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61章 离婚?

“你心情这么差,现在回家也不好吧。带你去个会让你心情变得很好的好地方。”

苏沫终是将压在舌尖上的话,吞了回来。

顾晨能和苏画或是宋夏知在一起,为什么她就不能拥有男性朋友?既然是协议婚姻,以后都要散的,那么,就让这段婚姻变得更加破碎一点,又能怎么样?

如果爱一个人这么累的话,那么,从现在开始,她不要喜欢顾晨了。

想到这个,手抚上微微隆起的小腹。

如果,她把孩子带走的话,顾晨会不会跟她抢孩子?

……

夜幕下的野海。

海风咸涩的朝脸上吹,皮肤被吹的紧绷,容城墨从车里拎了一打啤酒出来。

苏沫垂着小脸靠在车头,心不在焉。

“要不要喝点?”

苏沫摇摇头,容城墨这才反应过来,视线落在她小腹上,尴尬一笑。

“差点忘了,你有身孕了。”

兀自,自己喝了一口。

二月份的海边,异常的冷。

苏沫不知在想什么,一直没说什么话。

容城墨叹息一声,以一个好朋友的口气,试探性的问:“看样子,你又和阿晨闹不愉快了?”

“……没有。”

“我和阿晨从小一起长大,他的性格我了解的很,有时候,真希望我们的肩上不要背负那么多,

或许也不会是现在这个局面。”

苏沫有些不解,仰着小脸问:“对了,容先生,你和顾晨怎么会从好朋友到了现在这个地步?”

容城墨愣了下,琥珀色的眸底,闪过一抹阴郁。

苏沫这才发觉自己问的太逾越了,“对不起啊,如果你不想说的话……”

“没什么。从前,是我欠了顾晨太多。”容城墨说到这儿的时候,脸色暗淡下去,琥珀色的眸子,也蒙上了一层暗。

苏沫自觉的没有再问下去。

而容城墨仿佛也没有之前那么多话,两人彼此缄沫着,不再言语。

过了良久,容城墨又开口道:“家族之间的利益,太复杂了,或许说了你也不明白。”

苏沫无奈的笑笑,“或许吧。”

他分明没喝几口酒,却仿佛有些醉了,说出了自己从未吐露过的话。

“苏沫,你知道吗?从十六岁以后,我就没有朋友了。”

他转过脸来,对她苦涩的微笑。

不知为何,苏沫竟然觉得这样的容城墨变得很脆弱,也从他的身上,隐隐约约看见了顾晨的影子。

阿晨……或许也和容城墨一样,没有朋友了。

“可是这个世界上,谁没有朋友?”

容城墨嘲弄的笑笑,“我不需要朋友。在错综复杂又庞大的利益面前,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海风将他们的心都吹乱了。

他的眼眶,竟然有些被风和沙子迷住了,微微的酸涩。

“你和顾晨的世界,我不懂,也不

想被牵扯进来。容先生,我希望你下次,不要总是用我来气顾晨,其实,有时候你真的想多了,我对顾晨来说,并不重要。”

容城墨一怔,笑起来,双肩微微耸动,“苏沫,你不是笨,你是善良。”

这个聪明的女孩,竟然也看出了他多次靠近她,不过是因为顾晨。

可惜,她到底还是单纯,商人最原始的个性,就是掠夺利益。

“苏沫,你爱顾晨?心疼他?”

她被他忽然这么反问,有些怔忪,并没有回答。

可容城墨却深长的叹息了一声:“爱上顾晨这类人,或许会摔的很惨。好女孩,祝你好运。”

好运?她已经够惨了。

还能……怎么惨?

晚上八点,浮色顶楼。

陈兵在拨打了三次苏沫的手机,均是未通后,战战兢兢的对站在偌大落地窗前的男人说:“BOSS,太太好像没听见手机响声。”

“是没听见响声,还是压根不想接我的电话?”

顾晨眉眼深沉,透着一股淡漠愠怒的冷意。

“一定是太太没听见……”

顾晨蹙着眉头,拨出电话。

响了几声后,电话被掐断。

陈兵:“……”

顾晨黑着一张俊脸,只好发短信。

修长手指敏捷快速的敲出一串字,快速发了过去。

……

海边的苏沫,握在掌心里的手机,震动了下,是条新短信。

“怎么了?”容城墨问。

苏沫关掉短信,“没什么,被人威胁了而已。”

——这个男人,会不会好好说话?

什么叫作她敢不接电话?她接不接电话,是她的权利。

“是吗?还有人敢威胁顾太太?”

苏沫抱了抱双臂,有些冷了,兀自往车内副驾驶里走,“容先生,麻烦回去吧。”

“好。”

看来,某个男人在浮色二百万包的场子,今晚真是要浪费了。

啧,真是可惜了。

浮色顶楼。

咚咚咚。

一直战战兢兢站在一边的陈兵,一听这敲门声,双眼都亮了起来。

“BOSS,一定是太太来了!”

身长玉立的男人,亦是狭长眼角微微一跳。

……

陈兵开门。

“……宋小姐?”

宋夏知清甜一笑,兀自往里面走来,“顾大哥。”

从海边回来的路上,苏沫一直晕乎乎的。

大概是被海风吹的,靠在副驾驶上浅眠。

等她睁眼时,才发现已经到了市中心。

蹙眉,“容先生,你不是说送我回顾家?”

为什么,兜兜转转又到了市中心?

容城墨抿了抿唇角,“不好意思,我这边有个分公司,我要上去拿下文件。然后再送你回去,行吗?”

苏沫觉得容城墨有些过了,便拧了拧眉心,开了车门就要下去,“我自己坐出租车回去就行了。容先生,今天谢谢你带我去海边散心。”

“我的公司就在浮色,你真的不等等我?”

苏沫一听“浮色”二字,有些迟疑。

抬眸,看向那幢直立云霄的高耸大楼。

浮色,顾晨在短信里说,他在浮色顶层等她。

不知道,他走了没?

……

电梯里。

苏沫见容城墨直接按了最顶层的电梯,狐疑的问:“容先生,你的公司在顶楼?”

苏沫没有来过浮色这种地方,并不清楚这里到底是做什么,类似于酒店,又不太像,说它像是办公的地方,似乎也不是。

“哦,我在顶楼有个小办公室。”

电梯到达顶楼,“叮”一声,打开。

苏沫一抬头,刚准备跨步出去,透过透明的偌大落地窗,便看见了里面相拥在一起接吻的男女。

她咬着唇,将那只伸出去的脚,收了回来。

转身,直接按了关闭电梯的按键。

门内笙歌,而门外,只留下被伤透的她。

电梯里,苏沫冷

漠的站在前面,口气淡淡的,却带着一抹嘲弄的苦笑。

“容先生,这样做,有意思吗?”

容城墨扶了扶额头,“我想,你误会我了。苏沫,我只是想帮你。”

苏沫冷笑,回眸静静盯着他,“帮我,其实就是想要羞辱我,对吗?”

“苏沫,我没有这个意思!”

“容先生,现在,你成功的羞辱到我了。”

……

或许世界上,是真的没有惨到谷底这一说,因为,当一个人运气不好时,会一直往下惨下去,没有下限。

就像苏沫,她原本以为,最惨也不过就是这样,和顾晨貌合神离,可现在,目睹了自己的老公,和别的女人拥抱在一起,缠,绵悱恻,她的存在,到底有什么价值和意义?

他不是说,约的是她,却原来,真正想约的,另有他人。

够了。

这一晚,顾晨没有回来。

苏沫的心,死了。

……

第二天一早。

苏沫早早的起床,早早的收拾好了一切,去了一趟律师事务所。

站在顾氏大楼下时,她的脑袋,隐隐晕眩。

……

办公室里,陈兵推门进来。

“BOSS,太太来了。”

顾晨眉头一直深凝着,听到这句时,眉心忽然舒展了。

可嘴上,却是讥讽道:“昨天打电话不接,今天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

陈兵:“……”

“不见。”

非常干脆的两个字,震的陈兵一愣。

“BOSS,太太还有身孕呢。”

在外面干等着,多累。

顾晨心中始终有一

股子气,昨晚这个女人让他等了整整一晚上,连影子都没看见,现在,她来,他就必须立刻见?

让她等。

“赵助理,安排下一个会议。”

冰冷的公式化语气。

陈兵不敢再说什么,只好去安排下一个会议。

出来时,陈兵有些不好意思,对苏沫充满歉意的说:“太太,您在休息室等一等,现在BOSS非常忙,等会议开完……”

苏沫面无表情,没有悲伤,没有喜怒,将手中的离婚协议递给陈兵,“赵助理,我不是来见他的,请你把离婚协议给他。”

陈兵不亚于被一个雷给劈中了,“太太……”

怎么,好好的就要离婚了?

苏沫淡笑,“麻烦赵助理了。”

“太太,您先在这儿等一等,我想BOSS还不知道你是为了这件事而来的。”

……

陈兵拿着离婚协议推门进来。

顾晨看了一眼他手里一叠纸,冷笑道:“怎么,长篇大论的道歉信?”

陈兵抿唇,“额……太太说,您看了就会明白的。”

陈兵看着男人的眉心,越蹙越深,而他的脸色,一点点阴沉下去。

啪——!

离婚协议被重重丢在花梨木的办公桌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