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46章 自信的顾大总裁

苏沫累了,把小手探进他敞开的风衣里,环住他颀长的腰,靠在他怀里晒着太阳懒懒的眯眼睡觉。

顾晨攥住她的一只小手,摩挲着她腕子上的伤痕,细细吻了吻。

这几天,她受苦了。

“顾晨。”

“嗯?”

“我还以为,见不到你了。以后,我会好好做你的顾太太的。”

“嗯。”

“你怎么不问问我怎么会有这个觉悟?”

苏沫从他怀里抬起小脸,狐疑的看着他。

他目光戏,谑的看了她一眼,随即悠哉的躺在马车后,一只长臂搁在额头上,随意一个动作就能把苏沫迷的不着家。

“你除了跟着我,做我太太,还有谁要你?”

苏沫可横了,小鼻子一皱,“哼,暗恋我的人可多了!”

没有回应。

她托着小脑袋蹭过去,“你怎么不问问我,谁暗恋我?”

“不感兴趣。”

某人冰冷冷的回应了四个字。

苏沫又问:“那我暗恋谁你也不感兴趣?”

这个,不至于吧,她好歹是顾太太,他当真对她心里藏着谁,不感兴趣?

顾晨拉下她的小身子,将她拥到怀里,闭目养神,“还能是谁?”

苏沫故意就着他的话往下,小手戳了戳他的胸膛,“那你怎么没有危机感呀?”

顾晨冷冷扫了她一眼,“除了对我,其余那都是迷恋。”

“……”

嘁……口气真狂。

她上学时,那也是认认真真的……迷恋过人的,好吗?

一路上,她叽叽喳喳的在他耳边说个不停。

顾晨有些后悔,“你看起来精神很好。”

小女人点点小脑袋,“嗯!”

“我应该晚点来的。”

苏沫:“……”

苏沫平躺在马车上,小脑袋枕着顾晨的手臂,看着湛蓝的天空,眯着大眼说:“要是我们能永远在这儿就好了!”

“为什么?”

“我喜欢你现在对我这么好!”

顾晨忽然翻身,挺拔的身影,笼罩在小小的她上方。

她知不知道,这些天他快急疯了,也快……想疯了。

马车因为颠簸,动,荡不安,顾晨高大的身子笼罩在苏沫上方,两个人挨的极近,鼻尖轻轻蹭到,有一点点痒,钻进心里,撩起心湖的涟漪。

微暖气息,交融在一起,渐渐被烘热,熏得苏沫小脸透红。

抓着他手臂衬衫的小手,不由揪紧。

她下意识的就闭上眼,小脸迎上去。

马夫不知是有意无意,故意往路中的大石头上碾过去,露天马车后面的两个人,皆是被狠狠晃了一下。

苏沫蓦地睁眼,没等来想象中的吻,顾晨一双清寒的黑眸,正似笑非笑的俯视着身下的她。

附到她耳边,用极轻的声音说:“我还没有在人前和你野,合的习惯。”

苏沫小脸上的红,像是被烧

开了一般,胭脂一般的晕开。

坏——

以前他一靠过来的时候,不都是要跟她接吻的意思吗?

他故意耍她的吧?

苏沫愤愤的想着,攥着小拳头捶了他一下,“你好重,压到宝宝了,起来。”

顾晨倒也识趣,顺了这小女人,一个利落的动作,重新坐好。

苏沫被他从马车板上拉起来,腮帮子鼓着,像是不满。

他凑过去,笑的痞极了,“这就生气了?”

“我才没生气呢……唔。”

嘴唇,被他堵上。

直到舌,根被吮的发麻,他才满足的放开她。

在前边驾驶马车的马夫,此时又高声唱起嘹亮的山歌。

如果……就一直这样下去,该有多好,他们之间,没有宋夏知,没有苏画,只要彼此。

山路很远,苏沫趴在马车沿上,欣赏着一路的山山水水,来的时候,怕极了,害怕自己会永远被困在这里。

可此时,风景落在眼底,却变得格外美好。

“我们今晚还要在山里的旅馆过夜吗?”

顾晨从背后环抱住她整个小身子,大手将她的小手包裹在掌心里,嘴唇贴着她的小脸,声音低沉暗哑:“在山里的旅馆过夜不好吗?”

“好啊,山里的旅馆多清净……”她又小声嘟哝着:“刚好没人来打扰……”

“你怕谁打扰?”即使她说的那么小声,还是被耳力敏锐的顾晨捕捉到了。

苏沫装傻,“……没有啦。刚好可以当成度蜜月。”

女孩子不都喜欢浪漫,怎么到

了她这里,在穷山僻壤的地方也能当成度蜜月?

“你喜欢在这种地方度蜜月?”

小女人垂着小脑袋,小手拨弄着他修长的手指,“你肯定没空陪我度蜜月,又很难抽出那么多天时间特意陪我,现在这样不是挺好?”

反正他们现在也出不去,闲着也是闲着,就当度蜜月好啦。

他伸手摩挲了她的小脸,心,微微动容。

她可以像别的女孩子一样贪心一些,要求多一点,“小沫。”

“嗯?”她歪着小脑袋,眨着长长的睫毛瞧着他。

“你想要什么?”

蜜月?婚礼?

苏沫用小脑袋轻轻撞了他一下,“我晚上想吃饱,行吗?”

好饿。

她明明饭量很小,难道是因为坐马车的关系,这一会儿就消耗了?

顾晨低头亲她,冗长的几乎让她脑子缺氧,吻的她水眸迷离,他才哑哑的道:“以后不许再像今天,自己没吃饱就顾着别人。”

苏沫眨眨眼,“可你不是别人呀。”

他凶巴巴的口气,但完全没有平时的一点威慑力,咬着她的嘴唇问:“那我是你的谁?”

苏沫小脸绯红,愣是憋不出一个字:“……”

到了驿站,顾晨先从马车上下来,苏沫按着顾晨的肩膀也从马车上跳下来。

到了里面,用顾晨的身份证登记,开了一间房。

老板娘在登记的时候,特意问了下:“你们是夫妻吧?”

顾晨简明扼要的只一个字回答:“是。”

“我好心提醒你们啊,我们这儿床很小的。”

苏沫有了身孕,经过这些的天折腾,身体才刚刚恢复,顾晨想让她睡的舒服点,问:“有标间吗?”

“标间已经客满了。你们可以开两个单人间。”

顾晨蹙眉,一口否决,“不行,她要和我睡在一间房。”

苏沫被他这认真严肃的样子弄的脸红。

睡一间房就睡一间房嘛,干嘛要说的这么正经。

老板娘也是一噎,没再废话,登记好后,把房间钥匙给了顾晨。

……

到了房间里,苏沫这才明白老板娘所说的“床很小”到底是有多小。

她一个人勉强睡还可以。

顾晨一米九的大高个,怕是脚都没处放吧。

苏沫两三个晚上没洗澡了,身上湿黏的难受。

顾晨指了指浴室,“你先进去洗。”

浴室太小,容不下两个人。

苏沫“哦”了一声,换上驿馆的拖鞋就进去冲澡了,洗完澡后,发现一个悲剧的事情。

她忘记她没有换洗衣服,把脏衣服都丢在地上了,全部被洗澡水弄潮了。

驿馆简陋,里面摆放的浴巾,明显是脏的,被人用过,不能再用。

把浴室门开了一条小缝,探出一颗湿漉漉

的小脑袋,有气无力的叫他:“顾晨……”

男人走过来,站在门外俯视着她:“怎么了?”

“我没有带换洗衣服,那个,脏衣服被我弄潮了。”

苏沫怯怯的说着,心想,他应该不会觉得她是故意的然后打算沟引他吧!

额……

沟引就沟引吧,反正都有证儿了,沟引自家老公算什么。

顾晨来的时候,带了一套换洗衣物,里面有多余的衬衫,可以借她穿。

……

苏沫在浴室里磨磨唧唧的穿好衬衫,里面没穿Bra和內库,感觉空荡荡的,漏风。

眞空,会不会太透了。

变扭的从浴室出来,顾晨的黑眸在她身上只停留了一秒钟,便很快强行自己移开。

淡淡开腔吩咐杵在原地的小女人,“累了一天,快睡吧。”

明早,还要赶最早的马车去火车站。

苏沫躺到床上,嗅了嗅顾晨衬衫的清冽气息,小脸发烫。

顾晨冲完澡出来,往一边沙发上一靠,没有去床上睡的意思。

苏沫愣了下,问他:“你不来床上睡吗?”

“你还不嫌挤?”

“……”

睡她一个,已经勉勉强强了。

他这么一个高块儿头上去,睡哪儿,压她身上?

可是他一整夜靠沙发,吃不消的吧,苏沫赤着小脚下床,“我比较小,我睡沙发刚刚好。你去床上睡。”

她刚走到沙发边上,被他一把横抱回床上,摁在床上,命令道:“好好躺着!”

苏沫拽住他的手,懦懦道:“我有点儿认床,你

陪我一起睡。”

她在哪儿睡的不是都和只小猪一样,还认床?

顾晨失笑,败给她了,高大的身子压上小床,因为床太小,苏沫整个人便被靠在他胸膛里,被他紧紧环住。

两人睡姿有些奇怪,苏沫想笑,顾晨睨了她一眼,没好气的反问:“高兴了?”

她不说话,闭上眼,乖巧的靠在他胸膛上。

顾晨没心思睡,大手牢牢固定在她腰上,时刻担忧着她会掉下去。

宽大的男士衬衫下,未着寸,缕,苏沫每蹭一下,触感都是那样清晰……

顾晨觉得,陪她睡的结果就是折磨自己。

十多天的情事空白,稍一撩,拨,便是一触即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