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59章 顾晨住院

夜里,迷迷糊糊的。

嗓子发痛。

也不知是不是白天冷风吹多了,半夜里,竟然开始头晕脑胀。

怎么也睡不着了。

可思绪却糊涂的很,一只大手探上她的额头,滚烫。

“苏沫?苏沫?”

隐约之中,有人在叫她。

……

第二天一早,苏沫睡的迷迷糊糊,一只大手,又探了过来。

还好,烧退了。

否则,她怀着孕,无法挂水,没法吃药,还真是没有一点办法。

苏沫醒来的时候,小脸绯红,烧红的。

“烧刚退,安分点。”

顾晨低低警告她,黑眸更是冷冷瞪了她一眼。

发烧后,紧跟而来的,是感冒咳嗽流鼻涕。

明明病人是顾晨,现在,却成了苏沫。

苏沫全身乏力的躺在病床上,顾晨则是在一边照顾。

孕妇不能吃感冒药,只好硬撑着。

顾晨不知从哪里看来的,据说喝梨汁水感冒好的快,在外面买了一杯热气腾腾的梨汁水,让苏沫捧着喝。

……

到了晚上,苏沫睡的迷迷糊糊,落入一个结实的胸膛。

薄唇落在她如棉花糖一般柔软的唇瓣上。

苏沫无力地扑腾了两下,低低的“呜呜”叫了两声,却被这个窒息又热切的吻,撩的情迷意乱。

顾晨吻完她,两人的呼吸都有些不稳。

苏沫声音带着微微的哑,格外温柔好听,因为有些抱怨,所以听上去更是有撒娇的感觉:“喂……我感冒了。”

他就不怕,她将感冒传染给他?

顾晨勾了勾削薄的唇,不再言语。

听说,感冒的人

,将感冒传给另一个人,就会好起来。

“睡。”

顾晨拉高被子,将她和自己盖住。

苏沫:“……”

这人今天是转性了吗。

……

第二天一早,大约是睡了个难得的好觉,苏沫神清气爽。

倒是顾晨,有些蔫蔫的,像是冰箱里脱了水的蔬菜,精神颓靡的靠在病床上。

苏沫疑惑,“该不会是昨天我把感冒传染给你了吧?”

顾晨小孩子气的轻哼了一声,“果然有效。”

“嗯?什么有效?”

苏沫听的云里雾里,也没在意。

接下来,顾晨和大爷似的,半躺在病床上,吩咐苏沫这,吩咐那。

苏沫在外面买了碗热粥回来,顾晨不动。

苏沫问:“刚刚不是说饿了?”

顾晨哼了一声,“喂。”

“什么?”苏沫竖起了耳朵,没听清。

“喂我。”

苏沫努嘴,看了看他四肢健全的样子,“你又不是断了手,只是小感冒而已,怎么就不能自己吃饭了?”

顾晨完全没有一点不好意思,黑眸盯了盯她,“我是因为你才受伤住院,你照顾我,难道不是应该的?”

“……”

苏沫就是最受不了欠别人,顾晨就是吃准了她。

只好拿起粥碗,一勺一勺的喂。

递到他嘴边,依旧不张口。

苏沫蹙眉,有些不耐:“又怎么了?”

“烫。”

顾晨话不多,但是苏沫算是看出来了,语不惊人死不休。

苏沫又尽量让自己变得耐心,放在唇边吹了吹,唇边保持着莞尔笑意,“大BOS

S,可以张嘴了。”

一口一口的喂下去,苏沫全程都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而顾晨,却难得的勾了勾唇,笑了。

刚刚喝完粥,顾晨的手机就震动了起来。

顾晨看了眼来电显示,没接。

苏沫被那震动声弄的有些烦乱,“你怎么不接?”

男人的眸色淡淡,声音四平八稳,“嗯,手断了。”

苏沫:“……”

苏沫被他烦的,连来电显示也没看,直接就接了电话。

语气有些不好:“喂,谁?”

“顾大哥呢?我是知知。”

苏沫翕张着唇,一时愣住,有些尴尬,咽了咽唾沫,将手机交给顾晨。

“喏,宋小姐找你。”

苏沫大概没发现,她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颇有些闺怨。

顾晨半靠在病床上,眉眼泛着玩味的笑意,就那么淡淡的瞧着苏沫。

直到苏沫被盯的有些无语了,蹙着眉头将手机塞到他手里,“你的电话!”

他明明知道是宋夏知的来电,为什么还非要她接?

是想看她难堪的样子?

苏沫转身抬步就要离开,却被身后那只大手攥住了腕子。

顾晨在她的目光里掐掉了宋夏知的电话。

“我和宋夏知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所以,别再给我扣高帽。”

苏沫冷笑起来,“你不用顾虑我而挂掉她的电话,如果我不在时,你也一样会接听。”

“苏沫!”

顾晨难得这样有耐心的同一个人解释,可苏沫现在是不给他的面子?

苏沫心里始终有火,这团火,灭不掉,散不去。

她盯着顾晨,一字一句的说:“你们到底有没有发生过什么,我不知道,也不在乎,更加没有权利去管。毕竟,我只是你名义上的妻子,顾晨,不用你提醒,这些我都记得。可是,我只想问你,我被绑架,你明明知道是宋夏知做的手脚,为什么还要包庇她?”

刺在她心底最柔软的那根刺,苏沫终于忍痛拔了出来,血淋淋的暴露在了顾晨眼前。

只是,他是会同情,还是会嘲笑?

苏沫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质问:“如果在那场卖人口的交易里,会让我失去孩子,让我也……”

她咬了咬唇,忽然笑了下,轻飘飘的自言自语:“也对,在四年前我就被玷

污过了,想来顾先生也不会在乎。”

“苏、沫!”

顾晨被彻底激怒,仿佛一头蛰伏的猛兽,随时随地都会撕碎她。

但苏沫,再也不害怕了,“我怎么样不重要,重要的是,那时有可能我会失去孩子,顾晨,这也是你的孩子,如果真的发生这种事,你还会……包庇宋夏知吗?”

她微微顿住,语调带着一点点哭腔。

男人俊脸上,阴沉沉得,嘴角压的很低,“可这一切毕竟没有发生!”

苏沫虚退了一步,对着他苍白微笑,“你的意思就是,就算发生了,你依旧会包庇宋夏知,对吗?”

看吧,连他们的孩子,都比不上宋夏知的重要性呢。

这让她怎么相信,宋夏知在他心里其实一点都不重要?要她还怎么相信,他只是因为觉得心里的亏欠和愧疚才对宋夏知那么好,那么好……好到快要让苏沫觉得,她才是他们之间第三者?

如果不是她,或许他和宋夏知现在会很幸福?

呵,够了。

顾晨亦是被气极了,冷笑的盯着她:“你说我会包庇宋夏知,你和容城墨又是什么关系?苏沫,以往再多人在我面前说你的不是,我都维护着你,可是你背着我,跟容城墨搞在一起又做了什么?!”

苏沫嗫嚅了几下唇瓣,声音沙哑到卡在喉咙里,再也发不出声了。

顾晨笑意料峭讥讽,“说不出话来了?还是,已经承认了?”

如果他有一丝丝的爱她,对她尚存

一点点的喜欢和怜惜,怎么会……将她想的如此不堪?

苏沫离开医院后,独自一人走在路上。

时装店里,透明的玻璃橱窗里,摆着各式各样的亲子装。

或许是她站在橱窗外注视的太久,时装店里的店员,从店里出来,带着甜美的笑容问她:“小姐,要不要进来看看?今天是情人节,亲子装有优惠哦。”

情人……节?

还真是巧。

有哪对情侣,在情人节时,像她这样和老公吵架的?

苏沫摇摇头,“谢谢,不用了。”

大街上,全是成双结对的情侣和夫妻。

不远处,有对年轻情侣闹脾气了,女孩子发俏,不理男朋友,男朋友急吼吼的跑过去把她揽在怀里哄了半天。

真好。

……

顾如卿的电话打了进来,苏沫顿了几秒,才接起。

“沫沫,你和阿晨在一起?今天是情节人,你们有没有出去转转?”

苏沫一时语结:“啊,妈,我和阿晨正在逛街。先不说了,太吵了。”

将手机,挂断。

……

医院里。

顾晨面无表情的撒谎:“在逛街。”

那头的顾如卿愠怒,嘲讽道:“你们两个还真是夫妻,撒谎都撒的一样。”

顾晨:“……这样有意思?”

明知,故问?

顾晨眉头微微一蹙,伸手,将手机丢到了地上,砸了。

不动声色,面无表情的,发怒。

看文件,看不到一分钟,只觉得心头一股燥。

该死,这女人又跑到哪里去了?!

……

一个小时后,苏沫正

在街心公园看着孩子们在充气床上玩耍,陈兵的电话忽然打了进来。

“喂,赵助理。”

“太太,BOSS伤口裂开了,不知为什么,像是感染了,正在动手术呢。”

苏沫的心一跳,立刻起身,“我马上过去。”

……

二十分钟后,苏沫急匆匆的赶到医院。

顾晨正安然无恙的靠在病床上。

只是额头上,放着一袋冰块。

苏沫冷着脸色走过去,将冰袋粗鲁的拿下来,粗着声音没好气的问:“你不是在动手术?”

顾晨从她柔嫩的小手里,将冰袋重新抢了回来,敷在额头上,亦是粗声粗气,“你就这么不想让我好?”

苏沫这才发觉其中的猫腻,看了眼一边恭敬站着的赵助理,唇角微微下拉。

“下次这种玩笑不要乱开了。”

她也不知是对顾晨说的,还是对陈兵说的。

因为她,顾晨现在躺在这里,她已经够内疚了,他还想让她再愧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