,没想到……你果然表里不一。”

苏沫笑笑,“表里不一的人,究竟是我还是你?”

继而又摇摇头,觉得争辩这些完全没有任何意义,“算了。我只问你,这个机会,你要不要?”

那头的宋夏知,有些疑神疑鬼,既不信任苏沫,又怕错过这个机会。

“什么机会?”

苏沫目光决绝,终是开口:“帮我离开顾晨。”

宋夏知是震惊的,听到的那一瞬间,几乎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凭什么帮你?如果到时候你算计我,告诉顾大哥是我在暗中帮你逃脱的,顾大哥到时候只会怪罪我,讨厌我,这样,你就可以和顾大哥重修于好。苏沫,我没你想的那么笨。”

“信不信是你自己的事情,我知道这件事,你可以帮到我,

你有一百种拖住顾晨的方式,让我离开。”

宋夏知并非不心动,这件事虽然很冒风险,可是万一苏沫是真的有求于她,是真的想离开顾晨,那么这件高风险的事情,也可能彻底成就了她和顾大哥。

“苏沫,我劝你,最好不要骗我。你知道,我在顾大哥心里,比你重要的多。”

苏沫自嘲的笑笑,“我现在对顾晨已经没什么好期待了,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我始终都要离开。”

她说完,便挂掉了电话。

而那边的宋夏知,陷入了一个矛盾。

……

这么多年来,顾大哥身边,从没出现过什么女人,就算有过,也不过是些不重要的人而已,可唯独这个苏沫,已经破坏了她和顾大哥之间的所有沫契和关系,苏沫……一定要消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