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60章 冲冠一怒为红颜

“我回去了。”

苏沫刚说出这句话,病床上的男人就已经气定神闲的开口:“让宋夏知过来。”

转过身的苏沫,肩头明显微微颤抖了一下。

而站在一边的陈兵,更是没反应过来,像是刚从睡梦中惊醒一般:“啊……?”

BOSS刚刚……说了什么?找宋夏知过来?他确定?

“是我表达能力不够,还是你耳朵有问题?”

男人低沉冷冽的音质,带着一抹不容小觑的命令。

陈兵看了看苏沫,尴尬的只好回应:“…

…哦,是。”

背着身的苏沫,抿唇微笑了一下,苦涩,一点点侵袭心脏。

仰头,抬步,潇洒的离开。

别低头,眼泪会掉。

……

而实际上,病房里的陈兵,在苏沫刚走出病房后,正拨着宋夏知的号码。

病床上清贵的男人,黑眸深沉,声音阴凉:“打什么打?”

长臂一伸,将站在病床边的陈兵手里的手机抢走,丢在了桌上。

陈兵深吸一口气,沫沫抬手擦汗。

太难伺候了。

只是,BOSS确定故意这样做,会让太太吃醋,而不是将太太越推越远?

这个在商场上雷厉风行的男人,到底会不会谈恋爱?

陈兵是个耿直的人,虽然碍于顾晨的威严,可依旧忍不住的说道:“BOSS,你这样做,恐怕会让太太心里不好受吧?”

顾晨冷哼一声,深凉的目光一直落在病房门口处,那是苏沫刚站过的地方。

“你的意思是,我弄巧成拙?”

听不出喜怒的一句。

“嗳,是,我觉得太太会伤心。”

顾晨将视线收回来,盯了一眼陈兵,“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这样做是为了让她吃醋?”

陈兵擦擦额头,“嗳,是我想多了。”

气氛,凝住。

过了半晌,病床上的男人,脸色傲慢,别扭的开口:“二十二岁年纪的女孩,到底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陈兵沉思了一会儿,躬身小心翼翼的问:“BOSS想问的,是太太喜欢什么类型的男人吗?”

而这个傲娇又自大

的男人,则是冷冷开腔:“你的工作是回答我的问题,而不是一直反问,懂?”

陈兵:“……是是是。”

“我是想,太太不可能不喜欢BOSS,如果太太不喜欢BOSS的话,为什么在BOSS受伤后,会这么担心您?而且,还特地熬了黑鱼汤叫我……”

陈兵话刚说出口,就觉得不对劲,生生卡住了,语结的愣住,瞪大眼睛看着顾晨。

心,微微战栗着。

顾晨那双时刻带着审视目光的深寒黑眸,一瞬不瞬的盯着心虚的陈兵。

“黑鱼汤?”男人英挺眉心微微蹙起,“所以,黑鱼汤是太太做的?那天太太来医院了?”

“……是啊,黑鱼汤是太太熬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宋小姐却说黑鱼汤是她做的。”

陈兵是个人精,怎么会不明白宋夏知的意思,只不过,在老板面前,学会装傻是一项必备课程。

他这样说,既不是他故意告密,也能为太太说出真相。

男人的眉心,蹙的更深了。

这个女人,为什么不说?

陈兵好心的提醒:“BOSS,今天是白色.情人节。”

如果想哄太太的话,今天这么好的机会,制造下浪漫,女孩子毕竟心软,肯定容易哄。

而顾晨却面无表情的淡淡回了一句:“我看上去,像是会过这种没营养节日的人?”

没营养……

情人节怎么就没营养了?全世界的情侣都在过情人节。

“是。”

陈兵不敢再提这方面,只

是病床上的某个男人,一向装满财经、股票、金钱数据的脑子里,此刻竟然浮现起白色雪地里,相拥的情侣。

他……活了三十二年,从未过过这种节日。

庸俗。

可,事实却是这样。

男人拧着眉头,沉声别扭的吩咐:“今晚把浮色顶楼包下来。”

陈兵:“……好。”

浮色乃是海港最高的楼,顶楼更是拥有海港最大的穹苍观景台,既可以俯瞰整个海港的夜景,也可以躺在柔软的大床上仰视整个星罗棋布。

……

陈兵给浮色前台打完电话预约,抿唇道:“BOSS,今天是情人节,一早顶楼的位置就被人包了。”

顾晨俊脸一黑,声音却是四平八稳,“别人出什么价格,我开十倍。”

陈兵只好又打电话过去,问前台,前台说包顶楼的客人身份不太好得罪,还是按照先来后到的规矩吧。

“BOSS,预约不了。”

“对方是谁?”

“好像是容城墨。”

容城墨接到顾晨的电话时,足足盯了三秒钟才接起。

如果不是他从小到大都视力非凡,那他现在会觉得,他眼睛有问题,才看见顾晨的来电显示。

“今天是天上下红雨,顾大BOSS都给我打电话了?”

口气微微上扬,带着一点点得意。

顾晨冷哼一声,“浮色顶层是你包下的?”

“嗯哼,有什么问题?”

“我出十倍价格。”

容城墨一听他这认真的口气,佯装为难,失笑道:“可我晚上和佳人有约,顾老板,这可是十倍价格都比不上的。谁都知道浮色顶层的景色好,一晚上就要二十万,尤其是情人节这天。顾老板居然要出两百万,就为了一个浮色顶楼的一晚上?”

顾晨眯了眯眼,说的很干脆:“既然你不同意,我只好买下整个浮色的股份。到时候,就不是容总让给我了,而是……”

男人削薄的唇角,微微勾了勾。

“到底是哪家的姑娘,有这么好的待遇?顾老板居然为了一个情人节愿意买下整个浮色?”

实际上,浮色接触的客户虽然都是上流社会的精英人士,有不乏政界要客,酒水和豪华包间也达到了天价,可饶是如此,依旧处于入不敷出的透支状态。

顾晨是个生意人,还是个精明的生意人,买下浮色,要么是图钱,可显然,浮色并不赚钱。那就是……

冲冠一怒为红颜。

呵,他顾晨,一个唯利是图的商人,一个冷漠无情到

极点的男人,也会有这样一天?

而那神秘的“红颜”,才是容城墨最感兴趣的。

“算了,顾老板难得拉下面子来给容某打电话,又是为了女人,容某怎么能不给顾老板这个面子?”

顾晨沉沫,直接挂断了电话。

……

容城墨看着还未暗下去的通话屏幕,勾了下唇,拨出去一个电话。

玩世不恭的对那头的人说:“你不是派了私家侦探跟着苏沫?苏沫现在的地址,发过来。”

那头的苏画,精致的眉心微微一蹙,“你要苏沫的地址做什么?怎么,你对苏沫也开始感兴趣了?”

“呵,怎么,这样就吃醋了?”

苏画冷哼一声,“我只是觉得,现在顾晨围着苏沫转,是苏沫肚子里有了他的孩子,而容总你又开始围着苏沫转,该不会……你喜欢上苏沫了?”

容城墨淡淡笑了下,毫不客气的评价:“自作聪明的女人。说不准今晚我可以帮你把苏沫从顾太太的位置上拉下来,所以,地址还要不要给我?”

那头的苏画媚笑了一笑,“还是容总体贴人。合作愉快。”

快要挂电话时,容城墨故意调笑着问:“下次打算在哪儿合作?”

苏画娇笑,“容总,你真讨厌!”

“对了,今晚,让宋夏知去浮色顶楼,那儿,有人等着她。”

苏画眼眸一亮,猜到了容城墨八九成的意思。

容城墨挂掉电话,阴笑了下,不屑的讥讽。

……

苏沫正在公交站台等着车,准

备乘车回家,一辆蓝色的保时捷在她面前缓缓停下。

车窗摇下,里面戴着墨镜的英俊男人,温润淡笑。

“小姐,去哪?顺风车搭不搭?”

那人摘掉墨镜,一双琥珀色的眸子温柔的看着苏沫。

“容先生。”

容城墨看了看她,猜测:“怎么,要回家了?”

苏沫点点头。

“正好,我要去的地方,和顾家顺道。”

苏沫一怔,顾晨羞辱的话还在耳边,可另一方面,心里却燃烧着火焰,下意识的在熊熊燃烧。

顾晨不是说,她和容城墨在一块儿吗。反正都已经误会的那么深,她也不需要避什么嫌了吧。

可话到了嘴边,仍旧变成了淡淡的拒绝:“容先生,还是算了吧。”

容城墨的目光扫了扫她的肚子,“你都怀孕了,怎么顾晨也不派车接你?这个老公,当的还真是不够负责哦。”

谈及顾晨,苏沫有些下意识的回避和不自在。

苏沫站在一边,低垂着眉头,不语。

容城墨又说:“你心情这么差,要不要跟我出去兜兜风?孕妇心情差,对胎儿不好哦。”

“谢谢容先生的关心,不用了。”

“今天是情人节,怎么顾晨没陪在你身边,让你一个人孤零零的跑出来?”

越是直击心底的伤害,越是让苏沫难受,更让她心里有些一抹微微的恨意。

“容先生……”

她正要阻止他的话,容城墨已经下了车,为她打开副驾驶,“把我当成一个普通朋友。不应该这

么难吧?”

轻轻推着苏沫进了副驾驶。

苏沫上了车,面无表情,等她反应过来时,她才发现路边滑过的是陌生风景。

诧异道:“容先生,你不是说要送我回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