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72章 和解了?

顾晨的心,莫名的疼了一下。

白兰地醇香浓厚的气息,弥漫在彼此唇瓣之间,感染了清醒的思维,让顾晨同怀里软弱无骨纤细的人儿,一起沉醉。

什么是蚀骨柔肠,什么是水做的女儿,这一刻,顾晨比谁的体会都更深。

彼此沿着最熟悉的地图,攻城略地,没有一丝丝的迟疑和防备,两颗心,终于紧紧缠绕在了一起。

在那一刹的占有时,苏沫的指尖,几乎掐进了顾晨的臂膀里。

一夜,抵死缠.绵。

……

苏沫醒来时,是被阳光刺醒的,太阳穴肿胀酸楚,宿醉的后遗症。

自己身处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地方,这张床,这窗帘……分明是新苑的陈设。

她猛然惊醒,下意识的看床边,还好,没有顾晨。

只是……她的身边,很明显的有人睡过。

还有,全身上下的酸痛,提醒着她一个不争的事实。

昨晚,她和顾晨在不清醒的情况下,做了。

如果她没记错,还不止……一次?

懊恼,油然而生。

她怎么会糊涂到了这个地步,即将离婚的貌离神合的两个人,现在居然又有了一些纠缠?

苏沫忍着身下的痛楚掀开被子下床,一张纸条被风带起,落在脚边。

苏沫伸手捡起那张字条,便利贴上刚毅有力的字迹,不是顾晨的,还能是谁的?

【午餐想吃什么,吩咐兰嫂。】

苏沫将纸条直接攥在掌心

里,几乎要揉碎。

她什么时候说过要在这里吃午餐?

地上的衣服早已不能穿,苏沫打开衣橱,拿了一件平日里自己换洗的衣服进了浴室。

洗漱好后,已经是十五分钟后的事情。

她没有打算在这里多留片刻,洗漱完毕后就直接下了楼。

兰嫂一见她匆匆忙忙的就要离开,连忙阻止。

“太太,先生说今天中午回来陪你一起吃午餐的。你这是要跑去哪里?”

眼看着,也快到午餐时间了,太太这会儿要是跑了,待会怎么和先生交代?

苏沫气不打一处出,语气有些强硬,“兰嫂,我没打算在这里用午餐,那是你家先生自己的决定。”

说罢,苏沫不顾兰嫂阻拦,直接离开了。

“太太!太太……”

苏沫几乎是在兰嫂的劝阻声里,落荒而逃的。

她的脑袋很乱,而脑海里,挥之不去的,都是昨晚的画面。

她说了什么,她做了什么,顾晨留她中午吃午餐,一定是她昨晚和顾晨和解了。

可……那并不是她的本意。

……

心情乱糟糟的回了学校,心不在焉的听了几节课。

下课后,苏沫被教授叫了出来。

“教授,你找我有事?”

教授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有些难言之隐一般,叹气道:“苏沫,你在校表现一直是品学兼优,我向校领导推荐你入保研名额,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可是……”

苏沫有些狐疑,心中不经担忧,“教授,保研名额不是已经确定下

来了吗?”

听着教授的口气,好像还有其他变故?

“本来是……是确定下来了,可是校领导又忽然把你的名额给了别人。苏沫,你别难过,我去看看这件事还有没有转圜的余地。”

苏沫仿佛从头到脚被淋了盆冷水,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从保研名额里将她踢出来了,这……绝对不是巧合。

“教授,我想知道……为什么把我从保研名额里踢出来?”

如果是她资格不够,那她认输,可是……

教授也是一言难尽的样子,可惜的叹息道:“这是上级的安排。苏沫啊,你……是不是不小心得罪了什么大人物?我在学校这么多年,基本上,我保研上去的名额确定后,是不会生变故的。可是在你身上,却生了两次变故。”

苏沫愣住,大人物……

难道是……?

难道是……顾晨?

苏沫顿时有种醍醐灌顶的清醒。

当初她告诉顾晨,她被学校保研的时候,顾晨就说过不看好她,说她这种人去国外发展也是浪费资源,而现在这个节骨眼上,她还能得罪什么大领导?她苏沫不过是个最最平凡的人而已,她接触到的大人物也无非是顾晨而已。

可是,顾晨为什么要阻止她出国读研的事情?

她走了,不是更清净吗?让他和宋夏知更轻松的在一起。

……

顾氏大楼,总裁办公室。

兰嫂给顾晨打了电话,告诉他苏沫已经走了,不愿意留在新苑吃午餐。

顾晨愠怒。

“BOSS,太太来了。”

男人暗沉的眸子,闪过一抹幽亮。

她来这里,想必是知道了自己被保研名额踢出去的事情,已经怀疑到他头上来了。

否则,按照苏沫的性格,是不会这么轻易主动来见他的。

连陪他吃个午餐,现在都吝啬不愿,何况是主动来见他?

顾晨冷笑一声,将手头的文件往面前一堆,挑挑眉头,口气冰冷的说:“没看见吗?我有这么多文件要处理,让她等着吧。”

陈兵:“……”

明明那些文件都不是急件,可是慢慢处理的……

但是,顾晨发话了,陈兵不敢违抗。

何况,小夫妻之间的事情,旁人哪里看的明白?

……

休息室内。

陈兵冲了杯热饮端给苏沫,恭敬的道:“太太,BOSS现在有点重要的事情要处理,他说让你耐心等

一等,稍后他会见你。”

苏沫不傻,不会不知道顾晨压根不可能说这种话。

“陈助理,你不用为他说话了,我无所谓的。”

她对他早就死心了,这种小事,她又怎么会在乎?

陈兵尴尬,“那……太太你等一等吧。”

苏沫点头,却开口问:“陈助理,我今天来,只是想问清楚,我保研名额被踢出去的事情,真的和顾晨有关吗?”

陈兵为难,不知道该不该回答,毕竟没有顾晨的指令,他不能做出私人的答案。

“太太,这件事,你还是当面问BOSS比较好,我……也不是很清楚。”

苏沫咬唇,心中有了大概的想法。

陈兵离开时,又忍不住转身对苏沫说:“太太,我作为一个旁边者来说,我觉得……不管BOSS做了什么,他的出发点,总是为了你好的,BOSS没什么坏心眼,只是有时候方式有些不对罢了。”

苏沫嘲讽的轻笑,出发点都是好的吗?那在那场绑架案中,他第一个救的是宋夏知,也是为了她好?

荒谬。

……

苏沫在休息室里等了将近两个小时,顾晨才大发慈悲的放她进去见他。

苏沫进办公室时,顾晨一派从容冷峻的坐在黑色大班椅上,神色舒展慵懒。

见苏沫进来,冷笑了一声,“顾太太可真难请。”

苏沫亦是回击:“顾先生也很难见啊。”

顾晨俊脸黑沉,眸底愠怒,眉宇间流露出不耐,“说吧,什么事?如果是

离婚的事,就不必再费口舌了。”

“我今天找你不是为了离婚的事情,是关于学校保研名额的事情。顾晨,是不是你在背后做了手脚,让校领导把我从保研名额里踢出来的?”

顾晨定定瞧了苏沫一眼,讥笑道:“呵,你觉得我闲着会有空管你那点破事?”

“敢做就要敢当。顾晨,你不用狡辩,我……”

“好,是我又怎么样?”

顾晨直接截断了苏沫后面的话,冷眼盯着她。

苏沫一时怔忪,没想到他会承认的这么干脆。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高大挺拔的男性身躯,从大班椅上起身,笼罩了小小的她。

男人俊脸垂下,一双幽邃的黑眸,就那么盯着她。

“苏沫,如果你是真的想去国外念书,那我不阻拦你,但如果你只是为了摆脱和我的夫妻关系,那么这件事免谈。”

苏沫就不懂了,他分明视宋夏知比她重要千百倍,为什么就是不肯放弃这段名存实亡的夫妻关系?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就是不肯放我走?顾晨,在你心里,宋夏知比我重要一百倍,一千倍,一万倍!你身边有宋夏知就好了,为什么还要绑着我不放?”

男人蹙着眉心,俊脸严肃认真,“苏沫,你说过不会离开我。”

“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

苏沫最招架不住的,就是顾晨这样义正言辞又无辜的说这类话,这个男人是装傻还是真的情商太低?

“昨晚,我在要你的

时候。”

顾晨还是那副没有任何情绪的样子。

苏沫快被他气死了,怎么会有人大言不惭的说出这种话?

“那是我喝醉酒说的话,不能当真!”

“酒后吐真言。”男人一个字一个字的纠正她。

苏沫:“……你现在是耍赖吗顾晨?”

堂堂顾氏国际的首席执行CEO,现在是在和她耍流氓是吗?

“我说的都是实话,不信?我录了音。”

顾晨打开手机录音,正要公放出来,苏沫扑过去,一把抢走,按了暂停键。

这家伙能把这些喝醉酒说的话都录下来,还有什么干不出来?

“那你想怎么样?”

顾晨蹙眉,“你三更半夜和那个姓容的厮混我都没怎样你。”

苏沫:“……”

是啊,毕竟,她现在还是人家老婆,被他抓到现行好像是有些说不过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