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23章 手术延后?

顾如卿知道,这孩子是被顾晨吓到了。

她慢慢的走过去,声音放柔了很多,“苏沫,是我。”

女人保养的极好的手,抚上苏沫的发丝,一下一下安抚着。

“我知道顾晨这件事做的不对,也吓到你了,可是苏沫,你可能不知道吧,我一直都隐瞒着你,阿晨他和普通正常人并不一样。”

苏沫听到顾如卿话的后面,这才茫然的抬起泪雨梨花的小脸,显然,没有听明白顾如卿的意思。

顾如卿语重心长的道:“因为我和阿晨的爸爸婚姻上一直存在问题,在阿晨很小的时候,我们就有很多矛盾,阿晨打小就孤僻,小时候,他得过自闭症。后来,随着年龄增长,自闭症倒是好了,但是为人处世极为冷漠阴狠,或许这也是随我。当初我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孩子,面对商场上的尔虞我诈,我也是没有办法。久而久之的,阿晨得了一种病,叫人格障碍。”

苏沫呆呆的看着顾如卿,“人格障碍?”

顾如卿淡笑了一下,解释道:“人格障碍,就是俗称的精神分裂症。精神活动开始会对人冷漠、与人疏远,躲避亲人或是怀有敌意。阿晨对我,从很小的时候,就冷淡,带着敌意。这也是我们母子为什么几乎每天都在针锋相对的原因。”

苏沫眼底的雾气慢慢蒸干,她吸了吸鼻子反问道:“所以,在我做了他不喜欢的事情的时候,才会变得这么阴狠?”

“阿晨不像别的精神分裂患者,活在自己的假想中,阿晨清楚的知道,自己和别人不同,我想,这也是他不想要孩子的原因,我和他父亲,要负大半责任,让他这么畏惧自己的孩子,也会同他一样。”

苏沫心里的委屈,消除了大半,可随即而来的,是心疼,钝钝的疼痛。

她没有想过,像顾晨这样光鲜亮丽,站在金字塔顶尖,被人人追捧的优秀男人,竟然有这样不为人知的一面。

顾如卿说完后,微微沉吟了下,漂亮的眼睛里,有点点的湿意,“苏沫,你现在还怕顾晨吗?”

苏沫摇摇头,现在的顾晨对于她来说,充其量不过是个病人,有什么好怕的。

这些天,苏沫多少感觉到了顾如卿对她的变化,不管这个变化,是因为苏沫本身,还是更有可能因为苏沫肚子里的孩子,苏沫都是欣然的。

有哪个媳妇,不想和自己的婆婆处好关系的?

……

顾晨站在露天阳台上,修长指间夹着一只半燃的烟,一抹猩红,在暗夜里,显得格外显眼。

阳台,没有开灯。

苏沫找上来的时候,脚下差点绊了一脚,还好及时扶住了身边的墙,这才没摔跤。

伸手,摸索着墙壁,摸到了灯的开关。

啪嗒。

原本漆黑的阳台上,一下子被暖橙色的光线所笼罩。

一道黑色清隽的身影,屹立在雕花扶手边,他的背影,显得清冷孤寂,男人的脚边,一圈的都是半明半暗的烟蒂。

苏沫提了下呼吸,咬了咬唇角,这才小心迈着步子过去。

男人没有回身,嗓音被风吹的有些低哑,吐出一口奶白色的烟圈,淡淡开腔:“怎么,不怕我了?”

苏沫深深吸了一口气,站在他身后,静静道:“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她刚说完这句话,男人便倏地转身,高大黑影迅速笼罩了整个小小的她。

男人一口烟,喷薄在她小脸上,呛得苏沫直咳嗽。

顾晨的大掌,箍在她小腰上,步步紧逼,“觉得很了解我?觉得我

真狠不下心弄掉你肚子里的孩子?苏沫,不要恃宠而骄”

苏沫一边咳嗽,一边鼓了小嘴,仰着小脸直直的盯着他清俊无华的素白面庞,“我没有……你宠过我吗?我想恃宠而骄,都没有这个资格。”

她委屈的,红了眼睛。

男人的黑眸,就那么静静的凝视着她的小脸,捻灭了指尖的烟蒂。

伸手,扣住了她小小的后脑勺,将嘴里最后一口烟,悉数渡给她,苏沫自然呛得,小脸透红,胸口都咳的剧烈起伏。

不算冗长的吻,却是霸道的令她大脑一片空白,甚至是缺氧,他亲完她后,带着烟草香气的薄唇,没有离开,在她柔嫩唇边摩挲着,一双黑眸,凝着她的小脸,“苏沫,你有。”

苏沫一时没有反应,不知道他说什么。

男人又接着一句:“我会宠着你,所以你有恃宠而骄的资格。”

苏沫暗暗腹诽,恃宠而骄她就不指望了,她就希望,他对她能够好一点点,哪怕,就一点点。

她的额头,抵着他的额头,她眨了眨微卷的睫毛,显得很小孩子气,伸出纤细的藕臂搂住他的脖子,“我不要你宠着我,你让我给你生下这个孩子,我就很高兴了。”

顾晨啄了下她的唇角,哑哑的开口问:“为什么非要生下这个孩子?”

她连学业都愿意放弃,就为了生这个孩子?

苏沫不想再骗自己了,她喜欢他,是真的喜欢。不然不会在得知他有双重人格后,

为他心疼。

她鼓起勇气,目光与他炙热的眸子交汇在一起,“你这么聪明,难道就猜不到吗?还是,你根本不想猜到这个答案?”

顾晨眸子微凉,“你觉得用这种小把戏,我就会心软,让你生这个孩子?”

苏沫心里一震,他什么意思?

“你是觉得,我在骗你吗?”

“不是吗?”顾晨淡薄的冷笑。

苏沫小嘴一瘪,可怜巴巴的盯着他,“我怎么就骗你了,我是真的喜欢你……”

越说越委屈,越说越失控。

男人修长的手指,按在她唇角上,“你喜欢我什么?你说说看。”

苏沫气急,跺着脚,一边哭,一边失控道:“喜欢就是喜欢……我也不知道喜欢你什么,我就是喜欢你,还不行吗?”

顾晨不是第一次被女人这么表白,“你该知道,对我表白的女人很多,每一个都说真心实意。”

而那些女人,可能确实是真心的喜欢他,只是,喜欢他的权力、财富、外貌,或是等等,却没有哪个,是完完全全喜欢他这个人的。

苏沫哭的一抽一抽的,她也不知道要怎么解释,他才肯相信。

小手被男人剥落下来,苏沫怔怔的盯着手,在顾晨转身后,小跑着就从背后一把抱住了他。

明明体力极差的一个小女人,此时,双手却抱得紧紧。

“我说的都是我的心里话,我不管你信不信,我都是认真的……”

他就没有一点点的,喜欢她?譬如,当初他娶她,是因为什么?

就算是对她的长相比较有好感,也算啊。

“苏沫,放手。”

“不放,不放……”

苏沫眼睛哭的有些肿了,一双小手,抱着他的腰,在他腰腹间,紧紧攥着。

“我不想现在伤到孩子,所以,放手。”

苏沫嫩的很,怎么可能玩的过顾晨,顾晨就是吃死了她在乎肚子里的孩子,这么一威胁,苏沫立刻撒了手。

可见顾晨要走,这小女人又像八爪鱼一般,紧紧缠了上来。

今晚,这小女人,缠人的很!

“苏沫……”

苏沫把小脸窝在他宽阔的背部里,瓮声瓮气的道:“你别叫我了,这下我真的不会再松开了……”

男人无奈,也不会真的伤了她,倒是转身,将她小小的身子,轻轻抱了起来,苏沫很轻,他几乎不费什么力气就把她的身子,抱得脱离了地面,然后托着她的臋,将她抱进了卧室里。

苏沫受了凉,进了屋子后,一暖起来,鼻涕直流。

她蹭到他怀里,软软糯糯的撒娇:“顾晨……我冷……”

顾晨抱着她,一同躺进被子里。

苏沫对他眨眨眼,莫名其妙的对他说了句:“以后,我会对你好的。”

他,是不是很怕被人抛弃?

虽然她的喜欢,可能对他来说,不值一钱,可是苏沫,还是忍不住想对他好,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就会全心全意的,失去了任何分寸。

究竟是在什么时候喜欢他的呢。

或许是在第一次见面他那么高贵冷艳的命令她,和他结婚;或许是在他突然出现在山上解救她的那个夜晚;也或许是更早的时候……

苏沫不愿想这些,小脑袋钻进他胸膛里,手臂搂住他的脖子,还要求他:“顾晨,阿晨?你抱着我的腰。”

他怎么以前就没发现,这小女人得寸进尺的本事,这么厉害?

顾晨不动,苏沫眯眼一笑,主动拉着他的手臂,就环上自己的腰肢上。

顾晨没有主动,却也没有拒绝。

苏沫甜甜一笑,在他怀里,闭上眼睛,沉沉的入睡。

顾晨在她额头上吻了下,苏沫便惊醒,大眼扑闪,像是揪到了他的小辫子,那小表情就像是在说“不喜欢我你亲我做什么”一般。

夜深,顾晨怀里的小女人已经睡得沉沉,苏沫的小脑袋憨憨的压在他手臂上,顾晨慢慢抽、回手臂,掀开被子,下了床,拿了将床头柜上的手机,轻着步伐出了卧室,将门轻轻合上。

顾晨身上只穿了单薄的居家服,别墅里虽然一年到头都是恒温,可比起卧室的温度,难免凉了些,他拨出一个电话,声音都有些清寒,对着电话那头,声音沉沉道:“知知的手术,往后延迟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