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49章 怒意,中烧!

明明是那么亲密的事情,顾晨做起来,却利落冷漠,没有一点感情……

而昨夜,那种久违的恐惧感,再度袭来,昨晚的顾晨,犹如四年前夺走她初,夜的那个男人,决绝,冷漠,仿佛她只不过是发、泄用的而已。

——

怀着四个月的身孕,却被强了。

苏沫没脸和顾如卿说这件事,只好隐忍着。

洗漱好,下楼吃早餐。

屋子里,没有顾晨的身影。

燕嫂见苏沫下来,和颜悦色的笑着道:“少夫人,我刚煮了燕窝粥,你趁热喝点吧。”

苏沫刚好饿了,遂点点头。

心不在焉的,终是忍不住开口问:“燕嫂,顾晨……去公司了吗?”

谈到顾晨,燕嫂皱了皱眉头,小声问:“少夫人,你是不是和少爷闹矛盾了?我见今早少爷脸色很差,脾气也大的很,早餐也没吃就提前走了。”

苏沫一愣,“……是吗?”

她也不明白,到底自己哪里惹怒他了,她和容城墨之间明明是君子之交,什么都没有,为什么他要诬赖她出,轨?

燕嫂见苏沫脸色也不高兴,心下有了猜测,便打起圆场来,提醒她说:“既然少爷生少夫人的气了,这夫妻之间,哪里有不闹脾气的?男人嘛,哄一哄就好了。”

苏沫苦笑一声:“恐怕他需要的不是我哄吧。”

他需要的,或许是苏画,或许是宋夏知,都不应该是她苏沫吧。

他……那么厌恶她。

“怎么会呢?哎……少爷发脾气就发脾气,还不吃早餐,等会儿在公司一忙起来,估计气的午餐都不吃……这孩子,也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脾气真够犟的,胃本来就不好,还这样随便瞎折腾……这可如何是好?”

苏沫有些动容,咬了咬小嘴,似是不忍。

燕嫂再接再厉道:“在公司吃饭,忙起来也就是吃外面的那些,地沟油呀什么的,多不健康,难怪胃会弄坏,哪里有家里的健康营养?”

苏沫微微叹息,抿唇道:“好了,燕嫂,你别说了,我送饭去公司,这样行吗?”

燕嫂这才松下眉头,笑眯眯的看着苏沫:“少夫人真是菩萨心肠!”

苏沫:“……”

虽然昨晚的事情,苏沫还在生气,可一想到顾晨可能会胃疼,苏沫就忍下了脾气。

楚楚说的对,她就是太好说话了,才被顾晨吃的死死。

苏沫拎着保温饭盒,仰着小脸站在顾氏大楼下。

踌躇了半晌,才鼓起勇气进去。

……

会议室里。

陈兵附到顾晨耳边轻言:“BOSS,太太来了。”

男人寡漠,面无表情,“让她等着。”

……

苏沫坐在总裁办公室的沙发上,静静的等着顾晨。

时间久了,她坐的有些无聊,起身在办公室里闲逛起来。

书桌后面,是一大片落地窗,光线充足,她坤了个懒腰,舒服的呼出一口气。

手机震动了一下,楚楚在微信上分享了一个链接给她。

点开,是这样一个标题——

“孕妇如何守住老公的心,涨姿势啦。”

下面的图片,一个比一个还要十、八、禁!

苏沫立刻关闭,退了出来,发了两个字过去,“流、氓。”

楚楚发了个害羞的表情。

苏沫忽然想起昨晚和顾晨在一起的画面,无一不是脸红心跳……

小脸滚烫,染上红晕。

大约是想的太入神,以至于没听见身后的任何脚步声,直到耳边一抹熟悉琥珀冷香的男性气息袭上,灌入耳蜗里,她立刻收了手机往兜里一揣,惊的往后看。

高大挺拔的一道身躯,贴在她纤细的背脊,声音低沉如磁,“白天,在我的办公室里,想男人想到脸红?”

冰凉修长的手指,扣住她涨红的小脸。

“哪个男人让你这样朝思暮念?顾、太、太——”

她像只失惊的小白兔,纤小的身子不由后退,贴上落地窗,顾晨寸寸逼近,将她压在透明玻璃上。

苏沫抿唇,微微蹙眉,很不喜欢他这样的强势逼近,“燕嫂……燕嫂让我送饭给你吃。”

“想喂饱我?”大掌,从她衣摆底下钻进去。

苏沫不知所措的“嗯”了一声,人,却被他牢牢攥住,“额……”

女人柔白的小手,胡乱推着,“先吃饭吧,我饿了。”

“正好,我也饿了。”

她咬了咬小嘴,羞怯,一涌而出,他说的饿指的是……

可,她现在真的没心情,和他……

男人的大手,忽地翻覆,从她口袋里掏出手机。

手机屏幕还亮着,因为藏的太急,界面还停留在和楚楚的微信聊天上。

苏沫生怕顾晨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东西,伸手就想抢回来,却被男人的一只大掌,桎梏住双手。

他清峻的眉心,微微蹙起,“别动。”

修长手指,点开链接——

下一瞬,那双沉黑的眸子,便紧紧盯着她的小脸,“昨晚还不够?一个孕妇,还想跟男人玩儿十、八、禁的游戏?”

苏沫情商再低,这时候也听出顾晨口气中的羞辱了,心下难受,满满涨涨的,酸涩一片。

“这只是楚楚她……”

“你是已经习惯将所有过错都赖在别人头上了,是吗?”

毫不客气的截断这小女人的话,长臂固定在她身后的落地玻璃上,她的整个人,都被圈在他怀里,这个狭小的空间,让苏沫有些窒息。

“我没有……”

他怎么就这样看低她?就这样不信任她?

苏沫微微垂下眸子,轻轻摇头,算了,不解释了,解释了他也不会信。

口气亦是变得淡淡的,“燕嫂让我来送饭给你吃,怕你饿着,还准备了鲫鱼汤,你趁热喝。我先回去了。”

保温饭盒里,准备的是两个人的饭菜,可现在,苏沫觉得没那个必要了。

低垂的目光,落在他颀长腰间,他系的不是她之前给他买的那条皮带。

他对她的喜欢,就只停留在了她被人贩子拐卖到大山里的那几天吗?

现在不喜欢了,连着她送的皮带,也扔掉了?

苏沫低下小脸,微微苦笑,试图从他怀里走开。

却被男人的一只手臂,重新摁进了怀里。

他从背后,蓦地捉住她,气息灼烫不稳的往她耳蜗里送,声线低迷好听,“等了我很久?”

忽然而然的温柔,让苏沫微微一怔。

“没……没有。”

男人的薄唇,从她耳后游弋上来,苏沫一惊,有些后怕,立刻避开了脸,逃开。

顾晨深沉的黑眸,锐利深寒的盯着她,口气讥诮:“不允许我碰?”

他是她的合法丈夫,容城墨碰得了她,他就碰不得了,是吗?!

怒意,中烧。

苏沫肩头微微一颤,开口解释道:“我不习惯……被人强迫是件很

有阴影的事情,顾晨,我希望你能尊重我。”

她红着双眼,抬起小脸,试图和他讲道理。

可这个固执又骄傲的男人,根本不理会她所谓的“道理”,黑眸盛怒,捏着她的下巴,质问:“不习惯被我碰?那我是碰少了,让你还不习惯我?强迫?尊重?苏沫,你觉得你配得上我的尊重?”

如果在那之前,她配得上,那么现在,她不配!

将她抱到宽敞的书桌上,大手挥落上面的文件,苏沫下意识的一抖。

抗拒感,惧怕感,战栗感……一点点席卷。

“顾晨,这是办公室!”

他难道,还想像昨晚一样,再强、暴她一次?!

苏沫真怕,顾晨能在办公室里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来。

毕竟,他如果真想做什么,以她的力量,根本无法阻止。

男人削薄的嘴唇微勾,划出一个讥诮的弧度,“我觉得你说的对,有些东西不合适,就不该硬逼着自己合适。比如,廉价的皮带。”

苏沫贴着他坚硬皮带卡扣的指尖,微微一僵,小脸白了下,试探性的问:“你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潭黑眸子,盯着她错愕的神色。

苏沫再迟钝,也感受到气氛不对了,从宽大的花梨木书桌上一手扶着肚子,一手摁着书桌慢悠悠的下地,“吃饭吧。”

顾晨却拨开了她的小手,“你吃吧,我还有个重要会议要开。”

苏沫努了努小嘴,有些失落,却也乖巧的说:“哦,那你快去吧。”

顾晨按了按太阳穴,她……当真不挽留?

重重呼出一口气,胸腔中的怒火,隐隐堆积,爆发……

她一只手还扶着微微隆起的腹部,另一手贴在背后的书桌上,心中落差感还没缓和过来,眼前一黑,唇上蓦地一痛。

“唔……”

撕咬,吞噬,冷血无情的碾压着她的唇瓣。

柔软的小手,抵上他宽阔的肩头,蹙起眉头:“顾晨……你弄疼我了……”

几乎令她窒息的吻,在狠狠掠过唇上后,他粗重的气息和着她的,压着她的唇角,一字一句冰冷道:“做错事,所以送饭来讨好我?苏沫,我在你眼里,就这么

好打发?”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从他进这个办公室开始,就一直对她冷言冷语,冷嘲热讽,她忍着,没有发脾气,他却变本加厉。

顾晨修长手指解开皮带扣,冷峭一笑,“既然是来讨好我的,我并不介意你换种方式。”

苏沫重新被他置在办公桌上,有些畏惧,抗拒他的靠近,“可这是办公室……”

会有人进来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