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65章 法庭见吧!

“想要什么补偿,只管开口。”

她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咬着小嘴道:“我什么补偿都不要,我只要顾大哥!”

顾晨似是无奈的勾了勾薄唇,“你值得更好的。”

敷衍的那么明显。

男人的长腿迈到门口,忽然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微微侧头,淡声道:“记得吃避孕药。”

抱着被子,坐在大床上的宋夏知,双眼通红,手指掐进了掌心中。

避孕药……

凭什么苏沫就可以怀上他的孩子?她就不可以?

顾大哥不要她对吗?那如果,她有了他的孩子呢?

一个她,加上一个顾家的孩子,难道,还比不上一个苏沫吗?!

顾晨一边往酒店外走,一边给苏沫打电话。

打了两通,均是无人接听。

男人有些浮躁,打开车门,发动汽车,开往医院的方向。

……

顾晨到了医院,直接进了苏沫所在的病房,一推开门,就看见一个陌生的病人躺在病床上,旁边还有几个陪护。

顾晨问:“本来住在这里的苏沫呢?”

“今早就出院了。”

该死!

她身体那么虚弱,才住了三天医院就出院,是不是活腻了?!

……

下意识的,一路飙车。

汽车开往顾家别墅。

顾晨大步流星的进了屋,一进门就问正在忙碌的燕嫂。

“太太呢?”

燕嫂一怔,“太太不是在医院吗?”

顾晨蹙眉,她躲到哪里去了?

这个时候,以苏沫的性格,不可能会回到苏生那里。

……

再一次拨打苏沫的电话,手机关机。

GPS定位也定位不到,顾晨派人在海港地毯式搜索,可海港这么大,两三个小时压根不可能把人搜出来。

到了下午,陈兵终于得到了一点消息。

“BOSS,太太可能在海港育幼院。”

她在育幼院做什么?还在惦记着那个失去的孩子?

只要一想到那个孩子可能是容城墨的,顾晨心头就很难舒服起来。

“去育幼院。”

“好。”

迈巴赫驶向育幼院的方向。

……

苏沫正坐在育幼院的大院子里,看着孩子们玩耍。

她这个人,一向没有什么大志向,她的梦想很简单,就是能有一个家庭,能有一个爱她的丈夫,一个可爱的孩子,再多一点的话,就是一条时而听话时而调皮的小狗。

可是,现在不可能会有了,再也不可能了。

无名指上的戒指,越是熠熠生辉,就讽刺的现在的她,到底有多可笑。

……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熟悉挺拔的男性身影朝这边走来。

俊脸黑沉,眸底有着滔天怒意。

呵,无论她在哪里,他都要这样跟踪她是吗?

怎么从一开始,她就没发现,她已经失去了所有自由?

而这个男人一靠近,便让苏沫闻到一股酒腥味,还有一抹……淡淡的女人体香。

那抹女人体香,是谁的,苏沫再清楚不过。

顾晨站在她面前,居然有些束手无策,明明那么恼怒,几乎要把整个海港给掀了,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了:“擅自出院,手机关机,苏沫,你现在是个病人。”

她的目光,一直看着孩子们,没有半点施舍给他,“这些和你没关系。”

“怎么没关系?只要你和我还在一张结婚证上,就有关系!”

苏沫冷涩的笑了笑,收回目光,落在他俊脸上,“我们很快就会在同一张离婚证上了。”

顾晨拧眉,心里从未像现在这样乱,乱如麻,更加不可思议的是,他还有一点紧张和害怕。

“你要跟我离婚,是因为和宋夏知吃醋,是吗?”

苏沫快疯了,死死盯着他的黑眸。

半晌,终于开口:“为什么到了现在,你还是觉得我只是在吃醋而已?顾晨,你已经丢弃我了,既然已经丢弃的东西,就不必再来捡起!”

“我没有丢弃你!”

“在你剪断蓝线的那一刻,你就已经明确告诉了我,你选择的……是宋夏知,而不是我。”

苏沫起身就要离开,顾晨伸手一把拉住她纤细的腕子,“我说过,我有把不会真的引爆!”

“你所谓的把握,依旧是建立在我和孩子牺牲的

基础上,保全宋夏知。我知道了,宋夏知是你的心头肉,现在我放手,成全你们,行吗?”

苏沫将无名指的戒指摘下,塞进他手心里。

“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

苏沫面色冰凉,“如果你不肯离婚的话,那我们就法庭见吧!”

而她的腕子,却被他攥的牢牢,动弹不得。

挣扎间,手心里那枚小小硬硬的戒指,“叮咛”一声,落在地上,滚入了下水道里。

“现在,你满意了?”

男人深沉的口气,在她耳边质问。

苏沫咬唇,“这就说明我们的确到了该离婚的时候,没缘没分。所以顾晨,我不希望到时候把事情闹到法庭上,大家的面子都不好过。”

“哦?”男人挑眉,“听你的意思,这婚没有我的允许,也离定了?”

“我自然有办法,让你不得不离婚。”

顾晨不以为然,“长本事了?”

苏沫还没来得及开口说接下去的话,人就已经被男人蓦地扛上了肩头。

整个人,都被他颠在了肩头。

“喂!你干什么!”

“你不是喜欢孩子?那就回家造孩子!”

苏沫扑腾着,“你放开我!谁要跟你造孩子?!顾晨!我警告你……”

“那是不喜欢?没关系。”男人阴沉的脸色,一本正经的说:“我会造到让你喜欢为止——”

“……”

疯子!变太!混蛋!

……

苏沫被顾晨带回了新苑别墅。更确切的是,再一次的软禁。

被扛在顾晨肩头的苏沫,对顾晨

又打又踢,痛恨他这样的霸道和不顾她的感受,甚至张嘴狠狠在他脖颈处咬了一口。

男人没有吃痛,只是英眉轻轻蹙了一下,他的大手,拍了拍她的臀部,用一种几近宠溺的语气说:“如果你觉得这样就能让你泄恨,那就多咬几口吧。”

苏沫再度张开小嘴,对着男人脖子处那块已经有牙印的地方,咬了上去。

在牙关逐渐合上时,眼泪却慢慢的从眼角落了下来。

顾晨更是浑身一震,感觉到脖颈处一股热烫的液体,心抖了下。

自从苏沫失去孩子后,就再没在他面前流过眼泪。

可现在,那脖颈处并没有感觉到想象之中的疼痛,只有那一股一股的泪水。

“怎么,是舍不得咬下去了?”

那块皮肤,已经泛着淡紫,还有一排细细的牙印。

苏沫别过了小脸,一字一句道:“如果你现在软禁我,那么在法庭上,你又多了一条罪证。”

顾晨将她丢到大床上,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一面用修长手指斯文的松着领带,一面勾着薄唇冷笑道:“说实话,我很想知道,你要和我离婚,所谓的办法是什么?”

“你自己做过什么,你自己最清楚,不是吗?”

如果丈夫软禁妻子不足以令婚姻解除,那么婚内出轨呢?

顾晨俯身,长指捏住了她的下巴:“小沫,说说。”

他们会从夫妻变成最熟悉的陌生人?然后站在冰冷冷的法庭打着离婚官司?

呵,这一点,

顾晨从未想过。

也不会……让这件事发生。

苏沫猩红着水眸,盯着他沉黑的眸子,咬唇道:“你和宋夏知的行为,是婚内出轨的行为。我不信,法官会不帮我离婚。”

这是个法治社会,不是吗?

纵使这个男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那又如何,法律和舆,论终将站在正确的一方。

“婚内出轨?”男人像是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所以呢,你要利用这个跟我离婚?暂且不说你有没有证据。苏沫,别忘了——”

他的俊脸忽然凑近了,抿紧薄唇一字一句,仿佛地狱修罗:“既然彼此都婚内出轨过,那你说,法官会不会觉得我们两个,烂在一起刚刚好?”

苏沫心一跳,绝望的看着他深不见底的瞳孔。

她,没有做过那种不要脸的事情……

顾晨的脸,从未那么冷冽过,仿佛被冰封在了十里寒螀之下。

而他薄唇边上的笑意,明明那么明显,却令苏沫越发的后背发凉。

身下的小女人,挂着晶莹泪花的蜷曲睫毛,下意识的微微颤抖了下,轻易地,撩拨过他的心湖。

“我……没有……”

她的声音沙哑至极,却像是压在喉咙口怎么也发不出。

顾晨就那么寡漠清淡的瞧着她红通通的眸子,“苏沫,就算是这样,你现在还觉得法官会站在你这一边?”

狠狠甩掉她的下巴,从口袋里掏出一大落照片狠狠丢在她面前。

每一张照片,都是她和容城墨在一起暧妹不清的样子。

纷纷扬扬的落在她面前,像是她被撕碎的心,一点点的被面前的这个男人摧毁。

苏沫失魂落魄的坐在床边,颤抖着手指捡起其中一张。

是那晚,她爽约顾晨,与容城墨在海边的照片。

恰到好处的角度,让她和容城墨更像是一对热恋的恋人。

“苏沫,在你指责我之前,是不是要好好检点一下自己?”

苏沫将那张照片捏在手心里,几乎要捏碎那照片,“你找人跟踪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