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47章 不称职的父亲

大掌,拍了拍小女人的臋,压在她耳边道:“不想睡是不是?”

苏沫浑然不知,小手搂着他的脖子,嘟囔着:“我还是去睡沙发好了。”

她正要起身,却被他轻轻扣住腕子扯回怀里。

气息粗,重的灌入她耳蜗里,热烘烘的,“既然睡不着,那就做点有意义的事情,嗯?”

大掌,钻进宽松的男士衬衫里。

……

清晨第一缕阳光从破旧的窗户照耀进来。

顾晨拿起一边腕表,看了眼时间,十点。

最早的马车,已经走了五个小时。

怀里的小女人,缩在他胸膛里,睡得酣甜。

大掌握着她软软的小手,摸到无名指,忽然觉得上面少了点什么。

微微蹙眉,他送给这小东西的戒指呢?

她说暗恋自己的人有很多,那些暗恋她的人知不知道,她已婚?

明明曾经顾如卿已经公开他们之间的婚事,可怎么,还会有些不识抬举的人,黏上她?

苏沫在他怀里醒来时,小脸红润,“唔……几点了?”

顾晨没回答,修长手指却是捏着她的小手,一字一句问道:“戒指呢?”

苏沫嘟囔了一声,小手忽然探向脖子里,拉出一条链子,上面赫然挂了一枚钻戒。

“我怕戴在手上会掉,就用了条链子挂在脖子上了。”

顾晨的心,微微一震,伸手将她脖子上的链子卸下,哑声道:“那你知不知道,挂在脖子上,也容易丢?”

苏沫被反问的一愣,只挠挠头道:“我也没想那么多,就死觉得放在衣服里应该会安全点。”

顾晨将婚戒取下,握着她的手,将婚戒重新套上她的无名指,“别再摘下来。我喜欢看你戴在手上。”

苏沫无端的,听到这句话时,脑海里想起的是《色.戒》中,梁朝伟扮演的那个角色所说的一句经典台词——

“我不喜欢钻石,但我却喜欢钻石戴在你手上的模样。”

苏沫心里动容,下意识的点点头。

海港,半山别墅。

苏画咬牙切齿的道:“这次居然让苏沫那个贱人死里逃生出来!真是命大!”

苏画本想这次一次扳倒苏沫,让她到了大山里永不见日,可没想到,苏沫肚子里的孩子不仅平安无事,还因为这件事,和顾晨的感情更进一步了。

宋夏知眸底一片冷然

,双手攥紧,冷声道:“我早就说过这种方法行不通,现在你做了这样的蠢事,如果顾大哥追究起来,我看你怎么收场!”

苏画一怔,随即冷笑的看着这个表面“天真无邪”的女孩,“宋夏知,你可别揣着明白装糊涂!这事儿的幕后主使人,可不是我苏画,是你宋夏知!现在苏沫没事,你为了推卸责任,把事情全部推到我一个人头上,你倒是精明!不过,你觉得你这样说,就能洗脱嫌疑?我劝你,别自作聪明!我能帮你,也能……毁了你!”

宋夏知愤愤的咬着唇,瞪着苏画:“你到底想怎么样?”

苏画阴阳怪气道:“其实我也不想怎么样,毕竟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我劝你别在背后乱说话,如果我的结局惨淡,那么你的下场,也不会好到哪里去!乖乖听话,我才能帮你从苏沫手里夺回顾晨!”

“呵,你以为我非得依靠你?只要我求求顾大哥,你觉得顾大哥会相信你,还是会相信我?”

苏画从随身手提包里,拿出一支录音笔,打开播放键,里面的对话,让宋夏知小脸顿时失了血色。

“如果我有证据呢?别妄想销毁这份证据,我已经传到网络账户里,只要我出事,就会立刻有人给顾晨发这段录音。所以,宋夏知,别和我玩儿小把戏!”

苏画冷哼一声,踩着高跟鞋,高傲潇洒的转身离开。

宋夏知枯坐在沙发上,一股怒意浮现

在那张清丽小脸上,伸手,将茶几上的茶具陡然拂到地上,茶具四分五裂,里面的热水溅了一手,白皙皮肤上,蓦然被烫红。

佣人急急忙忙的跑进来,看着狼藉一片,担忧道:“小姐,你怎么了?怎么会烫到手?我去叫家庭医生!”

宋夏知眸底空洞,开口道:“我不要家庭医生,你打电话告诉顾大哥,告诉他,我病了,我要见他。”

小佣人愣了一下,“可……”

小姐不是好好的吗?

“小姐,您忘了吗?上次您装病叫顾先生来看您,顾先生已经很生气了……”

宋夏知忽然脾气上来,拿起一个茶杯就往那小佣人身上砸去,“连你都要威胁我?!我叫你去打电话,你就去给我打电话!你再这样不听我的话,信不信我让顾大哥炒了你?!”

小佣人吓得浑身打哆嗦,只好立刻道:“小姐你别生气,我这就去,这就去!”

……

顾家别墅。

顾晨带着苏沫刚从大山里回来,两人都需要洗澡。

苏沫在浴室里,脱了衣物,正准备进浴缸里淋浴。

扶着一边的把手,一条美腿抬起,浴室门,就在此时被“咔哒”一声,打开。

苏沫保持着原来的动作,一条美腿屹立在那儿。

顾晨眯了眯狭长的眸子,盯着暖黄色灯光下笼罩的纤细小女人,他的小妻子,全身白的犹如羊脂通透。

三秒钟后,苏沫反应过来,“你,你出去!”

捂上面,还是遮下面?

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顾晨将手中的防滑毯子丢在地上,面色风轻云淡。

苏沫:“……”

原来是怕她摔了,送防滑毯子进来的。

可下一秒,她以为他要离开了,可男人长腿阔步的,忽然逼近她。

黑眸里,翻滚着一抹暗色,灼烫灼烫,几乎要点燃她。

“挺着四个月的肚子,确定自己能洗?不需要我帮忙?”

苏沫一点也不想享受他帮忙洗澡的过程!!

“不……不需要。我自己洗……”

懦懦的,怯怯的,像是失惊的小兔。

顾晨的大手,扶着她软软的腰身,声音低沉道:“小心点,别摔了。”

男人出去后,苏沫往下看看,空荡荡一片。

唔……被看光了。

苏沫从浴室里洗完澡下楼,顾如卿正坐在客厅沙发上看财经。

见苏沫下来,便吩咐顾晨:“苏沫这次死里逃生,受了不少苦,你现在带苏沫去医院做个全面检查,看看苏沫和孩子有没有受伤。”

苏沫刚想说她和孩子都挺好的,不用大费周章,可顾晨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苏沫含在舌尖的话,没机会开口说。

等到顾晨接完电话,淡淡开腔:“我还有事,我让燕嫂陪你去。”

一时间,苏沫的心,从云端跌入谷底。

需不需要做检查是一回事,顾晨愿不愿意陪,又是另一回事。

而且,他嘴里所说的“还有事”,指的是公司的事,还是……宋夏知的事情?

想到顾晨有可能是因为宋夏知的事情而拒绝她,微微苦笑了下,对顾如卿说:“妈,我和宝宝都没事。”

顾如卿放下财经杂志,“检查一下总是放心的,这样吧,既然他没空,那我这个做婆婆的亲自陪你去。”

口气中,多少对顾晨有一点不满。

苏沫不好意思再拒绝顾如卿,只好点了头,上楼换衣服。

……

下楼时,院子里的那辆黑色世爵,已经离开。

苏沫眼神空洞的看着院子里,他……是去见宋夏知了吗?

到了医院里,顾如卿陪同苏沫做好了检查后,正从医院出来。

产科大多是夫妻,很少有婆婆带着儿媳来做检查的。

苏沫看的格外触景生情。

顾如卿忍不住说了顾晨几句:“阿晨这个父亲,当的也太不称职!”

“妈,也不全怪他。我没关系的。”

可明明没关系,苏沫告诉自己,没有老公陪同产检不过是件小事情,可心里,为什么会越来越在乎这样不足为道的小事?

顾如卿微微叹息,“也怪我,当初没给阿晨做好典范。”

婆媳俩,没再多说什么,拿着检查报告往医院门外走。

刚走到门口,苏沫便看见迎面而来的,一对男女。

她的心,陡然漏了半拍。

怎么办?顾晨和宋夏知就这么出现在顾如卿视线里了……

苏沫崴了一下脚,顾如卿立刻弯腰扶住她,低头询问:“你怎么了?好好的怎么崴了?”

苏沫亦是猫着腰身,看了一眼顾如卿:“突然脚踝扭了一下,我也不知道怎么了……”

看顾如卿的样子,大约是没看见顾晨和宋夏知。

苏沫回头去看,顾晨和宋夏知已经消失在医院转角。

他们,似乎也没看到她……

顾如卿回头去看,蹙眉道:“你在看什么?”

“哦,没什么,以为看见朋友了,是我看错了。妈,我没事了,我们回家吧。”

顾如卿低头又看看她的脚,“你确定没事?不需要去骨科看看?”

“嗯,已经没事了。”

她就是这么懦弱胆小,明明……她才是顾晨的妻子,却害怕顾如卿看见顾晨和别的女人成双入对。

苦笑一下,或许那份婚约定了两年期限,也不是什么坏事。

两年后,离开顾晨的她,或许会活得更

轻松,至少不用在这种煎熬和痛意的泥泞中挣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