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36章 娶她,纯粹是为了那颗肾吧

顾如卿自然不想丑事外扬,“苏沫,我知道这次阿晨做了很多不对的事情,你也受了很大的委屈,可……”

“妈,你放心,我不会对我爸爸说的。”

苏沫垂着眼眸,唇色苍白。

当初,她没有经过苏生的同意,就嫁给顾晨,现在吃了苦头,她不会和苏生说一个字的,一是不想让苏生担心,二是,觉得可笑。

顾如卿点点头,“好。”

……

苏沫收拾了几件换洗衣服,就被司机送回了苏家。

车刚开出去没多久,顾晨的那辆世爵便从外面开回到了院子里来。

一前一后,前后相差不过十分钟左右。

顾晨一到家,先是上楼,然后又大步流星的下楼。

顾如卿全当看不见,一门心思的看报纸。

“苏沫人呢?”

质问的口气,让顾如卿微微蹙眉。

“你的老婆去哪儿了,你不知道?你问我这个做婆婆的?哼,没见过人当丈夫当成这样的。”

顾如卿丢下报纸,本就没心思看,也不过是做做样子,现在连做样子的心情也没了。

顾如卿撂下三个字:“气跑了!”

苏沫能去哪里,无非是她那个好闺蜜楚楚那儿,要不就是回家。

顾晨一声不吭的,拿了车钥匙,重新出去。

顾如卿叫了一声,“你干什么去?你以为你现在去,就能把苏沫叫回来?除非你答应苏沫,不伤害她肚子里的孩子!”

顾晨开车门的修长手指,微微一怔。

却是一言不发的上了车。

顾晨一走,顾如卿上了楼,换了套衣服下来。

燕嫂疑惑的问:“夫人,你这是要去哪里?”

公司吗?可这行头,不像。

顾如卿冷冷哼了一声,“我倒是要去看看那个宋夏知,到底是怎样的倾国倾城,竟要苏沫一颗肾!”

……

在回苏家的路上,苏沫一直沉沫的看着车窗外滑过的风景,海港,是个多海的城市,一路上,都是汪洋的大海。

打开窗户,咸涩的海风吹进来,将她的发丝吹的凌乱。

司机王伯不放心的往后看了一眼,和蔼提醒道:“少夫人,风大,小心着凉。”

苏沫乖巧的把窗户摇上,怕着凉,回头折腾了孩子。

王伯见她闷闷不乐的,也知道,肯定是因为少爷,想和她解释一些事情。

“少夫人啊,其实少爷对您,肯定是不一样的。”

苏沫苦笑,“哪里不一样了?”

是啊,是不一样,他要挖掉她的肾,给他心爱的女人。

“少爷从小的性格就不温不火的,对谁都是冰冰冷冷的,我是看着少爷长大的,他喜欢谁,厌恶谁,我能一眼就看出来。他看您的时候,眼睛里那个目光,和看任何人都不一样。而且,您不知道,在没您做这个顾夫人之前,我们顾家园子里的人,都会以为,少爷这辈子不会娶妻。”

苏沫眉头一蹙,有些不解,“为什么?”

“夫人很早就和少爷的父亲离婚了,所以家庭一直都不是很和睦,少爷从小就缺少父爱,夫人又是个女强人,整天忙着打拼事业,所以少爷对家庭的渴望度很小很小。他自己也说过,这辈子可能都不会娶老婆,要孩子。可是您来了后,顾家不仅有了媳妇儿,还有了小少爷。如果少爷不喜欢少夫人,又为什么要娶您呢?”

是啊,娶她,纯粹是为了那颗肾吧。

……

到了苏家后,王伯将苏沫送上楼。

“王伯,你进屋喝口水再走吧。”

“不了不了,少夫人您哪天想回去,记得给夫人打电话,我会来接您。”

“好。”

……

苏生心脏移植手术很成功,经过一段时间的调

理,面色温润,不再像之前那么苍白了。

“你怎么跑回娘家来了,也不打声招呼?”

苏沫心里一直堆着委屈,可不敢在苏生面前表现出来,只故意打趣着道:“嫁出去的女儿,爸爸你真当水把我给泼掉了?还不给我回家了?”

“爸爸怎么会不让你回家?你是今晚吃完晚饭走,还是明早走?”

苏生以为,她只是回来看看他。

“爸,我才刚回来呢,你怎么就赶我走了?说不定,我要住个个把月呢!”

苏沫这么一说,苏生就起了疑心。

“沫沫,你老实和爸爸说,是不是和顾晨闹不愉快了?”

苏沫莞尔,眨眨眼,“没有。”

“那是和你婆婆闹不开心了?”

“我和婆婆很好,也没有闹不愉快。爸爸,你就别乱猜了,我回来,就是住个几天,想陪陪您。”

苏生点点头,“那就好,你如果有事可千万别瞒着爸爸呀!”

“我哪敢呀。”

苏沫刚到家里没过几分钟,板凳还没坐热呢,外面门铃就响了。

苏生奇怪,“咦,这谁呀大早晨的。”

苏沫心里咯噔一凉,连忙拉了苏生坐下,“爸爸,你坐着,我去看看是谁。”

仿佛知道了是谁,苏沫到了门口,先从猫眼里瞧了几眼。

果然,不是自己想看见的那个人。

“沫沫,是谁呀?”

苏沫没打算开门,“哦,没谁。可能按错门铃了。”

可刚说完这句话,门外的门铃便又响了。

苏生觉得古怪,从客厅走

到门口来了,往猫眼里一看,外面站着顾晨。

“你不是说按错门铃了?顾晨站在外面呢,你怎么不开门呢,这丫头!”

苏沫抿着小嘴,不语。

苏生开了门,顾晨俊脸黑沉的盯了苏沫一眼。

却也没失礼貌,恭敬疏远的对苏生笑了一下,“爸。”

“哎!赶紧进来吧!”

苏沫一脸的不情愿,转身撂下顾晨就进了屋子里。

苏生见她吭也不吭声,“这丫头,顾晨你别见怪,都是我给惯得!”

顾晨深沉的目光,一直盯着她纤细的背影。

才几天没见,她的腰,好像又细了点,好像随便一掐,就会被折断。

苏生吩咐,“沫沫,你和顾晨说会话,我去煮开水给顾晨泡茶。”

苏沫一点都不想见顾晨,索性进了自己的卧室里,把门一关。

苏沫将自己锁在了卧室里,后背贴着门,不愿给顾晨开门。

“苏沫,开门。”

站在外面的男人,忍着脾气,耐心好好的敲了敲她的门。

苏沫一点也不想见到他,抿着略微苍白的嘴角道:“你来我家做什么,如果是和我说要打掉孩子的事情,你现在就可以走。”

门外的男人,伸手按了按眉心,“你也不想让你爸知道我们吵架是不是,如果你想,你大可以一辈子不开门,躲在里面。”

苏沫心一跳,她什么都不怕,怕的就是苏启生知道她和顾晨之间的事情后,会急的身体不好。

这个可恶的男人,用苏启生威胁她。

“顾晨,我求求你,你走吧,我现在一点都不想见到你,你给我一点空间,让我透透气,好吗?”

她就这么不想见他?口气几乎是祈求又卑微的。

顾晨眉心微微不耐,蹙着眉头,蜷曲着修长手指,又扣了两下门,“苏沫,你应该不希望我把这扇门撞开吧。”

淡淡的语气,却透着与生俱来的威迫。

苏沫心里一惊,“你到底想怎么样!”

“开门,我们谈谈。”

谈谈?他们有什么可谈?无非是,打掉孩子,取走她一颗肾,救他心爱的女人。

“我不想跟你谈。”

门,倏然被打开,里面的小女人,垂着小脸,双眼红红的,像只可怜的小猫。

她没有办法不妥协,哪怕是在她自己家里,她对这个霸道的男人,都无可奈何。

“你要跟我谈什

么?”

彼此两个人正要开口说话,苏启生已经从厨房里煮了开水,泡了茶出来。

“你们两个愣在那儿做什么?顾晨,过来喝茶。”

苏启生的目光,微微掠过自己的女儿,一怔,“沫沫,怎么哭了你?”

“你们两个……吵架了?”

苏沫匆忙低下头去,纤细指腹抹去面上的湿润,“没有,爸,我有些不舒服,先进去睡了。”

苏启生有些担忧,“怎么了你这是?”

隐约察觉,顾晨和苏沫之间有些不对劲,可又碍于是他们小夫妻两个的事情,顾晨又在场,并不好多问什么。

苏沫吸了吸鼻子,直接进了卧室去休息。

苏启生看了看顾晨,像是想从他这里得到答案。

顾晨微微抿了唇,如实道:“苏沫怀孕了,所以比较嗜睡。”

苏启生一愣,显然惊、喜各半,一时间哈着嘴,有些说不出话来。

“沫沫竟然怀孕了?这丫头怎么回来也不告诉我?还憋得好好的!”

没有任何蛛丝马迹。

顾晨却沉静的淡淡解释:“怀孕头三个月,苏沫不愿说,怕孩子出事。”

苏启生拍了拍脑门儿,“瞧我!这倒是真的!我去菜场买只乌鸡回来,中午炖乌鸡红枣汤给你们喝!”

“爸,不用忙。”

苏启生显然高兴的晕头转向了,一面穿外套,一面提着环保袋往门外走,“不忙,家里本来就没菜了,我顺道再去买些别的菜。”

等苏启生出门后,顾晨直接进了卧室里。

苏沫睡在床上,虽然盖着被子,闭着眼睛,可脑子里乱糟糟的,怎么也睡不着。

她紧紧的闭着眼睛,可眼泪却从眼角滚落下来,她紧紧闭着小嘴,像是隐忍不住一般,伸手蓦地将被子往脑袋上一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