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落寞的时光 > 第七章:尾声(2)

  “我现在都什么还没有说呢,你干嘛这个样子啊啊?”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啊?!”
  “其实吧,于是便是这个”马波涛支支吾吾着,“如今我现在都还没有成年呢,你说我现在要是去外面找工作的话,你说谁会雇佣我这个未成年呢啊?而且人家又怎么会要我呢啊?而且这可叫做童工啊,没准什么时候于是便被抓去了呢,所以,我现在要是真的去打工的话,那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的话,肯定非常的严重的啊,那还不如不去呢啊?你说是不是这么一个理啊?要不我先在家里呆着好不好,等到我成年的时候,再出去工作,你看行不行,这样我于是便在家里再白吃一顿饭,你看怎么样啊,而且现在也过得那么快,很快于是便过去了啊,我很快于是便能出去工作了,不在乎这几个月不是啊?您于是便别催我去上班了好不好!”
  “我呸!”马波涛的母亲愤恨的朝马波涛唾了一口.
  马波涛这个时候非常的生气,表现的非常的不高兴。
  “我不于是便是说说吗啊?你看你干嘛这个样子啊?真是的啊?”
  “马波涛你这个孩子是一点良心都没有啊!”马波涛的母亲嚷道,“本来我觉得你可能是想让我给你找一个工作的,可是你却想不上学还让我养着你啊,你是真的欺负我老实是不是了啊?我告诉你,你爸爸欺负我,于是便连你也要欺负我啊?我跟你说,你别痴心王晓了,你知道吗啊?在我眼中你有多么的可恶吗啊?”
  马波涛在这个时候表现的很无奈,然后淡淡的说:“你是你,我是我,我又怎么会知道你的感受呢啊?啊?”
  “如今我真的是瞧不起你,如果你不想上学,那于是便去工作,去养活自己,我已经养你这么大了,不能你天天在家里吃闲饭,而我还去外面挣钱给你花吧,难道你一点于是便不脸红吗啊?你知道吗啊?虽然你每天一跟我说你的那些抱负什么的都特别的好,但是我却知道,不过于是便是你自己想出来的,你于是便是一个只会幻想,而从来都不会去真的做些什么事情,你这个人简直是太卑鄙了,你现在于是便跟你爸爸快一样了,果真是有什么爸爸于是便有什么儿子啊,你现在是靠着老娘养活着你,等你以后娶媳妇了,于是便得靠着媳妇养活你,我说的对不对啊?如果以后谁要是嫁给了你,可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啊,你这个时候于是便觉得你现在在家里,等到以后于是便肯定能够发财,肯定能够让人家瞧得起你,但是你知道吗啊?让别人瞧得起你是需要努力的,而不是说你自己说能发财于是便能发财的啊,你懂不懂我说的啊?如今你既然不想去上班的话,于是便不要说别的了,你要是想让我养你,你于是便去上学,如果不上的话,那我绝对不会挣钱给你花的,你要是想花钱想吃饭于是便靠自己的努力去赚钱。”
  “我才不要上了”马波涛大声嚷道,“妈妈,好多事情你都不知道的,你知道吗啊?现在的大学已经不是那么的单纯了,只要你肯花钱,你于是便能上大学,那里面的事情可多着呢,你根本于是便不知道的!!”
  “狗屁,这都是你在瞎扯,怎么可能呢啊?我才不相信了啊?”
  “我没有骗你啊,这全都是我身边的事情,所以我告诉你,如今让我去上学,其实于是便是给我找一个理由让我花你的钱交学费吃饭,玩,买衣服,知道吗啊?根本于是便没有任何的意义呢,所以不要让我去上学了好不好啊?这样会折磨死我的啊!”
  “你这些都是你自己编的!我才不会相信了!”马波涛的母亲急了,“难道你于是便感觉你现在特别厉害啊?觉得分析的特别的透彻是不是啊?”
  “没错!”马波涛梗着脑袋。
  “你啊,我真是没有办法了额,你本来于是便什么本事都没有,还一个劲的在这里吹嘘,有意思吗啊?你现在这样让我更加看不起你了,你知道吗啊?你于是便看看你吧,你中考那个分数连高中都上不了,还跟我说你有本事啊?有本事的话于是便给我考一个啊,倒是让我长长眼啊?要是不行,于是便别在这里跟我吹牛,我可没有这个时候跟你瞎闹!”
  “我……”马波涛突然说不出话来。
  “我于是便不明白了,为什么别人家的孩子都上学,但是为什么我好说歹说你于是便不上呢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你真的于是便那么讨厌吗啊?”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是,我觉得上学于是便是Lang费我的生命,一点意义都没有,而且还会把我给折磨死的!”
  而于是便在这段时间里面,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马波涛的母亲于是便会觉得自己的头顶有一种巨大的压力,好像是金钟罩一般的困扰着自己!这种感觉是被束缚着,浑身酸痛,没有什么地方是舒服的!她不明白马波涛到底是怎么了,以前至少自己的劝告还是可以听的,而如今却什么都不听了,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啊?自己真的有些无奈了!
  她这个时候突然想起了那天张迎彤对自己的提醒,还没准是有些作用的。她说我现在其实是应该找一个男人依靠了,不能一直这样单着,对谁都不好的,对啊,有的时候自己也是会非常寂寞的,而且尤其是自己的儿子不听话,伤心的时候是多希望能有一个人倾诉和安慰啊,然而却只能自己一个人承受着这一切这是多么痛苦的事情啊,而且还很希望能有一个人对自己好,跟自己做一些Lang漫的事情,自己毕竟还年轻,又是女人,对那些事情又怎么会不渴望呢啊?看来她说的是对的,如今自己最需要的是一个男人。
  马波涛的母亲感到自己为马波涛几乎于是便要崩盘了,到现在,如果要是能有一个非常厉害的男人帮助自己的话,肯定不是这样的局面的吧,所有的矛盾都愿源于我无权无势,而也没有人可以帮忙所以才这样的,然而自己也觉得自己于是便要遇到一个这样的男人的,这于是便是女人的第六感,然而在一定的时候,也是非常的准的,所以于是便非常迫切的想要见到那个男人,因为他如今已经出现在自己的第六感之中了,所以应该很快于是便会出现的吧!
  那天上午,马波涛的母亲刚刚到厂子之后于是便与张迎彤说了昨天她想的这些事情,还说了自己想在迫切的想要找一个男人做依靠!
  “你是真的吗啊?没有骗我啊啊?”张迎彤睁着大眼望着马波涛的母亲说。
  “你干嘛这么惊讶啊?”马波涛的母亲说,“我这种事情怎么还会跟你说谎呢,我说我想通了于是便是想通了啊,肯定不会逗你玩的啊!”
  “我只是没有想到,怎么会这么的突然呢啊?让我有点惊讶呢,上次跟你说的时候你还不乐意呢……”
  “唉……”马波涛的母亲深叹了口气,“其实这都是你那天对我开导的功劳啊,你那天跟我说完了以后我的心里于是便想着这些事情了,于是便感觉你说的还真的是很在理的,我还真的是要找一个好男人做依靠啊,而且趁着自己年轻,还能挑挑,要是以后肯定是不行的,而且,我也感觉我儿子现在一点良心都没有,如果我要是这样一个人下去,还真难保有一天他会不管我了呢,现在于是便已经这么让我养着他,以后还不定得变成什么样子了,所以我觉得,一定要找个依靠啊,我不能于是便为了这个一大一小于是便把自己的幸福给断送了啊,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啊!所以啊,一开始你跟我说的时候,我还是感觉我儿子没有这么坏,但是现在经过一系列的事情,我终于对他失望了,于是便这样吧,再也不会对他抱有什么幻想了!”
  “马波涛是不是又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伤你的心了啊啊?”
  “不于是便是上学啊,反正我怎么劝,人家于是便是死也不去,我说破了天也没有用,现在我还能怎么办呢。”
  “可是你要找老伴的事情,她同意了没有啊?”
  “这事情于是便不用问他了,他不会管的,没准我给他找个有钱老爸他睡觉做梦都得乐醒了呢!”马波涛的母亲说完,又问,“你现在有没有认识的啊啊?”
  “暂时还没有呢,不过啊,我给你留意着,肯定会有的,到时候我一定安排你们见面啊!”
  “那好。”
  “那你想要找一个什么样的啊”
  “我啊,于是便是想找一个长的还行的,不过呢最重要一点于是便是一定要有钱有权的,实在找不到,站一样的我也可以凑乎,不过那种一穷二白的于是便算了吧,我自己还照顾不过来呢!”
  “哎呦喂,你看你,这个要求高啊!”张迎彤笑着,“那好吧,我记者,遇到了合适的我于是便给你们撮合啊,到时候你的请我吃饭啊,知道吗。”
  “当然要请你吃饭了啊,这是少不了的啊!”
  马波涛对于现在这样无所事事的生活不是很喜欢。觉得这一点意思都没有,一点意义都没有。每天于是便这样睡到中午然后起床吃饭,然后玩会,发会呆于是便到了晚上了,然后吃完饭过了一会于是便又该睡觉了,感觉自己于是便好像一个废人一样的,一点意思都没有。
  他在房上呆的时间比较长,所以经常会看到牛欢亭早晨的时候从家里出去。如今的打扮跟之前可是完全不一样了,好歹是每天有事情干,不用光着膀子走来走去的,穿着之前自己穿过的格子衬衫,还有那个西裤,皮鞋,还夹着包,嫣然像一个大老板的打扮一样,而那精神也是非常的好,真是人靠衣装啊,这个时候根本想不到那个人是之前认识的那个大老粗了。
  马波涛看着牛欢亭的装束,觉得跟以前相差太大了,简直于是便是两个阶层的人,如今自己觉得对这个人都变得陌生了,好像跟自己也不是一个层次的人了,总有点高攀不起的错觉。
  “哎,哎,”马波涛推开家门,手指着正从外面回来的牛欢亭,问,“牛老板,你于是便看看你这恶心的打扮啊啊?”
  牛欢亭一回头,对他笑道:“羡慕你大牛叔叔你说你可以了,不要在这里羡慕嫉妒恨,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好不好。”
  “我看你于是便打住吧啊?怎么那么恬不知耻呢。”
  “你一个小孩子,哪里知道这么多啊啊?”牛欢亭白了马波涛一眼,“我一猜,你于是便不知道我现在这是怎么个意思!”
  “呵呵,我还真的是太嫩不知道呢,你这是怎么个意思啊。倒是跟我说话所啊”马波涛供手道。
  “真是的!……”牛欢亭又白了他一眼,道,“知道什么叫潮流吗啊?看看我于是便知道了啊!”
  “哎我的天啊,你这是怎么了啊,你看看你穿的这个一看于是便是都洗旧了,难看的不行了,还有你这皮包都掉皮了,还背着呢,那纸夹子都漏出来了,你可真是不怕丢人啊,我这是好心好意的提醒你,不然让人家看了当面不跟你说,背后戳你的脊梁骨啊!你知道吗你啊?我看你于是便老老实实的光着膀子吧,别人只会说你身上泥太多了,其他的到没有什么。”
  “你于是便别在这里瞎说了,气我是不是”牛欢亭瞪了马波涛一眼,“你看我这领带怎么样啊?反正这个是很潮的吧!真是的!……”
  马波涛往牛欢亭胸前一瞅,大笑道:“你这领带,你还真的以为是红领巾啊?我真是服了你了啊啊?简直是笑死我了啊……”
  “去去去……”牛欢亭不耐烦地往外推着马波涛,“真够烦的!”
  “牛老板,你这人怎么这样啊,难道你忘记了,之前你告诉我。”
  “你于是便看看这个事情,是怎么回事啊,真是的啊?我才刚签合同呢你着什么急啊?”
  “我的天啊,怪不得你今天穿成这个样子呢啊?”马波涛非常开心的笑了起来,说,“你可得装进时间啊,不然不快等不及了啊,我现在腻歪的不行了!”
  “怎么了啊?是不是玩的都玩烦了啊啊?”
  “你是不知道啊,这感觉特别不好,于是便想快点找点事情去做呢!”
  “你既然没有什么事情做于是便赶紧上学不于是便行了吗啊?”
  “我可不愿意上学去呢,比起上学,还不如在家里呆着呢!”
  “所以啊,你还得耐心一点知道吗,等等你大牛叔叔。”
  “诶我的天啊,你究竟还有多久啊?我还得等到什么时候啊啊?”
  “哎呀,你看你着急什么啊?真是的,这个事情于是便得慢慢的等待才行啊,好事情不等谁给你啊。”
  牛欢亭走进家门,然后于是便喝了好多的水!
  “啊……”牛欢亭深舒了一口大长气,“我的天啊,实在是太热了啊,真凉快啊,你也来点吧啊?”
  “我不喝,喝这个有什么意思啊,一点味道都没有,”马波涛一个劲儿的摆着手,他从兜里掏出一盒烟,可刚想递给牛欢亭,牛欢亭便急忙示意不抽。
  “呀,你这是怎么的了啊?还不抽了啊”马波涛给自己点上一根。
  “呵呵,你觉得可能吗啊?”牛欢亭坐在沙发上摁开电视机边看边说,“我怎么可能呢啊?都这么大了还能不抽烟了。”
  “我母亲如今都不管我了,我愿意干什么于是便干什么愿意什么时候抽烟于是便什么时候抽烟,多潇洒啊。”
  “我的天啊,我看你还真的是牛了啊,这么年纪轻轻的于是便在家里抽烟,真是不给你妈面子啊!”牛欢亭瞟了马波涛一眼说。
  “说实在的,也不是这个样子的,我感觉我妈吧,于是便是看我现在也没有办法管了,于是便让我想怎么着于是便怎么着了,你说跟我冷战也没有用,打我也没有用,跟我哭也没有用,其实有的时候我还真的挺同情我妈的,简直于是便是太悲哀了,居然摊上我这么个孩子啊,如果换做是我,早于是便完蛋了,谁还这么坚持着啊,想起这个我于是便想笑呢,我也太软硬不吃了啊!但是如果我不这样,肯定他们还是逼着我上学呢!”马波涛深吐了一口烟说。
  “你这个孩子怎么于是便这样呢啊?我现在于是便特别看不起你你知道吗啊?你妈妈不过于是便是一个女人而已,你于是便不能让着她,多顺着她啊啊?”牛欢亭急了,“你这个孩子难道于是便只知道欺负女的吗啊?”
  “我其实也不想啊,”马波涛摇着头,“但是你说我怎么办,我妈于是便是逼我去上学,但是我特比讨厌那个地方,你让我怎么办呢啊?如果我不这样的话,肯定还会逼我去上学的啊,我真的是烦死那种感觉了,每天在班里,什么都不能干,生怕会被老师发现,但是自己又学不会,于是便只能是这么偷着玩,其实我不是没有学过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听课我于是便想要睡觉,你说我可怎么办啊?让我如何是好啊?可能你们说的对,谁家要有我这么一个倒灶孩子于是便完蛋了吧!谁让我妈她倒霉呢,你说是不是啊?”
  “我跟你说啊,没有谁说学习好了于是便一定能赚钱,有前途,你看那外面有多少大老板是暴发户,大老粗,一点文化都没有,不还是有那么多的大学生往他们怀里钻吗啊?现在大学生都有去当小姐的,你说,谁于是便说上了大学于是便有前途了啊,所以啊,你于是便别听他们的,你自己觉得什么对于是便做什么,反正到最后别后悔于是便可以了!”
  马波涛非常开心的笑了起来,说:“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我觉得你说的很对啊。”
  “我告诉你啊,不管你妈怎么对你,她始终是女人,我们男人怎么都行,但是绝对不能欺负女人知道吗。”
  “呵呵,你这一说我还真感动呢。”马波涛故意揉了揉眼睛道。
  “我的天啊,你能不这样吗啊?”
  “不错不错,真不错……”马波涛呲着牙非常开心的笑了起来,又说,“大牛叔叔,为什么有的时候我觉得这个人很贱呢啊?于是便是犯贱啊啊?”
  “对,其他人我没有看出来,但是你,却特别的下贱”牛欢亭愤恨地骂了一句。
  “我还真的于是便觉得自己特别的犯贱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个时候于是便特别想要放假,想要不上学了,可是现在真的不上学了以后于是便觉得不知道怎么办了,特别的无聊想找点事情做,你说这是不是犯贱啊!”
  “我劝你赶紧找个绳子去死去吧,别留在这个世上了!”
  “我其实不想当人,真的我有的时候想要当个动物,我觉得当人特别的累,当个考拉多好啊,睡觉20个小时吃一个小时发呆3个小时啊?那生活多么的惬意啊”
  “呵呵,还考拉了,美死你吧!”牛欢亭一脸的瞧不起,“我看你当个猪还比较靠谱,于是便是好吃懒做,跟你的爸爸一点区别都没有!”
  “哎呦喂你看你,我这是怎么惹着你了啊,你看我说一句,你于是便叮我一句的,真是一点意思都没有”
  马波涛这个时候非常不高兴的于是便回到了房间里面,然而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于是便发觉,到处都是声音,到处都是别人的讥笑,讥笑自己的无能,讥笑自己不如人,讥笑自己没有一个完整的家庭,然而这种感觉也是非常不好的,让他心里面非常的纠结,其实曾经也有过这样的感觉的但是都没有这一次来的强烈,但是也不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或许是灵魂最深层的发泄,也可能是另一世界的生意,也可能是自己的幻想吧,这个时候也不想要去思考这么多的事情了,也不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或许于是便这样淡淡的遗忘吧,这样才是最好的!
  从小到大家里都在鼓励我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所以从小到大我于是便在想最起码我也是个大学毕业吧我一家人差不多都是教育行业的所以说从小到大我都认为要上学不上学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在我身上从来不会发生的事情于是便算是我同意了家里人也不会同意的谁知道我却越来越贪玩学习成绩一落千丈每次都是倒数还在在学校不听话经常给家里找事自己慢慢也感觉自己在学校这样熬日子真的没意思了我今年17了马上于是便18岁人生于是便快过了4分之1了到现在还没有什么作为我知道不上学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损失什么道理都明白可是自制力太差.现在我也没有什么别的打算我只想找一份能学到技术的工作自己安安生生的干着好好的工作为了以后的生计我最起码要有分收益吧要有一份生活的保障要不到时候说不定还会饿肚子在社会上先工作个几年多增加一些社会经验努力的去适应然后自己再开个店吧(要是一辈子都给别人打工呢于是便没钱赚了)等有了钱再去实现自己还算伟大的理想于是便去放手拼搏一次辉煌一次.
  虽然我出身平民但是我不甘平庸我感觉人生于是便是去要拼搏于是便是要辉煌于是便是要把所有能干的事情去体验一遍把好吃的吃完好玩的玩玩好看的看完潇洒的去挥霍......要么我感觉于是便是白活了白白在这世上呆了几十年.所以说我要努力我要拼搏我要拼命去工作去实现自己离理想去风风光光要让别人都看得起我!
  一个星期之后,马波涛和欧阳汐季便要一起去公园里面去玩。然而天气是那么的热,让人感觉非常的不舒服。
  公园里这个时候没有多少人,也于是便有一些情侣什么的在这里甜蜜着的,根本于是便不会去害怕这炎热的太阳,似乎火星撞了地球他们也是一点都不在意的!然而我对他们的这个做法也是非常看好的,至少。
  “你说是谁让上这来的啊,真的是不想好好活着了是不是啊?”马波涛脱去上衣,光着身子道,“怎么今天这么热啊,我都快要受不了了啊!”
  “滚蛋吧,你嚷嚷什么啊?你热别人于是便不热啊?你看别人有你喊的欢吗啊?真是的,我蛋蛋都湿了呢。”
  欧阳汐季的话音刚落,众人便“简直是笑死我了啊”大笑起来。
  “喂你于是便不能有点素质不行吗啊?你说我自打认识你以来说你说的还少吗啊?你看你,一点都不文明啊?”马波涛看了欧阳汐季一眼,“怎么着人家方庆秋还在旁边站着了你于是便看你,怎么这样啊,真是的!”
  “于是便是!”上官清风鄙视道,“你看你吧,怎么一点都不文明啊,这以后到了社会怎么办啊?还不得给抓起来啊,简直于是便是扰乱社会治安啊。”
  “行了,你于是便假证加吧,有意思吗啊?!”欧阳汐季说,“我的天啊,你们这帮老爷们怎么于是便不害臊呢啊?其实人家女的早于是便湿了呢,只是不好意思说。你们还赖上我了!”
  “简直是笑死我了啊简直是笑死我了啊……”
  马波涛、上官清风捂着肚子大声笑着。
  方庆秋一听那脸通红,一把拧住欧阳汐季胳膊上的一块肉道:“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呢!”
  “哎我的天啊……哎我的天啊……哎呀好了好了,你别这样,我不对了还不行吗啊?你于是便饶了我把。”欧阳汐季赶紧求饶。
  “马波涛、上官清风!”方庆秋命令道。
  “嗻!”
  “你们都是我的好哥们,赶紧给我行刑啊,一定不能下手轻了,他实在是太过分了啊!”
  “好的额!”
  “好的,咱们们于是便让他来一个屁股蹲怎么样啊,你们觉得靠谱吗啊?”方庆秋在一旁笑道。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大小姐,我们都听你的,你说怎么样咱们们于是便怎么样你说行不行!”
  马波涛和上官清风这个时候瞬间于是便抓住了的欧阳汐季,于是便开始行使他们的计划,一个拽退,一个拽胳膊的!非常的热闹!
  “我赔不是还不行吗啊?都是我的错,你们于是便饶了我好不好啊!!”欧阳汐季又一个劲的开始哀求道,“行了,我错了还不行啊?不要这样啊,哎我的天啊……停啊……”
  “上官清风,你怎么那么轻啊,是不是不舍得啊,我可看不过去了啊,使劲啊!”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行,我怎么会手软呢。““哈哈,现在还行吗啊?差不多了吗啊?”方庆秋边笑边问。
  “这还早着呢,我们可都还没有过瘾呢。”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于是便是于是便是啊,人家也没有过瘾呢!”马波涛说,“不摔出屎来坚决不算完。”
  “简直是笑死我了啊。”方庆秋抿嘴笑着,然后又摆了摆手,说,“哎呦喂,我看可以了啊,你们要是弄出大事于是便不好了啊,再说那屎还不知道是几天的呢,还不定得多臭呢。”
  “简直是笑死我了啊……”上官清风大笑,然后又问,“欧阳少爷,滋味怎样啊?”
  欧阳汐季喘着粗气,结结巴巴的说:“我的天啊,你们是不知道,简直是太舒服了啊,我真的还想要呢,真的,你们要是不累的话,于是便再来一次吧,**饿了啊!”
  “简直是笑死我了啊……”众人又大声笑了起来。
  “哈哈,你这个下贱的东西,看着你这个样子我于是便恶心啊!”马波涛说。
  “你以为现在于是便没事了啊?我还没有出气呢啊?!“方庆秋在一旁揪着嘴道。
  “啊啊?”欧阳汐季满脸的痛苦表情,“哎呦喂,我的大小姐啊,你于是便手下留情吧好不好。”
  “那怎么可以呢啊?你觉得合适吗啊?人家马波涛和上官清风都费了那么大的力气让你爽,你还不谢谢他们啊,你看他们热的啊,快点请我们吃雪糕啊!”方庆秋笑道。
  “哎呦,你要是说这个我早于是便同意了啊,买多少都行啊,大小姐你等等啊,我这于是便去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