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19章 你对得起顾太太这三个字?

第二天一早,苏沫刚起床,就觉得双腿,间一阵酸痛,那种带着轻微的刺痛,她说不清,起床去浴室检查,下面有血。

顾晨从床上醒来后,敲门进来洗漱,苏沫一阵惊慌。

“苏沫,开门。”

时间不早,昨晚喝醉酒,缠着苏沫一整夜,今早已经起迟,这在顾晨以前的人生里,没有过这样的失控,他任何事情,都拿捏的恰到好处。

苏沫,是他活了三十二年以来,唯一的失控。

想到此处,男人眼角一抖,略显焦躁和不耐,手指又扣了浴室门几下,“苏沫。”

他站在门外,曲着长腿,喊里面的人开门。

苏沫在里面惊慌失措,抓着头发,以为流血,是昨晚做的太过火,开了门脸色很差。

顾晨进去洗漱,苏沫也跟着在里面一起刷牙,两个人站在镜子面前,别别扭扭的。

苏沫终于忍不住说:“以后不许向昨晚那样碰我。”

顾晨洗掉脸上的牙膏沫子,抬了抬清爽的下巴,那副样子,像是“我爱怎么碰,就怎么碰”。

苏沫无奈叹了一声,一把推开他,走出洗手间,头也不回的说:“以后你再这样不知道分寸,我们就分房睡。”

顾晨微微一怔,大约是从苏沫这话里,获取了什么信息,大步出来,一把攥住她的腕子,他有起床气,早晨脾气不好,英挺的眉头也蹙的很深,“说清楚。”

苏沫欲哭无泪,都说这么清楚了,还要怎么说清楚?

“我、我那个……”

顾晨眯了眯狭长的眸子,松开她的腕子,背过身去换衣服,“没有正当的理由,就想剥夺我

的权利?苏沫,你书是这样念的?”

苏沫一时气急,“你把我弄出血了!”

说完,自己恨不得咬舌自尽,尤其是当顾晨转过身,用一种稀奇怪异的目光盯着她的时候,盯的她全身汗毛孔子都竖了起来。

苏沫推他,被顾晨一把抱住,男人仍旧蹙着很深的眉头,声音却带了一层哑,双臂紧紧搂住怀中柔软的女人,眸色深沉,“我看看。”

苏沫:“……”

他要看?

苏沫支支吾吾的:“不、不用,不严重。”

苏沫说着,就推开他,去一边取衣服。

顾晨从身后拥住她,耐心难得的好,“疼?”

苏沫红透了脸颊,他怎么还这么一本正经的问?这种事,点到为止就好了,他问的起劲。

苏沫咬着唇,只好茫然的胡乱点头。

“那多休息会儿。”

苏沫一怔,微微侧头看他,觉得,他从昨晚开始,整个人就有些不对劲,他对她,怎么忽然态度变得这么好了?

顾晨瞧着她,瞪着大眼盯着自己,问:“看着我做什么?”

苏沫眨了眨水漉漉的大眼,微微摇头,“没、没有,只是觉得,你脾气好像好了点。”

“我从前脾气很差?”

苏沫说那话的时候,的确没有那层意思,可这男人,还真不是一般二般的,总是扭曲她话里的意思。

苏沫微微叹气,在他怀里转过身,小手帮他系着领结,“顾先生难道不觉得自己脾气差?”

又是命令她做这,做那的,这不是

差?

好歹,找她做事情,也要和颜悦色些吧。

谁料,顾晨微微推开她的腰肢,一贯的吩咐:“去,把内库洗了。”

苏沫:“……为什么呀?衣服一直都是燕嫂洗的。”

“私人物品,我不喜欢让不熟的人碰。”

苏沫耳根子一热,他这话的意思是,和她熟了?

苏沫有些鄙视自己,想矫情下,“我和你什么时候熟了?”

她说完后,就侧着身不敢看他了。

结果,男人在她头顶,投来冷冷一句:“做了这么多次,你跟我说不熟?”

苏沫:“……”

这男人,说话能不能再露、骨一点!

就不能含蓄点?

苏沫站在洗手台上,帮他洗私人衣物,脸颊越来越热,她,还是第一次给男人洗内库!

她站了一会儿,肚子那片的疼痛感觉,越来越明显,带着一股尖锐,一下比一下清晰。

胃部也在翻腾着,顾晨正准备下楼,就听见洗手间里一个作呕的声音。

苏沫趴在马桶边上,干呕着。

顾晨瞧了一眼盆里的衣物,冷冷开口:“帮我洗内库,让你觉得这么恶心?”

苏沫全身难受,没顾得上和他解释。

等她起来,好受点的时候,跑到楼下,顾晨连早餐都没用,就开车去公司了。

苏沫趴在二楼雕花栏杆上,撇了撇嘴唇,他就会曲解她,误解她的意思。

……

大四刚开学的时候,课程还有些多,现在基本课程都结束了,加上苏启生手术很成功,所以苏沫吃完早餐后

,没有太在意身体上的小毛病,便去了容氏面试。

面试很成功,容城墨态度十分友好。

“苏小姐,这是我的名片,如果有问题,可以直接联系我。不出意外,明天早晨九点,准时来报道,嗯?”

苏沫学的是美术应用,容城墨的公司,虽然是房地产,但是美术应用,也不一定要对口,类似于室内设计这些职位,都可以。

苏沫现在,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赚钱。

苏启生手术虽然成功,可后续的医药费,肯定也要不少钱,她没有太多资格和权利去挑剔岗位。

何况,容城墨给的这个工作和工资,的确也算是比较好的。

苏沫心情很好,接过名片,“好,谢谢容总大人不计小人过,上次的意外,真的很不好意思。”

容城墨淡淡点头,“没关系,楚楚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

苏沫是在顾晨回家之前到的家,苏沫平时喜欢做甜品,想着明早要去新公司报道,现在闲着也是闲着,于是调了面粉,准备做一些小蛋糕和曲奇饼干。

她忙忙碌碌的大概两个多小时,包装好蛋糕和饼干后,拎着从厨房出来,顾晨刚巧从外面回来。

她一见他,立刻莞尔道:“回来啦?”

顾晨显然没有好脸色,冷着一张脸,连目光都没留给她一下。

苏沫心想,会不会还在为早晨的事情误会着她?

顾晨长腿刚跨上楼梯,苏沫便小跑着追了上去,小手抱住他的手臂,“

你要不要吃蛋糕和饼干?我刚做的。”

顾晨从她手里,抽开手臂,声音寡漠:“我不喜欢甜品。”

苏沫失落的“哦”了一声,然后又跟在他身后上楼,说:“我早晨不是故意那样的,我好像昨晚受凉了,今天一天都很想吐。”

顾晨一点反应也没有。

苏沫有点急了,她从小到大,最不喜欢这种被人误会的感觉了,急急地问:“顾晨,你有没有听见我的解释?”

顾晨走到书房门口,蓦地转身,苏沫步子生生顿住,仰着小脸期待的看他。

可男人却依旧是不改先前的态度,“我现在要工作,你没事不要打扰我。”

他们昨晚,今早关系刚好些,现在,好像又回到了原点。

苏沫嘟囔着道:“在公司要工作,回家又是工作,你不累的吗?”

苏沫还想说别的,可那道门已经“砰”一声,将她拒之门外。

门板带起的风,吹的她心底透凉。

她站在门口,举着手,想要敲敲门,可终究是僵在了空中,抿了抿唇角,声音轻轻的说:“我明天去新公司报道。”

她不知道里面的男人,到底听见了没有,说完,便失落的转身了,手里拎着小蛋糕和饼干,正准备回楼下,再做点甜品。

门,忽然又被打开,“站住!”

苏沫一听声音,眼底一惊,雀跃的回头望着他。

以为他要对她说什么祝福的话,或是要尝尝她做的蛋糕和饼干。

“哪家公司?”

男人脸上,瞧不出什么情绪,语气,不好不坏。

苏沫没在意,因为这男人一直是冰着脸的,干脆直接跑过去,凑到他身边,大眼笑的弯弯,“容氏,我的专业是美术应用,刚好容氏主打房地产和装潢,我可以做室内设计这类。”

“容城墨的那家公司?”

“对呀,容总脾气很好,上次我没去面试,他居然还给我机会……”

“不准去。”

男人薄唇抿紧,像条刚毅的线,他的声音冷彻透骨,几乎是一字一句带着微顿从嘴里吐出来的。

苏沫不解,原本还以为他会为她高兴,这毕竟是她自己找来的工作,虽说楚楚在中间有帮忙,可到底是她的美术设计,让容城墨收了她,哪里知道,这个男人现在一口就说,不准去?

“为什么?”

顾晨眸色清寒的盯着

她,“没有为什么,如果你真的想要工作,我给过你机会。”

苏沫仰脸瞧着他,微微咬唇道:“你有那么多秘书,我去做什么?我去你身边,顶多是个花瓶。”

何况,他们现在已经公开夫妻关系了,顾晨把她调到身边做贴身秘书,让全公司上下的员工,会怎么看她呢?

“苏沫,听话。”

苏沫一口气噎在喉咙口,上不去下不来,这种事,不是听话不听话的事情。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不给我去容氏,又为什么要我做你的秘书?”

顾晨淡淡瞥了她一眼,口气不温不火的,“容氏是顾氏的竞争对手,你是顾太太,你去竞争对手的公司上班,你觉得你对得起‘顾太太’这三个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