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婚婚欲醉 > 第18章 顾晨醉酒

苏沫觉得他有点小题大做了,做个检查而已,既然不是急着生孩子,他这么急做什么?

苏沫正要问,这个时候手机却响了起来。

她拿起电话一看,是医院的来电显示,苏沫没接。

顾晨别了她一眼,“谁的电话,怎么不接?”

苏沫急忙挂掉,将手机塞回兜里,“哦,没有,只是骚扰电话。”

在苏生没有做手术之前,这件事最好保密,万一被顾晨发现她和顾如卿做了这种交易,不知道顾晨会怎么想她。

她又强笑了一下,其实顾晨会怎么想她,又和她有什么关系呢?等到两年期限一过,他们就会自动离婚,他怎么想她,又能怎么样?

……

一周后,苏生的手术顺利进行,非常成功,苏沫守在医院没日没夜的照顾苏生,顾如卿却有些不满,打了一个电话过来问:“肚子有动静了吗?”

苏沫站在医院走廊里,手里拿着电话,抿了下唇角,一只手,落在腹部,这段时间,她和顾晨没有同房,只有过那一晚,她不确定,这会儿肚子里有没有。

顾如卿又下了一道通缉令,“苏沫,你不会是想反

悔了吗?虽然你我只是口头交易,但你该明白,我既然没有让你白纸黑字写下来,就代表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履行承诺。”

苏沫吞了下唾沫,喉咙微涩,“我没有要后悔,虽然我不是像董事长这样一言九鼎的人,可我苏沫说话算数,只是最近,最近我在医院照顾我爸爸,没有时间回去……”

“医院那边,我会派人去照顾你爸爸,明天你就回来,一心一意的怀上孩子。”

听顾如卿这话,生孩子像是苏沫一个人专心一点就能怀上一样,苏沫却只好答应:“好,我知道了。”

挂掉顾如卿的电话,顾晨的电话便打了进来。

她一接电话,那边的男人便问:“身体检查做了没?”

苏沫以为上次他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会这么放在心上,“哦,我一忙,就给忘了。”

“尽快,嗯?”

三个字,嗓音明明是低哑醇厚的,但那个口气,绝对是命令式的。

苏沫咬了咬唇,“嗯,我会的。”

“最近,怎么没回家?”

顾晨的口气,有些微顿,像是有些测探。

苏沫看了一眼病房里躺着的苏生,肩上好像担负了很多,从很早的时候就开始,母亲不在了,苏生身体不好,经济问题,一直是她的困扰。

“我、我最近在宿舍里,因为要毕业了,在写毕业论文。你都不知道,那个毕业论文,要写好长一大串。”

顾晨没有再说什么,和她随便说了两句话,便挂掉

了。

顾晨看着挂掉的通话记录,拨了个电话给陈兵

“最近知知情况怎么样?”

宋夏知回国后,顾晨立刻安排她进了一家私人医院,有海港最好的医疗设备和医师资源,既然决定动手术,这个时候,既然宋夏知回来了,那就不必再回英国。

“身体状况还好,医生说这个时候动手术,成功几率会很大,宋小姐什么都很好,唯一不好的是……”

陈兵微微顿住,不知道该说下去,还是不该说下去。毕竟,家里面还有一位明媒正娶的顾太太。

“什么不好?”

“宋小姐说,她想你。”

顾晨指尖一顿,半晌没了声音。

“BOSS?”陈兵唤他。

他缓了缓神,低低叹出一口气,“知道了,明天去看她。”

挂掉电话后,顾晨发觉,心思依旧在苏沫身上。

这段时间,她不在学校,他去上课,她的同学说她请了假,人也不在宿舍,她却骗他在宿舍写毕业论文。

同一时间,苏沫靠在医院走廊里,握着手机,微微仰头,几天不见那人,现在竟然有些想他了。

……

第二天一早,顾晨出门,苏沫回来。

两人在院子里撞上。

顾晨一如既往,黑色西装,白色衬衫,修长笔挺的西装长裤,勾勒的他身材气场。

苏沫从门外一见到他,便怔忪了下,她咬了咬唇问:“你去哪儿?”

“我去公司,怎么,宿舍住着,终于舍得回来了?”

苏沫一时被顾晨这句话噎住,心

虚的很。

苏沫试探性的问:“那你今晚什么时候回来?”

顾晨眼神清清冷冷,“有事?”

苏沫只好装傻卖甜,往他身上蹭了蹭,小脑袋瓜子像个小狗一样求主人的爱怜,“人家想你了嘛……”

“苏沫,不会好好说话?”

男人蹙了下眉头,似乎对她这样的卖甜,一点都不捧场。

苏沫立刻把脑袋拎起,仰起小脸瞧着他,转换风格,变得一本正经,像个温柔贤妻一般,弯着大眼,“老公,今晚早点回家哦!”

说完,一溜烟跑了。

顾晨按了按太阳穴,拿苏沫,有些没办法。

苏沫一到家,顾如卿便丢了一个东西在桌上,神色平静道:“去测测。”

那东西还没拆封,苏沫一开始还没看出那是什么,“这是什么?”

“验孕棒。”

苏沫:“……”

可这也才过去八九天,验孕棒能验的出来?

她本想说应该不可能有,就算有,这东西也验不出来,可看见顾如卿那一如女王的冷冷表情后,还是屁颠屁颠的拿着验孕棒进了厕所里。

苏沫在里面按照说明书,捯饬了大约有十五分钟,验出来后,她拿出来递到顾如卿面前,不知道这算有还是没有。

只见顾如卿见到那上面的线条时,神色有些失望,“最近,你要好好努力。”

听到顾如卿说这句话,苏沫心里暗暗松了口气,不知是因为没怀上孩子而感到轻松,还是不用这么早面对顾晨的指责而觉得高兴,

可更深的,心里面竟然有一点点的失落,那一抹失落的情绪,消失的很快。

可苏沫,却无法忽视。

……

苏沫吃完晚饭后,把自己洗的香喷喷的,躺在床上想着,要不要给顾晨也放洗澡水,不过他习惯淋浴,在床上翻来覆去,翻着手机,已经七点了。

顾氏下班一直很准时,难道今天有应酬?

她打了一个电话给顾晨,那边很快接通。

“你什么时候回来?”

顾晨的声音压低了些,像是不方便说话,“不用等我,你先睡。”

苏沫挂掉电话后,把手机一丢,如释重负,躺在床上,没心没肺的睡。

到了下半夜,她睡得迷迷糊糊,身上忽然一个沉重的物体压了上来,男人的大掌,探进被子里,在她身上乱摸一通。

“小东西,你在等我?”

男人的声音,比平时更加醇厚暗哑,他微凉的大掌,带着急迫熨烫着她的身段。

苏沫被弄醒,鼻尖最先闻到的,不是往常熟悉的清冽气息,而是一股白兰地香醇的酒味,苏沫心里咯噔一下,小手攀住他的手臂,在黑暗里,瞪着水眸,定定的瞧着他的脸庞,“你喝酒了?”

而顾晨显然没有精力和功夫,或者说,没有耐心回答她,单薄的睡裙,在他掌心,瞬间撕裂。

苏沫皮肤一凉,猝不及防的进犯,让她浑身一颤。

顾晨这个男人,从苏沫认识他开始,就一直像是没有温度的冰山,哪怕是他笑的时候,都让人感受不到一丝温暖。

而今晚的顾晨,像是一个被点燃的火炬,几乎将小小的她融化。

……

冗长的爱后,苏沫穿了件顾晨的白色衬衫,坐在窗户口上,这个夜晚,她难得的睡不着觉。

凌晨三点多,她抱着双膝,静坐在窗台上,看着外面天空的晨星,小手,落在腹部。

顾晨宿醉,头痛欲裂,长指按着太阳穴,微微睁开眸子,此时亦是清醒,怀里的人已经不见,他微微抬眸,便瞧见她坐在窗台上,安安静静的,柔和的令他的心,微微动了下。

顾晨起身,步子虚浮,走到她身边时,苏沫虽然没有转头,却已经察觉到他的靠近,小脑袋往他腰腹间一靠,声音糯糯的道:“顾先生,我没有见过有人会这样酒后乱.性的。”

顾晨的一条长臂,环着她的肩头,把玩着她落在肩上的长发,低头,在她发顶轻轻嗅着。

他的话,依旧少的可怜。

可苏沫却想说很多,她转身,将整个小脸深深埋进他腰间,纤细的手臂,抱着他的腰,哑哑软软的问道:“你怎么喝的这么醉?”

满身的酒气,可就算喝的失去了理智,仍旧是个优雅的酒客,顾晨这样的男人,注定就算他再狼狈,也不会显得太难堪。

男人没有回答,只在她额头上轻轻吻了下。

苏沫兀自问着:“为什么是我?顾晨,为什么当初会是我?”

其实到现在,她也不太明白,顾晨为什么会娶她,他条件那么好,海港想嫁给他的女人,也多的是,却是那样平凡的她,被他娶了。

苏沫没有奢望过顾晨会回答她的问题。

“年轻,漂亮,我从不否认,苏沫,你的身体,吸引着我。”

原本很暖的胸膛,苏沫忽然觉得冷,前所未有的冷,她在他怀里微微僵硬住,僵硬了半晌后,她似乎缓过神来,一双小手,轻轻推开他的腰腹,“我困了,想睡觉了。”

她的双脚刚想落地,便被男人的手臂,一把勾住腿弯,腾空横抱起。

苏沫一怔,在暗夜里,水眸怔怔盯着他,终是伸出手臂,圈住他的脖子,乖巧的将小脸,窝进了他脖颈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