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落寞的时光 > 第六章:不孝子(2)

  张迎彤说着便将屋内的吊扇给打开了,这个时候瞬间于是便凉快了起来了,让本来的燥热全都跑走了,非常的痛快.
  这个时候快要到正午了,外面非常的热,而楼下却还有很多的人顶着太阳在走,那感觉有点像是沙漠中的徒步旅行者一般的,完全没有想要躲避这太阳的意思。
  马波涛的母亲手托着下巴,于是便而于是便看到了对面的房屋。这房屋是那么的好,这个时候她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一般的。
  “怎么了啊?是不是他又要回来了啊”张迎彤突然问了一句。
  马波涛的母亲“啊”了一声,本来还糊涂的不知道张迎彤究竟说的是什么,之后仔细一想于是便明白了!
  “怎么啊?你说上学啊啊?”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
  马波涛的母亲愁眉苦脸地说:“你这想法也太好了,怎么可能呢啊?!”
  “虽然其他的事情你能纵容不过这个绝对是不可以的啊!一定要坚持住!”张迎彤一脸认真地说。
  “小张同志,你看我是不是把我的儿子给惯成这个样子的呢,我觉得这跟我的关系也是非常大的啊,我现在特别的内疚!”马波涛的母亲有点闷闷不乐,“昨晚马林间跟我说,马波涛这个样子,其实都是我的责任,是我没有好好的管教,所以才惯成了这个样子了,你说是不是呢啊?”
  张迎彤被马波涛的母亲这一问也不知道怎么说了,她吞吞吐吐道:“我感觉吧,如果如果你的儿子心里还有你这个母亲的话,又怎么会完全的听不进去呢!其实这个吧,也不全都是你的责任啊,还在于这个孩子的本身,看他能不能管得住自己了!”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对,我看于是便是他管不住自己闹的!”马波涛的母亲深叹了一口长气,“你知道啊?我如今已经不能再动手打她了,因为他爸爸总是打他这孩子倔,总是挨打,而且他爸爸那人于是便是那么一个德行,还有一个最重要的于是便是,你跟我说,如果真的让孩子伤心了,心碎了想要恢复是非常困难的了,你是不知道昨天他爸把他给打急了,他上去于是便要跟他爸动手呢,你说,简直是吓坏我了,哪里有儿子要打爸爸的啊,这让别人听到还不得笑掉大牙啊,你说是不是啊?这个时候他是真的不像一个孩子了于是便是一个流氓地痞一样的,我真的不明白怎么突然间于是便变成了这个摸样了,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呢啊?这个时候我是真的想不通整个事情到底是怎么会发展到今天这个样子的!可”
  “啊?你儿子还真的这样啊?不可能啊”张迎彤将信将疑,“你是不是因为生气夸大了一些啊,不可能是这样的孩子啊,那也太夸张了啊”
  张迎彤朝马波涛的母亲做了一个无奈的表情,也于是便不再多说什么了!
  “小张同志,我跟你实话说吧,其实我有好多事情是真的不敢说,那简直是太丢人了,让我这老脸都没有地方搁了……”
  马波涛的母亲这个时候又想起了之前的事情,于是哭泣了起来了,然后又擦干了泪水,抬头又对张迎彤哭诉道:“你是不知道啊,昨天他去班主任家里,本来人家是好心好意的劝他复读,结果你猜怎么着,人家哭着给我打电话,说我儿子把她给打了,你说有这么样的学生吗啊?怎么这个孩子这样呢啊?这于是便是个没有理智的禽兽啊你有什么话不会好好说吗啊?干嘛上来于是便动手打人呢啊?我这个时候于是便感觉想找个地方钻进去永远都不出来了,我这脸真的是被他给丢进了啊,要是这样的话,他要是复读,你说到哪里去复读啊,他的班主任哪里还会让他去啊,可算是愁死我了啊,估计人家那个学校都招不下他了啊,谁会让一个会动不动打老师的学生到班里学习啊,不是霍霍了一个班级吗啊?这孩子真是太不像话了!”
  “啊?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呢啊?”张迎彤一脸的惊讶,“不过我觉得是不是那个老师说的有点过啊,虽然有骂老师的,那是学生心里太气愤所致的,不过也没有听说过你儿子以前打过仗啊,怎么于是便到老师家里跟老师动手了呢啊?不太可能吧。马波涛这么小的年纪,肯定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的!”
  张迎彤说完,便朝马波涛的母亲递了几张卫生纸。
  马波涛的母亲擦了擦眼泪,说:“我也觉得他是不会干出这样的事情的,所以那天他爸走了以后我于是便想要问清楚到底去了老师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有没有打老师,即便是这样子当我进去的时候,他于是便炫耀的抽着烟跟我说话,我当时真的于是便是呆住了,他哪里还拿我当他的母亲啊,简直于是便是想要把我给气死啊!你说,你那么小,偷着抽烟,我还能理解你,不那么生气,这居然当着我的面,你说这不于是便是冲我挑衅吗啊?你让我怎么办呢啊?我能接受吗啊?”
  张迎彤听了马波涛的母亲的描述非常的惊讶,而且对于这个孩子的印象也是大大了折扣,一开始不过认为是一个调皮不安心的孩子呢,如今简直于是便是一个坏小子啊,跟流氓还真是接近了!
  “是有点过了!”张迎彤愤愤不平地说,“哎,怎么能那么小于是便开始抽烟了啊,这个太气人了!”
  “要不说我不开心呢!”
  “你说这抽烟他怎么会的啊啊?”
  “估计于是便是跟他的那帮朋友们学会的吧,都是一些坏孩子的!”马波涛的母亲说到这个时候于是便非常的生气,“之前我于是便警告过他,不要跟那些坏孩子在一起玩,玩的时间长了肯定学坏的,可是他于是便是不听我的话,现在怎么样,变成了这个样子了,还好意思说呢!”
  “我听你这么一说还真的是很可怜你啊,这个孩子是真的让你够受罪的啊,要是换了我,可能还没有你这份坚强呢,早于是便疯了呢啊?”
  “你于是便看我这样吧,现在不疯,以后也迟早得被他给气疯了吧,你说是不是!”
  “但是绝对不能于是便这样放手啊,看着这样的状态,如果你不管的话,这孩子很有可能于是便学坏了啊,所以不管怎么样不管有没有效果,一定要管严点啊!”张迎彤语重心长地说,“你说如果你于是便让他自己想怎么样于是便怎么样的话,那不还迟早于是便跟电视上面报道的那些犯罪的未成年人一样了吧,那可都是被坏人给带着不学好啊!”
  “可是我什么办法都用了啊,于是便是没有用啊啊?”马波涛的母亲看了一眼张迎彤,表示自己如今真的是筋疲力尽了!
  “所以啊,我觉得这孩子还于是便是从小都太安逸了,根本于是便不会想要努力做些什么的,所以,你一定得让他多吃点苦才行,要说这小男孩还于是便得穷养,这样才能有去为生活奔波的精神啊,如果一直让他这样的话,迟早可于是便跟他爸爸一样了,你到时候一老一小的可怎么整啊,如果是那样的话,你老了恐怕都没有人管你的,所以一定要改编你的教育方式了啊,不能总是让他呆在你为他搭建的温室里面面了!”
  “你觉得这个办法可以吗啊?”马波涛的母亲蹙着眉头半信半疑,“我现在什么办法都用了,真怕又是空欢喜一场啊。”
  “你于是便放心好了,不于是便是受点累吗啊?男孩子还能害怕这个不成啊,没有用你也要试试啊,饭不能于是便什么都不做了吧。”张迎彤满怀信心地说。
  “你知道吗啊?我现在真的是无奈了啊,这个孩子真的是连累我一辈子啊。”
  “他可是你生下来的啊,所以他这样也不是天生的,你也应该是有一定的责任的啊,现在于是便是在为你的过失而补偿呢,你明白吗啊?”
  “也对。”马波涛的母亲点了点头,一脸的漠然。
  马波涛等到起床的时候天都已经亮了,而这个时候还没有很热,感觉还是非常好的,即便是这样子这个时候几乎把昨天发生的事情都给遗忘了,觉得不过于是便是平平淡淡的一天而已,根本于是便不会去考虑现在母亲是怎么样的一个心情,也不会去想自己到底应不应该去说对不起!还是这样的没心没肺!
  他这个时候感觉有些饿了,于是便看看厨房有什么东西可以填肚子的!
  即便是这样子却发现如今厨房里面什么都没有,怎么能这样呢啊?她怎么知道自己没有饭吃,起来会饿,还不给自己留点吃的呢啊?也太绝情了吧!
  他这个时候感觉特别的不好,然后于是便觉得母亲太不为自己着想了,根本呢于是便不疼自己、为什么每当他们吵架之后母亲于是便会不给自己准备吃的,还把那些能吃的东西全都扔掉了,这是为什么啊?难道这样于是便算是对我的惩罚了吗啊?
  即便是这样子当自己从厨房里面出来之后,于是便又想起了昨天的那些事情了,那个时候,自己是那么的隐忍,即便是这样子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自己还真的想要打自己的亲生父亲了,这个时候他也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明明自己有一个原则的,即便是这样子也于是便是因为这样,才那么久以来,虽然自己恨他,却从来都没有过这样正面的回击,只是在心里默默的恨着他而已的,如今这样,可能都是让那个老师给刺激的吧,也是觉得自己发起很来其实是很吓人的,所以才会出现这一幕的吧!即便是这样子想到了这些事情的时候于是便感觉自己是那么的无知,虽然觉得自己做的事情很牛,但是真的是理智的吗啊?还有怎么能当着母亲的面抽烟呢啊?那不于是便是赤裸裸的挑衅吗啊?也不知道母亲到底会不会生气呢啊?自己是不是做的实在是太过分了呢,或许这一切都是注定的吧,或许都是应该这样的不是吗啊?他如今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样了!
  即便是这样子这个时候终于明白了,人和人的关系原来是那么的微妙的啊!
  这个时候天阴下来了,不过却还没有下雨呢。
  马波涛便道院子里面呆着,即便是这样子没有一会却发现那太阳又出来了,好像不同意下雨一般的霸道!
  “小子,你在这里干什么呢啊?”马波涛偷偷溜进牛欢亭家,然后狠狠的从后面踹了一脚撅着屁股洗头发的牛欢亭。
  牛欢亭不知道是谁,骂骂咧咧的回头看“简直是笑死我了啊,没有想到你能活着回来见我啊啊?”
  “真是的!,你这是怎么的了啊?”马波涛白了牛欢亭一眼。
  牛欢亭这个时候大口的喝着自来水管子里面流的水说:“你还真的是够厉害的啊,我还真得以为你爸得把你打个生活不能自理呢,为什么每次你挨了打之后都恢复的那么快呢,你悄悄的告诉我,你是不是笑的时候在少林寺练过武功啊,不许骗我啊!”
  “简直是笑死我了啊,我还真不骗你”马波涛拍着胸脯,“我还真的练过呢你想想吧,我从小于是便挨打,你说能练不出来吗啊?”
  “哎呦喂,我的天啊你看你,我说你胖,你还真于是便穿上了啊!”牛欢亭这个时候于是便用毛巾将头发给擦干了。
  “简直是笑死我了啊,怎么于是便来劲了呢啊?我说的是真的啊!”马波涛赶忙解释,“你是看着我长大的,我哪天挨打你听不见啊,现在是不是于是便跟吃饭一样习惯了啊……”
  “你说你,挨打还到处炫耀了,真是搞不懂你啊啊?”牛欢亭非常不屑的说,“你啊,不过于是便是个小屁孩子而已呢!”
  “你看看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跟我倚老卖老啊,真是的,一点本事都没有还在这里吹嘘呢,我真是给你脸了啊。”
  “几天没见,你看你还真的长心眼了是不是,我说不过你了是不是”牛欢亭这个时候于是便开始准备要刮胡子了,想必今天要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一样!
  “呵呵,谁让你总是打击我啊,我要不这样还不被你给说死啊啊?”马波涛怏怏不快地说,“那你以为我还真的傻呢啊?别天真了,我比猴还精呢。”
  “你看你,别人没有夸你,你还倒夸着自己了,不过你昨天的事情还真的不应该那样”
  “什么事情啊?我怎么样了啊啊?”
  “我听着你跟你爸说的话,简直于是便是大逆不道,有你当儿子的这样说话的吗啊?简直于是便是得寸进尺啊,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啊!”
  马波涛一听,于是便非常生气的,说:“我跟我家的事情,你偷听个什么劲啊,再说你说他是我爸爸,但是你看他有一点爸爸的样子吗啊?而且还老是打我跟我母亲,我都快要恨得牙痒痒了!我还真的不拿他当我爸爸呢!”说完,于是便无所谓的堵着气,不说话了!
  “你别以为你爸怕你,我还不了解他吗啊?你可小心点吧,他可是那种不要命的种!”
  牛欢亭这个时候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翼翼的刮着胡子!
  虽然动作很轻,也非常的小心,不过还经常会弄出血来,这还真的是一个技术活呢!让人都不敢去尝试了,还是剃须刀比较好啊,比他们这刀子安全多了呢!这要是一刀下去狠了可于是便毁容了啊,自己已经有过一次这样的教训了!
  “呵呵,我告诉你,他才要命了,不可能像你说的那样的!”马波涛使劲摆了摆手,“你不知道,一开始他打我,后来我要还手了,他吓得腿都软了呢,于是便是以前看我不还手,以为我好欺负呢!”
  “我真是佩服你了啊,你是长大了啊,厉害了啊啊?”
  “你说从小到大管过我没有啊,如今离婚了,还天天来管我,你说有这样的人吗啊?真是的啊?”
  牛欢亭看了一眼马波涛非常的无奈,觉得自己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心想:“自己如今再说什么也没有用啊。”
  二人如今也于是便什么话都不说了。
  不一会儿,马波涛两个人于是便这样笑着,然后表现的很卑微的样子,道:“大牛叔叔,我饿了,你救济救济我可以吗……”
  牛欢亭把头一瞥,然后非常鄙视的看了他一眼,你之前的那个出息劲呢啊?现在饿了于是便变成这个德行了啊,我还真是瞧不起你啊!”
  “你说这人是铁饭是钢,我母亲跟我生气于是便给我绝食,你说让我怎么办啊,我知道你一定不忍心让我挨饿的对不对。”马波涛又厚着脸皮非常开心的笑了起来。
  “哼哼,你现在知道你母亲重要了是不是,你气她的时候干嘛去了啊,我真是看不起你!”
  “我的天啊,我哪里招惹你了啊,你看你,我说一句你顶一句,我怎么的你了啊”马波涛不耐烦起来,“我可一天都没有吃饭了,你快点让我吃饱了,你爱怎么说我都听着行了吧!!”
  “哼,你看你,还跟我着急了,真是没有良心啊!”牛欢亭大骂一句,然后又说,“厨房里面有,你自己去拿,我才不伺候你呢!”
  “我于是便知道你最好了!”
  马波涛吹着口哨,然后于是便非常开心的去厨房里面了,于是找了点吃的于是便开始津津有味的填肚子了。
  “我也得有空学做饭了啊”马波涛感慨了一下,“如果别人不给饭。自己也有办法,大牛叔叔,你看你会做饭多好啊。”
  “你看你,不于是便给你点饭填肚子吗啊?你于是便这样拍我马屁啊”牛欢亭这个时候已经刮完了胡子了,,“以前你母亲不是让你学了吗啊?你怎么那个时候那么鄙视啊?现在没有饭吃了于是便开始崇拜了啊啊?”
  “你是不知道啊,我这一天简直于是便是饿坏了啊,要是谁能给我点吃的对我可于是便有救命之恩啊,我要不于是便得饿死在家里面了啊,你说我能不高兴吗”马波涛这个时候于是便一边大口的吃一边,说,“反正这个时候我是想开了,什么男的女的啊,只要是会了于是便能解燃眉之急不是吗啊?做事于是便不用求人了,还是自己会做饭来的踏实,不然我母亲一跟我生气我于是便没有饭吃,这哪里受得了啊!!”
  “你说你怎么这样啊,真是没有意思啊。”牛欢亭愤愤地说了一句,“难道你忘记之前你怎么跟我说的了吗啊?你跟我说你有多大多大的报复,你怎么现在于是便给忘记了啊”
  “我当然还是有那样的抱负的啊,不过这前提是不能饿肚子啊,肚子要是饿了于是便成泄了气的皮球了,什么都是多余的了不是吗啊?”
  “真是的!……”牛欢亭非常不屑的看了一眼了马波涛一眼,“你说你这个孩子,这嘴怎么那么像你爸爸呢!!”
  “呵呵……”马波涛非常开心的笑了起来,随后又对牛欢亭讲述了在鲁惜金的家里面发生的那些事情来。于是便这样连表演带讲述的于是便充分的发挥了自己的长处,和对那个鲁惜金的嘲讽。
  “你这个时候是不是于是便觉得自己特别的厉害啊啊?”牛欢亭淡淡的问了一句。
  “也没有特别的厉害啊,只是感觉还行”马波涛非常开心的笑了起来,即便是这样子心里却美得不行,觉得自己实在是太牛了!
  “你这个孩子啊,于是便是小,还赖我说你呢,你都毕业了,至于闹成这样吗啊?有多大的仇啊?啊?”
  “你被赖我,行不行,明明于是便是她的问题啊,是她总说我,你说我怎么办啊?而且还跟上学的时候那样拽着我鬓角不放,你知道那多难受啊,你让我怎么办啊?让我忍着啊?还是怎么样啊?你说我都毕业了,他还这样对我,你说我能怎么办啊?我当然是会生气了啊?换做是你怎么办啊?”
  “如果是我的话于是便认错,也不这样。”
  “我又没有错干嘛要认错啊啊?”马波涛瞪着俩眼道,“明明于是便是她的错啊,不是吗!”
  “反正你是真的做错了,你还是赶紧跟人说对不起去吧,要是晚了有你后悔的事情。”
  “我干嘛要说对不起啊,你以为我弱智啊,我才不去呢!”马波涛这个时候将饭碗给收拾好了,又说,“怎么你变了一个人一样呢,如今跟个老娘们一样怕这怕那的,我都不怕你怕神马啊啊?”
  “你啊,我是怕你吃亏你知道吗啊?你还说我了!我现在可是能够看透好都事情的啊啊?”
  “滚吧,你还在这里炫耀什么呢,真是的!”马波涛大笑道。
  “呵呵,我哪里炫耀了啊,我这是在说实话呢啊!你怎么听不出来吗啊?”
  牛欢亭拿过一个小马扎坐在马波涛旁边,掏出一根烟递给他,说:“我可跟你说啊,今后你有什么事情要自己看着办吧,我是管不了你了,而且我还得告诉你,以后我于是便忙了,要做大事了,没空跟你这个初中小孩瞎胡闹了,你也好自为之吧知道吗啊?还有别老让你母亲生气,她是最不容易的,摊上你们这样的丈夫和儿子,能活下去于是便已经不错了,于是便不要那么狠了知道吗啊?”
  “我的天啊,究竟是多大的生意啊,让你这么伤心啊”
  “简直是笑死我了啊,你说这个做什么啊,现在这不还在策划呢吗啊?你着什么急啊!!”
  “我现在没事干,你于是便不能带着我啊。”
  “什么啊?让我带着你啊”牛欢亭苦笑了一下,“算了吧,你我可不敢用,你于是便好好的在这里窝着吧!。”
  “真是的,我可不愿意这样呆着了,一点意思都没有呢!”马波涛知道有事情要做,特别想去。
  “现在还都没有开始呢,你让我怎么带你啊!”
  “那你于是便不能告诉我到底是干什么啊啊?”
  “其实于是便是打算开饭店,不是我自己,是跟别人一起”牛欢亭一脸欣喜,“我觉得开饭店这个特别适合我呢!”
  “啊?你哪里来的钱开的啊啊?”马波涛把头一扭,觉得有点不相信了,“是多大的饭店啊,难道是路边的小吃店啊?”
  “主要还是他花的多我于是便是入股了2万块钱而已!”牛欢亭笑呵呵地说,“不过他说这个钱还是有点少,希望我能给找几个愿意往里面投钱的,到时候还能给我点提成什么的呢。”
  “你这样入股,当什么呢啊?啊?”马波涛问。
  “我也还不太清楚呢,不过依我看应该也是个经理什么的吧,不过这个到时候也得看别人都入股多少才能行呢!谁给的多,于是便当大官呗,肯定在我的上面了!”牛欢亭吐了口烟,说,“你不用为这个操心了,我们两个的关系好的跟一个人似的,绝对不会有味的啊。”
  “这样的话,还真的是不错啊,你要是厉害了,可不能把哥们我给抛弃了啊”马波涛这个时候坚定的说道、“你说我是那样的人吗啊?如果真的那样的话,我于是便让你来帮我行不行”
  “不错不错,真不错……”马波涛想到这个于是便觉得非常的高兴!
  马波涛从牛欢亭家回来之后,这个时候于是便觉得自己的心情也是非常的好了,然后于是便觉得自己以后的生活也有了新的希望了,他到时候一定亏待不了自己,这样的话,自己也能走上正轨了,到时候看这帮人还瞧不起我吗啊?那个时候我也来个经理当当,然后生活一下子于是便提升了很多,每天过的生活都是非常好的,优哉游哉的,想要去什么地方于是便去什么地方,想要喝酒于是便喝酒,想要抽烟于是便抽烟,一点都不会去想其他的什么东西的。这样的生活才是真正的生活啊,这个时候越想越高兴,简直是太完美了啊!
  他想了老半天,但是还是没有半点的起色,即便是这样子又人打过来电话了,他却刚刚才意识到,等到拿起电话的时候,却发现对方都已经把电话给挂掉了,这个时候他觉得自己怎么这个样子呢啊?即便是这样子也没有多想,便于是便又躺倒了床上面了!
  中午时分,马波涛的母亲这个时候厂子里面告诉他要加班。她怕马波涛会因为自己没有回家做饭而误会什么,于是便想要打个电话告诉他一声,即便是这样子没有想到响了那么半天家里却还是没有人接电话,估计是这孩子又到外面野去了。所以于是便没有再打了!
  张迎彤拉着马波涛的母亲走进职工食堂。
  这个时候的食堂正好是吃饭的点,而各种各样的饭菜混在一起,那味道还真的是不太好闻的!让人觉得有些恶心!
  马波涛的母亲和张迎彤在排了好久的队之后便终于买到了饭了,两个人于是便这样一边聊一边吃!
  “我看啊,你不应该这样单身着的啊,实在是太不容易了啊,不然的话,你于是便多找个人怎么样呢啊?”张迎彤这个时候一边吃一边说,“女人还带着这么大的孩子,一个人过多不容易啊!”
  “说实在的……”马波涛的母亲这个时候一边吃着饭一边说,“我看还是打住吧,我觉得现在有这么一个儿子于是便够呛的了,再找一个还不得累死我啊,我可不敢了啊。”
  “如今啊,最主要的问题还在你儿子的身上啊,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真的是太不容易了啊!”张迎彤一语道破。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于是便是这个意思啊!”马波涛的母亲赞同,“于是便这个儿子啊,真的是让我操碎了心啊,可是你说,我又能怎么办呢啊?只能是认命了不是啊?唉……”马波涛的母亲深叹一口长气。
  “其实你这样我能懂的,我也是做母亲的,又怎么能不明白这些事情呢啊?我是非常能懂得你心里是怎么想的!”张迎彤说,“但是也不能于是便因为这个儿子而放弃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啊!而且之后要怎么办呢啊?”
  “之后啊?什么意思啊?”马波涛的母亲看着张迎彤想了想,“难道是上岁数了啊?啊?”
  “当然于是便是这个啊,你老了以后怎么办呢啊?”
  “我现在这不是还没有老呢吗啊?等到时候再说好了。”马波涛的母亲非常开心的笑了起来,“他不能撇下我不管。”
  “我跟你说,不要觉得这个孩子可以陪咱们们一辈子知道吗啊?他们要结婚生子的,到时候于是便会组成一个新的家庭的,有点良心的于是便能想着看看你,没良心的连管都不管了!你说你能耐得住那份孤独吗啊?啊?
  “哎呀,我们现在也不知道今后到底是怎么样的啊。”马波涛的母亲怏怏不快地说,“如果我儿子真的没有良心,那现在不是有养老院吗啊?我去里面呆着不于是便行了吗啊?照样挺自在的啊!”
  “不过这些事还是很难受的啊,你也不能肯定以后是什么样,对不对!也没准你的孩子以后还很孝顺你呢,也不能于是便这样给说死了不是。”张迎彤一脸的失落,“但是吧,我却感觉你还真的挺有魄力居然还能自己说没有人养于是便上养老院的,你知道那个地方一般有点家的人于是便不会去的啊,虽然表面上看来挺好的,但是实际却不怎么样知道吗啊?你现在还年轻,于是便得找个人帮帮你,不能自己于是便这样了,老了以后有一个老伴陪伴着自己才是最重要的啊!这样的话,你也于是便不用那么费心了不是吗啊?”
  “其实你以为我不想啊,自己一个人于是便是单的难受啊,我是怕马波涛不乐意。”
  “我觉得不可能会排斥啊,毕竟孩子大了呢”
  “对了我想起来了,我儿子之前还说希望我能给他找一个新爸爸呢!”
  “你看着于是便对了啊啊?”张迎彤非常开心的笑了起来,“既然这样,其实他也想要一个好爸爸呢,也希望你能找一个呢!”
  “其实,我当时于是便觉得他是开玩笑的,而我也没有太大的希望的,找到一个好的还行,如果再找一个跟他一样的话,我可怎么办啊?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了你说是不是啊?现在我是真的害怕了,你说一次失败的婚姻给我的打击多大啊,我都没有办法了啊!”
  “其实你现在说这些也实在是太早了啊,对了,我于是便看看身边有没有合适的,我能看上的我于是便给你介绍介绍怎么样!”张迎彤朝马波涛的母亲非常开心的笑了起来。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啊,到时候再看好了”马波涛的母亲吁了一口长气道。
  在此后的一段时间里,马波涛对马波涛的母亲的行为都是非常的冷漠的,仿佛两个人是仇人或者是陌生人一般的!
  每次马波涛的母亲回到家,他要是在家里的话,于是便是拉着一张脸,仿佛自己欠了他多少钱一样的,没有一个好脸色,让人心里难受的不行,而他也是非常的伤心的!
  于是便这样每天都是这样的一副表情,非常的难看,有的时候母亲跟他说些话,他都爱答不理的,有时马波涛的母亲问的多了这个时候便嚷嚷着说不用你管我,我自己能照顾我自己,即便是这样子每天这样之后两个人也于是便谁都不理谁了,于是便这样,再也没有什么交集,或许母子两个人到了这样的地步于是便真的是很悲哀了啊!
  马波涛的母亲没有想到如今自己疼爱的儿子居然会这样对待自己,要是以后要怎么办呢啊?究竟要如何才能缓和他们之间的关系呢啊?难道于是便没有任何的办法吗啊?
  如今自己也明白,儿子是越来越不听话,而且越来越叛逆了,甚至根本于是便不想要理睬自己了,那以后还要怎么办呢啊?这样的感觉真的很不好,于是便好像是天天跟仇人在一起生活一样,儿子这样的表现她几乎已经没有办法容忍了,所以经常会低下头,跟儿子主动的去开一些玩笑,但是却一点用都没有,他不知道在生自己什么气,为什么于是便不能原谅自己呢啊?于是便一直是这样的一个表情简直于是便是讨厌死了啊!或许是应该面对面的交谈一次了,毕竟一直这样下去是不行的,还是应该缓和这种情绪啊,不然以后再家里多憋屈啊,这哪里像是母子之间的关系呢!
  那天傍晚,马波涛的母亲回到家,马波涛于是便这样一个人躺着看电视,知道母亲回来了,但是却连瞅也没有瞅一眼,于是便这样看着对方,心里难受的不行,或许这于是便是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吧!
  马波涛的母亲看到这样的情景心里非常的难受,一句话都没有说,于是便非常委屈的到厨房里面做饭去了。
  吃饭的时候,马波涛的母亲一边给马波涛夹着饭菜,还在一旁看着儿子的表情。
  “我自己会吃,不用你管!”马波涛把马波涛的母亲给自己的菜劝都给放了回去了,那厌恶的眼神是那么的明显,很显然他这是不买马波涛的母亲的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