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22章 你讨厌我

苏沫惊呼:“顾晨,你干什么!”

伸手下意识的去接,可酥脆的饼干落在地上,已经摔的四分五裂。

而那甜品的奶油,黏糊的巴在地上,脏了一地。

苏沫盯着地上的一片凌乱,死死咬着唇,抬着下巴瞪着顾晨。

“我说过,不许去容氏,苏沫,不要以为现在你怀了我的种,我就不敢对你怎么样。”

苏沫唇色被咬的苍白,她心里一委屈,眼睛一红,“我说了我不是去上班,我是去给容总道歉!”

她又不是以一个员工的身份去见容城墨,他干吗摆着一张脸,把她花心思做的饼干和甜品都倒在地上。

顾晨单手滑入裤兜中,脚步往前抵了一步,居高临下的冷冷瞧着她:“只要你是顾太太,不论你是以什么样的身份,我都不许,你去见容城墨。”

苏沫吸了吸鼻子,“我以为你只是不喜欢我,可是顾晨,我发现我真的自作多你讨厌我情了,你讨厌我。”

十足的讨厌。

顾晨虽然不算个足够绅士的男人,可不至于和女孩子斤斤计较,他现在,竟然把让她的东西丢到地上,这不是讨厌,又是什么?

或许是因为,她怀了他的孩子,所以让他更加厌恶她了?

苏沫冷冷瞪了顾晨一眼,伸手抹掉了脸上的眼泪,愤愤的转身重新进了屋里,将自己关在了卧室里。

顾晨进门后,吩咐佣人,“把门口的垃圾清理一下。”

他顾晨的妻子,做饼干和甜品给别的男人送去,算什么?无视他?

……

苏沫难受了半天,趴在桌上

看着胎教书,看着看着,便忍不住困意,睡着了。

到了午饭时间,顾晨独自一人用餐,只觉得心里聒噪,吃了一会儿,撂下碗筷,口气冷冷的问燕嫂:“少夫人呢?”

燕嫂瞧了一眼楼上,指了指,“少夫人把自己关在楼上,说生气了。不想吃。”

“生气?她生谁的气?”顾晨冷笑。

燕嫂直言不讳,刻意添油加醋:“少夫人说了,生少爷的气,气少爷早晨把她的东西摔到地上。哎……可怜的少夫人,肚子里还怀着孩子,自己饿着没事,就是咱家小少爷饿着了……”

“燕嫂,你没事做?”顾晨冷不丁冒了一句。

燕嫂愣了下,才反应过来,这是要她闭嘴的意思,连忙笑呵呵的道:“我有事情做,我一大堆事情要做呢……”

说着,便悠哉悠哉的进了厨房。

顾晨没再提起筷子,目光幽深的瞧楼上望了几眼,终是按捺不住心中的烦乱,起身,迈开长腿上楼。

……

门,反锁着。

顾晨就身长玉立的站在门口,没多少好脾气的敲着门。

里面的苏沫,摆谱儿,“谁呀,燕嫂吗?我不吃饭……”

“是我,开门。”

言简意赅的。

里面的苏沫支着耳朵,提高声音,刻意道:“哦,不是燕嫂啊!顾先生呀?你干吗呀?”

顾晨咬了咬牙,这会儿,这女人“顾先生”都用上了,是吗?

苏沫在里面窃喜,就是要气他,谁叫刚刚他那么凶,把她气死了!

明明

就是他的错,现在他还理直气壮的要她开门!

哼,她才不开!

顾晨冷哼了一声,敲了最后一次门,声音清寒:“你可以不开门,不过苏沫,我有备用钥匙,等我开门进来,你想知道会是什么后果?”

里面的苏沫一震,暗忖,哼,威胁我!

她趴在桌上,闭上眼,准备继续睡,可外面真的没有声音了。

顾晨那样的人,说一不二的,万一真的有钥匙开门后,发怒了,那个后果,她真的负担不起!

她一骨碌爬起来,去开门,男人一条手臂就支着墙壁,像是料准了她会去开门一般,脸色阴沉着,一手捏着她的下巴,声音阴郁:“闹上脾气了,嗯?”

苏沫心里那股子压下去的委屈,重新在心尖翻涌起来,“难道只准你朝我吼,不准我闹点小脾气吗?顾晨,你为什么那么对我?”

她真的一点都没明白,顾晨早晨为什么发那么大的火。

“你不需要明白,按照我的吩咐做,明白?”

男人丢了她的下巴,径直往他们的卧室里走去。

苏沫站在门边,不动,盯着他的背影,红着眼睛道:“可我不是木偶,我有自己的思想,你凭什么这么对我?”

顾晨已经走到里面的书桌边上,目光一沉,落在那些摊开在书桌上的胎教书、婴儿书上。

“你一直在看这些没用的?”

男人修长的手指,微微挑起那书。

苏沫快步过去,捡起那书,抱在胸口,目光防备的盯

着他:“怎么了?”

她很气,腮帮子微微鼓着,像是个小气包子,顾晨原本沉郁的目光,落在她小脸上,没来由的,心底一动,心中所有阴郁,竟是化开,唇角不动声色的勾着一个柔和的弧度。

苏沫见他不语,大眼扑闪了几下,小手紧了紧,他这样盯着她,很渗人!

她刚想开口,男人的长腿,便对她又迈进了一步,大掌,抽开她手心里的书,往旁边桌上一丢,覆上来,扣住她的双腕,束缚在她头顶上,将她的身子,轻轻推在墙壁上,气息迫人的逼近。

男人在她耳边,重重呵出一口气,声音柔哑性、感,“乖乖的,去把这个孩子打掉。”

苏沫一听这话,心里一横,火气重新上来了,眼底一片浸湿,浓密卷曲的睫毛也染上了薄薄的雾气,她咬着唇,“我不,这个孩子在我肚子里,谁也没权利拿走!”

她的语气,倔强的,像是个孩子。

顾晨埋在她细嫩的脖颈肌肤里,轻轻咬了一口,深深叹息了一声,“苏沫,听话,打掉这个孩子。”

苏沫咬着唇,在眼眶打转的眼泪,终于憋不住,大颗大颗的落下来。

她哭的喘不上气,咬着自己的手背,红通通的像是个小兔子一般的水眸,抽噎着道:“我不……顾晨,你、你混蛋!”

她不是很会骂人,骂来骂去,也不过是混蛋、流芒。

男人的大掌,落在她腰间,气息魅惑,声音一冷,压在她耳

边沉沉道:“苏沫,这是你自己的选择,不要怪我。”

布料,在他大掌下撕裂。

苏沫被男人抛上了床,她吓得小脸苍白,双手下意识的就捂住腹部,顾晨仿佛化身为地狱修罗,一步步朝她走来,而他的背后,凋零的,全是仿佛黑天使的羽毛,阴郁、沉冷、无情、凶狠,仿佛蛰伏的兽。

苏沫低低的哭出声,抱着腹部蜷缩在角落里,无助的像个流浪小狗,“不要,我求求你……”

他当真狠心到了这个地步?

一道高大的黑色身影,陡然覆上她的身子。

大掌,扣住她的手腕,低头,狠狠封住她颤抖如孤花的唇瓣。

“唔……走……走开!”

撕扯,尖叫。

……

“阿晨,苏沫?你们在里面?”

是顾如卿的声音。

顾如卿回来了!

苏沫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在顾晨怔忪的时候,一把推开他,仓皇落魄的爬下床,急急忙忙的去开门。

一打开门,顾如卿眼前还没看清人,苏沫就已经躲在她背后,紧紧攥着她的袖子,可怜兮兮的求她:“妈……救救我……”

顾如卿多么精明的一个人,一看苏沫衣衫不整的样子,立刻就明白过来。

又看了看里面的顾晨。

顾晨的指腹,落在薄唇边上,擦去血迹。

那是苏沫自卫咬的。

……

苏沫受了很大的惊吓,家庭医生正在安抚她,顾晨则是被顾如卿叫去了书房,谈话。

“阿晨,你到底想闹什么?苏沫肚子里是你的孩子

,如果苏沫真的打掉这个孩子,你心里会好受吗?”

顾晨冷笑,暴怒,“当初是谁答应我,只要我和苏沫公开夫妻关系,就不会逼着苏沫生孩子?!”

顾如卿一愣,微微敛下眸子,有些心虚,“这件事我的确对不住你,可是你就不能理解,我作为你的母亲,想让儿媳为我生一个孙子陪伴我的心情吗?阿晨,妈妈求你,你不要这么狠心……”

顾如卿伸手,抓住他的手。

顾晨将手慢慢剥离,声音沉郁,不带一丝情绪:“您多年不打亲情牌,现在为了苏沫肚子里的孩子,竟然和我打起亲情牌?”

等家庭医生安慰过苏沫后,从一间卧室里出来,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顾如卿有些着急,连忙上前去问家庭医生,关于苏沫的情况。

家庭医生蹙了蹙眉头,对顾如卿淡淡道:“少夫人的状况不是很好,受了不小的惊吓,总觉得、觉得……”

“觉得什么?”顾如卿急急地问。

“总是觉得,有人会伤害她肚子里的孩子。”

顾如卿深深叹息了一下,看了看房间里的将自己蜷缩在一团的小女孩,苏沫毕竟只有二十二岁,还年轻的很,要她承受这么多,的确为难她了。

“那胎象呢?还稳定吗?”

“没什么大碍,只是少夫人受到了不小的惊吓,短时间内,还是不要再去刺激她。”

“好,我知道了。”

……

送走家庭医生后,顾如卿刚踏进这间房,苏沫双臂原本抱着自己,一听见脚步声,就立刻防备起来,往角落里一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