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48章 挑拨

酒吧SVIP包间中,一场极致的欢,愉正如荼如火的进行。

男人的撞击,女人的尖叫,充斥着整个包间,火热蔓延。

女人纤美妖娆,纤细指尖点着男人健,硕的胸膛,勾着妩,媚的笑意问道:“容少,不知道小女子的服务你可还满意?”

容城墨讥诮的冷笑一声,丝毫不温柔掐了一把苏画的腰肢,“没想到一线大明星清纯玉女,现在会躺在我身下为我卖力的叫,呵。”

苏画柔柔的娇嗔了一下,“容少,你弄疼人家了。”

纤细手指,在男人胸膛若有似无的继续画着圈。

“说吧,什么事?如果是娱乐圈的事,我觉得你去睡导演其实更有用点。”容城墨勾唇,调侃。

女人藕臂勾着容城墨的脖子,红唇附上他耳边,娇笑着开口:“这件事,对容少有益无害呢。”

“是吗?说来听听——”

……

半山别墅。

顾晨陪着宋夏知检查完身体后,回到了半山别墅。

宋夏知到了客厅后,顾晨淡声吩咐:“既然医生说不宜劳累,那就上去歇着吧。”

宋夏知坐在沙发上,纹丝不动,小手伸过去,拉了拉顾晨的衣角,柔声撒娇:“顾大哥,我有点累,你……能抱我上楼吗?”

顾晨英挺的眉头微蹙,面色清寒,眸底透着一丝愠怒。

“知知,我纵容你,只是因为你大哥的关系。你可以任性,但,不要

动苏沫。”

宋夏知小脸一僵,笑意嘎然而止。

“顾、顾大哥……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苏沫被绑架的事情。”男人一双深不可测的黑眸,紧紧盯着她的眸底,“懂了吗?”

宋夏知一个激灵,浑身发凉,“我,我不知道顾大哥在说什么。”

顾晨冷哼一声,“事发当天,你装病要我来看你,苏沫一个人去产检,结果,你就派人对她下了手,还需要再清楚点?”

“我……我没有做过的事情,顾大哥要我怎么承认?”

宋夏知双眼里,含着委屈的泪水,盈盈看着他。

顾晨眉头蹙的更深了,“人贩子已经抓到了,怎么,你还想和他当面对质?”

宋夏知似是激动,从沙发上一骨碌起身,脑袋隐隐发晕,虚退了一步。

用可怜兮兮的目光看着他,“顾大哥……”

“知知,我以为你是善良的,没想到,这些年你会变成这样!”

宋夏知无助的哭了,“我……我也只是因为爱你啊……顾大哥,我爱你啊。”

“这不是你去伤害人的借口!”

因为苏沫,顾晨发怒了,这是顾晨第一次对她发火,是为了另一个女人。

宋夏知苦笑着往后退,绝望的看着顾晨,“顾大哥……这是你第一次,因为一个女人对我说话这么冲……你答应过哥哥的,你说会好好照顾我……”

谈及宋夏明,顾晨眸底,明显掠过一抹悲痛。

“你口口声声说我恶毒,可是……苏姐姐又好到哪里去?我是因为爱你……才做了这种极端的事情……可是苏姐姐呢,她……真的爱顾大哥吗?”

顾晨皱眉,黑眸锐利的盯着她,“你什么意思?”

宋夏知咬唇,好像一副有难言之隐的样子,“我不想说,我怕顾大哥知道,会更难受。”

顾晨长腿迈开,上前就逼问:“说!”

宋夏知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打开图库,条理分明道:“苏姐姐送顾大哥的皮带,容城墨身上也有一条。这种皮带,一看就不上档次,容城墨那种人怎么会佩戴这种皮带?有好几次,我都觉得奇怪,可是我怕顾大哥会误会苏姐姐……但是,这些天我外出,经常看见苏姐姐和这个容城墨在一起。顾大哥,苏姐姐难道不知道,容城墨是你的仇家?她居然……还和这个容城墨,走的这么近……”

宋夏知试探性的往下说,果不其然,顾晨脸色越来越清寒,几乎要将人冻住。

而眼底的那抹戾气,像是要大开杀戒的前奏,肃杀一片。

“你怎么会如此清楚?”

宋夏知被反问,明显噎住了,“我,我也是机缘巧合看见的……”

所有怒意,都被顾晨掩埋在黑眸下,终究化为一句清清淡淡的话,“我知道了。”

临走时,宋夏知送顾晨到门口。

下意识的询问:“顾大哥……你是不是,还没有原谅我?我保证,以后不会再做任何伤害苏姐姐的事情。我是被冲昏了头脑……”

“行了,你回屋吧。”

没有正面回应宋夏知的问题,但顾晨的态度,却也间接告诉了她,这件事,他不会再计较。

宋夏知站在门口,遥望着那辆黑色世爵渐行渐远,唇角勾起一抹清高笑意。

——呵,苏沫,属于我的,终究都是我的!

……

顾家别墅。

苏沫从医院检查回来后,就一直站在卧室的落地窗前,俯视着楼下的院子。

她的目光里,仿佛在期待着什么出现。

今晚……顾晨会在宋夏知那边过夜吗?

正思及此,院子外忽然展露一个黑色车头,开了进来,她眸子一亮,是顾晨的车。

他怎么会,回来的这么快?

单恋的女人最矛盾,又想见到对方,又不知道该和对方说些什么,索性,苏沫就爬上了床,盖上被子,佯装睡眠。

不一会儿,顾晨就从楼下上来。

步伐快速,稳健。

苏沫听到开门声,这才慢悠悠的从被窝里起来,一副刚睡醒的样子。

她甚至坤了个懒腰,“唔……你回来了。”

顾晨大步流星的走来,眸底一片暗沉。

苏沫没有在意到,何况,他素来清冷。

她忍不住告诉他关于孩子的情况,“我去做了检查,医生说宝宝很好,没什么问题。”

顾晨脸色阴郁,动作优雅的将身上的大衣脱下来,一个扬手,丢在床边。

苏沫下意识的问他:“你去公司了吗?”

是遇到什么难缠的客户?所以他的脸色看起来这样不好?

顾晨只穿了一件

白色衬衫,下摆束在窄腰中,流线型垂感的西裤,勾勒出一双修长笔直的长腿,优雅高贵。

男人指节分明的漂亮手指,抽开腰间的皮带,甩到她怀里,皮带甩到了她的脸,很轻,却让苏沫狠狠一震。

他……怎么了?

顾晨毫不客气的羞辱她:“一条588的皮带,我怎么会当成宝一样戴在身上?”

呵,傻极了。

她能送他,自然也能送别的男人,甚至是同一款!

苏沫听的云里雾里的,不明所以的看着他,微恼,当初她也觉得588元的皮带配不上他,所以她没有主动拿出来送给他,是他自己佩戴上的,现在……怎么倒成了她的错?

“既然配不上,那你为什么又要系上?顾晨……你大可以……”

“扔掉”两个字还未说出口,男人蓦地逼近,挑着削薄的唇,冷笑:“现在,我的确打算,扔、掉!”

苏沫被折腾到凌晨,身上忽然一重,被压得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小手胡乱扒拉着,“唔……”

“苏、沫!知不知道你已婚?知道你的行为算什么?”

苏沫稀里糊涂的,被弄醒了,惺忪着眼皮,女人刚睡醒慵懒妩/媚的样子,几乎撩的顾晨血液沸腾。

一时间,火气竟然无名压下,可顾晨沉黑的眸子里,却是有滔天的怒意在翻滚,“喜欢出,轨的感觉?是不是觉得特别刺激?”

“什么……唔!不……”

堵上她的小嘴,肆意凌,虐。

他冰寒的声音,钻进她耳蜗里,“从现在起,你没有权利说不!”

苏沫脑袋晕眩一片,哽咽着哭:“顾晨……你干什么……!我没有出,轨……!你别再污蔑我!”

“苏沫,我问你,和容城墨有过是在我之前,还是在我之后?和他在一起,你们干了什么,嗯?!”

苏沫眼泪珠子滚落进发鬓中,翕张着唇瓣道:“我没有……我没有和容城墨怎么样……”

她没有做过的事情,为什么要承认?她和容城墨是清白的。

顾晨低头,在她小嘴上,狠狠咬了一口,那娇嫩的唇瓣,渗出一颗血珠子。

“所以,和容城墨做过了,是不是?”

男人清冽的气息,霸道强烈的沾满苏沫的全身。

一场粗鲁的情,事下来,没有半点温柔,几乎要将苏沫咬碎了吞进腹中那般凶狠。

最后抽身离开之际,顾晨扣着她的后脑勺,薄唇抵着

她充血的唇瓣,狠狠发问:“苏沫,你怎么敢?!”

苏沫半晕半醒,一双手臂,缠在他脖子上,额前汗湿的发丝,黏在苍白潮红交替的小脸上,显得越发憔悴虚弱。

……

整夜,她像只在海面上漂浮的小舟,摇摇晃晃,找不到方向,停靠不到岸边。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骨头几乎散架。

从头发丝到脚趾头,满满的,全是属于那个男人的味道。

闭着眼,下意识的伸出小手探了探身侧,空的。

她恍然睁眼,旁边的床位,像是没人睡过一般。

但,她清晰的知道,昨晚,顾晨有回来过,而且,他还揪着她做了激烈的事情。

身上疼痛酸胀,不想起,翻个身裹上被子,继续酣睡。

可再闭上眼,却是怎么也睡不着了。

心里,脑子里,全部都是昨夜交、缠的画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