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落寞的时光 > 第七章:尾声(3)

  欧阳汐季这个时候赶紧划了划了身上的土,于是便飞奔着往小卖铺那边跑了过去.
  马波涛等人尾随其后。
  “方庆秋,咱们们啊,一定得挑最贵的那个,于是便是不好吃咱们也要最贵的啊,坚决不跟欧阳少爷客气!”马波涛说。
  “对,对,咱们今儿个于是便给欧阳大哥哥来个大放血。”上官清风猛追一句。
  “你们怎么能这样呢啊?你们还真以为我是有钱人啊?我哪里有这么多钱啊。”欧阳汐季抱怨道。
  “哎呦喂,不于是便是那么点钱吗啊?这于是便不高兴了啊,真是小气啊,”方庆秋非常开心的笑了起来,说,“好吧,这次我出好了。”
  “我的天啊,看看人家,多么的霸气啊,那裤裆里面都带着杀气呢!”马波涛说,“你说你呢啊?别跟别人说我认识你啊,我都嫌丢人呢!”
  “得了,欧阳少爷,懒惰的马还真的是不饶你了啊,我不知道你是什么脾气,要换了我我可不忍啊。”上官清风说,“我看你打算怎么办啊。”
  “切,我才不会听你们的话了,我们是哥们,怎么能这样互相拆台呢是不是啊?”
  于是买了雪糕之后便都出来了。而没有想到现在的太阳也更加的厉害了,甚至比之前还猛烈好多倍呢。马波涛这个时候一副痞子样子,光着膀子大摇大摆的走着,非常的得瑟“嗳,西门若去呐啊?”马波涛突然问了一句,“对了,为什么没有喊他啊?我还真的有点想他了呢啊?”
  “怎么会少了他呢啊?快要来了啊”方庆秋说。
  “呵呵,他可是大忙人啊,都是挣钱的人了,哪里顾得上咱们们这些无业青年的,你们说是不是啊”欧阳汐季说,“对了,你们是不知道,西门若去如今跟之前可不一样了啊,现在啊,他脑子里面全都是怎么着才能多挣钱,一点玩的心思可都咩有了,真的是生活改变人太厉害了啊,不佩服都不行啊!”
  “你说他可真是的,现在咱们们哥几个于是便他挣钱了,怎么都不知道请咱们们吃饭呢啊?真是太小气了啊,不能放过他啊。”马波涛说。
  “说实在的,捞一顿现在对人家西门若去看来有什么困难的啊,人家虽然卖菜,但是那是很挣钱的啊,咱们天天吃的不于是便是菜吗啊?也于是便是累点,但是盈利可不少啊”上官清风说。
  “我看啊,咱们们一块捡吧点滥菜吃于是便得了,还上什么饭店啊,这是多么方便的事情啊。”欧阳汐季说,“这不于是便是学校里面宣传的节俭朴素的作风吗啊?虽然之前咱们们从来没有这样做过吧!”
  “简直是笑死我了啊……”众人又放声大笑起来。
  “方庆秋,你今天不是说要来划船的啊啊?”马波涛说。
  “于是便是。”欧阳汐季说,“上官清风,赶紧陪人家方庆秋划船去啊啊?”
  “为什么你们不去偏偏让我一个人去啊,是不是有什么阴谋啊啊?”上官清风不好意思起来。
  “我和欧阳少爷可是旱鸭子啊,要不然怎么能便宜的了你啊?真是的啊?”马波涛说。
  “你看你,又开始装了吧,你以为我不知道呢啊?你其实巴不得我们不去呢。”欧阳汐季在一旁督促道。
  “上官清风,如果你不想去的话,于是便不要去了,要不咱们们放风筝也行啊啊?”方庆秋说。
  “我的天啊,现在谁还玩那个东西啊,你快别闹了,快点划船去吧。”马波涛哀求着。
  欧阳汐季迅速给了上官清风一个眼神。
  上官清风赶忙拉住方庆秋的手,说:“咱们们不跟他们说,咱们们自己划船去好了”
  其实大家都知道他其实也希望能单独和大小姐去划船的,只是这个人比较腼腆不好意思说罢了。
  马波涛和欧阳汐季分别爬到树上然后于是便悠闲的叹气天来,那感觉非常的好!
  “对了这些日子你到什么地方了啊啊?”马波涛问道,“好几次给你打电话,可是总是打不通啊啊?”
  “我爸爸这不给我正在找学校上学呢吗。”欧阳汐季叹了口气道,“这才刚送出去五万,还不知道能不能办成呢。”
  “啊啊?”马波涛大惊失色,然后于是便坐了起来,问道,“什么啊?你不是骗我的吧啊?”
  “其实上次你来的时候我于是便知道了,想要跟你说的,不过一直都没有开口”欧阳汐季直起身子道,“你别怨我,你当我愿意啊,但是我爸于是便是让我去,说花多少钱都得让我去上学,我于是便是去混也得去上,你说我怎么办啊?我还能说什么啊!”
  “我觉得你爸还真的是够可怜的,摊上你这么个不省心的儿子啊。”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你说的对啊,毕竟是我自己不好好学习,我爸却没有打我骂我,于是便是只要我继续上学于是便行,别的什么都无所谓,什么成绩什么的也无所谓的!只要到时候参加高考,于是便行,到时候我于是便能上大学。”欧阳汐季说,“当时我跟我爸去跟人家送礼的时候,看到我爸简直于是便变了一个人,以前是那么的威严这个时候于是便跟下人一样,我看着真的是不忍心啊,你让我还怎么拒绝啊!”
  马波涛听完欧阳汐季的话后,这个时候感觉特别的失望,也特别的意外。
  “懒惰的马,你千万不要怪我啊,不是我说话不算数,是这样的情况,我也没有办法了啊!”
  “呵呵,别多想了,我不会怪你的啊。”马波涛的话有气无力,“其实,我觉得你比我好多了,我母亲现在都已经崩溃饿了啊,我却还不松口了,光惜金那次的事情,她于是便已经支撑不住了,她还想让我去亲自给惜金说对不起,我怎么会跟那个贱人屈服呢,你说是不是!反正,她每天都劝我去上学,但是却一点办法都没有,我是死也不上了,于是现在不管我了,居然在家里抽烟都不管我了,你说好玩不好玩!”
  “你还真的是太厉害了啊!我是真心的服气了!”欧阳汐季佩服道,“你说你怎么那么厉害呢,我对我爸于是便不仁心啊。”
  “唉……”马波涛叹了口长气,“哎呦喂于是便不要说了,你是不知道,我现在于是便觉得,我对于我母亲非常的歉意,有我这样的儿子,真是她的悲哀啊,其实,我妈真的是很可怜的,男人不争气,还去靠人,而现在我又是这个样子,我真的觉得非常的内疚的,但是我现在却根本什么都做不了,我是真的想要挣钱养活我妈,但是我现在都还没有成年呢,所以说我现在特别羡慕人家西门若去……”马波涛这个时候说着说着于是便流下了眼泪“你知道吗啊?我现在的生活真的很不好,我特别讨厌这样的生活的,我现在整天都无所事事的,一点意思都没有,整个人都快要发霉了,其实有的时候我想要跟我妈妈说这些话的,但是,却觉得她肯定不会懂的,因为在她看来我的这些想法都是空想!常常都会非常鄙视的刺激我!”
  “我爸跟你母亲一样,我只要说这些事情,他于是便会说我这些都是不切实际的想法,根本一点用都没有,特别打击人!”
  “你是不知道,我真的有好多次被他们逼得我都不想活了额!”马波涛愤恨地说。
  “哎呀,千万不要啊……”欧阳汐季大惊失色。
  “不过你知道吗啊?我于是便是害怕啊,要是万一死不成,难受的不行,还得让我母亲伤心受罪多不值得啊。”马波涛揉了揉眼睛,“怎么自己那么懦弱啊,想死又不敢死,想活又活不开心,活不好,你说我要怎么办呢!。”
  马波涛抬起头,非常的不开心。
  这个时候看到那湖中鸭子一样的船。只见上官清风这个时候于是便故意在上面摇晃着穿,方庆秋非常的害怕“啊”大叫着,那让人看着还真的特别想要保护她呢!
  “对了,你爸爸让你去什么学校啊?怎么还花了这么多的钱呢啊?”马波涛问道。
  “不于是便是市重点吗啊?其他的学校也用不了这些啊。”
  “我的天啊,没有想到你居然跟方庆秋上同一个学校啊,真厉害啊!!”马波涛开始对欧阳汐季刮目相看起来。”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
  “你有没有告诉她呢啊?她一定很高兴啊啊?”
  “我说那么早做什么啊?没准还办不成呢,到时候不是丢人了吗啊?”
  “说实在的,我觉得人家既然都收下了,应该问题不大啊。”
  “谁知道呢。”欧阳汐季又重新躺了下去,说,“哎,对了你在家里都做什么了啊啊?”
  “我啊?”马波涛手指着自己道,“你说我啊?简直于是便是在家里煎熬啊,没有人管着我,可是我却不知道整天到底要干什么于是便是吃了睡然后发呆,然后再吃。”
  “我的天啊,你啊,于是便这样将于是便将于是便好了,毕竟是你自己选择的啊,于是便只能这样承受了,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不是吗。”欧阳汐季拍了拍马波涛的肩膀道。
  “为什么我觉得你说的不对呢啊?我于是便不希望这样啊?”马波涛说,“我跟你说我是真的不想混了,我现在于是便想好好的干点什么”
  “既然你有那么大的野心,于是便赶紧行动起来啊,不过我是没有办法陪你啊。”欧阳汐季说,“不过你要是厉害了,可别忘记我啊!”
  “如果我真的厉害了,我能忘了你吗啊?但是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呢。”马波涛叹了口气,一脸怅然。
  这时,一辆摩托车快速的行驶了过来,于是便停在了马波涛和欧阳汐季的眼前。马波涛和欧阳汐季定睛一看,大声叫道:“西门若去!嘿,你来的可是够晚的了,我还以为你得放兄弟各自呢!”
  西门若去摘下墨镜对他俩非常开心的笑了起来道:“哎呀,你们好不容易喊我了,我又怎么可能说来不来呢啊?那样不是太不厚道了吗啊?挣钱重要,但是哥们弟兄的更加重要啊!”
  “呵呵,还是你会说啊,我喜欢。”欧阳汐季说,“你从什么地方倒腾一辆这么酷的摩托啊?够厉害的啊!”
  “你是不是又挣大钱了啊?啊?”马波涛从树上跳了下来说。
  “哎呀,什么大钱啊,我一个卖菜的哪里能赚什么大钱啊,你真是抬举我了啊啊?”西门若去从兜里抽出几根烟递了过去,“其实是我从朋友那买的2手的,也于是便两千多,反正于是便是玩吧,玩够了再卖给别人也赔不了啊!”
  马波涛围着车转了几圈儿道:“咦啊?怎么连个牌子都咩有呢啊?啊?”
  “我的天啊,你别老土了行不行啊?这年头哪里还有跟你一样的啊,真是的额,没有办法理解啊?”西门若去吐了口烟,“我跟你们说,前天我出去,交警看了我,于是便使劲的追我,你们猜怎么着,还真被我给甩了,追不上我了,你说我自豪不啊?啊?你说是不是欧阳少爷啊?”
  “哼,真是的,要那天正好没油了跑不动了你怎么办啊,你于是便推着上交警大队好了!”欧阳汐季笑着说。
  “简直是笑死我了啊……”西门若去一阵大笑,这个时候有些喘的吻“上官清风和方庆秋呐啊?”
  “在那逍遥了啊。”马波涛手指着不远处湖面上的那艘小船道。
  “我的天啊,这两个人都多大岁数了啊,还爱好这噶啊?”西门若去这个时候也不抽烟了朝那大声喊道,“你们快点过来啊!别玩饿了!”
  上官清风和方庆秋听到了西门若去喊自己,便决定要上岸了!
  “咱们们现在要去什么地方啊啊?”马波涛问。
  “这里多热啊,要不咱们们溜冰去怎么样啊?你们去不去啊?”
  马波涛和欧阳汐季非常开心的笑了起来说:“哈哈,真是的,你说咱们们上哪,我们跟着你好了,反正今天你做东于是便是了,简直是笑死我了啊……”
  1+3迪厅可以说是这个城市唯一一个可以玩的地方了,所以来这里的人也特别的多,对于我们这些没有地方去玩的孩子,尤其是夏天的时候简直于是便是人间天堂,只要有人掏钱我们于是便会来这里逍遥快活的!
  这里面的气氛非常的好,那简直于是便是非常刺激的环境,然而即便这样的环境,也没有给马波涛些放松的因素。因为,居然看到有个人在匆匆的下楼,然而他这个时候脸上全是血了,可能是经过了一场凶狠的斗殴事件吧。然而这个地方也是听说过的,经常会有人,比如看你不顺眼于是便会一帮人来打你,你丝毫没有准备,也没有还手的余地,非常的无奈。如果你来这里不想有事情的话,于是便不要去招惹,也不要太显眼,不然的话,于是便肯定会被打的!
  马波涛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心理面非常的难受然而对这个地方也是非常的讨厌了,于是也不溜冰了,而是自己于是便这样抽着烟,非常的无趣,没有想到这天下午居然是这样过的。
  “你这是怎么回事啊啊?”西门若去一个人滑了过来,他双手摁在马波涛腿上说。
  “不想滑了,没劲。”马波涛说,“我还不会,你们都会笑话我的。”
  “呵呵。”西门若去于是便这样看着他,说,“我看你应该是有什么事情的吧!不跟我说吗!”
  “有什么说的啊,你别瞎猜,什么事情都没有啊?”马波涛递给西门若去一根烟。
  西门若去赶忙摆摆手,说:“不要了。”
  “你可别装逼的跟我说你不想要抽烟了啊!”
  “呵呵,说真的我还真的不想抽了呢!”
  “滚蛋吧,跟爷在这里装孙子是不是。”
  西门若去非常开心的笑了起来,说:“呵呵,我不于是便是有的时候抽了不想抽了于是便戒了吗啊?等到我什么时候想抽的时候再抽啊。”
  马波涛苦笑了两下,这个时候又悲伤的说:“你有没有看到那个女的啊啊?”
  “在哪里啊?这么多女孩呢!”西门若去一听有女孩于是便赶紧找寻着,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女孩!
  “于是便……”马波涛这个时候于是便往那边看了过去,“咦啊?刚才还有呢,怎么没了啊?去什么地方了啊啊?”
  “到底怎么了啊?你倒是说啊,干嘛这么墨迹啊!”西门若去有点等不急了。
  “有一个挺纯洁的女孩,看着也挺漂亮的,居然让那几个混混当众把衣服给拔了。”
  “说实在的……”西门若去白了马波涛一眼,“你说的是这个啊啊?”
  “怎么了啊?”
  “你说的是她吗啊?啊?”西门若去于是便用手指着那个如今还在那个汉子腿上撒娇的女的,“这个女的可是个公共汽车啊我们都知道的啊,见人于是便能上啊,你居然还说单纯,你真是有喜剧细胞啊!”
  “啊?真的啊啊?”马波涛满脸惊讶的问,“你不会是骗我了吧啊?”
  “呵呵,我告诉你啊,这女的光孩子都打过好多了,自己也分不清是谁的孩子了,反正每天晚上都跟不一样的人睡觉!”西门若去拍了拍马波涛的肩膀说,“我告诉你啊,你于是便不要自不量力了,人家是挑人的,得有钱,还得有模样啊,对了,你不要招惹他啊,有好多次架都是为这个女的打的呢,你可自己估量着啊。”
  “我有个事情想要问一问你行不行啊啊?”马波涛一本正经的说。
  “说!”
  “你说怎么我看着纯洁的都那么风骚啊?那现在纯洁的女孩都到什么地方去了啊啊?”
  “我的天啊,你居然问我这样的问题,你说你让我怎么回答啊,真是的……”西门若去摇了摇头道,“不过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这里绝对是没有单纯的女孩的,你于是便别想了,不过咱们们大小姐除外啊!”
  “行了,我懂了!”马波涛这些字终于是明白了,他拍着大腿兴奋的说,“如今这些女孩也不是女孩了,全都是些**,看着表面纯洁的那种,其实心里面风骚的不行啊!!”
  “没错儿!简直是笑死我了啊……”西门若去大声笑着。
  “喂,你们聊什么呢啊?了的那么开心啊啊?”上官清风和欧阳汐季这个时候也走了过来,“快说说啊,你们说什么了啊!”
  “欧阳少爷,我要是说了,你可别不高兴啊。”西门若去说。
  “我的天啊,我怎么会不高兴呢,我到时要听听你们说什么呢!”
  “人家懒惰的马在这里非常正经的问你还是处不是呢啊?你说好笑不。”西门若去捂着嘴笑着说。
  “啊?怎么又跟我有关系了啊,我没有问啊啊?”马波涛涨红了脸,“你看你,本来觉得你实在,怎么也这样陷我于不义啊啊?”
  “你看你,既然问了干嘛还不承认呢啊?真是的,一点男子汉气概都没有啊啊?”上官清风起哄道你看给我说中了吧,不然的话,你干嘛脸红啊。”
  “那你说了没有啊?呵呵”欧阳汐季笑着朝西门若去问道。
  “我又怎么会不说呢,这个事情可是宣扬的好事啊,人人都知道才好呢啊?”西门若去说,“我这个人你不是不知道啊,只要是我知道的于是便肯定会告诉哥们的啊,所以我刚才正要说你们于是便过来了啊!”
  “那这样既然他想知道,你现在于是便跟他说好了!”
  “不是。”西门若去把脸朝向马波涛严肃的说了一句。
  “啊?你没有骗我吧啊?怎么可能啊”马波涛一脸惊讶的看着欧阳汐季。
  “我怎么可能用这个骗你啊,有这个必要吗啊?”欧阳汐季仰着脸说。
  “你怎么那么厉害啊!”马波涛朝欧阳汐季竖起一枚大拇指,然后又不好意思地问道,“到底是谁啊?你倒是跟我说说啊,不错不错,真不错……”
  这时,欧阳汐季一下子把自己的左手伸在马波涛面前,一本正经的说:“我告诉你啊,这个人啊,你经常跟他一起呢。”
  “啊?不会是大小姐吧啊?不可能啊啊?”马波涛一脸茫然的看着欧阳汐季。
  “当然是手啊,还能是谁啊”
  “简直是笑死我了啊简直是笑死我了啊……”欧阳汐季、上官清风、西门若去三人笑的人仰马翻。
  马波涛这个时候心情非常的不好,因为显然是被他们给耍的团团转啊。他吞吞吐吐地问道:“你们这不是骗我呢吗啊?你说是手yin啊?”
  “不是这个还是什么啊啊?简直是笑死我了啊……”欧阳汐季大笑着。
  上官清风也笑的合不拢嘴,说,“哎呀真的太好笑了啊,看那个认真的样子啊,太好玩了啊”
  那晚马波涛到了家里面,他却不怎么开心的,然而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的不开心呢,非常的惆怅,从没有想过自己要走什么样的路,也没有想过自己已经走过的路,但始终坚信自己心中,有一座指路的灯塔,不管我走了多远,始终都从没有过偏航。
  张迎彤给马波涛的母亲介绍的那个男人的名字叫陈罗峰。如今是给一个老板做司机的。他比马波涛的母亲大两岁,这个年龄的男人应该都是发福的,他也是,不过模样还是可以的。可唯一一点让马波涛的母亲觉得不太能接受的是,这男人虽然岁数也不是很大,但是很显老,而且看上去那年龄好像比自己大很多一样。马波涛的母亲觉得不是很好,于是也没有抱着什么样的希望去对待这个人的。
  但是,于是便在简单的聊天的过程之中,对这个男人另眼相看,这个男人对于跟女人交流是非常有道道的,而且说话什么的也非常的精明,知道分寸和时机,然而也光挑那些女人喜欢听的话说,对于这些事情都非常的能够掌握,这让人也觉得非常的好,然而好像那些话从他嘴里出来跟和别人嘴里说出来于是便是不一样,他说出来的话于是便是让人特别待见,特别喜欢听,也不知道这个人怎么那么有心思,也那么能说呢!让人特别愿意听他说话,也非常的着迷,这下对这个男人的印象也于是便上升了一个档次了。
  “简直是笑死我了啊,你真是太逗了。”马波涛的母亲笑着说,“我一开始还纳闷,怎么你那么年轻于是便那么多皱纹呢啊?直到现在我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说实在的,这人家一看于是便知道啊,肯定是生活不如意,工作劳累的问题啊。”陈罗峰指了指脸上的那些皱纹说,“我也不想有这皱纹啊,可是却偏偏赖着我,我有什么办法啊。”
  “简直是笑死我了啊……”马波涛的母亲呲牙笑个不停,“这哪里是累的啊,也不可能是生活不如意闹的,你于是便是整天心态太好了每天都这样笑,怎么会没有皱纹呢啊?”
  “哎呀,你那是过奖了啊,怎么可能啊。”陈罗峰摆了摆手,谦虚地说,“你别这样说啊,你看你!真是的啊?”
  “呵呵,你这个人还真的挺有分寸的额啊。”马波涛的母亲托着下巴,于是便这样认真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可爱的老男人,“我跟你说啊,刚见你的时候啊,我是一百个不满意的,还埋怨她怎么给我介绍个这么老的呢啊?”
  “那你如今又是怎么想的呢啊?”陈罗峰迫不及待地问道。
  “你是问我这样,我于是便说了啊,我现在于是便觉得你挺好的啊,反正比我刚才见到你的时候印象要好很多呢!”
  “你那个时候还以为我是哪里看大门的老头呢,是不是啊啊?”
  “呵呵,还真有点这个意思呢,”马波涛的母亲起身给陈罗峰倒了杯水,“你啊,于是便知足吧,我还没有说你是扫厕所的老头呢!”
  “掏厕所有什么不好啊?真是的。”陈罗峰呷了一口,“我看这也挺好的啊,多么高尚的一个职业啊,不错不错,我很满意呢。”
  “你于是便快点打住吧,不要说你两句于是便开始喘了好不好啊?”
  这时,陈罗峰这个时候想起要看一下表了!
  “我的天啊,已经这个时候了啊,我很抱歉要离开了啊。”陈罗峰起身说,“我今天中午是有事情的,老板要出去,得用车,这样,你把你电话给我好不好啊?回头我有时间的话于是便给你打电话了!”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行,我看靠谱啊。”
  马波涛的母亲这个时候于是便将自己的电话给写了下来交给了他。
  “你一定得找我知道吗啊?千万别把我给忘记了啊!”
  “我当然会找你了,你这么好,我一有时间于是便肯定找你,你于是便放心好了。”
  陈罗峰走后,然而却是感觉那么的静悄悄的。马波涛的母亲这个时候于是便自己做着想着刚刚发生的那些事情,对于这个人刚才做的那些搞笑的事情,自己如今还都没有听够看够呢,这人实在是太好玩了啊,而且还非常的幽默,她于是便回忆着之前的那些动作什么的,还会不自主的又笑了起来,然而这个时候她意识到了,自己如今是看上了这个男人了。已经没有办法忘怀了。
  “你在这里傻笑什么啊?”张迎彤这个时候于是便进来里面了。
  马波涛的母亲被张迎彤突然问自己的话给叫了回来,然后于是便非常不自在的询问,说:“之前你问我什么啊?”
  这个时候她的脸刷一下子于是便红了起来,生怕对方看不出来自己的心意啊!
  “呵呵,这个男的是不是太优秀了啊,你看你这个待见啊。”
  马波涛的母亲非常开心的笑了起来,非常羞涩的说:“哪里啊,你不要瞎想啊。”
  “我的天啊,还不好意思起来了。”张迎彤非常开心的笑了起来,又问,“你感觉还不错啊?”
  “嗯我觉得挺好的,感觉还不错呢。”
  “哈哈,我一进来从你的脸上就看到结果了啊,”张迎彤一屁股坐在马波涛的母亲对面的那张桌上说,“我跟你说啊,其实之前我还真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呢,于是便听见你简直是笑死我了啊大笑了,也不知道他都说了什么,你怎么就那么高兴呢!”
  “他这个人实在是太搞笑了啊?”马波涛的母亲抱怨着。
  “哎呦喂,我的天啊,你这第一次见人家于是便想要跟人家一辈子了啊?”
  “去去去……”马波涛的母亲满脸笑颜的推着张迎彤,“哎呀,你看你就知道取笑我啊,真是的。”
  “呵呵……”张迎彤笑着,然后又把脸抻到马波涛的母亲的前面非常认真的说,“你现在就给我一个准信,你觉得怎么样啊?”
  “你让我到底如何说啊?”马波涛的母亲叹着气,“只不过就是看着有些老了一点了。”
  “说实在的,你觉得这个还叫事啊?谁不是有老的一天了啊,即便不显老,过个两年不也这样了吗,你要是真的看上了,改天我于是便让他去美容院整整那脸不就行了吗?说实话啊,他还有点钱呢!”
  “咱们不是图人家钱,咱们找人家不也是想要过日子的啊!也没有其他的想法啊!”
  “确实是这样的啊?但是如果我真给你找一个没钱的,你愿意啊!没准又跟你前夫一样,那我不是把你给害了吗?你看我说的是真啊?”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有道理。”马波涛的母亲点着头。
  于是他们两个在同事的撮合下,终于在一个好日子结婚了,而自己的儿子,也被他托人安排到他们公司里面做学徒了,这样下来,这个女人的生活才稍微的好过了一些,或许这就是先苦后甜吧,如今最想感谢的就是自己的同事了,如果不是她,自己怎么会想到去找个人依靠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